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要做港岛豪门 我是阿斗不扶

第263章 【属下老婆兴师问罪】(求月票!)

    9月下旬,苏伊士运河已经封锁了接近两个月,各国堆积了大量的货物急需运输出去;

    同时,欧美石油资源纷纷告急,急需油轮前往沙特王国运输。

    一时间,欧美的运费已经涨到了38美元每吨,可是依旧大量缺船;因为航程多了一半,就相当于船只减少了一半;再加上前一个月船东在熬价格,相当于又停摆了一个月。

    而远东的船只也开始紧张起来,因为很多在远东的欧美船队,都回到了欧美开始大赚特赚;比如说港岛的怡和、会德丰、太多等洋行的船队,纷纷回到了欧洲。

    东瀛的运费也来到了20美元每吨,这个价格就是朝战时期,也没有这么高过。

    但是东瀛和欧美悬殊一倍的价格,差点让吴光耀把持不住,让人把船全部开到欧美;

    好在理智占了上风,自己要真这样做了,以后在东瀛的名声可就臭了!

    环球航运只调集了二手船队的30%,一共25艘,总计45万吨载重量的船只前往欧美;

    因为这些船只的租户,都是散户;说白了就是一年可能就租一两次。所以也不用讲究什么!

    贺远章已经在八月份初,就去了美利坚坐镇,这一去可能就是半年多;

    以至于吴光耀被贺远章的夫人李琴打来责难电话:“光耀,我老公一个星期,有六日归你所有,第七日你俾番我老公我好唔好?”

    吴光耀自然不会生气,连忙好言说道:“嫂夫人,环球航运价值2亿美金,贺哥持有2%的股份,就是400万美金,等同于两千多万港币;这次如果我们辛苦一段时间,怕是身家还得翻倍;我也无办法,就是我也得全世界的跑”

    吴光耀正在解释,突然电话传来嘟嘟的声音,让吴光耀好生郁闷!

    李琴是自己下属的女人,吴光耀说什么也不会摆架子;

    但是希望贺远章好好处理一下家庭琐事,以免自己再被纠缠。

    吴光耀不知道的是,贺远章夫人李琴并不是故意挂掉电话,而是被吓傻了!

    自己的老公贺远章从来没有说过,他手中的环球航运股份价值多少。

    家人们一直以为也就价值百万港币的样子,所以乍一听吴光耀说这些股份价值两千万港币,李琴一时间竟然差点没缓过气,手中的电话不由得的掉到挂机上面。

    李琴反应过来之后,急忙打了环球航运美国分部办公室的电话,结果贺远章又在港口,不在办公室。

    等贺远章回到办公室,听到职员的话,心里还不由得咯噔一下;莫非家里出了事,可是自己正处于关键时刻,怎么好走的开。

    一时间,贺远章竟然陷入了万难之境,忐忑的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听完妻子李琴的话,贺远章忍不住骂道:“你给我添什么乱,还把电话打到老板那里问罪,嫌丢人丢的不够是吧!”

    “可是你没有告诉过我们,你手中的股份价值几千万港币。我要知道你这些年赚了这么多,你就是天天加班,我也不会说什么。”李琴委屈的说道。

    “败家娘们!你想的出来,天天加班就有钱赚了吗?这次是特殊情况,公司发展的关键时刻,你懂不懂?”贺远章近乎咆哮道。

    “我我我去给光耀道歉还不行吗?他不是蛮好说话的嘛!”李琴终于知道自己触犯了夫君的逆鳞了。

    这个时代的男人,把事业看的非常的重,认为这是社会地位最好的表现!

    “好了,好了,晚点我和老板说一下就行了!你不要再去骚扰别人了,别人对你客气,那是出于礼貌,你不要蹬鼻子上脸。”贺远章连忙制止了李琴的打算。

    很明显,老板不愿意和女人一般见识,但也不能多次打扰别人啊!

    贺远章对自己的老板吴光耀也算是很了解,肯定不至于生自己妻子的气;但是如果自己摆平不了这件事,那么肯定会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所以,贺远章的语气才这样强硬。

    其实,贺远章和李琴这么多年来,夫妻关系很好,很少拌嘴吵架。

    吴光耀在第三天,接到了贺远章的电话,一开始是关于工作的,最后贺远章才提了一句。

    吴光耀无所谓的说道:“小事情,只要你给嫂夫人讲明白了,夫妻感情和睦了,这就是我愿意看到的!”

    看似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让贺远章感动不已!

    士为知己者死,说的就是贺远章这时候的心情

    包宇刚突然请客,吴光耀知道,一定是他把手中的唯一船只租出去了,而且起码是两倍以上的价格租出去的。

    因为此时航运价格上涨的吓人,谁都不知道还要涨多高,东瀛客户恨不得给你来个一年的长租。

    “包老弟,看你喜色浮于表面,看来有好事啊!”赵从衍一见面就调侃道。

    吴光耀接口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包大哥应该是把船续约了,而且是长约;价格嘛,万美元一年。”

    包宇刚愣住了,几秒过后不可思议的说道:“光耀,你可真是神了!不错,山下汽船公司主动找我续约,提出60万美元一年。我想想就答应了,毕竟我是航运新手,这样做,我既可以交个朋友,又可以求稳!”

    包宇刚的船才2800吨,按照当前的价格一趟下来也就5.6万美金;因为是小船,一年跑个十二趟没有问题,也就是68万美金;山下汽船以60万美元长租一年,显然也是怕价格涨疯了,还不如给个高价长租下来。

    而包宇刚可能选择求稳,毕竟他不知道苏伊士运河什么时候开;万一联合国协调好了,下个月就开了,那价格岂不是立马回落;这样还不如答应山下汽船,既赚到了钱,又认识一位老顾客。

    所以,双方一拍即合,就签下了这个合约!

    60万美元,起码可以赚50万美元,再加上前面一年多赚到的10万美元,包宇刚差不多就有60万美元的存款;

    等明年5月份苏伊士运河重开,航运价格下跌,货船价格自然也会下跌;

    包宇刚凭借手中的60万美元,贷款购买2艘万吨级别二手船,不是问题;

    如果买小船,就是六艘左右。

    看来,历史还没有偏离!

    “哈哈,看来我们今天要好好宰一顿包大哥,大家说怎么样?”吴光耀得意的说道。

    吴光耀心里在想,你赚50万美元就很高兴;那么我8个月能赚两亿美元,岂不是要上天了。

    “大家敞开来吃,敞开来喝,这一年我在你们身上学了很多,今天我要好好感谢你们!”包宇刚此时不仅沉浸在事业的发展中,也感受到这些航运前辈不藏私,提携自己之恩。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赵从衍笑着说道。

    虽然说,同行如同冤家,但是但大家有了共同的敌人之后,大家就能和睦相处,并成为好朋友。

    港岛的航运,不及希腊、东瀛,更不及欧美的航运;

    大家的心里,自然就是同仇敌忾,让港岛的航运业成为继欧美、希腊、东瀛之后的又一航运明星。

    “光耀,那你帮我参考参考,买船的事情?”包宇刚认真的说道,自己喜欢航运,现在手上又有了60万美元,自然是要扩大船队。

    “买船的事情不急,现在这行情,谁舍得卖二手船;等这个风波一过,不仅二手船跌价,就是运费也得暴跌。到时候,你在出手购买几艘二手船,慢慢经营,船队自然就扩大了。”

    “恩,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既然你开口了,那一定没有错了!”

    不知不觉,吴光耀已经成为了很多商人的典范,一言一行都会被人观察细微

    拖着微醺的身体,吴光耀回到了深水湾79号别墅。

    回到家,林月如立马开始忙碌起来,伺候吴光耀沐浴更衣,让吴光耀不仅感叹:“月如,你真美!”

    是啊,人美,心也美!

    丈夫在外应酬,回来从不抱怨,还伺候沐浴更衣,醒酒。

    “无事献殷勤!”林月如自不知道,吴光耀想到了自己的前世种种。

    而林月如认为自己做这些,是女人理所当然的事;却不知道,在后世,有几个女人能做到

    “对,我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今天我就来女干女干!”

    吴光耀说完,就把身着丝绸睡衣的林月如,直接拉到了浴缸,拥入怀里。

    水泽打湿了了丝绸睡衣,立马紧贴在傲人的身材上。

    吴光耀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再看向林月如似少妇似少女的脸蛋,低吼一声,提起林月如

    躺在床上,搂着林月如,两人刚才经历了一场战斗,都略显无力。

    “对了,我大弟准备回港岛了!”林月如依偎在吴光耀的怀里,说道。

    林月如大弟林勇东和吴光耀同年,只比吴光耀小5个月,都是1931年出生;

    16岁考上复旦大学,读了一年半,被吴光耀劝说前往伦敦留学;

    牛津读了四年,拿到毕业证书之后,继续留在英国的一家公司上班,又上了四年班;

    前几年,林有德让吴光耀去伦敦的时候,劝林勇东回来接自己的班;

    吴光耀劝道:“让他在伦敦的公司上上班也好,这样能学到更多,以后也能做到比你更好!”

    所以,虽然每次去伦敦,吴光耀和自己的大舅子都会聚一聚,但吴光耀从来没有开口劝说。

    今年,六月份去伦敦的时候,吴光耀提起了这事,劝说林勇东回来,看来是起到了效果。

    “恩!回来再安排吧!他愿意接岳父的班更好,不愿意就去耀世工业,管理机械部门,正好施展他的才华!”吴光耀说道。

    林勇东学的就是机械方面的专业,这几年也是从事技术工作。

    “恩,大弟不愿意接父亲的班,二弟倒是听喜欢经商的,二弟今年港岛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优衣库学习,看来对商业挺感兴趣的。”

    “别操心了!岳父一个纺织厂,一个纺纱厂,要是两人愿意,正好一人一个公司。以后我再提携他们一番,进入地产行业,不仅能把岳父的财富守住,还能有所发展!”

    吴光耀的话,让林月如很感动!

    吴光耀对林家那是没话说,这么多年来,让林家的纺织厂作为最大的拉链布供应商,林家因此赚取了上千万港币;还有长江实业,林有德的股份也价值两千万港币了。

    吴光耀这样做,自然是报恩,不说林有德当初非常支持吴光耀和林月如在一起;就是林有德最开始支援了三十万港币,这也是很大一个人情。

    所以提携两个小舅子,吴光耀是义无反顾!

    只要他们不是那种扶不上墙的人,那么未来一个超级富翁跑不了。

    港岛的地产可是产富翁,后世大部分的港岛超级富翁都是靠地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