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做仁君 纣胄

第五二四章 清理扬州

    南京城的抓人行动还在轰轰烈烈的继续,而且这场抓人行动很快就如同水花的涟漪一样从南京城向四周一圈圈扩散了出去。

    各处都在抓人,很多官员还在家中睡觉,穿着大裤衩子就被带走了。这边人被抓走了,那边就有新的官来接手。

    虽然朱翊钧想尽了办法来保证官场新旧接替的稳定性,可还是出了一些问题。只不过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没有闹出太大的乱子。

    在很多地方出了各种不同的问题,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情报送到朱翊钧的面前。

    朱翊钧很久没有这么忙碌过了,但是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懈怠,也知道这一次绝不能懈怠。

    南京的皇宫中,一座偏殿的门口都是进进出出行色匆匆的人,大殿里的人都忙碌如热锅上的蚂蚁。

    这是朱翊钧建立起来的情报室。

    在这情报室里,各种各样的情报都会快速汇聚在这里,由各种专业的人士进行情报分析和筛选,然后送到朱翊钧的面前。

    “陛下,综合了三天的情报,我们总结出来的一个问题。”陈矩来到朱翊钧的面前恭敬的说道:“我们新派去的人在地方上受到了很大的阻拦。”

    “下面的人不配和我们,基本都是阳奉阴违。”陈矩小心翼翼的说道:“现在有的地方已经出了乱子,粮食和食盐的价格都涨了起来,很多人都在囤积居奇。”

    闻言,朱翊钧冷笑了一声说道:“那边先不着急。东风镖局的物资怎么样了?有没有出什么问题?”

    “出问题了,”陈矩点了点头说道:“运输的过程当中出了问题,有的被堵在了路上;有的被人闹事;甚至有的被地方官府扣了,都有正当理由。但是看得出来,是有人在背后指使。”

    “这些人的手段很阴损,他们直接找了一个正当的理由,闹起来之后很快就撤了。随后便有下一波人来继续,到现在为止,这些物资都没有顺利的运到。”

    朱翊钧点了点头说道:“还有其他的事吗?”

    “回陛下,现在很多地方的官员也闹腾了起来。京城那边传来的消息,很多地方官员已经坐不住了,各种各样的奏疏涌进了内阁。”

    “甚至很多京城的官员也闹腾了起来,张阁老那边压力很大,据说有人已经去组织太学生和国子监的学子。如果这些人真的闹腾起来的话,京城那边肯定也会乱起来。”

    朱翊钧轻笑了一声说道:“还真是沸反盈天。”

    陈矩站在一边没有说话,他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事情的变化实在是太快了,已经有些出乎陈矩的预料了。

    朱翊钧笑着说道:“不必担心,这都是小场面而已。”

    这种情况,朱翊钧早就已经意识到了,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太担心的。

    想了想之后,朱翊钧说道:“张诚在扬州那边准备好了吗?”

    “回陛下,已经准备好了。”陈矩恭敬的答应道:“之前半个月他就送来了消息,只不过一直在等着这边。”

    “那就先从扬州开始。”朱翊钧笑着说道:“告诉张诚,让他在扬州动手抓人。先把那些大盐商,还有那些水路运输的大户全都抓起来,把他们的家先抄了,找一找粮食、食盐。”

    “他们囤积居奇,我们就把这些东西抛出去,稳定物价。如果有人敢阻拦,就一律抓起来!顺便查一查那些囤积居奇的人,把那些人也全都抓起来。”

    “潘季驯那边还缺劳动力,既然他们愿意送上门,那就从他们下手。”

    “是,陛下,奴婢明白!”陈矩连忙恭敬的答应道:“奴婢马上就去传旨给张诚,让他现在就动手。”

    略微沉吟了片刻,朱翊钧说道:“算了,不要让张诚动手了,让他配合了就行。你马上让余有丁传令给扬州知府,让扬州知府动手。”

    陈矩有一些迟疑,咬着牙说道:“陛下,如果扬州知府不听呢?”

    “那就让张诚从他开始抓人。”朱翊钧面无表情的说道:“何况以张诚的本事,难道连这点事都做不好吗?让一个扬州知府听话有那么难吗?”

    这件事,朱翊钧当然也考虑过,只不过在他看来,这些贪官污吏根本就没有什么骨气可言。你要是真的找上他们,他们很可能就会听话。

    这些贪官污吏为那些人卖命,是为了钱;可是如果让他们为了那些人卖命而把自己的命搭上,没有几个人愿意。真到了那个时候,这些贪官污吏投降的比谁都快。

    江南的水还是太凉了,跳下去受不了。

    扬州城,扬州镇守太监衙门。

    坐在屋子里,张诚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他来到扬州这个地方已经有些日子了,所有的事都已经准备完了,可朝廷那边还是没有下命令让自己抓人。

    对于这种行为,张诚很是无奈。他也向南京写过几次信,也向陛下秘密的请求过让自己动手。可回来的信都是一样的,让他继续等待。

    张诚也不知道自己要在等待什么。

    南京城的消息不断传过来,张诚听得都是胆战心惊。

    他终于明白了皇帝让自己在等什么,于是他安静地坐在这里等着。

    只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居然等了这么长的时间。

    三天又三天,

    三天又三天,

    都不知道等了多少个三天了。

    等到现在他都有一点麻木了,再等下去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疯。

    扬州城是个好地方,张诚住的地方更是一个好地方。

    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人来拜会、给张诚送钱、送女人,反正是送什么的都有。可是他也不敢乱来,生怕有人在陛下面前告自己一下。

    到了今时今日,张诚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他现在真的想回到京城、回到陛下的身边去。

    他现在心里面实在是慌得不行,毕竟陈矩在陛下的身边。

    当初自己在陛下身边,很没少说陈矩的坏话。虽然没什么太大的用处。

    张诚担心陈矩也在陛下面前说自己的坏话,到时候要是有用的话,自己就完了。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的小太监突然跑了进来,直接来到张诚的面前,随后躬身说道:“公公,董大人来了。”

    即便是张诚身边的小太监,也不敢得罪董大宝。

    所有人都知道,董大宝是张诚手下的得力干将、是东厂里面的二号人物,在张公公面前说一无二,是张公公最看重的手下。

    小太监在提到董大宝的时候,态度都非常恭敬。

    听说等大宝来了,张诚连忙坐直了身子说道:“让他进来吧。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新的情况了?”

    张诚现在就希望董大宝给自己带来一点新的情况。

    这些日子,董大宝一直在到处查访、在到处找线索,也不知道最终的结果是怎么样了。

    不过以张诚对董大宝的了解,如果没有什么消息,他是不会来的。

    很快,董大宝就从外面走了进来,径直来到张诚的面前恭恭敬敬的行礼说道:“参见公公。”

    “这就咱们两个人,不用客气。”张诚摆了摆手说道:“你过来是有什么事吗?难道是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咱家?”

    “南京城来信了。”董大宝笑着将一封信递到了张诚的面前。

    闻言,张诚顿时激动了起来,连忙把信接了过来,快速地看了一遍之后,脸色就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

    他迟疑的看着董大宝说道:“这封信,你看过了吗?”

    董大宝摇摇摇头说道:“公公还没看,我怎么能看?”

    张诚把信递给董大宝说道:“那你现在看看吧。”

    看着张诚的态度,董大宝顿时一愣。

    难道说这里面有什么不好的消息吗?

    快速把信接过来看了一遍之后,董大宝的脸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公公可是有些失望?”一边把信放好,董大宝一边问道。

    “怎么可能不失望?”张诚没好气的说道:“咱们准备了这么长时间,结果抓人的事居然让扬州知府那个蠢货来做!”

    董大宝当然知道自己家的公公为什么这么不服气。

    原本的扬州知府被抓了,新任的扬州知府是一个非常刻板的人。用张公公的话来说,就是一个非常愚蠢的人。

    双方也不是没打过交道,两次碰撞下来都非常不快乐。

    现在的扬州知府对张诚非常不满意,张诚也对扬州知府非常不满意,两人互相看不顺眼。

    “公公您就放心吧,这事能不能办成还两说。”董大宝在一边笑着说道:“扬州知府衙门里的人,可能他都还没有理顺。”

    闻言,张诚心情顿时就好了不少。

    新任的扬州知府和地方上的麻烦一直都是存在的。从知府上任之后,双方就一直在争斗,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这一次南京来了这样的事交给扬州知府,他还真不一定能办得好。

    如果扬州知府把事办砸了,自己就能趁势把他的事接过来,关键是可以趁势把他踢出去。

    想到这里,张诚就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