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皇兄何故造反? 月麒麟

第二百五十五章:下一剂猛药

    如果说前两点原因,只是大明不开互市的表层原因的话。

    那么互市带来的附加问题,就是压垮这个政策的最后一根稻草。

    草原部族虽然善战,但也不是没有脑子,他们图谋中原王朝,也不仅仅只会通过战争的方式。

    互市一开,边境抓到了细作数量,日益倍增。

    他们不仅会自己打探边境的兵力部属,粮草储存情况,甚至还发展本地的百姓,为他们打探消息,简直无孔不入。

    再有就是走私的情况,朝廷开放互市,是有固定的交易地点的,对于互市贸易,朝廷收取的商税比例要比寻常高得多。

    因此,在互市初期,有不少商人依旧选择不经过官府开设的市场,而是自己和部族交易。

    更可怕的是,这些商人不仅交易朝廷规定的物资,还会交易违禁的军用物资,甚至有胆大包天的,敢拿边境的军需情报当做交易物。

    他们和正常互市的商人夹杂在一起,边境的衙门根本就无从分辨。

    种种的坏处纷纷涌现出来,直接导致朝廷对于互市,只开放了很短的一小段时间。

    随后,便彻底禁绝了民间和蒙古部族的贸易,转而以朝贡的形式,来维持少量的贸易沟通。

    所以实际上,从大明的角度出发来看,互市是得不偿失的。

    但是朱祁钰心里却清楚,大明和蒙古部族的对抗,不能长久依靠战争。

    除了战争之外,贸易也是削弱蒙古部族的重要手段。

    沉吟片刻,朱祁钰道。

    “前宋之祸,固然有过度互市的原因在,但是时移世易,我大明所面对的敌人,和前宋并不一样。”

    沈翼略一思忖,便明白了天子的意思,点了点头,道。

    “不错,前宋之时,辽,金,西夏并立,各自对前宋都有图谋,相互之间也战争不断。”

    “但成吉思汗之后,如今关外惟存蒙古诸部,无论是鞑靼,瓦剌还是其他各部,都不成建制,并非一个完整的国家。”

    这一点,是开放互市的前提要素之一。

    无论是辽,金,还是西夏,本质上都是一个组织严密的国家,这种成建制的国家,在互市贸易当中,能够取得的利益相当的大。

    通过国家机器的运转,互市得来的物资,很容易转化成为综合国力,进而威胁到中央王朝的安危。

    但是如今不同,成吉思汗一代天骄,灭西夏,攻金朝,征西辽,构筑起了庞大的蒙古帝国,同时也毁灭了这些国家的存在形态。

    处于蒙古的部族传统,以及草原的地缘限制,再加上蒙古帝国的疆域过于广袤,就导致了组织结构的松散。

    时至今日,蒙古各部的组织结构依旧是汗庭-大部落-中小部落这样松散的结构。

    现如今的蒙古,大面上说是分为鞑靼和瓦剌,但是在这两个大部落之下,也分为很多中型部落。

    这种结构从向心力和集中力来说,实际上是不如辽,金,西夏这样完备的国家机器的。

    因此上,前宋实际上没有选择,如果要开互市,就必须对整个辽国开放,或者是对整个金国开放。

    但是对于如今的大明来说,可选择的余地却多的很。

    蒙古已经不是一个组织严密的国家形态,汗庭对于各个部族的掌控力不足的情况下,大明是可以选择有限的一个或者几个中型部族进行交易的。

    这些中型的部落发展起来之后,第一件事想的只会是冲击汗庭的宝座,而不是南侵。

    无论他们是成功失败,对于蒙古的内耗都是巨大的,越是大部族之间的战争,越是能够消耗蒙古的有生力量。

    朱祁钰道:“前宋之时,辽金西夏并立,想的是相互吞并,但是如今,蒙古部族众多,我大明朝廷,完全可以通过互市的方式,分而化之。”

    “因此,只要朝廷能够把控好交易的对象和数量,完全可以令草原自顾不暇,无力南侵。”

    大明和蒙古的关系,完成由战争到贸易的转变,事实上是从俺答封贡才开始的,随之而来的,是大明对待边境部族的政策变化。

    通过扶持弱小的部落,和强大的部落进行对抗,可以让关外的部族,陷入长期的内乱当中。

    乱的越久,各个部族之间累计的仇恨越深越重,越不可能和解,大明才能坐收渔利。

    当然,这个办法不是没有缺点。

    那就是,如果再出现一个成吉思汗式的人物,能够将蒙古各个部族的力量完全凝聚起来,那么因此而掀起的两国之战,将是极为可怕的。

    但是这很难,且不说成吉思汗这种人物能不能再出现,所谓时势造英雄。

    大明的互市,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成为左右草原势力的中介。

    只要运用得当,完全可以将这种萌芽扼杀在摇篮里。

    事实上,就朱祁钰的眼光来看,这种政策执行起来,相对来说要比纯对抗式的战争有效得多。

    大明不可能保持永远的强大,但是却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让外族保持相对的弱小。

    就结果而言,这种手段是有效的。

    至少在俺答封贡之后,大明很长一段时间,都和外族没有出现足以威胁到国家安危的大规模战争。

    大明最终覆亡,也并非是因为外族在互市之下变得强大,而是因为内乱。

    所以互市是要开的!

    沈翼的眉头紧皱,显然是在思索这种方式的利弊。

    他没有朱祁钰的眼光,他所知道的,只有前宋开放互市,导致辽,金,西夏的强盛,最终玩火自焚的历史。

    即便是天子已经阐明了如今的不同,但是,这件事情依旧不是那么轻松就能够下的了决定的。

    平心而论,如果不是朱祁钰知道之后的发展,他也未必敢冒这个风险。

    这也正是历朝的改革家,之所以受人敬佩的原因所在。

    他们是真真正正的,在对未来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能够坚持自己的信念,并且矢志不移的探索出一条道路的先驱者。

    这种大无畏的冒险精神和面对未知的强大自信,并非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具备的。

    眼见沈翼依旧难以决断,朱祁钰决定给他来一招狠的。

    沈翼这边正纠结着,忽然便感觉到天子的情绪有些低落。

    他一抬头,只见天子的神情复杂,幽幽的叹了口气,目光中掺杂着几分无奈和不甘,轻声道。

    “不知道沈卿有没有想过,当初大明和也先的战事最为胶着之时,脱脱不花为何会突然撤军呢?”

    沈翼瞪大了眼睛,心中涌起一个难以置信的猜测,呼吸急促,道。

    “难不成,王简斋他……”

    朱祁钰点了点头,开口道。

    “不错,当时,王文奉命出使辽东,持有朕的一封密诏。”

    “上面曾写明,只要脱脱不花愿意撤军,不再犯我大明,那么在战后,大明朝廷会对他开放互市,协助他击败也先,拿回汗庭的控制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