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在第四天灾中幸存 纳西利亚

第九百七十二章 炸成渣都正常的深水城

    ‘雪云峰’对这条白龙的应付其他人都看出来了。

    毕竟这可是大庭广众下的对话,曾经感受过一次不死族扫荡的深水城黑帮,再傻也不会自己找死。

    但也没谁有什么意见,包括艾德娜,都明智地保持了沉默。

    让话题就这么结束才是最好的选择……难不成还让‘雪云峰’和艾尔维娅在深水城的主马路上讨论为啥不能随便对这个城市里的黑帮动手,到底不划算在什么地方吗?

    反正艾尔维娅已经得到了满意地答复……没有机会那也只能就这么算了。

    艾德娜转头看了看,跟在她身后的银月城和阴影谷的法师也走进了城门,正在和一位穿着黑色长袍的男法师打着招呼。

    她平静地转回头,还饶有兴趣的笑了笑……多好啊!谁能像她一样那么了解自己的属下到底都是什么想法:就算是莎尔也不能这么了解自己的忠实信徒吧?

    毕竟谁会在面对神明的时候,表现出自己不好的一面呢?

    但现在,艾德娜淡淡的笑着……她都能想象得到,就她这一路,得够以后的历史学家们写出多少辉煌大作啊!

    每一天都是意外,每一天都是……惊喜。

    艾德娜看着远方迎上来的一队人马和对面楼上突然出现的人影,深刻领会到了什么叫惊喜。

    从她身后那群法师们的惊呼声中,就能看出来,站在那座名为‘玉壶’的高级旅馆五楼阳台上的那个小姑娘多么的出乎人的意料……那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的黑发小姑娘,脸上写满了成熟。

    她穿着朴素但优雅的深色长袍,长袍由最优质的厚实丝绸制成,其上有装饰着宝石的网状紧身扣环束腰……打扮的熟悉得让艾德娜想吐。

    艾德娜的表情瞬间变成了一片空白……幸好午夜小时候没怎么有时间照镜子,否则此刻的她应该会愤怒到想要动手杀人吧!

    “艾德娜?”艾尔维娅关心的回头问,“怎么了?”

    艾德娜轻轻拉着自己褐色的长发,黑色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冰冷的愤怒:“呵呵……那个站在楼上的女孩子,长得很像艾尔娜·曼克斯啊!”

    “那是谁啊?”艾尔维娅不解的问。

    “第三任密斯特拉封神前的原名。”艾德娜尽可能平静的回答,“你们不知道吗?”

    “嗯?”连乔萨妮都一脸好奇地凑到她旁边,“她不是叫午夜?”

    “那是绰号。”艾德娜嘴角微微撇了一下,“谁的名字会那么怪啊?”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说她本名?”莱昂纳德一脸迷茫的说,“这种事除了你们这些魔网信徒以外,谁会去记啊?”

    艾德娜微微抬了抬下巴……阴影谷和银月城的那些法师几乎像龙卷风一样擦着她们的队伍跑向了‘玉壶’旅馆:“估计我们马上就要见到一个姓曼克斯的黑发女孩子了。

    呵呵~

    不过也挺好,我们可以走我们自己的路了,而且没人打扰。”

    “密斯特拉?这就出来了?”莱昂纳德不太平静地喊了起来,“怎么可能?我以为会是我们从哪个魔法塔里拯救出来的呢?”

    ‘老年散打王’不太明白的低着头看他:“你这是想要拯救哪座高塔上的长发公主啊?少年?”

    艾德娜已经压抑住了内心翻滚的情绪,笑得很自然了:“看起来,‘玉壶’旅馆有点不太适合我们去住啊……肯定很热闹,说不定都住满了。”

    银月城和阴影谷的法师们现在一定很愤怒……这位小女士都已经入住深水城的豪华旅馆了,凯尔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可他就是能保持沉默,让这些人在阿格莱亚和一个完全没关系的阿祖斯后裔浪费时间。

    嘿嘿……艾德娜想起来都想笑……那个亚罗话里话外都是没必要搭理凯尔本,结果人家却巴不得他们偷着跑到阿格莱亚呢!

    “艾德娜?”‘老年散打王’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你怎么一直在大喘气?

    是不是想知道那边的事?

    那我们就去住‘玉壶’嘛!怕什么?

    我们啥时候怕过麻烦?

    不都是生怕没麻烦可以找?”

    艾德娜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多么得异常……虽然她自认为已经控制住了那点小情绪,但……怎么可能压得住啊!

    她咬了咬牙根:“算了……我的确很好奇。那我们也去‘玉壶’吧!”

    “我觉得……深水城怎么炸,炸成什么样,甚至渣儿都不留都算正常了,你们说是吧?这可真行啊!”塞伦涅根本无法忍住发言的冲动。

    “唉……你能不把话说得这么明白吗?”一直躺在那边装死的兰森德尔哀怨的说,“你知不知道,这是在坑我啊!知道太多了,我还能离开这里吗?”

    “前面我们说走嘴的时候,你完全不问还往其他地方扯,我们就都明白,你猜到真相了!”莎尔不以为然地说,“装死有什么用?

    否则的话,塞伦涅这话也说不出来,会被警告。”

    巨大的太阳孔雀终于放弃了降低自己存在感的趴窝行为,又开始在花园里踱步:“啧啧,简直出人意料的稳重啊!我还以为她会直接带着不死族冲锋,把那小丫头干掉呢!

    没想到,她还能忍耐住等着看乐子……啧啧啧,谁能想得到,午夜……不,艾尔娜·曼克斯还有这么一天。

    你们说……克蓝沃认得出谁是谁吗?”

    “认得出,他可能还有一线机会找回自己的情人。”莎尔漫不经心的回答,“认不出,估计就只能待在冥河永远不出来了。”

    “这是谁的手笔啊?”太阳孔雀饶有兴致的看着巨幕上走进‘玉壶’旅馆的一群人……那家旅馆的招待正看着明显不打算变成人形的艾尔维娅一脸菜色。

    倒是站在大厅里的那个戴着朴素的蓝色小帽,穿着镶嵌白边的蓝袍的女法师,一脸骄傲地说:“阿祖斯的后裔,即使有先祖的庇护,你也应该保持一点恭敬之心,怎么能让一条愚蠢的白龙进入圣者所在之地!”

    “圣者?”艾德娜冷冰冰地问,“真的?我怎么没听说过?她已经公开自己的身份了吗?”

    “那怎么可能?”女法师抬头挺胸地说,“米丽雅莉亚·维多利亚·曼克斯小姐只有八岁,还没到觉醒记忆的时候……但她可都已经是三环法师了!

    无论是形象还是能力,哪里还有问题?”

    艾……十五岁的八环……德娜冷静的说:“所以呢?密斯特拉的圣者会畏惧一条古白龙?

    虽然艾尔维娅是白龙女王,是阿格莱亚领主下辖所有白龙的王,但也没那个能力伤害到魔法女神吧?”

    “不能那么说哦~”一个轻灵缥缈的女童声音缓慢地传了出来,“我并不认为自己是那位密斯特拉的转世呢!

    虽然有很多地方比较像……但完全没有记忆的我,怎么能胡乱自认呢?

    一切都让时间来决定吧~”

    那位打扮的特别密斯特拉的小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楼上走了下来,淡淡的微笑着对艾德娜轻轻点了点头:“倒是艾德娜小姐,我一直有所听闻。

    比起前途未知的我,拥有法师之神庇护的您,可幸福多了……至少没有那么多的压力。

    唉……万一我不是,这些从四面八方而来的朝圣者该有多么的失望啊!

    我……想想都觉得可怕。”

    艾德娜眼角微微跳动了起来……这是八岁的人说出来的话吗?

    但她还是相信自己的选民不会傻到连年纪都分不出来的……只能证明这个女孩子的身体年龄的确是八岁。

    艾德娜仔细看了看那张脸,还有那优雅的举止……这是希瑞克还是麦斯克?

    艾德娜觉得只有这两个能做到这么不要脸的事。

    “这话说得就没意思了。”艾德娜不打算继续和这家伙说下去了,她需要整理一下思绪,“且不说他们只是凡人,没有资格在神明面前指指点点。

    再者说,哪个忠诚的信徒,会认错自己的神明呢?

    那不是让多元宇宙所有知道的人都笑掉大牙吗?

    放心吧!他们既然认定了你的身份,那就绝对不是问题。

    不好意思,一路奔波太久,我们得休息一下……明天还得好好游览一下深水城呢!

    这地方……可真有趣啊!”

    艾德娜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幸好因为人多,他们并没有全力赶路,所以抵达深水城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我记得‘玉壶’旅馆号称身份高贵的客人只要出得起钱,就一定能招待好?”她语气严肃的询问旅馆招待,“我是身份不够,还是没有钱付?

    难不成客满了?

    看那位的模样……得不到认可的人,都进不来吧?”

    “当然有房间!”一位穿着黑色制服的中年男管家匆匆从后方绕了过来,“请随我来~”

    艾德娜对着那位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女孩子点了点头,就带着人跟着管家走向侧楼……看来,‘玉壶’旅馆的幕后老板打算给她们这一行人单独安置了。

    托瑞尔没有傻子。

    比起那位妾身未明的曼克斯小姐,身后明确站着阿祖斯和阿格莱亚领主的艾德娜,更不能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