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在第四天灾中幸存 纳西利亚

第1050章 开战,需要的只是一个眼神

    兰森德尔拍着翅膀,胆战心惊的检查着自己的身体……真是,老不死好狠啊!差点没了。

    这点神力没了也无所谓,但乐子这玩意儿,远隔万里重洋,要靠自己推测哪里更有意思和就在旁边看着,紧跟时事,随时还能插个手能比吗?

    他绝对不能为了多嘴多舌失去这么美好的生活!

    学着不死族惯常的作风,巨大的金孔雀用翅膀在自己嘴前拉出了一道长长的金色拉链,垂头丧气的回到草坪上继续趴着了……他以后得注意,这种话还是要留给塞伦涅说。

    希尔盯着空中那条金光闪闪的拉链愣了一会儿:晨曦之主的确和不死族关系很好,连这个手势都懂是什么意思。

    然后他才淡淡的笑了起来……看来世界树也在关注托瑞尔这边的事,而且也发现他在这里了。

    如果说,希尔只是大地女神的后裔,世界树说不定还不会这么警惕……他孩子众多,隔辈的后裔遍布多元宇宙,给人打工的也不少。

    但希尔可还有大地女神的一部分神魂,和他的亲生孩子没多大区别……最差这也是亲孙子啊!

    还不是那种无痛生产的……费尽心思才保住的这点根苗,哪可能送给托瑞尔折腾!

    世界树再宽宏大量也不会让自己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孩子变成ao那些被命运捆绑的倒霉打工仔的……他创造一个可以成型的种子也要费很多能量,至少得积攒上亿年好吗?

    且不说他向来很珍惜自己的孩子,就说托瑞尔这个狗地方……要是下一次多元宇宙来看热闹的时候,大家都发现下面在万众瞩目中走路的那个,是他世界树的亲生孩子,那他哪里受得了。

    希尔露出了一个温暖的微笑……从命运之路开始就一直绷紧的心弦突然松开了。

    他身边的自然气息也变得柔和却活泼……连楼顶花园里的植物似乎都更加有光泽了呢!

    兰森德尔抬头看了一眼……啧啧,就说ao造孽,瞧瞧把人家世界树家的孩子吓成什么样了。

    就差抱个炸药包喊你别过来了!

    啧啧啧……

    塞伦涅突然在一边尴尬的笑了两声……要不是兰森德尔嘴快,刚刚那段话估计就是她说的了。

    ao虽然对她和莎尔比别人宽容一点,但也……会有点惩罚的。

    最普遍的方法就是关禁闭……莎尔那种一沉思就是几万年的也就算了,这不就是为难她月之少女吗?

    她歪着头想了想,在半空中拉了一根长长的银蓝色箭头……尾部在她眼前,箭头处直直的对着兰森德尔。

    “你在干什么?塞伦涅?”晨曦之主莫名其妙的抬头看着她。

    “警告自己多嘴会有什么下场。”月之少女表情十分自然的说。

    金孔雀愤怒的用翅膀将那箭头打散:“我警告你!下次……啧……二对一,真不要脸。”

    他看着一起怒视着自己的两位女神,一脸麻木的用翅膀盖上了头:“为了乐子,我忍了。该死的……烛堡一定要炸得漂亮一点啊!”

    听到这话的希尔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巨幕。

    那位预言法师乌尔兰特正高兴地在争奇斗艳的莺歌燕语中左顾右盼。

    本来还偶尔接几句话的曼克斯已经慢慢地在人群中隐去了身形……以她那连ao都不得不重视的身份来说,此情此景的确不可能引起她的兴趣。

    毕竟如何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和密斯特拉选民以及托瑞尔那些神明勾心斗角,依靠的是她的本事,成功与否都是一种乐趣。

    但真的让她和眼前这个脑袋不知道是不是灌了水的傻瓜说些场面……从曼克斯的表现来看,她宁可让人觉得自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八岁小孩子。

    曼克斯躲在珠光宝气的折扇后面不停地翻白眼……烛堡果然气数已尽……就算不毁在今天,估计明天也得完蛋。

    怪不得欧格玛这些年都不把烛堡算成自己的信仰地之一了……说实在的,只有那个傻乎乎啥都不知道的午夜才能承受这种手下吧?

    乌尔兰特竟然真的在那几个阙森塔姑娘里挑拣了起来!还表现得那么明显。

    那可是带着密斯特拉灵魂碎片的姑娘!

    是在阙森塔那种热闹非凡的贵族家庭里长到成年,智商甚至得到魔网承认的手段能力都不同凡响的姑娘!

    就算那些灵魂碎片都是有人有意为之,但就算再小的碎片,也不是什么灵魂都能容纳的啊!

    起码智商绝对在法师的水平线以上吧?

    本来对曼克斯敌意很深的阙森塔女法师们,此刻早就将那个最大的敌人,曼克斯小姑娘抛在了脑后。

    她们已经达成了一致……先把这个让人恶心的,竟然想在她们中间玩选妃游戏的男人处理掉再说。

    她们在把乌尔兰特围在一起之前,甚至还利用扇语询问了曼克斯是否对此感兴趣……阙森塔女法师们可不会像傻乎乎的乌尔兰特一样,真的忘掉了这个最大块!

    否则曼克斯哪会又拿了一把扇子出来!她还留恋着那把珍珠小扇呢~可恶的,吝啬的塔洛斯,活该他在阿格莱亚望风而逃!

    一肚子牢骚的曼克斯一脸麻木的坐在角落的沙发里。

    虽然一开始是这些女孩子在散发自己的魅力……那姿态一看就都是淑妮教出来的好姑娘。

    她们虽然有点矫揉造作,但其实都是在贵族礼仪的允许范围内……就是发出那种彼此看对眼,可以来个浪漫的约会的信号,而男方接收以后,只要选出自己心仪的女性回应就好。

    但这只是暗示与回应的小游戏,绝不是让他用那种在妈妈桑小屋里挑姑娘的态度,左顾右盼,翻来覆去的看货色选人……乌尔兰特看来一定是深水城那间红色纱幔小屋的常客。

    一个正常的,有独立思维的九环法师,竟然干出这么蠢的事,而且身为预言法师,竟然没感觉到那些姑娘眼里闪烁的寒光……曼克斯不觉得这个乌尔兰特还有拉拢的必要。

    反正她的目标也不是欧格玛……又拎出了一把宝石小扇默默扇风的曼克斯,决定这次坐在一边看戏就好。

    这位置也还行,她个字不高,正好躲在了一个大花瓶的后面,就是视线有点受阻,偶尔还得伸个头……曼克斯突然有点想念不死族的那个巨幕。

    她在阳光厅里环视了一圈,突然后知后觉……贾森呢?

    那家伙不是一直老老实实当他的标志物吗?

    怎么突然跑掉了?

    曼克斯挑了挑眉……难不成就算变成无能为力的死灵了,身为男人也不愿意看到别的女人阿谀奉承加勾引一个丑男?

    她悠哉的扇着扇子……反正都是虚情假意的合作者,无论贾森那家伙在烛堡做什么事都不影响她的计划。

    虽然希尔不太懂女人,但他怎么看都不觉得那些黑发的美丽姑娘有哪里看中乌尔兰特了。

    她们虽然围在一起,坐在椅子上的姿态也摆的很漂亮,但其实都扭出了一个足够的空间……乌尔兰特真的想要碰触哪个的话,要么用魔法,要么就得自己站起来走过去。

    他似乎还没打算表现得那么急色,但……

    希尔忍不住问:“预言法师是不是很容易走上邪路?”

    如果乌尔兰特一开始就这么蠢的话,就算黑瞳想找个替死鬼,也不会眼睛这么瞎。

    “怎么说呢……预言法师,他们的进阶很奇怪,而且一旦走上这条路,就很难脱离了。”塞伦涅慢悠悠的说,“最著名的预言法师,要么最后疯了……莎尔抢到的那个暗影能核里不就有个预言大师阿加莎的疯狂灵魂吗?

    要么死得很古怪,连尸体都留不下来,比如烛堡的那位阿兰多,据说他的坟墓里就什么都没有,除了大量用过的水晶球。

    到现在,我见过的强大的预言法师,表面上还挺正常的只有萨弗拉斯。

    但……从这次的命运之路来看,他也不是很正常……要么这家伙早就疯了,要么他身上的确有命运石板的碎片。”

    希尔若有所思的轻轻点了点头……如果塞伦涅这么说的话,那萨弗拉斯身上一定是有命运石板的碎片!

    他已经对月之少女有点了解了,她思维方式比较直接,举例子的时候,更习惯用真实的事件。

    巨幕里,乌尔兰特彬彬有礼的站了起来,正举起手对某位女士发出跨臂邀请……他似乎终于决定了自己的目标……嘴唇上一点胭脂痕的女士成了那位被他选择的倒霉蛋。

    胭脂痕定定地看着他,视线从那稀疏的头发一路往下,在腰部区域停留了一会儿,嘴角微撇,露出了一个不屑地微笑。

    那种不需要言语,不需要任何声音就能让人一目了然的鄙视,让乌尔兰特愤怒的抬起手……然后他就感受了一下,这几位女法师到底从密斯特拉碎片里得到了什么法术。

    铺天盖地的法术证明了这些女法师到底策划了多久……大概从进入阳光厅开始,她们就已经打算给他醒醒脑了。

    阳光厅变成了冰雪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