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 韩游思

第一百六十三章交战

    礼堂的实木大门被炸成无数碎片,漫天烟尘中,一道道如同激光的红色光束扫荡着整个房间。

    菲利克斯顺手挑飞一条咒语是昏迷咒。

    “好弱的魔法。”他心生诧异。

    但下一秒,一道红色光束直奔他而来,撞在无形的屏障上,发出低沉的轰鸣。

    菲利克斯勾了勾嘴角,“这才像点样子。”

    他顺手拉起布巴吉教授,她慌乱地拨开挡在前面的姜黄色头发,“怎么了,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菲利克斯没有回应她,超感咒、记忆加速的双重作用,让他周围的一切都慢了下来。

    布巴吉的问话似乎拖着长音,疾驰的咒语弧光也略显缓慢。

    十几道咒语袭来时,他早已准备好铁甲咒将它们挡在外面。

    “嗤!”

    一声轻响,菲利克斯利用幻影移形带着布巴吉教授来到酒店七楼,“布巴吉教授,我之前探查过,六七层没有人居住,不会是袭击者的目标,你随便找个房间藏起来。”

    这是他确认过的,之前西莱斯特和那个沧桑脸男巫只是找一个僻静的地方交谈私密话题。

    “好、好的。”布巴吉紧张地吞咽唾沫,刚刚那一幕实在太刺激了,她这辈子都没看到过那么多咒语同时出现在她眼前。

    之前菲利克斯忠告她的话,在脑海里一一闪过。

    菲利克斯身体扭曲着消失,在原地留下一道淡淡的黑烟。下一瞬,他从礼堂的空气中走出,出现在礼堂二层的栏杆前。

    在歪头躲避一道射偏的红色箭矢后,他站在高处,俯视着下方。

    房间已经变得破破烂烂大门炸开,桌椅散架,到处都是烧焦的痕迹。事发突然,一大半的麻瓜研究专家倒在地上,但从状态看,他们最多就是昏迷。

    ‘呵,这群袭击者还会手下留情?’

    他的目光迅速扫过全场,大脑在高速运转下,将房间里的一切细节纳入到掌控中。

    这是瞬杀战术的起始要求,阅读战场获得有用的信息。

    交战双方,一方分为三个阵营:西莱斯特、沧桑脸男人躲在讲台后,他们属于美国魔法国会阵营;

    马克斯韦尔和两个陌生的年轻傲罗藏在石柱旁边,应该都是法国魔法部指派的护卫;

    剩下十几个来自不同国家的麻瓜专家们,零星分布在四周,勉强自保。

    另一方是袭击者,他们统一穿着带白色星星装饰的黑色长袍,头戴面具。人数二十七,而且还在源源不断地涌进来。

    “诺埃尔·西莱斯特!出来!”

    袭击者中有人大喊,说话间,四楼礼堂的窗户炸开,七八个骑着扫帚的黑袍巫师闯了进来,他们盘旋在天花板上方,俯冲着洒下一道道咒语。

    菲利克斯直接挥杖击落两个朝他施咒的巫师,吓得其他人远远避开。

    西莱斯特躲在讲台后面,她愤怒地像一只狮子:“它已经在1965年被废除了!”

    “知道你们做了什么吗?对抗魔法国会!”

    她似乎在解释着什么,但这反而激起了对方的愤怒。

    “撒谎者!”

    “这是欺骗!”

    这些袭击者分工明确,分出了前后左右四个小队。每个小队中,有人负责攻击,有人负责防护,彼此掩护,层层推进,占据了大半个礼堂,几乎将魔法部一方逼到墙角。

    而更可怕的是,还有黑袍巫师不断涌入房间,敌人的数量好像看不到尽头,这让马克斯韦尔心生绝望。

    上一次袭击只有五个人,这一次怕不是翻了十倍?

    法国魔法部已经够谨慎了,足足调了十二个傲罗,组成两个战斗小队,横扫一个黑市都够了。但这一次他们败得太惨,一个照面就被击倒了七个。

    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对面的人数实在太多了!四面八方都是咒语,根本没有躲避的余地。

    马克斯韦尔咬着牙,他看了一眼身边的战友,算上他也只有3个,剩下的九个已经落在了对方手里。

    他只能祈祷部里能尽快发现异常,派出支援。

    ……

    菲利克斯有些搞不懂了,袭击者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诺埃尔·西莱斯特,而西莱斯特似乎也知道他们的目标就是自己,甚至知道他们是谁。

    因为她隔着两根石柱对马克斯韦尔说:“不要使用杀伤性咒语!”

    但战场不是她能左右的,在交战中手下留情更不是一个好主意,一道红光击中了马克斯韦尔,让他身体僵直,随后又是七八道红光跟上。

    在他惊愕的表情中,咒语将他整个人掀翻了出去,重重地砸在身后的柱子上。

    “马克斯韦尔!”

    一个年轻傲罗红了眼,他咬牙打出一道黑色的咒语,黑雾在半空中凝聚出一柄锋利的匕首,以无可阻挡的姿态刺入了对面一个袭击者的胸膛,他的胸口瞬间迸溅出大量的血液。

    “贝思妮!”对面发出悲痛的声音,随后他们的咒语也变得狠辣了起来。

    尽管还是没有弄清真相,但菲利克斯觉得自己必须要插手了在事情没有变得无可挽回之前。

    他抬手激发出一道粉碎咒,咒语打在天花板的吊灯上,将吊灯连带着半个天花板打得粉碎,尘土、石块洋洋洒洒地落下。

    漫天的红光一时间减弱了不少。

    菲利克斯的身影十分突兀地出现在礼堂中央,他冷静而精准地挥动魔杖,一道道昏迷咒如流水般从杖尖飞出,烟尘散开,七八个袭击者倒在了地上。

    “万咒皆终!”

    菲利克斯将魔杖反手插在地上,红光如骇浪倾泻,以他为中心,袭击者、麻瓜专家、傲罗、美国魔法国会的官员们像是麦子一样倒飞出去,还在酝酿的咒语无声地暗哑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身影,看着他缓缓站起身、面无表情地举着魔杖。

    礼堂里安静得连呼吸都能听见,足足过了七八秒

    “击倒他!”袭击者中一个沉稳的声音说。

    但十几道咒语只打在了他留在原地的黑烟,随后,在场所有人看到了令他们难忘的一幕,菲利克斯的身影不断闪烁,每一次出现,都抖手挥出一道耀眼的红光。

    最夸张的时候,他们同时看到了七个菲利克斯的影子。

    勉强突进到礼堂靠前的袭击者小队,几乎在一两秒内被扫得七零八落,其余三支小队也崩溃得不成样子。

    ‘太弱了,尽管阵型有模有样,但个人素质太差,失去了团队庇护连最基本的自我防护意识都没有,就像是欺负小孩子……’

    菲利克斯没感觉到施法的畅快,相反,他心中的不解更甚。如果非要类比,他们一些人的咒语还比不上珀西·韦斯莱。

    ‘成员间实力差距悬殊,没有使用杀戮咒和黑魔法的习惯,战斗经验不足,咒语威力也不强……’

    ‘这些袭击者是哪儿冒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