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我真不是什么大剑豪 夜色真美啊

第九十二章 一刀修罗!(上)6K大章求月票

    第94章 一刀修罗!(上)6K大章求月票

    海音寺清之介在给山崎海演示【镜花水月】的时候,山崎海曾经好奇过,柳源老爹和海音寺清之介既然同出一门,有没有从【镜花水月】中领悟出自己的领域?

    当时海音寺清之介并没有说的太详细,只是叹息了一声说,柳源有他自己的道。

    山崎海倒也能够理解。

    柳源老爹整天挂着一副大叔笑,虽然关键时刻也有异常冷静的一面,但那没事就挖着鼻孔的惫懒的性格,估计也很难领悟这种需要心如止水的领域。

    但直到此时此刻,

    山崎海才知道自己当时理解的还不够深入。

    柳源春藏这个男人,的确有他自己的道。

    修罗之道!

    安全区外,远处的平原上。

    黑压压的混乱风暴汇聚着电蛇狂舞的雷霆,在沉闷的轰隆声中,宛如汹涌的潮水般不断涌来。

    然而到了近处,肉眼可见的范围内,那些风暴却宛如撞在一面不知道有多高,也不知道有多长的黑洞中一般。

    被不断的斩击,切割,粉碎成无数道丝丝缕缕缕润物细无声的拂面轻风。

    那个男人就是黑洞。

    修罗.六道骸!

    柳源春藏的领域。

    可以斩击切割领域内的一切。

    所谓的“一切”。

    是指包括视觉,听觉,嗅觉等人的六感。

    并且这个领域和一般的领域不同,普通的领域比如镜花水月和飞雷神,都要先展开领域将目标包括进另一个空间,像是一个封闭的笼子。

    但柳源春藏的【修罗.六道骸】,更大的优势在于不受到空间限制,生效范围以他自身为中心往四周扩散,是一种开放式的领域。

    于是,这才有了眼前这让人心神都为之震撼的一幕。

    一个男人,一把岚切,就切碎了那遮天蔽日般突破了安全区所有防线的混乱风暴。

    此时,风暴逐渐平息,露出了头顶的昏沉沉天空,纷纷而落的雨水再次宛如珠帘一般垂落了下来。

    然而事实上,眼前这些并不是【修罗.六道骸】最大的特点。

    阿修罗是尊杀胚。

    修罗道是杀道。

    柳源春藏的领域最大的特点,

    是杀戮之后的吞噬!

    此时眼前恐怖的风暴虽然渐渐平息,风暴后方雨幕中的凶兽大潮却宛如钢铁洪流一般,浩浩荡荡的震颤着地面朝他们这里涌来。

    安全区的最后一道防线上,众人顿时再次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所有人都做好了正面硬撼这道洪流的准备。

    偏偏就在这时,柳源春藏却拿起了系在腰间的烟斗。

    旁边的小野明美不知道从哪摸出防风打火机,屁颠颠地凑了上来,给柳源春藏点燃了烟斗,探头探脑地问,“老爹,刚刚我厉害吗?”

    她指的是刚刚摩托飞起来那一下。

    柳源春藏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用宽大的樱花色剑士服袖袍挡住了雨水。

    然后在火光闪动中,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草涌入肺部,尼古丁仿佛融入了血液,在心脏的强压下又顺着血液循环,进入了身体里的每一颗细胞。

    沉寂了十三年的细胞,在这一刻,仿佛某种印记被唤醒了,身体四肢开始变得酥软了起来。

    柳源春藏整个人充满了懒洋洋的感觉,就像是明媚的春天踩着纷飞的樱花在野外郊游。

    他转头冲着小野明美竖起了大拇指,笑呵呵地说道,“是个不错的能力!小野酱可要加油,以后说不定能成为超能力者。”

    “哈哈哈。”

    小野明美开心的笑得眼睛都眯成缝了,嘴里还假惺惺地在那谦虚,“哪有哪有.超能力什么的哈哈哈,我还差远了呢。”

    末了,她又惋惜地道,“可惜山崎和紗千子酱没看到,唉.”

    言语中颇有几分锦衣夜行的“萧索”。

    然而此时,上条刀夜怔怔地看着浑身懒洋洋的柳源春藏,他那苍老的面容微微有些颤动,回忆里埋藏了十三年的模糊画面,似乎在这一刻变得明媚生动了起来。

    这时,有人叹息了一声。

    柳源春藏转过身,身后是体型魁梧,个子比他要高出半个头的海音寺清之介这声叹息正是对方所发出的。

    海音寺清之介主看着眼前下颚留着少许胡渣的柳源春藏,感觉却像是对方的视线明明注视你,瞳孔中却又如修罗魔神般空无一物,仿佛天上天下,无不可斩之物的男人。

    心中仅仅只是衡量了一瞬间,

    海音寺便抽出了手中的【春水】京都大快刀十二工之一。

    刀刃为乱刃,刀纹为湛蓝色的浪纹,刀镡则像是一朵水中溅起的浪花。

    他将这把刀递给了柳源春藏。

    又或者说,物归原主。

    “啊咧啊咧,当初说好的送给你的,没想到师兄你保管的那么好,真叫人不好意思啊。”

    他嘴里说着这样的白烂话,一瞬间又变回海音寺清之介所熟悉的惫懒大叔模样,左手拎着【岚切】,从他的手中接过了【春水】。

    然而转过身,背对着师兄海音寺清之介时候,柳源春藏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又从哗啦啦的雨声中涌入了海音寺清之介的耳中。

    “呵呵,有阳光的地方就会有阴影,世界上可是有着就算弄脏自己的手也要保护的东西啊,我啊.正这双已经被玷污的双眼才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受到伤害的.”

    声音戛然而止。

    汹涌的兽潮已经不足一百米。

    柳源春藏将【岚切】咬在了口中,左手持着【春水】,右边那只空荡荡的袖袍在风雨中舞动。

    他垂下双眸,摆出了一个柳源道场二刀流的起手式。

    安全区前沿,刚刚优化完成的山崎海看着柳源春藏的起手式这是从他到柳源道场后几年间为数不多看到柳源春藏的二刀流,平时都是大师兄山南定之助作为师范代,代师传艺。

    不知为何,眼前柳源春藏手持一把刀,口中又咬着一把刀的画面,莫名就让他回想起了道场里的上杉雨龙。

    但上杉雨龙是三刀流。

    眼前的柳源春藏却是二刀流。

    倏然间,山崎海觉得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慢了,就连耳边前一秒还哗啦啦的雨声,后一秒也变得遥远空旷了起来。

    安全区的最后一道防线前,柳源春藏缓缓抬起头,【修罗.六道骸】的领域以他为中心疯狂地朝着前方延伸了开来。

    罗刹鬼骨,四番八相!

    轰轰轰轰轰轰—!

    六道恐怖的爆响声中,凶兽大潮的正前方陡然浮现出六个黑漆漆的黑洞,柳源春藏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诸位我们也上吧!”

    防线中,有个来自兵库县的剑豪拔剑就要上前。

    “不需要了。”

    “后退!”

    上条刀夜和海音寺清之介几乎不分先后道。

    周围的众人闻言也都有些疑惑,刚刚这个骚粉大叔横空出现,就一刀蛮不讲理地片开了风暴,实力之恐怖可见一斑。

    即便如此,面对被独角恶魔猿驱使着的凶兽大潮,多个人总归是多一份力量.众人脑海中都涌起这样的想法。

    但海音寺清之介却声音冰冷地说道:

    “六道不止,杀戮不止。”

    “这个男人的领域中,只有敌人,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斩碎!”

    海音寺清之介的话音落下,只见倾盆大雨中,雨水化作了无数升腾的水汽,那是在一瞬间被刀片化过空气的高温切碎蒸发所致。

    而那六个黑漆漆黑洞,在此时也逐一分别代表了天道、人道、阿修罗道、畜生道、饿鬼道和地狱道。

    柳源春藏的身影,则在六道之中若隐若现。

    天道之中,他面无悲喜,刀如骄阳,体型庞大的独角恶魔猿竟被一分为二;人道之中,他双刀如风,身形有如怒海中的一叶轻舟,无数狂怒反击凶兽摸不到他的衣角;阿修罗道中,罗生门开,血染天际,景象宛如奈落炼狱

    最后,便是饿鬼道。

    一眼望去,数不尽凶兽的尸骨堆成了血海。

    似乎有一双双看不见的手,从血海中争先恐后地伸出来,如同饥肠辘辘的食尸鬼般疯狂贪婪地啃食着那些凶兽的尸体。

    每啃食一分!

    恐怖的领域便壮大一分!

    看到这个断了一条手臂的男人,居然真的一个人挡住了凶兽大潮,而且还在将战线一点点的往前推进。

    刹那间,后方的众人都陷入了极大的震惊中,那尸山血海,宛如奈落地狱般恐怖的领域,更是让所有人心中发寒!

    杀胚!

    这是一个真正的杀胚!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众人无论如何也难以将刚刚那个胡子拉碴的骚粉大叔,和眼前这修罗炼狱般的一幕联系到一起。

    海音寺清之介微微眯着眼,视线透过雨幕看着领域中双目隐隐闪动着赤红之色的柳源春藏,眉宇间却闪过一抹淡淡的担忧。

    渐渐地,兽潮的怒吼和哀嚎声逐渐远处。

    平原上尸横遍野,各种颜色的鲜血几乎浸染了每一寸土地,就连滂沱而落的雨水短时间内都无法冲刷干净。

    “兽潮.兽潮退去了?”

    “我们得救了!”

    刚刚在恐怖兽潮的冲击下陷入无比的绝望之中的普通民众,陡然一下子绝处逢生,纷纷喜出望外。

    安全区里爆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

    这里的动静,很快惊动了远处的双角恶魔猿。

    它一次次用三叉戟将明神弥彦拍飞出去,对方却宛如打不死的小强一般,在【青帝轮回】领域迅速愈合又再一次宛如牛皮糖般黏了上来的

    吼—!

    弗恩愤怒地咆哮了一声。

    这一次,它挥舞着三叉戟猛地一个无定风波回首掏,凭借着恐怖的肉身力量居然将明神弥彦的身体砸得在空中一滞,旋即出现了一道圆锥状的音障云,瞬间朝着远方飞去。

    “卑贱的生物!居然敢阻挡我的脚步!”

    双角恶魔猿大将弗恩的身体微微下伏,看样子就要朝着安全区冲刺,帮助它的附属扫清前进路上的所有障碍。

    没想到就在这时,眼前的雨幕中却飘来了一朵花蝴蝶般的粉色。

    几乎就在这一刹那,十三年前弟弟耶格.怒风临死前传回的那一抹“小心一个人类”的精神讯息和眼前的身影迅速重合了。

    “原来.你就是那个人类,那么今天我用你的血肉,来洗刷我那愚蠢的弟弟的在族中所背负的耻辱!”

    低沉如闷雷般的话音落下。

    音爆声中,弗恩他手中的三叉戟瞬间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割裂雨幕,朝着柳源春藏斩出了一刀神速斩!

    柳源春藏没有明神弥彦的领域的恢复能力者,倘若被这样恐怖的一戟砸中,哪怕如同上条刀夜那般大剑豪的体质也得身受重伤。

    然而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柳源春藏那双隐隐散发着猩红光芒的双眼却露出了些许笑意,胡子拉碴的嘴角微微上翘。

    三叉戟切碎了雨幕和空气呼啸斩来,柳源春藏的身体却差之毫厘地避开了三叉戟的轨道,强大的气流一抹粉色却宛如惊鸿般翩舞。

    嗖嗖嗖—!

    柳源春藏手中的两把古刀陡然在泼出了雷电般的刀芒,环绕着双角恶魔猿大将的一双脚踝自下往上开始了疯狂的斩击!

    仅仅是一瞬间,就从恶魔猿的脚踝冲到了他的胸腹间,宛如一阵龙卷风般席卷到了恶魔猿的脖颈处。

    龙卷风中,仿佛有修罗恶鬼在惨嚎。

    粉色飘落到脖颈上的瞬间,柳源春藏身形一凝。

    铛铛铛铛—!

    嘴里和左手各持一把古刀的他,竟宛如多臂阿修罗的真身现世般,弹指间就在恶魔猿的脖颈环绕着利用风炁剑型斩出了恐怖的36击!

    倏然间,在安全区前无数人震惊的视线中,双角恶魔猿大将的脖颈间开始缓缓地流淌出了诡异的暗红色血液。

    没错,双角恶魔猿大将是能硬质化身体的部位,心念所致,更是能在一瞬间硬质化十个部位。

    可面对柳源春藏这多臂阿修罗般疾风骤雨的剑型斩击,弗恩却根本无从判断对方那夺目耀眼的刀芒。

    下一斩会落在何处。

    柳源春藏站在了双角恶魔猿的肩膀上,嘴角上扬地呵呵笑着说道,“啊咧?我很好奇,像你这样的怪物,被砍断脖子会不会死呢?”

    吼—!

    没有人!

    没有人敢这么侮辱恶魔猿大将!

    弗恩仰天发出一声怒吼!

    右拳头猛地朝着肩膀上柳源春藏裹挟着猎猎破空声红来,几乎瞬息即至,无数纷扬而落的雨点都在这一拳下蒸发成升腾的水汽。

    然而这一拳,

    却只轰散了一个模糊的影子。

    柳源春藏的身形再次消失。

    而再一次出现的不是柳源春藏,还是拖得了半天终于等到了援军,刚刚被砸飞出去再【青帝轮回】领域中再次愈合身躯,手持逆刃刀劈开雨幕的木炁大剑豪明神弥彦!

    随着明神弥彦的这一剑落下,周围的雨幕仿佛消失,所有的声音也被隔绝了开来,依稀似乎能够看到池水旁的满树樱花这是他在冲击大剑豪之上对于水炁领域【镜花水月】。

    忽然,耳边传来了一声轻笑。

    “呵呵,没想到除了我的师兄,还有人能够领悟【镜花水月】,看来你也走到了这一步了。”

    明神弥彦闻言有些心惊。

    虽然【镜花水月】针对的是凶兽,但这人居然能够在自己的领域之中没有被屏蔽五识,难道也参透了这个领域?

    知道对方是友军,明神弥彦倒也不慌,喝了一声道:

    “还请帮助在下斩杀这头凶兽!”

    话音落下的瞬间,明神弥彦的手中的逆刃刀反转,裹挟着木炁剑型毫无阻碍的割裂空气落在了凶兽身上。

    柳源春藏也双刀裹挟强烈的风压,风炁剑型【狂风乱刃斩】中居然还掺杂着水炁剑型【泡影咏叹调】,无数道刀弧耀眼有如雷电般出现在了凶兽的前胸、后背、腰腹、脖颈和脑后的要害处。

    面对两人的联手,双角恶魔猿大将弗恩干脆闭上双眼,意念运转让不断地硬质化身上的不同部位。

    叮叮铛铛叮叮—!

    数不清的火星疯狂的四溅开来。

    一开始弗恩还能跟上两人的速度,可随着斩击越来越密集,尤其是身前的那个粉色的身影,每一击都比上一击更加恐怖。

    哪怕他比十三年前的弟弟耶格几乎更胜一倍,能够同时硬质化十个部位,此时却也渐渐有些跟不上速度了。

    这一刻,弗恩终于知道为什么弟弟让他“小心一个人类”了。

    下一刹的某个瞬间,弗恩的身上陡然绽出一道血光,久违的刺痛感瞬间朝着脑海中传达了过去。

    因为,这只是开始。

    就像是河堤大坝上被开了个缺口,接下来,弗恩那高耸近十层楼的身体陡然爆发无数道四溅的血雾,细碎的血肉四处飞溅了开来。

    它连续两次想要转移拉扯开来。

    然而那两个卑贱的人类生物,却宛如附骨之疽般,如影随形地跟随着他的身畔,让他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如潮水般一波接一波的痛楚!

    吼—!

    弗恩陡然双臂一震,冲着密布着浓墨乌云的苍穹发出了愤怒的猿啸,随后它竟是不管不顾地朝着安全区狂奔了起来。

    安全区的众人和武士们顿时大惊!

    上条刀夜脑海中更是回忆起了什么,脸色顿时大变,以为这头双角恶魔猿大将要像是十三年前那般自爆。

    身受重伤的他拔刀就要上前。

    不料就在这时,那头双角恶魔猿陡然停下冲刺,朝着安全区猛地投掷出了手中的三叉戟!

    刹那间,那一柄巨大无比的三叉戟,顿时犹如流星一般贯穿长空,在凌厉无匹的风啸声中袭向了安全区的某处。

    “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凶兽在漫天血雨中发出了凄厉的怒吼!

    那里是.

    别墅区某幢废墟下的空间裂隙。

    轰隆一声!

    无数混凝土废墟和空间裂隙上的防御工事,在双角恶魔猿大将投掷出的这一柄流星陨落般的三叉戟撞击下砰然四散。

    安全区刚刚稍微安心下来的众人,却有些惊慌失措的发现,脚下的地面陡然一阵颤动,紧接着比叡山脚下的别墅区某处地面陡然宛如一个小土山般往上突了起来。

    下一刹,一头面目轮廓和双角恶魔猿一般无二,身形却只有五层楼高,比独角恶魔猿还要矮上不少的嵬峨身影从地下爬出。

    它的头上,有三只犄角。

    霎时间,头顶的上空风云突变,白炽色的雷电撕破浓墨般的云层,夺目的电光将将安全区里无数人神情呆滞的身形拉长的宛如幽鬼。

    轰隆—!

    一道惊雷炸响!

    那个身影爬出空间裂隙后,睁开如电的双目。

    它一把拔起废墟后的三叉戟,迈开步伐的瞬间,周围的地面轰然崩碎,凛冽的狂风与恐怖的威压撕裂肆虐席卷了整个安全区。

    注视着这道散发这散发着天崩地裂般无边威压身影,安全区里所有的民众都瞪大了茫然的双眼,呼吸瞬间急促,心脏仿佛都为之停跳几秒,心中涌起了一种透彻骨髓的寒意!

    三角恶魔猿王,利维坦.佐格环伺四周。

    忽然,他缓缓对着远处的双角恶魔猿弗恩抬起了右掌,一股黑暗中散发着血色的光芒陡然划破天际命中了被二人围攻的双角恶魔猿弗恩。

    砰的一声巨响!

    柳源春藏和明神弥彦宛如被什么磁场排斥一般,陡然身体无法被控制地朝着不同的方向倒飞了出去。

    “所有人都要为之付出代价。”恶魔猿王用一种怪异的腔调‘嗬嗬’桀笑,“愈合吧,我的勇士!”

    霎时间,只见原本几乎被凌迟乱剐得皮开肉绽,血肉淋漓的双角恶魔猿周身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了起来。

    片刻后,弗恩感受到体内那股比以往更加沛然莫御的强大力量,微微躬身朝着安全区后方利维坦.佐格遥遥嘶吼:

    “为你而战,我的王上!”

    这一刻,摇摇欲坠的希望火苗彻底熄灭!

    一前一后被恐怖凶兽包夹在安全区里的所有人,心中顿时涌起了一股寒冷入骨的凉意,以及那有如坠入对奈落地狱般的死亡恐惧。

    此时此刻,所有人只能将最后的希望目光投到被击飞出去再次反身而回的柳源春藏和明神弥彦,祈求他们能够再次创造奇迹。

    不过这就在,有人注意到,雨幕中似乎随着柳源春藏和明神弥彦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个打着雨伞的晴天娃娃身影。

    “是是晴天披风侠!”

    安全区里有人发出了一声呼喊。

    Ps:吃口饭饭继续拉磨,夜里还有一更,需要早睡的姥爷们可以明天再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