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太莽 关关公子

第十一章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中午时分,山风猎猎。

    姜怡身着一袭红裙,站在荒山主峰外的廊桥之上,眺望北方的山野。

    廊桥刚修建不久,由巨木构造,宽达六丈,巨柱支撑悬于半空,直通惊露台宗门正中,两侧围栏之上放着千种鸟兽的雕塑,其中便有荒山独有的白山精。

    因为白山精长得和团子差不多,姜怡便站在雕塑旁边,背影和规模巍峨的廊桥相比,就好似一个小点。

    眼前的群山之间,庞然巨兽扛着石材缓慢穿行,伏龙山而来的阵师和天帝城的工匠,在各处山巅指挥学徒弟子,精心雕琢着或宏伟或精巧的建筑。

    去年入冬时分窃丹出逃,虽然没有攻击坐落于群山之间的惊露台,但带起的余波依旧摧毁了宗门内的大半建筑。

    宗门构造讲究甚多,修修补补太过繁琐,而且窃丹没了,没必要再提防荒山主峰,原本的布局失去了作用,惊露台干脆全部推到修一个新的,从去年修到今年,已经接近竣工。

    荒山主峰在窃丹冲出来时,整个山峰南面都被撞开了个豁口,下面的神火洞天变得很不稳定,暂时关闭不再让弟子靠近,只有原本修建在山腰的山庄里还有些许人。

    山庄本是开山祖师仇泊月在宗门里的住处,起初只有一栋小房子,娶妻生子后数次扩建,如今已经成了仇家人的祖宅,也算是祖师堂。

    仇泊月在八尊主中较为年轻,但年纪也绝对不小,千年传承下来,按理说仇家应该是人丁兴旺的大族,但实则并非如此。

    修行中人道行越高,对血脉传承之事就越慎重,其缘由很简单龙生龙、凤生凤。

    虽然天地没有限制高境修士生儿育女,但高境修士已经可以长生久世,不需要靠速生速死来延续血脉,诞下子嗣不会生一个寿命只有短短几十年的寻常子孙,来给自己平白增添丧子之痛的心结,要生只会生同样可以长生的子孙。

    这样孕育子孙的投入必然巨大,不是随便干一炮,就能次次都生下天之骄子;高额的培养投入,无形限制了修士孕育子嗣的数量。

    如果只管生不管养,那生再多也不过是凡夫俗子,子子孙孙皆是人间过客,独留老祖天天白发人送黑发人,恐怕没几个人愿意过那样的日子。

    不光是修行中人,寻常鸟兽鱼虫,也是寿命越长则子嗣越少,究其原因就是天地资源的硬性限制。

    仇家人自老祖宗仇泊月起,就是一脉单传,到现在整个仇家也就寥寥几人,外公外婆之类的远房亲戚倒是有一些,不过都不在荒山这里。

    姜怡跟着上官老祖到了荒山,临渊尊主带来的人,自然是贵客,被仇家人安顿在山庄里住了下来。

    半个月下来,姜怡并未在山庄里瞧见过人。荒山尊主拒说受伤了,在不为人知的地方闭关修养,没个几年出不来;上官老祖陪在汤静煣身边,一起在神火洞天里泡着;她修为虽然突飞猛进,但还是很低,没法长时间待在神火洞天,只能进进出出慢慢来。

    中午时分,火气最盛,姜怡承受不住神火洞天内的澎湃力量,站在廊桥边缘休息,眺望远方之时,也在思索皇太妃娘娘现在是不是在偷家。

    冷竹作为贴身丫鬟,这次跟着沾了光,此时站在跟前,尝试抱住比她还大许多的白山精雕塑。

    发现姜怡抱着胸脯,双眸里时而浮现忧虑之色,冷竹安慰道:

    “公主在担心左公子吗?放心好了,有太妃娘娘在跟前,左公子不会有事儿,小姨肯定也平平安安……”

    姜怡就是因为太妃娘娘在左凌泉跟前,才在这里当望夫石,瞧见这不会揣摩上意的蠢丫鬟,她皱眉道:

    “我担心他做甚?我是担心我不在跟前,小姨和太妃娘娘说不上话,一个人无聊。”

    “小姨怎么会无聊呢,公主不在跟前……”

    冷竹本想说“可以和左公子放开了乱来”,不过察觉到姜怡眼神不对,可能让她即刻翻山回大丹,连忙改口道:“公主不在跟前,小姨肯定一直在想公主,咱们要不要联系一下?”

    姜怡不想打扰左凌泉他们,而且她真联系,万一左凌泉在修炼,小姨捂着嘴和她闲聊,她还不得窝囊死。

    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越想越是心酸,姜怡不想说话了,转身走向神火洞天的入口。

    冷竹悻悻耸肩,跟在后面行走,但尚未走完廊桥,就瞧见廊桥的另一头,迎面走出来了两道人影。

    来人也是一对主仆,走在前面的人影是个女人,身着雪色长裙,身材高挑纤长,浑身一尘不染,脸上蒙着白色纱巾,能瞧见的只有一头墨黑长发,和寒星般锐利的明亮双眸,眉如柳叶,看起来并不凶,但很冷,让人一看就生起高不可攀之感。

    背后的也是个女人,打扮如同高门大户里管事的女管家,面相稍长,较为风韵,端庄矜重,手里抱着一把白鞘长剑,步履盈盈走在背后,正望向她们俩。

    姜怡来这里住下后,知道荒山之中有其他人,但从未见过,猛然碰见两人从里面出来的,稍微愣了下。

    虽然没见过出来的两人,但姜怡大概猜出,来者估计是惊露台的大小姐。

    以前在登潮港,姜怡通过左凌泉的视角,远远瞧见过从华钧洲归来的仇大小姐,也是这样一前一后的阵容,气质上也差不多。

    来到荒山后,姜怡没机会打听这些事情,对于这位背景强到离谱的仙家大小姐很陌生;廊桥上一马平川没有岔道,她装作没看见不合适,她就原地驻足,目送两人过去。

    仇大小姐被上官灵烨评价为‘剑法稀烂、术法不精、悟性不高、天赋不好、万年老二……’,但实际肯定不会这般不堪;泛泛之辈,怎么可能让向来自视甚高的上官灵烨抛出这么多形容词,至少也得是让上官灵烨觉得难缠的对手,才会印象这么深。

    作为九宗背景最大的少主之一,姿态高是必然,仇大小姐走在廊桥正中,目不斜视行走,好似根本没注意到两人,又或者注意到了,但没心思搭理。

    对方少说也是玉阶起步,姜怡对此也没在意,等对方进过后,想继续往神火洞天走。

    可让姜怡没想到的是,仇大小姐走过去后,忽然又顿住了脚步,回头看向她和冷竹:

    “你是临渊尊主新收的徒弟?”

    声如银铃,似水如歌,嗓音听起来很舒服,却又暗带一股锋锐。

    姜怡很是意外,停下脚步,回身微微颔首一礼:

    “仙子误会了,我只是顺路跟着临渊尊主过来,并非临渊尊主的徒弟。”

    在九宗辖境,能被一方尊主亲自带着出门历练的人,即便不是徒弟,也必然关系匪浅。

    仇大小姐知道上官老祖孑然一身,姜怡不可能是老祖的闺女侄女,就全当徒弟看待了,她开口道:

    “你比上官灵烨看着舒服多了,好好修行,以后成就不会比她差。”

    “嗯?”

    姜怡满心茫然,当然也有一丢丢惊喜,她迟疑了下,才回应道:

    “仙子过奖。”

    仇大小姐看起来并没有结交的意思,没头没脑说了一句话后,就不在言语,转身离去。

    姜怡也不好多言,有些疑惑地目送主仆两人离去。

    只是两人尚未走出几步,姜怡就瞧见一道白虹从群山之间飞来,落在了廊桥之上,化为了一个身着锦袍的儒雅男子。

    男子姜怡见过,是惊露台的执剑长老仇封情,上次过来时,仇封情见到临渊尊主都不卑不亢,这次却是满脸笑开了花,一副套近乎的模样,笑眯眯道:

    “妞妞,爹方才在和掩月林的老赵商量,给你打造新渡船的事儿,没料到你提前出关,过来晚了……”

    妞妞……

    姜怡眸子稍微瞪大了些,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冷冰冰的仙子,还有这样接地气的乳名。

    不过她并未为此觉得好笑,出身帝王家,自幼在栖凰谷长大,说起来她从小到大都没和父皇如同俗世父女一般相处过,面对这样的场景,说起来有些难以描述的滋味,可能是羡慕吧。

    不过,作为掌上明珠被宠着的仇大小姐,似乎并不想领情,只是微微颔首示意后,就如同陌路人般,自顾自走过了廊桥,脚步都未曾停下。

    仇封情是荒山尊主之下,惊露台镇山门的排面人物,放在哪儿都算一方巨擘,但面对这种情况,也露出了无奈之色,没有追赶,只是站在原地尴尬目送。

    别人的家务事,姜怡不好旁观,但扭头就走不合适,还是打了声招呼:

    “仇前辈。”

    仇封情眼神复杂,待女儿离开后,才摇头叹了一声,露出苦笑之色:

    “唉~让公主见笑了。”

    “仇前辈客气了,直接叫我姜怡即可。”

    姜怡是大丹朝的长公主,大丹朝是背靠惊露台的俗世王朝,就在荒山另一侧,叫姜怡一声公主也合理,但仇封情能这么叫,明显是看在背后临渊尊主的份儿上。

    临渊尊主就在附近,仇封情遇上了姜怡,也没有冷落,来到跟前道:

    “公主这些日子在山上住得如何?家里没合适的人陪着,实在怠慢了公主。本来左云亭那小子在山上,他也是大丹来的,和公主好像还是亲戚,能说的上话,只可惜前几天出去了。”

    姜怡知道左云亭在这里,来到荒山后还想打听那憨货来着,听见这话询问道:

    “左云亭去哪儿了?”

    “和老陆去中洲了,那边好像有仙剑的消息,齐甲回家抢机缘,他跟着去帮忙。”

    “帮忙?”

    姜怡眨了眨眼睛,觉得这话太扯淡,左云亭在大丹京城就是出了名的干啥啥不行,她能想到唯一帮忙的方式,就是待在家里不要走动,免得拖队友后腿。

    仇封情对左云亭的感官其实不错,见姜怡的表情古怪,含笑道:

    “可别小看左云亭,他别的不行,但……但……好像也没啥行的,不过这小子运气好人缘好。修行一道,运气好比啥都管用,遥想当年,我们几个和老陆在外面闯荡,那时候老陆心狠手辣啥事儿都敢干,我们几个都知道不能深交,但架不住那小子运气实在好,去哪儿都能撞法宝秘籍,遇事儿总能化险为夷,想绝交都舍不得……”

    姜怡对这些仙家大佬的往事,和左凌泉一样感兴趣,她听说过老陆,对此好奇道:

    “这么说来,陆老成就应该很高才是,但陆老现在……现在好像没仇前辈厉害。”

    仇封情回忆往事,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

    “修行到最后都是修心,法宝机缘乃至长生久世,说到底都是勾起心底贪欲的饵,钻得太深忘记为何而修行,等想回头时多半晚了;老陆错就错在没能一狠到底,不然成不了仙,也能当个大魔头,半途悔悟,结果就是两样都求不成。”

    姜怡似懂非懂。

    “你现在不明白很正常。这样的事情修行道很多,以前中洲还有个剑客,叫林紫锋,比我年长一些,在中洲算是一代豪侠,还曾对我有所提点;只可惜爱剑如痴着了魔,悟不出剑一,自认是心有枷锁所致,逐渐不在区分善恶敌友,感觉来了就出剑,出剑就杀人,完全变成了一个武疯子;因为没人能判断他的意图,可能上一刻还兄弟相称,下一刻他就把人宰了,弄到最后所有人遇见他就先动手,连昔日亲朋都是如此……”

    “那这人最后怎么样了?”

    “有些年没动静了,不是死了,就是有所转变。不过往日恶行累累不可挽回,看开了是自尽,看不开就是被杀。这种入魔的人,若是因为痛改前非就能求得大道,谁去给枉死的人说理?”

    仇封情随口闲聊几句,觉得这些涉及道心的大道理,姜怡听不大懂,又笑了下:

    “左云亭这小子厉害就厉害在,事情看得通透,小毛病无数但知晓大是大非,要是再把左凌泉的天赋分来十之一二,修行道恐怕一辈子遇不上瓶颈;只可惜老天爷就是这么公平,不会把优点全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姜怡微微点头,不过说起自己男人,还是有点不认同:

    “我觉得左凌泉,好像没啥缺点。”

    “没有缺点的是圣人,圣人一般都得干大事儿,注定轰轰烈烈,与樽前月下无缘。俗世都有忠孝难两全的说法,修行道何尝不是如此。”

    仇封情看着女儿离去的方向,这句话估计也是在说自己,他轻轻叹了口气,不在多言,抬手告辞。

    姜怡站在原地,稍微回味了一下方才的话,心里确实希望能和左凌泉一辈子平静安宁,而不是轰轰烈烈险象环生,还有点纠结。

    不过这些事情都很远,姜怡没有细想,待廊桥上再无他人后,和冷竹一起进入了神火洞天的入口……——

    呼

    沙丘如浪潮,起伏绵延至天际,横风卷起飞沙,在沙丘之间飘曳,银白月光的照耀下,犹如白蒙蒙的雾气。

    沙漠中的月亮很大,犹如挂在半空的银色圆盘,触手可及;头顶星河的景色,远比荒芜的沙海要绚烂而壮丽,以至于行走其间的人,目光总是盯着天空,甚至忘了彼此前行的距离。

    沙海东侧,一座无名沙丘之上,身着披风的虬髯汉子,在月夜沿着丘脊线前行,披风被吹得往侧面飘起,猎猎作响,犹如在沙海中移动的一面黑色旗帜,时而露出披风下用麻布包裹的剑柄。

    汉子后方,身着文袍的书生,头戴方巾,手持折扇,跟着缓步行走。

    书生很纤瘦,看起来弱不禁风,也就胸肌稍微有些规模;面白如玉,双眸澄澈有神,哪怕面相过于阴柔,看起来也是一个世间罕见的翩翩佳公子,和前方的虬髯汉子比起来,云泥之别。

    虽然是两个男人走在一起,但四下无人,一个硬朗阳刚,一个阴柔俊美,走在一起还是会让外人误会两人的关系;特别是那虬髯汉子,还时不时回头瞄一眼背后的书生,那眼神就好似在说‘月色虽美,但哪有你好看’,不了解内情的人,恐怕能起一身鸡皮疙瘩。

    沙丘上面容陌生的两人,自然就是女扮男装的上官灵烨,和男扮兽装的左凌泉。

    抵达中洲后,左凌泉一刻未停,也没和外人接触,偷偷摸摸地就越过几大世家的驻地,从偏僻处进入了沙海。

    沙海范围极为辽阔,占据小半个中洲西部,能瞧见的只有沙子和凤毛麟角的绿洲,但里面的东西不止这些;越是人迹罕至的地方,越容易蛰伏高境妖兽,还有灵气分布不均引发的诡异地理环境,以及随时可能出现的野修,都让进入沙海带上了一定危险性。

    埋骨之地顾名思义,是埋在地底下,横风不停改变地表面貌,埋了多深无人得知,里面多半都有遮掩气机的阵法,御剑从天上飞过去扫一遍毫无意义,不然八尊主扫一眼就知道九宗辖境哪里埋着灵矿了,想要寻找埋在地下的东西,还是得通过实地勘探来确定。

    左凌泉对这些研究不深,除了拿铲子挖没别的手法,勘探的工作自然交给了博学多才的灵烨,两个人从沙海边缘往内走了数百里,勘探的位置不下百个,除开找到些许散落的杂物,并未发现目标;其间也遇到些寻宝的散修,不过都是些小修士,并未发生交集。

    吴清婉按理说也该跟着闲逛挖宝,但上官灵烨乔装的手法太老道,硬把肩窄臀圆胸脯大的美艳少妇,打扮成了平平无奇的落魄女修。

    常言‘女为悦己者容’,吴清婉自己都不想照镜子,哪里肯跟在情郎身边,让他时刻看着自己这幅尊荣,干脆就待在了画舫上,跟在后面,帮上官灵烨处理公事。

    又白又圆的团子,也没能逃过毒手,被打扮成了在荒漠中能遇上的黄褐色沙云雀,化身为‘侦察鸡’,在周边帮着一起探查。

    左凌泉对自己只这幅糙汉子的扮相也挺不满意,琢磨许久,觉得灵烨是为了让清婉自愿留在画舫打工,才故意如此为之,他在沙丘上走了一截,回头看向后面的太妃娘娘:

    “灵烨,你把我和清婉打扮成这样,自己就随便套个男装,会不会露出破绽?”

    上官灵烨在沙丘上停步,低头查看地面细节,听闻左凌泉的言语,她低头看了下身上的书生袍:

    “有什么破绽?”

    左凌泉放慢脚步,在沙丘上并肩而行,目光放在那张模样有所不同,但姿容不减半分的绝美侧脸之上:

    “浑身都是破绽,面相一看就是女子,还有身体比例,腰太细、腿太长,看起来很瘦,但胸围和臀围又很大……”?

    上官灵烨微微眯眼,站直了身。

    左凌泉迅速把眼神从曼妙臀线上移开,严肃认真:

    “别误会,我是就事论事,没有口花花的意思;这种身材比例不可能出现在男人身上,最明显的就是走路姿势,男人这么走路扭屁股,容易挨打……”

    上官灵烨晓得自己破绽百出,她做出当局者迷的模样,疑惑道:

    “我一直都这么走路,没觉得有问题,很奇怪吗?要不你学一下,让我看看?”

    “我……”

    左凌泉正想顺势学一下太妃娘娘摇曳生姿的贵妇步伐,好在反应快马上打住了。

    他偏头看向装傻的上官灵烨,想继续解释,又觉得叫不醒装傻的人,于是顺势道:

    “既如此,我这么刚猛的汉子,遇上一个妖里妖气的娘炮,肯定得出手矫正,不然太假了。”

    说着左凌泉虎目一瞪,做出猛张飞似的神色:“给我好好走路,一个大老爷们扭扭捏捏,成何体统?”抬手就是一下,拍向上官灵烨的香臀。

    上官灵烨的身法不言自明,微微扭腰没让左凌泉得逞,不过也没再开玩笑,眼神示意自己的扮相:

    “我们俩都乔装得天衣无缝,反而让人摸不清虚实,想仔细探查。对方的目标是你,我打扮成破绽百出的样子,有心之人探查,注意力会放在我身上,不会认为你也乔装过,扫一眼就走了。”

    这个解释有些牵强,但也说得通,左凌泉斟酌了下,便不再这事儿上纠结了,但手并未放下。

    上官灵烨此时正俯身把手贴在沙丘上感知,大幅度躬身的动作,使得本来宽松的书生袍,下摆紧绷贴着臀儿,在后腰下勾勒出原本的曲线,张力十足,布料连丝毫褶皱都没有,借着月光看去,就好似熟透了的大桃子,感觉比天上的大月亮还要圆上几分。

    四下无人,左凌泉心里难免声出些杂念,他略微描了眼后,继续道:

    “既然一看就是女的,孤男寡女待在一起,我又这么爷们儿,不动手动脚感觉也古怪……”

    说着如同糙老爷们的模样,顺势把手伸向上官灵烨的臀儿,作势欲把玩。

    左凌泉本以为上官灵烨会再次躲开,却没想到手探过去,触感柔软温热,能感觉到衣袍下惊人的弹性,还真摸到了。

    “……”

    左凌泉站在背后,保持着一个很上不得台面的姿势,眨了眨眼睛,又掩耳盗铃似的抬手拍了拍,做出拍掉灰尘的模样解释:

    “嗯……有沙子,我只是拍下灰……”

    啪啪

    柔软布料之上,微微荡起了肉浪般的涟漪,看的左凌泉心中一跳。

    上官灵烨闭目感知着地下的情况,似乎没法分心关注这些,她头也没回,沉声训道:

    “让你出来找机缘,你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些事情?”

    嗯。

    左凌泉如此做想,但话不能这么说,他悻悻收手:

    “除了沙子还是沙子,开个玩笑解闷罢了。”

    “哼~”

    上官灵烨也没计较左凌泉的动手动脚,平淡道:“觉得烦闷可以回画舫陪你家清婉,那样我找到大机缘也不用分你一份儿了。”

    左凌泉自然不会让上官灵烨独自在这里忙活,他笑道:

    “这种事儿按修行道的规矩,都是论出力大小分东西,我现在什么忙都帮不上,全归你也是应该的。”

    硬说起来,上官灵烨其实有点亏本,毕竟她攒再多宝贝,要是日后被左凌泉日后,不就全成了陪嫁。

    不过左凌泉没安骗财劫色的心,上官灵烨也尚未想那么远,对此点头道:

    “这可是你说的,真拿到仙剑我就转行武修练剑,到时候你可别眼红说我抢你机缘。”

    “怎么会呢。”

    ……

    两个人不近不远地闲聊,又往前探索了一段距离,左凌泉确实帮不上忙,就把心思放在了彼此之上,想聊些个男女之间的话题,让大海捞针的灵烨不至于太枯燥。

    但左凌泉还没想好话头,远方便传来扇翅膀的声音。

    “叽叽!”

    两人同时抬头看向前方,却见黄不溜秋的团子,从远方飞了过来,速度很快,小翅膀扇出了残影,叽叽喳喳叫着,声音还有点焦急。

    左凌泉脸色一凝,知道团子肯定发现了什么东西,连忙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