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在海军颜值拉满 洛城太守

第428章 问过我了吗,白胡子?

    “拦住他!”

    “不要让这些家伙轻易突围!”

    眼看白胡子带头冲锋,率领着大批海贼飞速逼近,人称「斗犬」的道伯曼中将,怒声咆哮道。

    就在附近的火烧山和鼯鼠,也面色一沉,从不同的方向联手斩来,封锁白胡子的去路。

    “一刀流·千刃断山!”

    “月之流火!”

    “雷の半月……斩!”

    三位本部精英中将,齐齐出手,气势自然非同小可,然而白胡子抬眼望见冲杀而来的三人,脚步丝毫未见停顿。

    “古拉啦啦啦,一群小鬼!”

    白胡子咧了咧嘴,手中大??刀以势不可挡的姿态,横扫而去!

    “就凭你们几个,可没办法挡住老子啊!!!”

    轰!

    刀刃横扫之处,大气如若龟壳齐齐皲裂,掀起排山倒海般的恐怖气浪。

    道伯曼火烧山等人同时只觉窒息的恐怖压迫感扑面而来,下一刹,便齐齐闷哼一声,身体高高抛飞而出。

    轰!

    在地面犁出数十米长的沟壑,几人齐齐喷出一口鲜血,拄着佩剑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噢噢噢噢噢噢噢!!!”

    “老爹!老爹!老爹!!!”

    白胡子身后,跟随他冲锋的海贼们,顿时血脉喷张,狂热地高举武器高呼起来,士气瞬间再度暴涨一个台阶。

    香波地群岛、乃至全世界的直播画面前,看见这一幕的人们,则是纷纷面露骇然。

    “喂,开玩笑的吧?”

    “不是说白胡子早就老了么,怎么还能……”

    “太夸张了……这些旧时代的老家伙们……”

    不少人下意识咽了口唾沫,望着屏幕中所向披靡霸气十足的白胡子,额头冷汗涔涔。

    之前轻易击溃七武海鹰眼也就罢了,毕竟二十来岁的鹰眼,在世界范围内的名头,还没那么响亮。

    可现在。

    海军本部的精英中将,还是整整三位,联手合击,居然一样被白胡子以碾压之势,轻而易举,一刀击退!

    以一己之力,硬生生逆转战局!

    这极具视觉冲击力的一幕,使得无数人头皮发麻的同时,心中不由生出一个念头。

    面对实力尚且处于巅峰期内的白胡子,海军,真的还能赢得下来么?

    轰!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声声爆鸣,转播镜头之中,一斩击退三名中将的白胡子,已然杀开一个巨大的缺口,距离广场大后方的处刑台愈逼愈近。

    而他的身后,尽皆是狂热怒吼着,紧紧跟随冲杀上来的海贼,密密麻麻犹若蚁潮!

    “老爹……”

    高高的处刑台上,跪倒在地的萨奇,紧紧咬着唇,看着浴血奋战的白胡子,看着那一张张熟悉的伙伴面庞,浑身剧烈颤抖着,豆大的泪滴不断淌落。

    “老爹!大家!”

    与此同时,仿佛心有所感一般。

    已然杀到广场正中央的白胡子,一刀轻易震退前来阻截的鬼蜘蛛,抬头眯眼看向处刑台,嘴角咧了咧:

    “古拉啦啦啦……”

    “又在瞎哭什么呢,笨蛋儿子,开始不是说过了吗,只需要再等我一会儿就行了啊……”

    “萨奇!!!”

    最后两个字音调陡然拔高数倍,旋即就见白胡子猛然舒展猿臂,大??刀震开周围所有海军,跃上半空,直朝高高耸立的处刑台斩去!

    一人一刀,所过之处,周围的虚空都在剧烈震颤,无数密密麻麻的裂缝向着四周疯狂蔓延扩散而开!

    “不好!”

    “该死,没办法……根本无法阻拦!”

    “防线完全被撕裂了!”

    焦急而无力的怒吼纷杂一片。

    时间,在这一刹仿佛凝固。

    无论是本部的海军校尉,还是火烧山鼯鼠一干精英中将,连靠近都无法做到。

    只能眼睁睁看着白胡子杀向处刑台,距离刽子手刀下的萨奇越来越近。

    薄雾散开,炽烈的阳光透过云层游弋下来,白胡子的背影大氅飘扬,猎猎作响在无数抬头望向那背影的目光中,犹若天神,压迫力十足。

    直到

    轰隆隆!!!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大爆鸣声,陡然响彻整个处刑台,穿云裂帛,几乎要撕裂天穹!

    与此同时。

    苍蓝色的恐怖雷光猛然迸发而出,那刺眼的璀璨光芒,所有人双眼都是一阵刺痛,下意识地抬起手掌遮住半边。

    咻

    模糊的视线中,刚才还犹若天神下凡一般不可侵犯的那道高大身影,已然从半空中跌落尘埃,重重摔入处刑台前的广场。

    咚!

    地面震颤,尘埃砖石飞扬,广场中央,瞬间被砸出一个足有十多米径宽的巨大深坑。

    死寂。

    一片如水般的死寂。

    几乎所有海贼,这一刻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呆呆地看着那庞大不见其底的深坑,满脸难以置信之色。

    而与此同时。

    平静淡漠的声音,在这一刻,从高高在上的处刑台上传来:

    “只需要再等一会儿就行了?”

    “自说自话之前,问过我了吗,白胡子?”

    雷光渐渐散去,那道正从三大座椅上缓缓起身的颀伟身影,映入在场所有人的眼眸,使得所有海贼瞳孔一阵剧烈收缩。

    “是,是……”

    一名披头散发的光头彪悍壮汉,惊恐地望着看着那漠然矗立的身影,仿佛是被勾起了灵魂深处最恐怖的回忆,几乎是浑身颤抖着嘶喊道:

    “是那个男人!出手了啊!”

    “海军本部大将,白龙!!!”

    白龙!

    这两个字仿佛有着某种魔力一般,将在场的所有人惊醒回神,刚才还雅雀无声的偌大广场,瞬间仿佛巨石投入湖面,一片嘈乱哗然!

    “喂!开什么玩笑!居然一击就把老爹给……”

    谷顱/span>  “怎么会……该死!”

    “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已经强大到这种地步了吗!”

    恐慌与难以置信的情绪在海贼阵营中四处蔓延,而与之敌对的海军一方,以及正在前锋作战的王下七武海,则是露出了截然相反的神色。

    “一拳就击飞了白胡子?那个白胡子?”

    黄猿刚一脚踢出,将马尔科砸的胸口凹陷,口喷鲜血坠地而去,闻声扭头看了眼处刑台方向,不由撇撇嘴,啧啧了一声:

    “喂喂喂,不是吧……明明已经尽量高估……没想到还是保守了吗,这家伙,真是已经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怪物呢……”

    “呀!!!!”

    明明正忙着和两名白胡子番队长苦战的汉库克,还是忍不住泛起了花痴,捧着泛红的桃花脸,尖叫出声:

    “不愧是白龙大人!!!”

    笑靥如花,整的对面两名番队长,明明上一秒还在担心老爹情况,此刻却都傻傻呆在了原地,露出一副猪哥脸。

    不远处。

    “……白龙……”

    克洛克达尔盯着处刑台方向喃喃出声,眯着的双眼眼角微微抖了抖。

    旋即像是掩饰什么,咳嗽一声,掐灭了手中的烟蒂,一边看向深坑,一边又从怀中取出了一枚雪茄点上。

    “刚才明明还威风凛凛的呢,一下子变成了这种狼狈的模样么,死老头……”

    冷笑中毫不掩饰自己的讥嘲,和一丝快意。

    ………

    同一时刻。

    马林梵多后方的居住区,正围聚在大屏幕前的众多海军家属们,则是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

    从观看这场旷世大战开始,这里几乎所有人都处于精神紧绷的状态,尤其当白胡子冲下莫比迪克号,展现出的恐怖压迫力,更是让人倍感窒息。

    而现在。

    诺夏终于出手,展现出的强悍实力,终于让他们原本高悬的心落了下来。

    “干的漂亮!”

    “太帅气了,诺夏大叔!!!!”

    艾斯和路飞也忍不住激动地用力挥拳欢呼,屁股底下的小板凳摇的前后嘎吱作响。

    两个小不点认识的时间不长,反应却出奇的默契一致。

    “……应该说,果然还是这小子的一贯风格吗?”

    二人的身后,泽法一直盯着屏幕中还在冒着烟尘的深坑,抱臂啧啧感慨,“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得折腾出点不得了的动静……”

    “这家伙嘛,正常,海军历史最强大将,可不是乱传的称号。”

    卡普依旧在专心致志的抠鼻屎,仿佛对这一幕早有预料,理所当然地哈哈笑道,“我们这些老家伙的时代,终究是过去咯,就算是那个白胡子,也不能例外。”

    泽法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丝毫没注意到卡普趁着他不注意,把食指偷偷往他大氅上蹭了蹭,擦了个干净。

    “所以说,爷爷,这一战,是我们海军赢定了对吧?”

    卡普正心满意足地拍拍手,底下突然传来路飞的声音。

    老头低下头,就看到太阳神尼卡冕下骑着板凳摇呀摇的,一个调头就摇进了自己的怀里,笑嘻嘻地仰头道:

    “什么世界最强男人,跟诺夏大叔比起来,根本什么都不是嘛!现在连那老头都被击败了,剩下的那些海贼,压根支撑不住,估计一会儿就要开始大溃逃了吧?”

    “击败?”

    卡普和泽法微微一怔,彼此对视一眼,都忍不住摇头笑了起来。

    怎么了?

    小太阳神被整迷糊了,茫然看着两个老头。

    艾斯也纳闷地扭过头:“路飞说的有哪里不对吗?”

    “当然不对了。”

    泽法笑了笑没说话,而卡普则是用力揉了揉两个孙子的脑袋,大笑起来,“喂喂喂,说什么傻话呢,这种等级的男人之间,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结束掉战斗啊……”

    “听好了,两个臭小子。”

    卡普抬起头,目光转向屏幕,咧了咧嘴,眼神却变得低沉而深邃,“虽说现在这个时代,已经是属于诺夏那小子的了,但可也别太小看,站在旧时代巅峰的王者啊……”

    轰!

    仿佛是响应卡普的这番话,上方的屏幕之中,陡然传来一声巨大的爆鸣。

    艾斯和路飞一惊,急忙齐齐抬头望去,就见画面正中央,那深坑周围的砖石被冲击地一阵崩裂迸散。

    烟尘之中,身披白色大氅、手握大??刀的身影,重新站起,几乎就是一瞬间,苍老而健硕的身躯,便变得笔挺伟岸如初。

    “老爹!”

    “白胡子当家的!!”

    广场周围,响起海贼們又惊又喜的声音。

    “你没事吧,老爹!”九番队队长布伦海姆恰好就在旁边,急忙冲着烟雾当中大声大喊道。

    “当然没事了,傻儿子们……”

    烟尘终于彻底散去,身形变得清晰,白胡子正在擦去嘴角溢出的血迹,而在他的胸口上,有着一个深深凹陷下去的拳印,里面的肌肉血管不断蠕动生长,显然不消片刻,便能修复如初。

    “古拉啦啦,真是很痛的一拳啊……”

    白胡子若无其事地抬起头,望着挡在处刑台前的那道颀长身影,砸了咂嘴,“速度也快的不可思议呢,居然有点没反应过来,真是出了个大丑啊……”

    高台之上。

    诺夏没有接话,只是微微眯着双眼,平静地与底下的白胡子对视着,身后的白色正義大氅,在大风中猎猎作响。

    “不过嘛……”

    白胡子盯着诺夏,重新攥紧了大??刀,咧了咧嘴道,“要老夫说,刚才你的那些话,还是收回去比较好……”

    轰!

    眼中寒意闪过,大??刀陡然横向挥动,恐怖的震动之力,陡然在这一刻,向着天空迅猛蔓延席卷开来!

    白胡子放声大笑,声音也在这一刹,陡然拔高了数个音调,狂傲不羁,犹若洪钟雷鸣,响彻广场!

    “老子要救人,什么时候还得经过你这种乳臭未干的小鬼同意了?!”

    轰隆隆!!!

    几乎就是在话音落下的同时,整个马林梵多的地面,都是一阵剧烈震颤颠簸。

    而要塞两侧,那被青雉冻结的冰川峭壁,蓦然间随着喀嚓喀嚓的声音,瞬间出现成千上万道粗大裂痕。

    并在下一刹,自上而下,如同摧枯拉朽般崩灭垮塌,裹挟着数之不尽的巨大碎冰,从千米高空,犹若山崩地裂一般,向着马林梵多要塞中心覆埋而下!

    密密麻麻,毁天灭地!

    偌大的广场,以及港湾之中,正在鏖战的双方十余万人,都忍不住抬头,瞪大双眼,露出惊骇之色。

    就连一些实力强大的本部中将,都纷纷为之色变!

    “不好!”

    “该死……青雉大将的手段就这样被轻易破解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