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爆炸小拿铁

第二百五十五章:应劫。(第一更!求订阅!)

    “五瘟”祖师单掌托钟,手中掐诀,古朴厚重的钟声,倏忽回荡在整个这方天地。

    冬……冬……冬……

    钟声每一次响起,皆有一圈无数魂体扭曲拼凑般的灰色幕布,在“五瘟”祖师周身凭空生成,尔后一层又一层的将他笼罩,抵御着所有的外来攻击。

    只不过,天威荡荡,一往无前。

    层层叠加的幕布,怪诞狰狞的魂体,都在刹那间,便被磅礴劫雷直接轰碎!

    不等劫雷继续下落至自己身上,“五瘟”祖师眸中泛起浓郁的灰色,掌中铜钟,亦亮起密密麻麻的血色符文,钟声勐地加快,急促如密集的鼓点,冬冬冬冬冬……

    骤雨般的声响里,幕布瞬间增多,层层叠叠,转眼将乾坤映照作粘稠的灰海。

    轰隆隆!!

    又一声霹雳炸响苍穹,劫雷源源不断,似是无穷无尽,一轮强过一轮,恐怖绝伦的毁灭气息,充斥整个天地。

    威严浩大,如同崇高的意志,降下灭绝的旨意。

    一时间,整个拒霜城遗址,肃杀森冷,宛如末世之临。

    “五瘟”祖师面色惨白,拼尽全力催动铜钟,其七窍之中,渐渐流淌下紫黑色的血渍。

    这是法力催动至极限,导致旧伤开始复发!

    但眼下这情况,莫说只是旧伤发作,便是根基折损、道途断绝,他也丝毫不敢停下!

    此番道劫若是渡不过去,他必定身死道消!

    数千年苦修、漫长光阴里积攒的道行,都将付之东流。

    无数雄心壮志,无数匡扶天地大义的想法,多少次渡劫的殚精竭虑……全部都将化作乌有!

    饶是“五瘟”道心如铁,此刻眼中也不禁流露出分明的不甘。

    每一位合道,都是从惊才绝艳里走来的佼佼者,而渡劫,更是多少合道梦寐以求、辗转反侧的境界。

    修士多如瀚海之沙,祖师级的存在,无一不是凤毛麟角。

    纵然底蕴深厚如九大宗门,增加一位祖师,亦是轰动上下的大事。

    但渡劫到大乘,更是九死一生、寥寥无几!

    “五瘟”是九大宗门目前最为年轻的祖师,他曾力挫群雄,曾以下克上,曾挥斥方遒,曾独自救世,曾进境迅勐,曾站在多少天骄终身无望的高处,俯瞰众生……而此刻道劫恢弘磅礴,天地广大,强如渡劫,在这冥冥之中的天道面前,亦如蝼蚁!

    这便是修真!

    这便是长生之路!

    ※※※

    就在“五瘟”祖师用尽手段苦苦支撑的时候,道劫中心不远处的位置,裴凌悬浮半空,玄衫为罡风撕扯,疯狂摇曳。

    其周身上下,伤痕累累,血流如注,整个躯壳仍旧覆盖着密密麻麻的血色长毛。

    不知多少祖剑的复刻体贯穿着他的肉身,鲜血彷佛溪流般纵横交错,潺湲全身。

    重伤濒死,裴凌气息却无比强盛,他举起血渍斑斑的手臂,奋力挥舞九魄刀,嗡嗡嗡……

    利刃破空间,无数凝练如一线的血色刀气逆流而上。

    雷音滚滚,如潮水涤荡四方。

    刀气奔涌之际,与其一触便灭,裴凌连忙斩出更多的凌厉刀气。

    与此同时,他心念一动,无数祖剑的复刻体、【斩邪斧】的复刻体、【本始积炁鼎】的复刻体纷纷浮现虚空,挡在了他的身前。

    剑刃滚滚,彷若大雪纷坠,挟恐怖剑意,迎向劫雷。

    【斩邪斧】朴实无华,斧刃如霜,以摧矜折锐之势,撕裂虚空,似要截断这场雷霆怒流;

    【本始积炁鼎】上的人影,纷纷化作柔媚艳丽的女子……

    轰轰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浩大巨响中,血色刀气迅速破碎,祖剑复刻体如泡沫般湮灭,【斩邪斧】复刻体分崩离析;【本始积炁鼎】片片皲裂消亡……

    紫电照空,劫雷只是微微停顿,旋即便如滔滔瀑布般,继续落下。

    眼见如此,裴凌面色一变,心中暗自焦急,这已经是他现在最强的状态!

    【末道倾仙】如今的威能,已经比肩真正的仙术!

    但此刻这情况,他连外围的劫雷都难以抵挡,根本不可能伤到道劫最中心的“五瘟”祖师!

    最重要的是,现在这样的状态,他只能勉强维持短短几息的时间,但劫雷却源源不断,在“五瘟”祖师渡过这场道劫之前,他完全没有任何机会!

    心念电转之际,裴凌周身死气翻腾,恍若灰烟弥散,恐怖无比的劫雷,也同时落至他的身前。

    裴凌不敢迟疑,立时打出一个古朴法诀,语声恢弘道:“万丈红尘,畏我如天!”

    话音落下的刹那,无数劫雷如同愤怒的大川,訇然而落,全部噼中了裴凌的躯壳。

    紫青电光明亮如大日,化作盈千累万雷蛇,于肉身内外飞速游走,尽数为其吸收,没有对他造成丝毫伤害。

    缕缕血色长毛飘落长空,转瞬被劫雷湮灭成灰尽。

    裴凌身上的原本布满的血色长毛迅速被劫雷洗去,还插在伤口里的祖剑复刻体,也被劫雷击碎,颤抖着消失,刚才惨重无比的重伤,开始迅速恢复。

    如灰烟的厚重死气在刚勐至极的雷霆面前迅速消散,浓郁的生机自焦味中滋生。

    只不过,刚刚脱离濒死的状态,裴凌的气息便迅速下降,转眼之际,已然回落到了合道后期巅峰。

    裴凌维持着【万丈红尘,畏我如天】这门仙术,立时抬头望向劫雷最中心的位置,他眸中幽光闪烁,目光透过重重雷霆,瞬间锁定“五瘟”祖师的身影,尔后语声缥缈道:“忘!”

    话音落下,天地法则立时应声而变。

    只不过,这种改变刚刚开始,转瞬之际,所有秩序,皆在天劫之下,固守此方天地原本的法则,不受任何外力驱策。

    眼见法则无用,裴凌眉头一皱,却并没有感到太多意外。

    “五瘟”祖师这场道劫的劫云,确实是他召来的。

    但在刚才,对方便已打断过他的仙术,现在这场道劫,已是真正天道的衍化!

    【万丈红尘,畏我如天】,能够伪装天道,但不能控制天道!

    因此,他现在再次施展这门仙术,便只能吸收道劫的劫力,却掌控不了已经降临的道劫……

    ------题外话------

    第二更写完了,在检查修改,稍等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