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别让玉鼎再收徒了 菠罗小吹雪

第201章 捕“蚊”行动

    只见来人白发白须,鹤发童颜,面带微笑,一身白色仙袍,手中拿着一根仙杖,浑身缭绕着淡淡的仙光。

    而他身上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其脑门上的一个凸起……大包?

    还挺锃光瓦亮的……玉鼎笑着一礼:“见过南极师兄!”

    有那么一个标志性的脑门,来人不用多说,正是南极仙翁。

    “见过师兄!”

    看到南极仙翁到来以后,太乙、云中子、黄龙三人也不敢怠慢,迅速上前拂尘一扫,打了一个稽首。

    南极仙翁虽然不属于十二金仙之列,但却是入门且拜师元始天尊最早的一个。

    整个玉虚宫,南极仙翁也是除却掌教和副掌教燃灯道人外的三号人物,两人也可以看做元始天尊的左膀右臂。

    当然了,外人不知道的是燃灯名为阐教的副掌教,可实际上也只是挂着这个名头,有名无实而已。

    而南极仙翁名为三号人物,可实际上却是管理着玉虚宫大小一切事物的玉虚宫大总管。

    这些事儿阐教的门人基本上都清楚,只是这些就不足为外人道也了。

    “诸位师弟免礼!”

    南极仙翁抬手一拂,似笑非笑的看向玉鼎。

    玉鼎抬头,迎上了一双深邃睿智的眼神,心中一凛,对这位玉虚宫三号人物的修为有了一个更准确的认知。

    别看这位师兄和蔼可亲,笑呵呵的,也是传说中的福禄寿三星中的寿星老人,

    但玉鼎更清楚这个师兄是现如今玉虚二代弟子唯一一个踏入大罗领域中的存在。

    他的师尊跟师叔因为教化众生的教义不同,不合已久,偏偏碧游门下多宝、金灵、赵公明等三人相继证道大罗,而这边他们十二金仙没有任何反应。

    如果没有这位师兄的话,那不仅阐教的人在截教跟前抬不起头,那跟着他们师尊元始也将脸上无光。

    “师弟还没说,这次是为谁准备了惊喜呢?”南极仙翁笑道。

    黄龙一听点头道:“对啊,玉鼎,你到底叫我们过来有啥事啊?什么大活儿啊?”

    云中子、太乙闻言也将目光投向了玉鼎。

    “不瞒几位师兄弟,这几日,我发现了一个……”玉鼎说着,目光也从几人的脸上一一掠过。

    黄龙、太乙不用说是十二金仙中与他关系最好的铁哥们。

    云中子,阐教的福德金仙,运气好到每次出门就捡宝的存在,令人羡慕嫉妒恨。

    这几个人也是他拉来组建出的玉虚新F4成员。

    封神大劫在即,今后他们一起行动,沾沾云中子的好运气,这样成功渡劫的机会也大一些。

    至于南极仙翁……

    说实话,玉鼎与这位师兄打交道的次数并不是不多,但那只蚊子不太好抓,为了以防万一必须得请一个强力高手、

    几人一听对视一眼露出诧异之色。

    黄龙跟云中子有些诧异,玉鼎可是名扬洪荒的大剑仙,大能级的存在。

    剑仙攻伐无双,以他们对这位师兄弟的了解,理该遇神杀神遇仙斩仙,大罗之下基本没有敌手。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对手……居然值得这家伙如此谨慎叫来他们?

    大罗领域?

    对对对,如果是大罗领域的话,那找南极师兄来好像就不奇怪了。

    云中子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黄龙没好气道:“你到底发现了什么,能不能说了,神神秘秘的?”

    太乙也神情古怪的望着玉鼎。

    “咳咳,不瞒诸位师兄,此番我遇到了一个远古大凶,竟然敢对我玉虚门人下杀手。”

    玉鼎说着看了眼几人:“所以,特意有劳你们过来帮我……抓这家伙一抓。”

    “远古大凶?”

    众人诧异:“什么大凶?”

    玉鼎意味深长道:“一只……蚊子!”

    “蚊子?”

    黄龙一愣无语道:“不是,一只蚊子也值得叫我们过来,你是不是在消遣我?”

    太乙和云中子也不禁怔了怔。

    南极仙翁若有所思道:“我听说远古有只凶蚊……”

    玉鼎点了点头,请人家来帮忙,这种事儿自然不能隐瞒。

    其实在让云中子他们叫南极仙翁来的时候,玉鼎心里也没什么底,不知道这位师兄到底会不会来。

    毕竟他还没怎么跟其打过交道,所以只要南极仙翁不在,他没有一击必中的把握,那他可能不会贸然出手打草惊蛇。

    “真是此凶啊……”

    南极有些恍然,低声沉吟起来。

    “此番就有劳南极师兄了。”玉鼎诚挚一礼。

    说实话,南极仙翁的到来是让他有些喜出望外的。

    南极仙翁摇摇头,意味深长的微笑道:“无妨,区区小事尔,师弟不必多礼。”

    如果不是玉鼎被打发代替他入了天庭的话,只怕现在的还待在天庭里,可不会像现在这样的自由。

    “来,几位师兄,这次我简单做了一个捕“蚊”计划。”

    玉鼎看着几人低声道:“南极师兄,可否将那片天地在不惊动那只蚊子的情况下,从大天地中剥离?”

    南极仙翁沉吟道:“那只孽障这些年在洪荒横行霸道,道行究竟到了什么程度,吾也不知,将那个地方从大天地中剥离可以……但是不惊动他,我也没有什么把握。”

    玉鼎点点头,思索片刻沉吟道:“那咱们就按中以这山河世界吞没那方空间,来个关门捕蚊……”

    此刻,山谷秘境内,盘坐在洞府中打坐的身影猛地睁开了眸子,有些惊疑不定。

    “怎么回事?”

    道人自语:“平白无故,为何突然心中有些不安?”

    他仔细沉吟起来。

    这些年他在洪荒行事无所忌惮,得罪了不少人。

    不过一般小的打不过他,老的呢就躲,后来更是以分身在外行走,本尊闭关修行,所以一直安然存活到了今日。

    “是我多疑了,还是……不对!”

    道人自语着忽然抬头惊呼一声,这但凡道行高深,心血来潮便是己身对于天机冥冥中的感应,必然是自己或身边有事要发生。

    以他的道行,心神不宁必然有事要发生。

    “可到底是什么事?”

    道人惊疑不定的看着四周的洞府。

    是他的这处藏身之处被发现了?

    可是不应该啊,他在这处山谷秘境栖身上万年了,什么都没有发生,平时他进进出出也特别的小心。

    左思右想都没有什么答案后,道人忽然一咬牙收拾了洞府家当,身形从洞府中飘然而出。

    不管怎么样,心神不宁,都预示着他不能再从这里待下去了。

    只是当他一踏出洞府顿时神情大变:“啊这……”

    山谷还是那个山谷,有神秘的灰色雾气弥漫,但在山谷和雾气之外山清水秀,绿草如茵,蓝天如盖。

    恍若两个世界……

    而在灰雾中,前后左右各有一道身影缓缓走出,露出四道身影,脸上全都带着笑容。

    只见一个道人笑眯眯的打个稽首:“见过道友,贫道……有礼了。”

    众人也在打量着这传说中的远古大凶。

    这一只蚊子称作洪荒第一只蚊子也不为过。

    众所周知,这但凡天地间诞生出来的第一只新物种,总是得天独厚,有着超过其他本族的能力。

    “几位道友……是谁?”

    蚊道人看到几个道人神情一沉,目光阴冷的从几人身上扫过:“擅闯贫道道场,有何贵干?”

    “噗嗤!”

    这时东边那个温润如玉,笑的最和善的道人嗤笑一声,笑容骤然转冷:“蚊道人,别装了,你事儿发了知道么?”

    说着,四个道人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为首那个道人冷笑道:“你这家伙这些年为祸洪荒,恶贯满盈,害死了不知多少贫道门下,说,今日想活还是想死?”

    “死?就凭你们四个?”

    蚊道人听到这话,反而淡定了,带着血线的眼中露出凶色。

    他这些的仇家太多但是找上门来的长辈……撑死也就一个金仙了。

    区区金仙他还不放在眼里。

    “两位师兄,云中师弟。”

    玉鼎看向旁边三人微微一笑:“这位道友好狂啊……好像没有把我们玉虚宫放在眼里?”

    “玉虚宫?”

    听到这三个字蚊道人吃了一惊。

    这几个道人身上气息不强,他方才也并没有太过在意,以为是道行低微而已。

    可是玉虚宫三个字一出……这不得不让他仔细感应了一下三人身上的气息。

    这不感知不要紧,一感知顿时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全是不弱于他的大能级存在。

    “你……你们是……”蚊道人看着四个道人,开始有些不淡定了起来。

    “贫道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是也!”

    太乙轻笑道,一双眸子却紧紧的盯在蚊道人的身上。

    黄龙负手而立高冷道:“二仙山麻姑洞,黄龙!”

    云中子客气道:“在下终南山炼气士云中子见过道友。”

    “太乙,黄龙,云中子……”

    这名头每蹦出一个蚊道人的脸色就难看一分,最后他看向玉鼎:“你又是谁?”

    “在下昆仑山炼气士玉鼎是也!”

    玉鼎目光一闪笑道:“家师元始天尊……”

    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嘛……蚊道人望着玉鼎一时间有些无言以对,真不知道说什么了。

    身上的那股战意也消散不见。

    元始座下的十二真传弟子来了三个,每一个全都是不弱于他的存在……这还怎么打?

    他要是打了这几个家伙估计能把昆仑山上的老家伙惹出来。

    如果之前他还有战意的话,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

    惹不起,他文某人还躲不起么?

    “几位道友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蚊道人蹙眉道:“毕竟这些年贫道在此修身养性,已经很多年闭门不出了,是不是被人……陷害了?”

    “那要不……道友配合我们调查一下?”

    玉鼎挑眉道:“正好也还道友一个清白。”

    “既然玉鼎道友这样说了……”

    蚊道人扫了眼几人,忽然纵身如火箭般冲天而起:“那贫道就不奉陪……”

    话音未落,忽然天上浮现一只大手,遮天蔽日,轰然拍下落在了蚊道人身上,将之打成了一道黑线落在了一座山上。

    轰隆……

    大山崩碎,蚊道人口中咳血,震惊的望着上方。

    只是南极仙翁驾云飘落,扫了他一眼,语气有些莫名道:“原来还未证道大罗!”

    噗……躺在碎石中的蚊道人气的又咳出了一口血来。

    这话真的伤害性不高,侮辱性极强。

    他冷笑道:“如果证道大罗这么简单,那十二金仙怎么没有一个踏入大罗?”

    此话一出,玉鼎还好没什么,但是正在微笑的太乙和黄龙两个人忽然笑不出来了。

    两人低头看向蚊道人。

    这死蚊子,还真会吸引火力啊……玉鼎有些无语,这话但凡十二金仙听了都听不下去,侮辱性太强了。

    “你们……想干什么?”蚊道人紧张道。

    可是此刻他身上直接被南极仙翁的那一巴掌打入了禁制,封印了法力,动弹不得。

    “这家伙……是不是长得有点丑?”黄龙低语。

    太乙沉吟道:“我觉得也有点儿……”

    两人对视了一眼。

    许久后,山河图世界外。

    “此番多谢南极师兄了。”玉鼎笑道。

    这次逮捕蚊子的计划在他的指挥下,那是相当的顺利……甚至可以说过于简单了。

    都没有什么波澜……

    “小事耳,无妨!”

    南极仙翁微笑道:“师弟打算怎么处置此害?”

    “先留着调教一下,说不定……将来有用!”玉鼎微笑道。

    不过必须要有手段控制,否则的话就跟西方教一样,留在身边也是一个定时炸弹。

    ……

    梅山。

    此刻漫山遍野都是小妖怪,还有几艘悬浮空中的战船。

    袁洪化作人猿之身,披甲站在前方,下面是梅山六怪。

    “大哥,我们真的要打天庭了吗?”

    六怪的脸上没有恐惧,反而带着一丝丝兴奋。

    没办法,妖族恶劣的生存环境决定了,他们的认知中就是强者为尊,只要比他们厉害,他们就服。

    天帝要是能守住帝位,那就继续做,守不住了,就换人。

    袁洪望着天空道:“在我号令到之前……决不许轻举妄动。”

    说罢纵身化作一只鹏鸟扶摇直上天际。

    灌江口,真君庙。

    杨戬站在水塘边,望着天空,右手攥紧了又放开,似乎在抉择什么。

    最后,杨戬眼中猛地闪过了一丝决断,

    可正当他要动身时,突然,一道碧光没入了府内,落地化作一个清秀的公子哥儿,喊着杨戬就轻车熟路的进来了。

    “碧霄师叔?!”

    看到来人,杨戬有些惊异和无奈。

    “哎呀,小杨戬,几天不见又长俊了呀。”

    碧霄笑着伸出手往杨戬胸口袭去:“来,让师叔检查一下,胸肌长大了没有?”

    “师叔……请自重!”

    杨戬身形不着痕迹的一躲,脸色有些发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