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别让玉鼎再收徒了 菠罗小吹雪

第255章 这就兄啊弟的叫上了?

    不过……

    感受这铺天盖地的阴煞之力……玉鼎心中还是微微有些吃惊。

    这大势至道行绝对不弱,怎么也是大能级别,毕竟怎么说也是圣人门下。

    这大势至在西方教中的地位大概也就是他在阐教中的地位一般,道行太差也说不过去。

    尤其此刻,在那周身炽盛的金光在,他体表肌肤流转金光,宛如纯金铸成一般,足以说明这家伙在西方金身路上的造诣绝对不浅。

    可是这尊鬼王何等何能,以鬼仙之身,竟让大势至都一时拿不下。

    周天之内有五仙,按优劣排序为天神地人鬼,鬼仙为仙道方式的最下乘,基本上难成大道。

    可是此刻,这尊鬼王不仅占山为王,更有与大势至这等西方教年轻一辈高手对抗的实力,的确让人吃惊。

    “上!”

    鬼王盯着盘坐山巅的道人,大笑后脸色难看了起来。

    方才的话,只不过是他壮大自家声势罢了,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清楚,对方既然来了,那今日绝对难以善了了。

    轰!

    漫天鬼兵鬼将宛如浪潮,金戈铁马,铺天盖地,宛如惊涛骇浪朝着大势至发起冲击,瞬间将大势至所在的山头淹没。

    见此一幕,鬼王脸上的神情也未见丝毫放松,他知晓对头的手段绝对不弱。

    果然,下一刻他神情突变,但见伴随淹没大势至的鬼群间有金光溢出,还有阵阵金色的符号飘散,而听到和沾染到金光的那些鬼魂们立即怔住,脸上的凶戾之气被祛除,神情归于平静,手中兵刃掉落也不自知。

    片刻之间,那淹没大势至的浪潮就在金光和真言下,冰消瓦解,身上泛起金光,盘坐在大势至的身后诵起真言来。

    “西方度化法门……”看到这些,远处观战的玉鼎也是神情微凝:“却有独到之处。”

    西方善度化,这点他是早就心里清楚的,只是看起来……

    “好妖道焉敢以妖法迷惑本座部下……”

    鬼王大喝一声:“醒来!”

    声如洪钟,朝着远处扩散而去,但是那些鬼魂却充耳不闻,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大势至睁眼叹息道:“他们脱离苦海获得了平静,不必继续在苦海中沉沦,道友该为他们感到高兴才是,何苦又拉他们再入苦海。”

    “你放屁!”

    鬼王怒骂道,同时向着其它部下发号施令:“退下!”

    一声令下,那无数鬼魂们竟如训练有素的士兵般,有条不紊的撤退了下来。

    这个鬼王有点东西啊……玉鼎眉头一挑,说完又觉得自己好像说了句废话,毕竟能在洪荒活到现在的,谁身上还没有点儿东西呢!

    看到鬼潮退去,大势至却是不慌不忙,右手一翻,掌中现出一个钵盂,盂口中深不见底,被他祭起后,带着金光如一口黑洞般吐纳十方,想要收了这无数鬼潮。

    “放肆!”

    鬼王惊怒,右手中出现了一根古朴的狼牙棒,棒上钉着晶莹的牙齿,不知什么猛兽,一出现就像一头择人而噬的上古凶兽。

    轰隆!

    鬼王挥动狼牙棒,朝着钵盂击出,顿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当”的一声将那钵盂击的翻滚着倒退而去,大势至手中时钵盂已光芒黯淡,出现了几个猛兽啃噬般的痕迹。

    这件兵器……玉鼎越发惊异,此刻他都有些好奇这个鬼王到底是什么身份了。

    “既然你这道人不依不饶,那今日我就与你见个高低……”

    鬼王眼冒火光,这次他是真的烦了,左手虚握,丝丝缕缕的阴煞之力从地面涌出,大手一挥,化作无尽的浪潮铺天盖地,席卷而去。

    “定!”大势至双手合十,金光涌出化作一道光墙拦下了乌黑的浪潮,但是下一刻一根狼牙棒从浪潮中涌出,随着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狠狠的打在了光墙之上。

    喀嚓……

    大势至身形一晃,却见眼前光墙之上出现了一道细密的裂缝,并在快速蔓延,很快宛如蛛网一般崩碎,狼牙棒再挥来。

    直到此刻,大势至依旧面不改色,宛如纯金铸成的金手迎上了狼牙棒,二者轰然相撞,对抗间释放出的狂暴力量如海啸般朝四周扩散。

    如此近身之后,二者开始了古老的近身搏杀,滔天的黑气与漫天的金光交织汹涌,将天地几乎化为混沌。

    这样的大山自然惊天动地,二者举手投足间打出的一击就能改变地势……一时间竟然不分胜负。

    “有点出乎意料啊……”玉鼎眺望着这场大战,有些意外。

    那大势至与十二金仙一样,都是金仙境界的极致大能这个段位的高手,只是修炼的神通手段有所不同罢了。

    大能级别,又修成了西方教的祖传金身,加上西方的手段,本来就比较克制阴魂之类,所以在他看来拿下鬼王应该废不了多少功夫,让他有些发愁。

    这样他就没有好的理由出去与其结交,再进行东西方修行文化的友好交流了,甚至他都在想要不要趁着没人绑了这大势至弄一下西方法门……

    哪知道战斗走向有些出乎他预料,这尊鬼王不知什么来历,近身搏杀起来端的是悍勇非常,也不防守,哪怕拼着以伤换伤也要在大势至身上来一棒。

    此外,鬼王举手投足间似乎都与这片天地相合,在其周围无数阴煞之力流淌而来,将他包裹,还有一种晦涩那名的符号飞出笼罩了他的躯体,让他更加强大。

    “难怪他敢放言在此处立于不败之地,原来此地能给他带来巨大的加成,源源不断提供力量……”

    玉鼎看出了端倪,换个地方,这个鬼王固然悍勇,但是在一尊大能跟前还是没有太多还手之力的。

    轰!

    两者又是一次激烈碰撞,接着轰然倒退,隔空对峙。

    只见此刻大势至身上破旧的道袍,此刻也是破破烂烂迎风飘荡,衣袍下的金身也有些破损,多了许多齿痕,脸上也头一次露出愁苦之色。

    鬼王冷笑道:“外来的……你的金身不是不坏么,怎么坏了呢!”

    大势至面容愁苦道:“道友也也好不到哪去吧?”

    只见鬼王狼牙棒上的晶莹牙齿掉落了许多,原本鬼气森森的身上此刻多了许多掌印指印,受创的地方散发金莹莹的光点,忍受着折磨……

    鬼王呵呵冷笑道:“可在这里,本座就立于不败之地,不死不灭,凭你就想拿下本座?早了点!”

    说话间,天地流淌的阴煞之力涌入他的体内,快速修复着他的伤势。

    大势至闻言也是不慌不忙,轻声道:“方才多谢道友替贫道压阵了,此刻便现身一见吧!”

    说罢,朝玉鼎的方向看了过来。

    那鬼王闻言并未太过吃惊,也看向玉鼎的方向。

    实际上刚才两人大战的时候就发现了有人在暗中窥探,对方的手段看起来并不高明,这也导致他们虽然打得激烈但也都留着一手,没敢拼死一搏。

    玉鼎对此,干咳一声,自定自若的现出身来,径直来到二者跟前。

    看到玉鼎的瞬间,大势至暗自松了口气,仅一眼他就可以判断出来人绝非妖邪一伙。

    因为这个道人看起来仙风道骨,气息伟岸光正,纵然不是朋友,也绝不是敌人。

    与他相反的则是鬼王,一看玉鼎模样,顿时心中一沉,看来这个不速之客是敌非友哇……

    “见过两位道友!”

    玉鼎上前,打了个稽首笑道。

    大势至还了一礼笑道:“看道友仙风道骨,必是有德之人,却不知道友道号……”

    “贫道不才,道号玉鼎是也!”

    玉鼎笑着掏出玉片朝大势至递出:“这是贫道的名片……”

    玉鼎……听到这名号大势至与鬼王对视一眼,然后各自思索起来,只觉得这名字很熟。

    突然他们同时想到了什么,眼中不约而同露出惊色:“玉鼎真人?”

    大势至接过玉片看了一眼顿时大喜道:“原来是玉鼎道兄,师弟这厢有礼了。”

    “师弟?”玉鼎脸上故意露出不解之色。

    大势至忙解释道:“师兄有所不知,吾名大势至,来自西方教,我等师长曾有同门之宜哩。”

    “喔,原来贫道与师弟还有这等渊源……”玉鼎一副恍然的样子,打蛇上棍,直接喊起来师弟。

    既然原来西方敢挖走是惧留孙几个,那说明只要有机会,那十二金仙西方也是敢挖滴。

    那么自己将计就计,表现出对西方的兴趣,那么对方是不是也……

    “你们……”看到对面两人三言两语就兄啊弟的叫上了,那尊鬼王顿时有些……傻眼了。

    不是他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太快啊!

    这也行?

    明明你们刚开始都是互相不认识的样子啊,这么快哥啊弟啊的叫上了?

    这样好吗?这样不好!

    他敢跟那个大势至嚣张是因为对方外来的,他不熟,但他身在东方,对玉鼎真人的大名那可是闻名已久啊!

    好吧,退一步讲,他就算不怕这位,但是这位身后还有十一个同级别的师兄弟啊!

    试问整个东方妖魔界有几个能顶住十二尊大能?

    再退几步讲,就算有谁不怕十二上仙,但是也架不住这十二上仙背后还有一尊圣人啊!

    急!

    面对眼下这种局面,他该怎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