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巨星从铁锅炖自己开始 武剑仙

五百一十八 跑跑组团泛滥了?!(求订阅~)

    “你说啥?!”

    起床的李文音手里捏着电话,满脸的懵B。

    呆呆的挂掉电话,李文音满脸都是诡异的神色。

    “怎么啦?”

    背后压上了软绵绵的小熊书包,耳根子一阵发痒。

    “这”

    李文音挠了挠头,有些纠结的打开手机。

    上网搜了搜

    整个人差点傻掉。

    “不是吧阿sir!!”

    李文音嘴角僵硬的抖动了一下。

    “这都可以开团?”

    徐馨蕾看了看手机,似乎有些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康康”

    李文音感觉自己三观受到了冲击。

    自己只不过就是因为观众的激烈反应然后跑掉了而已

    就搞出这么大阵仗?

    火了也就火了,顶多被人当做笑谈。

    结果你敢信?

    甚至带了一波营销热潮,还引得网友们就心理学话题讨论了起来?

    “真可怕!”

    李文音咂了咂嘴。

    “就算来到国外也逃不脱这些鬼东西”

    “这个话题倒是有点出乎意料。”

    徐馨蕾笑了笑。

    “我还以为你和林辰亮电话双簧怼记者能上热搜呢结果现在这方面反而似乎没啥消息啊”

    “有肯定是有的!”

    李文音耸了耸肩。

    “网络上啥没有?各种人形形色色的,都快赶上BT心理学的样本博物馆了!”

    说罢,李文音站起身,收拾东西。

    “走了走了,今晚还有一组正赛,快别晚了!”

    “嗯!”

    两人收拾行囊,再一次来到音乐会会场。

    半决赛!

    四进二!

    分为两组进行比试。

    李文音的对手,好巧不巧的就是安吉公主。

    反观另一组的四个选手看上去就人畜无害了许多。

    阿尔扎克这个小子倒是运气贼棒,在另一组里混的风生水起,完美避开了一切gank

    两人在后台的选手室中休息。

    也刚好可以趁着这个时间,偶尔拉一拉琴来热热手。

    这边看起来风平浪静,但是另一边却吵的异常焦灼

    “不行!你不能退赛!!”

    一名年逾五六十岁的灰发老头不住的咆哮着。

    “你这么退赛了,还不如直接面对他然后输掉!!你要是退赛了,别说你,我们这一次的比赛也得变成丑闻!!”

    老头看着眼前这个倔B靓妹,不由得气急。

    “你这是临阵逃脱!!”

    “老师!我这不是临阵逃脱!”

    安吉公主眉头微皱,但脸上没有一丝慌乱。

    “我能怎么办?我总不能抱希望寄托于他失误吧!实力的差距你或许感觉不到,但我感觉我虽然比以前要强不止一个级别,但与他之间仍然隔着一道天堑!”

    “明知会输的情况下,去比就是做无用功!”

    安吉公主的神色有些复杂。

    “我是可以抱着学习的目的去与他比这一场,但如果我去向他学习的话,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超过他!!”

    这话让安吉公主的老师一阵凝噎。

    安吉公主的实力虽然与李文音依旧有差距,但绝对是距离李文音最近的那个人!

    如果说有谁可以超越李文音,那肯定只有这一人。

    在演奏这一块来说,若是说李文音是道,那么安吉公主就是道之下,却足以触碰到道的圣人!

    可是问题就在这里。

    如果安吉公主像是普通的演奏家那样,明知是输也参赛,为的就是学习对方

    那一辈子都可能无法超越对方了!

    在想象力,创新力不如对方的时候,越是像着对方学习,越是只能走他走过的路,越是追逐,也越只能追逐!

    这一点,安吉公主简直是太有体会了!

    一开始被李文音虐还能解释为对李文音开创的技法并不了解。

    可是,后面不断的追逐,不断的拼命。

    却只能到达李文音“以前”的高度,并不能与“现在”的李文音并驾齐驱,更不用说超越他了!

    安吉的老师一阵沉默。

    他更能明白这种感觉。

    明明自己很强,很有天赋,更是很努力。

    可偏偏就是被前面的一个身影堵死了所有的超车通道!!

    这种看不见希望的感觉确实容易打消人的斗志!

    “我不是逃避!”

    安吉公主直视着自己的老师,气场丝毫不见减弱。

    “我这是战术撤退!”

    “现在我的满脑子都是李文音的技巧,李文音的风格!”

    安吉公主的脸上破天荒的出现了一丝后怕。

    “我甚至无意之中,连我自己的风格都不断的向着李文音靠拢!这样的话,别说超越了!我甚至再无机会与李文音站在同等高度!!”

    安吉公主的老师表情很是低沉。

    自己学生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李文音的个人风格太过强烈,那种渲染力不自觉的让很多小提琴演奏家争相模仿。

    对别人来说或许没什么,但对安吉公主来说,这简直就是断掉了自己未来演奏的路!

    也就是说,继续下去,自己永远只能成为“李文音二号”!

    而不会成为“安吉一号”!

    每一次看李文音拉琴,每一次与李文音交手,安吉公主就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风格似乎正在迅速的被同化!!

    这让安吉公主产生了极强的恐惧感。

    到了安吉公主这个层次,最忌讳的,就是被别的演奏家风格所同化!

    下被上同化是一件荣誉,但安吉公主的内心中,是将自己摆在与李文音同等位置的!

    被同位置的演奏家同化了演奏风格,那无疑对自己是毁灭性的打击。

    不自信,何来超越?!

    安吉公主想要退赛,也正是想要将自己演奏风格中,李文音的影子,彻底祛除,走出自己独有的路!

    就像是西门吹雪与叶孤城。

    天外飞仙固然无懈可击,精妙至极。

    但叶孤城肯定不能放弃自己的剑术,去学天外飞仙。

    这样,就一辈子位居人下,几乎无法超越。

    可是,自己就是在无意间,疯狂的模仿李文音,学习李文音。

    虽然演奏的技术指数级的暴增,但安吉公主回首蓦然发现,自己演奏中,李文音风格的影子变得越来越浓,而以前自己独有的风格却似乎渐渐被同化。

    别说退赛了。

    未来的三五年,安吉公主甚至不想听到李文音的名字,不想听到他拉出的任何音符。

    安吉公主的老师非常的心塞。

    这已经超出了自己所能理解的境界。

    在自己看来,哪怕是能追逐李文音,都已经非常不得了了。

    但安吉公主显然不是。

    如果追逐李文音安吉公主还真就废了。

    “可是你不能这么直接退赛,也就这么一次,输了也不会有什么大事,对你的影响应该也没那么严重!”

    安吉公主的老师还是想劝一劝。

    “毕竟如果你直接退赛的话,无论是舆论还是影响都会很差。”

    “呵!舆论会影响我练琴吗?”

    安吉公主嗤笑一声。

    “只有他李文音能影响我练琴!”

    当安吉公主被李文音再一次重拳出击,回过神后,安吉公主便悟了。

    随之而来的迫切感暴增,简直一天,一场,一次,都无法忍受!

    越观摩李文音的演奏,自己脑海中的李文音风格的形象就会越来越清晰。

    事后自己练琴,要么会不自觉的向李文音靠拢,要么刻意的与李文音的风格相反。

    无论是何种,对安吉公主来说,都是不能承受的打击。

    学音乐,任何后人都是会被前人影响的。

    任何弱者也都是会被强者影响的!

    但同为强者的安吉公主,无法忍受被同辈的李文音所影响,更无法接受自己愈发成为“李文音二号”的事实。

    “他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

    安吉公主倔到认死理。

    老天爷是公平的。

    就好像给了李文音超凡的音乐天赋,也给了李文音尴尬到爆炸的演技。

    音乐有多强,演技有多尴尬。

    而老天爷给了安吉公主无敌的学习能力,也关上了她想象力与创造力的大门!

    下意识的超强学习能力,也让安吉公主更容易被李文音这独树一帜的风格所影响!

    要么完全向李文音的演奏风格靠拢,最后变成“李文音二号”,彻底失去超越李文音的机会!

    要么,就彻底断掉李文音对自己的任何影响!

    虽然创新能力并不强,但至少还有那么一线生机!

    “就算真的无法超越李文音也无所谓,至少得去试试!”

    “和一个同辈人,一起向着高峰攀爬,我可以顺着他开辟的道路向前走,因为那些技巧,不学是傻子,但不能抓着他的裤腿向上爬!他的技巧已经渗入到了他的风格中,甚至可以说,他的技巧就是基于他那风格而来的!我不能完全去模仿他的风格!”

    安吉公主很平静的说道。

    “至少接下来的路,我会靠我自己来开辟!”

    “这一次的比赛已经变的没有意义了,而如果我参加,反而会对我有不好的影响”

    “至于你说的那些考虑”

    抬起头,老头赫然发现,安吉公主似乎笑了一下。

    “重要么?”

    老头愣了愣。

    突然之间,发现自己与安吉公主,是两个世界的人。

    或许,在自己看来很重要的人情世故,舆论评价等等,在安吉公主看来,还没自己擦弓子的松香重要。

    “你真的要退赛?”

    “嗯!”

    安吉公主淡然的点了点头。

    “如果不退赛,不仅会打击我的自信,更是会让我忍不住更一步的去模仿他那种充满魔力的演奏!”

    “所以不用劝我了,后续的什么影响,什么闲言碎语,跟我没关系。”

    安吉公主非常淡定的收拾着自己的行囊。

    “我会用我自己的风格战胜他的,三年不行就五年,五年不行就八年。”

    说罢,转身离去,步履轻盈,似乎像是被打击太久后终于清醒了一般轻松自在

    “你说啥?!”

    李文音满脸黑线。

    对面站着一个干笑的老头,老头身后有几个工作人员跟着。

    “我这也是刚知道的,怎么劝也没用,安吉公主的意思和你比赛没必要了,她原话说她不想被你的风格影响,说如果是你的话,能理解她的想法。”

    “”

    李文音一脸黑线。

    徐馨蕾有些偷笑的看向李文音。

    “这那接下来的比赛怎么办,不就被打乱了吗?”

    “这个倒是不需要担心!”

    组委会的老头笑了笑。

    “影响确实很大,但是不至于无法进行比赛!”

    “那行吧!”

    李文音撇了撇嘴,突然感觉有些无聊。

    最能打的对手跑路了,这还比个P啊!

    拿了奖就走人算了!

    “不过,我还是希望请求李文音先生请不要在媒体对安吉公主退赛的事情进行评论。”

    老头讪笑一声,搓了搓手,对李文音请求道。

    “或者说至少不要评论些过于负面的言论。”

    “嗯!放心!我懂的!”

    李文音点了点头。

    虽然安吉公主退赛让李文音感觉有些不快但绝对不至于落井下石的去攻击。

    这种不快倒不是觉得被人侮辱了。

    顶多就是有种一拳打在了空气上一般。

    老者放心的走出门。

    李文音挠了挠头,感觉有些玄幻。

    刚做好完全的准备,准备用全力击败对手。

    结果蓄势待发的时候,告诉自己对手跑了?

    “哈哈哈!李跑跑的跑跑技能会传染了?”

    徐馨蕾哈哈笑了出来,挤眉弄眼的看着满脸黑线的李文音。

    “真不愧是带师,引领全球跑跑技能?”

    “”

    李文音耸了耸肩。

    “反正是刷奖的,对手是谁无所谓,既然安吉公主无了那我准备这么长时间的这一拳,还是得打在阿尔扎克的身上了。”

    “嘶!李文音!你做个人吧!”

    傍晚,比赛即将开始。

    反正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运作的,安吉公主退赛的事情没有引起任何的波澜,甚至连看了今晚参赛选手名单与节目顺序的观众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走到候场区,看到了评委组正凑在一起,似乎是在商量着什么。

    李文音笑了笑,走上前去,寻思跟评委们问个好。

    “布拉德先生。”

    走上前去,问候一声,刚刚准备笑眯眯的点个头,却不料几名评委抬起头,看到李文音后,一个个全都慌张的站了起来。

    “李先生您好!李先生您好!!”

    布拉德先生洋溢着热情的笑容,看上去居然

    像是正在欢迎上级视察的地方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