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术师手册 听日

第784章 亚修在被子里面

    四人走进地下室,看见诺大的训练室中央,赫然摆放着一副雕刻奇诡纹路的棺材。他们走近一看,发现棺材已经被人用钉子钉起来,不能随意揭开。

    文息和雅达斯看向帝你,帝弥你面无表情地抚摸棺材盖上的花纹,平静说道∶"这是死灵轨的纹路这是死灵术师才会制造的棺材"盾姬轻轻敲了敲棺材,闭上眼睛感觉片刻,说道∶"里面有三个人.或者三具尸体。你弟弟""国内应该没有系统化的死灵派系学习途径,"帝弥说道∶"他可能是在虚境获得了死灵术师的传承吧。"

    "那尸体呢?"雅达斯扬了扬眉毛,嘲笑道;"是他自己制造的,还是去坟场偷的?该不会是你们伏犬斯洛达家的先祖吧?"

    "我会好好调查的。"帝弥认真说道∶"虽然我相信菲利克斯不会犯下杀人罪…但如果他亵渎偷盗尸体,我会让他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代价。"

    索妮如看着这副有材,心甲想起亚修说过很多次那位列灵术师朋友。原来真的会有傻子带着棺材到处跑,她一直以为亚修在弯大其词呢。

    "对了,这里唯一能藏人的地方,也就只有这副棺材。"艾夏拿出一个照明灯,往棺材一照∶"检查这个也不算白来一趟了,"

    这个照明灯,便是'术力波动检测"的小型装害异色灯。依赖群屋的大检测系统,只有在传奇术师驱动异色术力才能检测出来,但传奇术师只要安分守己不动用异色术力,大检测系统会将其当做普通样本直接忽略。

    所以就需要异色灯,它的光具有穿透性,一旦照中传奇术师,不管对方有没有动用异色术力,一样会被异色灯照出各种色彩。圣域小队的仟务,就是对所有可疑人员和可疑隐素地点照一照,一旦照出其他色彩,就代表他们中奖了—或者说危险了。在异色灯的照耀下,棺材内部没有任何色彩显现。棺材里面的三具尸体,没有显示异色术力的痕迹。

    "走吧。"索妮娅推着艾夏离开,"检查完就回去上面吧。"你连棺材都怕吗?"艾夏笑道∶"学妹你胆子也太小了,这样对术的发展会有很恶劣的影响。我有几部珍藏的恐片,以后我们一起看,好好练练胆子…"

    沿着地道回去上面,索妮娅的心思也活泛起来棺材里的三具尸体,难道就是亚修他们三个?

    对啊,这里是菲利克斯的家,只要他们将自己封在棺材里,无论是哪位圣域过来,都不会非要掀开棺材检查。虽然死灵派系在繁星并不待见,但也不犯法,堂堂公爵次子连修炼死灵派系的资格都没有吗?

    但这里有一个疑点∶亚修应该跟如她一眼,都凝聚了异色术力,他是怎么在异色灯里隐藏色彩.,阿,失色梦秘事!索妮处的眼眸逐渐亮起来没错,她可以用失色梦秘毒将异色术力转换回十彩术力.亚修当然也可以啊!这样一来,亚修就能隐藏自己的传奇术师的身份,在这次围剿传奇行动里逃出生天!

    他只需要冉坚持几大,等魔女过来就能离开。索妮如也不需要带差他杀出训乐世。可【以续保留自回在繁是国度的自份地位虽然是这么说,但村姑已经打定主意,最晚半年,她也会去福音国度。

    到时候要么魔女笛雅研究出可以稳定来往两国的隐秘空门,那她可以继续在繁星里发展;要么如安排好母亲的余生,直接偷渡到福音国度,跟亚修开始新生活!

    如果说在今晚之前,索妮娅还因为亚修的说服而摇摆不定,但经过一晚上的连番波折洗礼,她已经彻底认清自己的本心。她目前的一切固然弥足珍害,她也愿意尽可能保护这一切,但最重要的存在,对应的是'不惜一切'的决心。

    当到地面,秦妮转头看向窗外的星空,深深呼吸一口气,感觉神清气爽,整个世界都是那么明亮,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另外三人自然注意到索妮娅一回到地面,就从紧绷的战备状态变同轻松可爱的少女姿态。心想伸爪爪剑圣真的很怕地道这类地方呢."好了,检查完其他房间我们就离开吧。索妮娅语气轻快地吩咐道。

    四人打开异色灯,打开各个房间对着柜子之类的地方照来照去,甚至连马桶冰箱都不放过。

    艾夏和雅达斯负责检查一楼,索妮娅和帝弥来到二楼,当伏斯洛达大少爷检查厨房的时候,脸上露出讶异∶"菲利克斯白天在这里?"索妮娅看过去,发现是垃圾桶里有厨余垃圾,从新鲜程度看得出刚扔不久。对啊。

    剑姬忽然想起这件事——菲利克斯呢?

    亚修他们要躲起来,但菲利克斯不需要啊,他去哪了?

    二楼有三个卧室,索妮娅打开一号客房,没人;帝弥打开二号客房,没人。

    当帝弥走向主卧的时候,索妮娅抢先一步,握住门把手往下一压,推开主卧房门,看向里面。

    主卧室自然是别墅里风景最好的房间,天花板开了一个斜面天窗,外面似乎还有折光装置,让满天星光如同灌注主卧里每一寸空间。柜子,地面,床铺,一切有形之物都披上星光轻纱,宛若身处星空之中。

    在这个静谧梦幻的画面里,坐在床上的金发少女室无疑问是星光唯一加星的主角。她一头金发披肩,樱唇娇艳欲滴,双腿用被子盖着,上身穿着薄纱透明的睡衣,饱满沉坠的胸部将薄丝面料撑出夸张的弧度,纤腰盈盈一握,双手戴着白丝长手套,就像是沉睡在星空里的睡公主。

    当房门被推开的时候,她也睁开眼睛,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像是刚刚从虚境回来。但下一瞬,她就脸色剧变,抓起旁边的枕头扔过去!"啊——"

    仿佛连玻璃窗都要震碎的声音划破星空,门外的帝弥连忙解释道∶"我们是来搜查传奇"菲利克斯愤怒的声音穿透整座别墅∶"你们—-居然一-给我滚啊!"

    帝弥一边后退一边说道∶"菲利壳斯,难道真的是你一"滚啊!我不想见你!还有,如果你们敢说出去,我就.我就"

    "我们绝不会透露半点!"帝弥徒然认真起来∶"我以兄长的名义向你保证!""去死去死去死啊!"

    当索妮娅和帝弥回到一楼,艾夏与雅达斯也赶过来。艾夏一脸兴奋∶"我听到女人的声音,你们是不是抓到菲利克斯在乱搞!?拍照了吗?"

    索妮娅瞥了一眼帝弥,摇摇头∶"抓到菲利克斯,但她没有乱搞。"文艾夏∶"(-?)"帝弥∶"我们先离开吧。"

    一行人离开别野,帝弥你转身看向大家,认真说道∶"我虽然不知道菲利壳斯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性别也不知道父辛为什么会但如帝弥提出如此无礼的请求,请你们务必不要透露出去。"

    "无关贵族声誉,这是作为兄长的请求。"帝弥朝着三人重重鞠躬。

    三人对视一眼,雅达斯率先表态,"我对讨论贵族混乱的私生活没有兴趣。"

    "虽然我平时口无遮拦…."艾夏在嘴唇做出一个拉链的动作∶"但涉及别人名誉的隐私,我不会乱说的。""菲利克斯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师弟现在是师妹了。"索妮娜笑道∶"我当然不会暴霞她的秘密。""不过,你跟她似乎关系不太好。等她明天冷令静下来,我可以帮你跟她聊聊。"帝弥再次鞠躬∶"非常感谢你们的体谅。"

    "走吧走吧。"艾夏笑道;"虽然没抓到菲利克斯乱搞,但这发现的劲爆程度丝室不逊色于帝弥你乱搞可惜不能说出去。"索妮娅按住耳朵里的通讯器汇报信息∶圣域五队,已完成特定区域搜查,无发现。】很快四人脑海里想起回应信息∶「请回归临时指挥部等待下一步命令。」他们没有展开虚翼,而是正常走回去,免得干扰其他圣域小队的搜查。

    艾夏注意到索妮娅一直回头望向菲利克斯的别墅,便贴过去,压着声音讨论∶"你平时没注意到菲利克斯是女的吗?""没注意。"索妮说道;"毕言她有很多女朋友的维闻,啊,怪不得她一直不肯接受西新亚学姐,原来如此""她长得怎么样?"艾夏好奇问道∶"不过她男装这么漂亮,原本外貌肯定不差。"

    "很漂亮的金发少女,身材很好,我舍友有一件一模一样的薄纱睡衣,但没法像如她穿得那么色气,真不知道她平时怎么束胸的。"索妮娅一边回忆一边说道∶"而且"

    剑姬回望远处别墅二楼的窗户,红宝石眼眸泛起奇异的血光∶"菲利克斯的腿很长呢。"*…·*.瞒过去了!

    别墅主卧室里,菲利克斯躲在窗户旁边偷偷观察。当她看见圣域小队消失在转角处,便长长呼出一口气,忍不住双腿一软,居然直接瘫坐在地毯上。

    真的度过这一关了!

    菲利克斯也没想到,她居然真的能在围剿传奇行动里将这三个通缉犯藏起来!今晚对她来说,也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冒险。

    先是亚修和伊古拉这两个混蛋恩将仇报,穿她的衣服用她的护肤品,末了还让如她陷入昏睡,但他们不知道.繁星四柱信徒对一切精神支配都有很高的抗性,甚至能抗衡群星祝福的意志枷锁。

    像伊古拉这种不会破坏脑部的温和心灵奇迹,菲利克斯花了几十秒就恢复到半睡半醒的状态。不过她也不敢彻底醒过来,老老实实被亚修抱到床上,等他们到一楼客厅,她才恢复清醒,用监视系统偷听亚修他们聊天。

    是的,别墅里有两套监视系统,一套伊古拉他们刚进来就拆掉了,但第二套藏在家具里面,他们根本没发现!当然,这套监视系统仍然会被静谧等奇迹影响,亚修他们讨论重要话题时基本都会展开静音结界,因此菲利克斯也没了解多少情报。

    但似乎因为确信菲利克斯已经睡了,这次亚修他们没有展开静音结界,暴露出许多劲爆情报。亚修打扮这么好看,是为了跟某人约会!伊古拉和哈维,居然是通过外力晋升圣域!而且亚修还用了一个神迹,可以让他们继续攀登红宝石山!亚修已经是传奇术师!

    亚修居然有办法,让三人一起进入红宝石山!

    就在菲利克斯准备见证心灵传奇与死灵传奇的诞生时,却发现这三个通绢犯进入红宝石山好久都没回来。快六点的时候,她的第一条奇迹手环传来一则通知繁星集结传奇子域,围剿孤钻区的传奇入侵者!

    本来这个消息跟菲利克斯一点关系都没有,但她这里真的有三位通缉犯,其中一位也真的是传奇术师啊!慌乱之中,她只好拨通触座的隐秘号码询问怎么处理.

    触座了解情况后,指示她将伊古拉和哈维塞进棺材,毕竟这两人只是圣域术师,不属于本次围剿行动的目标,藏在棺材里再塞进地下室,大家看在菲利克斯·伏斯洛达的面子上,不会过多计较。

    最大的问题是亚修,他已经是传奇术师,大概率会有异色反应,无法接受任何检查。

    触座表示能将亚修藏起来,但菲利克斯要做出栖牲她让菲利克斯将亚修藏在自己房间,再暴露出自己是女性的秘密,就能让搜查队伍主动撤退。

    "搜查部队真的会因为这一点而撤退吗?"菲利克斯心有疑虑∶"万一他们不知道我就是菲利克斯,或者""会的。"触座向她保证∶"你到时候就明白了。"

    菲利克斯现在确实明白了,但这却是她想沙辟的结果一一如她最不想伏斯洛达的人知道自己的真实性别!

    但事到如今,菲利克斯也别无他法,只能安慰自己至少有所作用。不过她坐到床边仍旧闷闷不乐,忍不住狠狠锤了一下被子里鼓起来的人形。

    忽然,菲利克斯想起什么,又走到窗边看了看,确认没人回来才安下心。

    她刚才为了藏起亚修,先用被子盖着亚修,然后她双腿再放在亚修上面,希望能蒙混过关。从结果来看,确实没人怀疑她被子里还有人。只是

    不知道是不是菲利克斯的错觉,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好像看见最先走进门的索妮娅用异色灯照了一下被子。应该是错觉吧,不然她为什么要包庇我呢?菲利克斯心想。

    1秒记住:。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