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学生 随轻风去

第五百三十章 全都来了

    徐妙璇坐立不安,不停的绞着手帕,心情十分紧张。

    刚才有人报信说,丈夫秦德威被打廷杖了,让家里赶紧派马车去长安右门外等着接人。

    虽然她知道,被打廷杖是大明文臣的荣耀,是忠义直臣的象征,但她还是非常心疼。

    在万分煎熬的等待中,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婢女在堂外叫道:“去接老爷的马车回来了!”

    徐妙璇连忙提着裙子,快步走到正门前院。

    马车已经在了,但车厢里面却是空的。

    “人呢?”徐妙璇疑惑的对马二问道。

    马二陪着笑,答道:“秦老爷还没进家门,就让人抬着他,去了隔壁詹老爷家。”

    徐妙璇:“”

    又焦急的等了不到半个时辰,才看到丈夫趴在木板上,被抬着进了家门。

    而秦德威眼角瞥见妻子在前面,连忙低头,做出昏昏沉沉、气若游丝的模样。

    徐妙璇指挥着下人们,将丈夫轻轻挪到了炕上,不停用手帕擦着眼泪。

    “别哭真没什么的”秦德威费力的歪着头,安抚妻子说。

    为了说话方便,徐妙璇让丈夫趴在自己大腿上,红着眼圈问道:“这是怎么了?”

    秦德威微微喘着气说:“我不怪小弟的,虽然他把我打成这样,但也是职责所在,你也千万不要责怪他!”

    徐妙璇咬了咬牙,没就此说什么,然后又问道:“刚才你去隔壁詹老爷家作甚?”

    秦德威解释说:“自从你嫁给我,咱们连个独门宅子都没有,一直挤在这里东跨院,我感觉对不住你啊。

    所以我就想着把东边詹大人府邸买下来,以后作为我们秦家的正式府邸。

    今后我们搬到那边去住,这样的话,你也可以做个正经的一府之女主人了。

    然后再与这边东跨院内部打通了,互相走动也不麻烦,不影响孝敬父母。”

    徐妙璇心里“呵呵”,用手抚摸着丈夫的头,关切的问道:“你这伤要养多久?”

    秦德威不解,正在说买新宅子让你当真正女主人的事情,你只管感动就完事了,怎么忽然转移话题?

    他还是答道:“李太医说,养一个月能好上大半。”

    徐妙璇低声呢喃说:“我从没在意过房宅的大小好坏,也不怕侍奉公婆辛苦,我只想早点有个儿女。”

    关于这个问题,秦德威有一个两全其美的计划,但需要等待时机。

    正想先安慰几句时,听到外头婢女禀报说:“老太爷来了!”

    曾后爹这个五品大理寺丞是没资格上文华殿的,所以今天秦德威挨打时,他并不在现场。

    只是在大理寺上班时,曾后爹听到了儿子挨廷杖的消息。

    嗯,同僚都在祝贺,曾后爹坐不住,就赶回家来看情况。

    询问了状况后,曾后爹便放下了心,皇上有德,没打残就好。

    然后也好奇的问道:“你和隔壁詹大人是怎么回事?”

    秦德威答道:“经过友好协商,詹少卿同意将府邸卖给我。”

    友好协商?曾后爹无语片刻,忍住了再次用物理教育儿子的冲动,又问道:

    “所以你打算搬到隔壁去住?那么东跨院这里让给谁?”

    秦德威偷偷看了眼侍立在旁边的贤妻,小声说:“有个金陵同乡,叫王怜卿,曾老爷你应该听说过”

    曾后爹十分蛋疼,忽然有一种搬出去住的冲动了。

    这边有三列院子,名义上应该号称是曾府吧,但只有正院自己住了。

    西跨院本来说请个暧昧不清的仙姑来住,现在则塞了个李小娘子一家人,而东跨院以后会塞个王怜卿。

    然后这儿子又去买隔壁府邸,到底还有多少女人要塞进来?金陵那边还有人没过来呢!

    以后两边打通了,只怕满满当当各院子都是儿子的女人!

    而自己这个当爹的只守着一个院落,被儿子的女人们团团包围了。

    在自己家里溜达都不好出院子,简直过分啊!

    当初为了省钱,答应与秦德威合住就是个错误!

    这时候,婢女又进来了,对着屋里众人说:“全都来看老爷了!”

    “全都来”的意思很微妙,几人齐齐秒懂了,什么李啊王啊估计是一起到了。

    曾后爹不好继续留在这里了,他看了看儿媳妇徐氏,同情的叹口气,一步三摇头的出去了。

    秦德威突然想起一个要害问题,王怜卿和李小娘子两人从没见过面,甚至从来没听说过对方。

    主要是自己从没对王怜卿说起过李小娘子,在李小娘子这里也没提到过王怜卿。

    而且一个是北地红妆,一个是南国佳丽,从个性到出身各方面差异很大。

    这样两个人猛然遭遇,会不会发生矛盾?她们两个人已经在屋外相遇了吧?

    人与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如果两个女人生了芥蒂,以后自己会很头疼!举个例子,徐贤妻和陶仙姑

    秦德威自己不能动,无法出去迎接,不能第一时间介入调节,维持和气。

    所以也只能求助别人了,秦德威猛然扭头看向徐妙璇。

    他人虽然趴在炕上,但举臂就做了个双手合十手势,顶在了额头上。

    又满脸恳求之色,叫了一声:“好贤妻!”

    徐妙璇很心累,戳了戳秦德威的额头:“我真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秦德威的眼神越发真挚,语气越发诚恳:“拜托!”

    徐妙璇无可奈何,轻轻的叹口气,起身打算去招呼人时,婢女再次出现,进来禀报说:“又有个仙姑也来了!”

    徐贤妻可以有容乃大,可以尽力包容,但绝对不包括骑脸嘲讽过自己的某仙姑。

    谁还不会赌气了?

    徐妙璇立刻转身又回去,安安稳稳的上炕坐在了秦德威身边,对婢女吩咐道:

    “反正来的也不是外人,全都请进来吧!就聚在这里说说话儿好了。”

    不管了!秦老爷你亲自面对一切吧!

    她徐妙璇也是个女人!今天就是不想贤惠了!

    趴在炕上的秦德威已经迅速闭目沉睡过去,脸上挥之不去的倦色,并发出了轻轻的鼾声。

    大概是今天太过于劳累了,还挨了毒打,身受重伤,精神头已经坚持不住了。

    徐妙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