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请不要打扰我修仙 山川不念

第两百七十五章 我知道

    广场很大,有一百多米长宽,前后是两道大道,四周是大院和房屋,中央有一个临时搭起来的棚子。

    林文迅速扯来一些杂物,堵在路口,把一大堆尸体都堆在路口上,摆出射击的姿势。

    随手扯下一块破布,捏成一个圆,放在尸体正中,作为纸月悬空的法术承载。

    然后发动法术,用一些肉色的光影效果把他们遮住,再塞上几杆枪,看上去就像一堆人趴在障碍物后射击一般。

    可惜法术范围只有两米,不然林文可以伪装出一个军队出来。

    又开启千里传音,这个法术能把自己身周的声音传到某个指定地点。

    林文把声音传送点就设置在此处。

    这样,当他开枪时,这一堆尸体中也会出现枪响,伪装就完成了。

    别人就会看到一堆尸体挤在掩体后射击,林文再从旁补几枪,他们就会和尸体打得有来有回。

    这时,道路尽头已经有人在探头了,几道雪亮的光芒照过来,林文抬手三枪,探照灯应声而灭。

    “敌人在这里!”

    “他们在广场!”

    “他们没多少人,最多几十个。

    信息层层传开,几千个人影沸腾起来,向中心广场猛冲而来。

    林文轻轻一跃,跳上房顶,什么都不打,首先把照明全部打掉了。

    但很快有人升起了曳光弹,一下子就把林文的身形照出来了。

    “他在那!”

    “打他!”

    身无彩凤一连串的报警袭来,林文一个翻滚下房,躲在掩体后与他们展开了激烈的枪战。

    东西两个路口,林文两头跑,不断地用烟雾弹和手雷来阻止他们的推进。

    枪声激烈,爆炸声不断,烟雾笼罩了战场,一时间也分辨不出来有多少敌人。

    “靖卫团”的首领徐朝功打着打着就有些胆寒了,兄弟们只要一露头就死,而对面那趴在一团的敌人怎么看怎么怪异,明明都中好多枪了,却一点反应没有。

    他呼叫了几十遍会长和副会长的传呼机,一点反应都没有,心中已经不好的预感。

    无奈之下,只能和其它几个团长碰面,大家一致认为强攻损失太多,等天亮再打。

    这鸟不拉屎的位置没有无线通信基站,只有有线电话,他们赶紧派人去找电话,把军情上报。

    现在搞出这等事,他们可不敢背这个职责。

    林文感到对面的进攻停了下来,即便有法术,他也不能让子弹拐弯,打到不龟缩不出的敌人。

    便掏出卫星电话看了一眼,上面已经有几百个未接电话了。

    正好又有一个打了过来,是秦落霜的号码。

    林文刚一接通,就听到一个近乎尖叫的声音:“林文!”

    “是我。”

    “你,你到哪去了?”电话里的声音又气又急,“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为什么不和我们说一声?”

    “我没说和你们一起。”

    “你一个人去干什么?”里面的声音变得焦急而严厉,“战场上的子弹长眼睛吗?你身手再好能躲几个?你又不是龙组特工,你现在给我回来!从现在开始你不许离开我的视线!”

    林文挠了挠后脑勺,开启了七窍玲珑心,它说:“霜~快来救我,我被敌人包围了!敌人有几千个人,我顶不住啦!”

    喀嚓,那边似乎有什么东西碎了。

    “你,你这个时候还来敷衍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文关掉七窍玲珑心,把事情前后简略说了一遍,只滤去了一些不必要的细节,把一些不合理的地方做了修饰。

    果然,秦落霜没有深究,只是着急地说:“你一定要躲好,千万不要硬拼,我们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就到。”

    林文答道:“好,我把他们在这里拖住,你们尽快过来把他们消灭。”

    说完便挂了电话。

    提起枪跳上了房顶,四周已经有人摸了过来,他们原本是想神不知鬼不觉地对广场完成全包围,却没想到有人开了透视。

    屋里,房上,墙后,井里,草堆中,不论躲在哪里,要么是一颗子弹,要么是一剑。

    林文一手提枪,一手提剑,身披大氅,要是再有一身维多利亚风的三角帽、长筒鞋、皮夹克和长裤,就是标准的亚楠老猎人了。

    很快,两侧的人都死光了,路口的敌人也不再进攻。

    林文略感无聊,只好在战场上收集子弹,时不时枪毙几个露了头的倒霉鬼,大概三十分钟后,地平线的远方出现了一丝亮光,天色渐渐亮了起来。

    战场中弥漫着淡淡地硝烟,混在清晨的薄雾之中。

    敌人似乎接到了什么命令一般,开始总攻,他们投掷烟雾弹、手榴弹、闪光弹,并进行凶猛的火力压力,机枪声响彻了县城的天空。

    大量的敢死队顶着障碍物发动了冲锋。

    林文把火力开了最大,把身上所有手雷和烟雾弹都投了出去,但仍然不能阻止敌人的进攻,路口的尸堆被炸得粉碎,只剩下虚假的幻影和空洞的枪声在半空中回荡。

    “他马的,障眼法!”

    “兄弟们给我冲!里面没几个人!”

    四面八方都有敌人涌来,墙上,房顶上,到处都是。

    火力压制已经达到了最强,林文几乎不能露头,身无彩凤时刻都在报警,战场上流弹太多,林文的溜冰鞋也受到了巨大限制。

    没有气禁神力来屏蔽普通子弹和流弹的干扰,实在太不方便了。

    当火力密集到一定程度,灵猫之捷是忙不过来的,身无彩凤满身报警,根本躲不过来。

    林文收回纸月悬空,重新捏了一个纸月,又祭出了无限闪光弹。

    但这次只取得了很小的战绩,他们立即缩回掩体后,纷纷戴上了防闪光目镜或墨镜,进攻短暂停止后又开始了。

    林文一手拿着突击步枪,一手换成了喷子,一边喷一边射,但到底只有两条枪,幻术做得再多也没有伤害,阻止不了对方推进。

    很快,“靖卫团”突破了路口,把兵力展开,随后,“爱民团”,“仁义团”也冲了进来。

    但是,广场上遍体尸体,却都不像是敌人的。

    “怎么回事?”

    几个团长聚在一起,一面派兵搜查,一面商议。

    “人怎么不见了?难道被达成肉酱了?”

    “也许是混在这些是尸体里了。”

    但很快,他们发现这些尸体都是会长吴志辉的心腹,甚至找到了会长吴志辉和副会长张晓琳的尸体。

    这两具尸体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但仔细一看却都是他们自己人打的。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办才好,这时,通讯员捧着电话狂奔过来,喊道:“总督来电。”

    这里几个团长中,只有“靖卫团”的团长徐朝功的地位最高,他立即起身,恭谨地拍了拍衣袖上的灰尘,弯腰双手接起电话。

    “总督大人,您好。”

    “徐朝功,现在是什么情况,长山郡的乱匪剿灭了吗?”

    “回总督大人,已经成功剿灭了,对方被我军打得丢盔弃甲,尸横遍野,面如死灰,夺路而逃,我们方经过艰苦卓绝的战斗,以数百人之代价,消灭乱匪五千余人,只是会长吴志辉和副会长张晓琳英勇奋战,不幸牺牲。”

    “好,好好。”电话里声音极欣慰,笑道:“终于有一个好消息了,立即打扫战场,把战报写好呈上来,不许弄虚作假,所有证据都要一应俱全,我要好好驳一驳长山郡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畜生的面子,然后再去帝国本部里告他一状。”

    “徐朝功好好干,你很有前途。”

    “多谢总督大人,属下一定肝脑涂地,奋加学习,绝不辜负总督大人的期望。”

    喀嚓,电话挂断。

    几个团长神色不善地看着他。

    “徐大麻子,你口无遮拦,胡说八道,之后我们怎么交待?”

    “歼敌五千?你从那里给我找五千个人来?”

    “总督怪罪下来怎么办?你抗得住?”

    “你这是欺骗总督!我要告发你!”

    “闭嘴!”徐朝功怒喝一声:“一帮蠢货,仗打成这个样子,你们好意思说吗?会长和副会长全都死了,敌人不知道跑那里去了,连之前好不容易抓起来的叛党都跑了。”

    “还死了那么多兄弟,说出去有好果子吃?碰上总督生气,直接把你们都砍了!”

    几名团长脸色苍白,知道他说的没错。

    “可是。”一个团长说:“我这怎么交待啊?别的就算了,这五千乱匪去哪找?找到了我们打得过吗?”

    徐朝功脸色阴沉下来,他压低了声音说:

    “县西头还有五千多人没跑,那群叛党想把所有人都送出去,但来不及了,我随会长来时,就听他们说过了的,报战功时,要把这五千人加上去。”

    几名团长沉默下来,脸色阴晴不定。

    片刻之后,一人才说出话来:“可是,五千个人,如果反抗的话我们也有损失吧,还要浪费不少子弹。”

    徐朝功鄙夷道:“你是傻子吗?你不会把他们骗到镇外空地上,兄弟们架好机枪,几梭子的事,杀完放火烧一把,谁也看不出来。”

    “可是,这是要有人知道了怎么办?”

    徐朝功冷笑道:“这鸟不拉屎的偏僻荒芜之地,有谁会来?如果有人问镇民为什么不见了,那还不简单?告诉他们被长山郡绑架了,杀光了。”

    “他们不是正好也骗了不少人回去了吗?栽在他们头上就行了。”

    “可是……”那人还有些犹豫。

    “别可是了。”徐朝功厉声说:“大家一起干,谁会傻到自己说出去找死?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没有人说,谁知道?”

    “我知道!”

    一个声音喊道。

    “谁!”

    回答他们的是一声枪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