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坟头老树

第299章 不可名状的恐怖盯上了我!(二合一求订阅)

    你们能想象那种惊悚么?

    有一个不知名的危险,在你身后走你走过的路,还稳定保持着速度距离,那感觉,像极是自己的影子在诡异的尾随自己,让人毛骨悚然!

    可问题是,我的影子就在我脚底下啊!

    “大蛇丸大人,发生什么了吗?”音忍四人众中感知最敏锐的鬼童丸,一个有蛛感的男人,他狐疑地看向频繁扭头看自己影子的大蛇丸。

    站在蛇头上,影子映射在蛇鳞上,仿若被分割成一块块的细碎,长时间盯视不动眼睛容易花,就仿若真的能从影子里看见自己破碎的灵魂似的。

    “空气里弥漫着不同寻常的危险,你闻到了吗?”大蛇丸怀着希冀和忐忑的心情看向鬼童丸。

    鬼童丸先后被优化的咒印注入过,大蛇丸又在无限城进修时,狠狠窥探研究了下蜘蛛山家族恶鬼的能力,将蜘蛛的一些能力想办法移植给了鬼童丸。

    其中就包括对危险敏锐预感的蛛感能力。

    “??”鬼童丸错愕愣住,他狠狠抽动鼻子嗅了嗅,空气中只有泥土阴潮特有的味道,还有巨蛇散发的体味儿,其它的啥都没有啊。

    他回头看了眼蜿蜒的地洞,那里很安静,很平和。

    “大蛇丸大人,我没有嗅到危险的气息。”鬼童丸很认真的回答道。

    “声音呢?有没有听到呜咽和呢喃的声音?”大蛇丸这次转头看向多由也,在音忍四人众里听力最发达的就是多由也。

    多由也耳廓抽动,拥有绝对音感的他在聆听着空气中的震动,然后,抬起一张脸迷茫失措的看着大蛇丸,这地洞里安静的连风声都停歇了,哪里可能有呜咽呢喃的声音呢。

    大蛇丸大人是在讲鬼故事吗?怪瘆人的!

    不需要多由也回答,仅从表情上大蛇丸就已经得到答案了,他心脏坠沉入谷底,他得到了一个令其不寒而栗的答案:“他们都感觉不到也听不到,这说明,这该死的不可名状的恐怖单纯只针对我一个人?”

    额头沁出冷汗,大蛇丸嘴角抽搐,他在回忆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才会被恐怖盯上,简直如如影随形的诅咒,时不时的就复发来一次。

    “是我逃得还不够远,还是我不够慎重?”

    大蛇丸含恨磨牙,一个搞科学的前沿工作者,都被逼的疑神疑鬼去信一些迷信的东西了,可见大蛇丸内心有多重的心理阴影了,他深吸一口气,再呼出来,阴仄仄的吩咐道,

    “鬼童丸,多由也,你俩下去观察一下,如果发现有什么东西跟上来,不惜一切代价将其拦住!”

    鬼童丸和多由也面面相觑:“.….”

    现世报来得太快了些,刚才他俩还在幸灾乐祸辉夜奈见被留下断后,现在刚过去还没多久,他俩就也被安排中途“下车”,去面对未可知的敌人了?

    红莲不发一言的收起日记本,她眼神晦涩的看着多由也和鬼童丸,特意多看了一眼,毕竟,以后可能就再也见不着,再缅怀就只能抱着黑白的老旧照片了。

    看着巨蛇一个甩尾漂移转入旁边的地洞,一路绝尘而去,鬼童丸和多由也不约而同的咽了口吐沫,气抖冷。

    “空气里有危险?”

    “有人在耳边呢喃?”

    多由也和鬼童丸看着阴冷潮腻的地洞迷宫,同时急促的开口询问对方。

    “没有啊!”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内心被“下车”的焦躁紧张淡化了许多,大概可能是大蛇丸大人最近科研工作压力太大,过于疑神疑鬼了吧。

    背后,

    空气里,

    什么都没有嘛!

    “再感觉一下?”鬼童丸和多由也相视会心一笑,出于保险起见,又再次聆听和感受着背后的空气,然后,两人脸上的笑突兀的定格僵硬,他们齐刷刷的扭头回望,瞳孔骤缩浮出骇然的惊恐。

    有稳定的脚步声随着空气的震荡传来,有诡异阴沉的低喃声听不清晰,顺着风飘荡过来,似远实近,带着浓烈的不加掩饰的恶意正笼罩过来。

    像是死神的脚步和魔鬼的低语。

    尾随而来了…

    实际情况是,约莫15分钟前,当黑绝答应与大蛇丸来一场理念的碰撞后,辉夜奈见瞳孔内黑光流转,坍塌的地窟碎石重新飘浮而起,裂开一条宽敞向下的阶梯,一路延伸至地窟实验室,里面已然空无一人,只剩下一具摆放在解剖台上的咒鬼还在半死不活的嘶吼着,被辉夜奈见随手拗断脖子。

    接着一行人就穿入后面的地洞,地洞后面是蜿蜒的错综复杂的地道迷宫。

    “这是什么?”黑绝震惊的看着地洞里庞大的深不见底的迷宫,这得是多么巨大的一个工程量啊,他简直无法想象为了挖掘出如此惊人的一座迷宫,大蛇丸耗费了多少心血和精力,为何会有人在地底挖迷宫,图啥啊。

    “这是一条紧急逃生通道,从打造这座蛇窟实验室的第一天开始,这项逃生迷宫就在第一时间施工了,里面蜿蜒错杂,能保证任何没有地图的人都会在里面迷路,绝对不可能追上提前逃离的人。”辉夜奈见看出黑绝的疑惑,不用其开口问就解释道,“大蛇丸大人他在追求永生的道路上很惜命,毕竟永生的前提就是得先做好不死的准备,你们应该可以理解吧。”

    “.….”冥组织成员集体陷入沉默。

    一座恢弘庞大的地下迷宫,竟然只是一条应急逃生通道,大蛇丸这危险防患意识简直绝了,值得他们所有人学习。

    试想,

    如果当初黑绝能有这份慎重,怎么可能会让晓组织被护庭十三番堵在草忍村一通蹂躏,他们早就借助逃生通道转移了,又哪里会一个个患上ptsd,最终导致自己被迫被排挤,不得不叛逃二次创业;

    如果当初宇智波豪门能秘密打造一条逃生通道,怎么可能会身死族灭,必然,会有许多宇智波的火种可借此顺利出逃,也不至于让佐助成为宇智波的唯一遗孤啊;

    如果当初木叶能够有一座地下迷宫,那无论是鬼舞辻无惨的解封降临,还是最近大蛇丸的袭击,木叶都无需死那么多人,甚至李洛克自己都未必会被西索活捉生擒了;

    我爱罗则是想,如果砂隐村有一座隐藏在砂子下的迷宫,那…他很早之前就可以脱离罗砂的掌控,叛逃去雾隐村寻找鬼舞辻无惨了。

    所以,

    大蛇丸研究永生虽未成功,但其恐怕能在忍界活得比任何人都久吧….这种惜命之人要是某天突然挂了,那只能是被死亡一眨不眨的凝视锁定住。

    就像现在!!!

    “这还能追上大蛇丸?”黑绝心里没底儿,他不是不相信大筒木族人的能力,但,让大蛇丸先逃15分钟,还是隔着一座迷宫,这难度可比登天还难啊。

    “可以,大蛇丸大人虽然抛下我,但我不会抛下大蛇丸大人。”辉夜奈见一步迈入地洞迷宫,不疾不徐的选择一条道路朝深处走去。

    冥组织成员紧跟在后。

    歪七扭八的地道,辉夜奈见带着人东拐西绕,但并不像是在胡乱走,而像是在循着特定的轨迹路线,黑绝眯眼观察了一阵,忽然开口道:“你在大蛇丸身上做了标记,可以远程追踪锁定到他,对么?”

    “差不离吧,我的视线一直未离开过大蛇丸大人!”辉夜奈见眼中闪烁着幽光。

    “既然如此,我们没必要这么绕,直接从地上直线穿插过去就好了。”黑绝提议,两点之间直线最短是一个基本常识。

    “不!”辉夜奈见断然拒绝,嘴角咧开笑容干净冰冷,“我们要走大蛇丸大人曾经走过的路,一步一个脚印的复制跟随,唯有如此,大蛇丸大人才能感受到我对他不离不弃的心意啊!”

    “心意?是心理阴影吧!”黑绝倒嘶一口凉气,他也分辨不出辉夜奈见这句话是真心实意,还是在隐晦的反讽,但换到他自己一想到身后有个这样的人在尾随,尾椎骨就都冒凉气,他看着辉夜奈见那口整齐森白的牙齿,脸上勉强也挤出一个迎合的笑容,“大蛇丸大人能够拥有辉夜奈见你这般忠诚的下属,可真是他的福气。”

    “呵,希望大蛇丸大人也会这么觉得才好。”辉夜奈见叹息一声,脸上有一丝若隐若现的悲戚忧桑。

    “果然是我多疑了,辉夜奈见只是单纯的在向大蛇丸表达朝圣追随而已,肯定没有其他的恶意隐藏。”黑绝觉得自己想太多了。

    于是,

    一刻钟后,

    蜿蜒的迷宫隧道内,多由也和鬼童丸骇然的扭身回望,淡淡的脚步声传来,辉夜奈见的身形轮廓从黑暗中走出,而在其身后则是依次排列展开的冥组织成员。

    不知道的还以为,辉夜奈见已经叛变另投,且带路来追杀大蛇丸了呢~

    “你们是大蛇丸大人特意留下来等我的么?”冷酷森森的声音如冰碴子一般笼罩住多由也和鬼童丸,声音刚剜入耳膜,辉夜奈见整个人便如鬼影般出现在两人中间,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诡秘笑容。

    “辉夜奈见,你没死?”鬼童丸和多由也惊骇失声。

    辉夜奈见断后1v5都不死?

    这如何做到的,辉夜奈见叛变了!

    “你们以为我已经死了,呵~”辉夜奈见呢喃着重复一句,从鼻腔内发令人心寒的冷笑,幽幽道,“这是大蛇丸大人的判断么,所以,我的确是被大蛇丸大人抛弃了么?”

    多由也没吭声,他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同寻常,鬼童丸则失智一般,自动屏蔽了蛛感的疯狂示警,而是狞笑着狠声道:“你猜的没错,你的确是被大蛇丸大人抛弃了,哈哈哈!”

    这就告诫我们求生的本能是无法抵挡作死的冲动的。

    “瞧,我对你的分析没有错,辉夜奈见你自始至终都被大蛇丸欺骗了,那条烂蛇毫无人性可言的,枉费你对其那么忠诚。”黑绝见缝插针的挑拨道,“没关系,我们现在就追上去替你讨回公道,冥组织才是你值得信赖和托付的一家人!”

    辉夜奈见没有吭声,似乎正沉浸在残忍的真相里,连呼吸都透着痛。

    “辉夜奈见,你竟敢背叛大蛇丸大人!”多由也智商颇高,他脸色阴沉难看的盯着辉夜奈见,袖口中一截骨头锻造的笛子脱落下来。

    “你们不也是被大蛇丸大人抛弃了么?”辉夜奈见沉默半晌,忽然扎心的问道,“你们和我有什么区别?”

    “哼,我们才不是被大蛇丸大人抛弃的,我们是被给予任务留下断后,观察可能尾随的危险的。”鬼童丸脸孔憋涨通红,咬牙辩解,“和你这种一无所知就被抛弃的弃子是截然不同的!”

    说话间,

    鬼童丸脖颈处浮出一圈圈漆黑的咒印,邪恶的黑暗如潮水般晕染肤色,脊背后凸起畸形的肉瘤,一段段狰狞虬结的手臂破肉而出,带着黏稠透明的液体,就像是一只只新长出来的蜘蛛腿,充斥着漆黑的金属色泽。

    同时间,

    鬼童丸嘴巴张开,一缕缕蜘蛛丝线喷吐而出,在空中瞬间编织结成密密麻麻的蛛网覆盖住每一条延伸的地道,以此拦截住辉夜奈见等人的前路。

    “你说的对,你们和我是不同的,你们至死都在被大蛇丸大人信任着,所以,你们就算死在这里也是带着忠诚和荣耀赴死!”

    辉夜奈见抬眼睨了下重叠落下的蛛网,脸色沉浸在黑暗中让人看不真切,他手臂平举五根指头弯曲如钩,轻轻的便划撕开落叠的蛛网。

    那比钢丝还坚韧,比刀剑还锋利的蛛网却好似变成蚕丝一般应声断碎,接着可怖的吸引力爆发,化作一条肉眼可见的诡异黑蛇,悄无声息的缠绕住鬼童丸的腰肢,将其猛然拖拽至辉夜奈见身前一寸,后者脸色剧变,疯狂的催动查克拉想要进入咒印二阶段的变化。

    噗嗤!

    恍似金属和肉体刺透的声音,一条染血的手臂刺穿鬼童丸的后胸,艳红跳动的心脏被手掌攥捏着。

    “我不明白,为什么如你这般弱小的人能够受到大蛇丸大人的信任,而我明明比你强大亿点点,却被大蛇丸大人随意的舍弃掉。”

    辉夜奈见心痛如绞嘶哑着声音道,

    “真羡慕你啊,能够为了大蛇丸大人去死,而我彻底失去了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