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坟头老树

第326章 触目惊心的世界

    溅落的巨石哐啷啷砸破房屋,慌乱逃命的人群拥堵在街道,被倾倒的房屋砸成肉饼,从高空滚落的巨石如实心炮弹将街道犁出一道道深沟,沟里黏满血腥肉泥混着骨茬子和脏腑碎片,鲜血淋漓的在瞬间就将整条街道渲染成地狱的颜色。

    死亡!

    以一种暴烈残忍的方式铺排在地上,滚成血腥的泥毯,如泄闸的洪水汹涌的冲溃墙内的平静与秩序,重新唤醒墙内人被巨人支配的恐惧。

    如牲畜;

    如蝼蚁;

    不值一视!

    艾伦瞠目惊恐的望着高墙洞穿窟窿,蒸腾的白雾热气中一颗肌肉暴露的狰狞脑袋蛮横的映入自己眼帘,那对冷酷硕大的眼睛在俯瞰着墙内,森冷的目光浸入灵魂般让每个人都在惊惧颤栗,手足冰凉难以动弹。

    直到,一颗颗旋转的巨石从高空抛落砸在街道,碾过人泥,某种被扼住脖子的窒息感才骤然崩溃,像是被某种无形力量笼罩的静音键被重新复原,各种凄厉的惨嚎以人类能够发出的最大分贝,共鸣着,震荡着,如波浪在墙内翻滚回荡,在巨墙内荡出环绕的回声。

    令人牙齿发酸的扭曲声盖压过声浪,那是玛利亚之墙的铁闸门在向内凸起变形,褶皱的形状构成脚趾的形状,高凸着向内瞬间崩裂。

    玛利亚之墙的门洞开,墙外附近一个个被饥饿吞噬脑浆,被食欲控制细胞的巨人们,齐刷刷的扭头用纯净却饥渴的眼珠子望向门内。

    他们一个个身高数米,浑身赤裸不着寸缕,脸色呆滞嘴角溢淌着涎水,黑白分明的眼球滴溜溜转动着,接着不约而同发出前所未有的亢奋嚎叫,顿时就迈动起畸形丑陋的双腿,以左摇右晃的姿势摆动着,争先恐后的冲闯入那个门洞。

    那门里,是鲜美的天堂!

    一个肥硕壮实的巨人闯入街道顺手捡起地上的食物,张咧着巨口一口吞下半截,被身后的巨人推搡着摔倒在地,牙齿磕碰间将舌头咬断,混着半截人类双腿的断舌啪嗒掉在地上,那巨人却恍若未觉的爬起身来,重新将断舌和肠子都掉出来的半截人躯一把攥住重新塞回嘴里,咀嚼着吞咽入喉。

    满足喜悦的表情搭配着纯净剔透的眼球,却勾勒交织出比任何病态残忍都更惊悚的恐怖。

    艾伦发狂的嚎叫着,眼睁睁看着一只形态怪异摇头晃脑仿佛随时都会摔倒的奇行种,以百米冲刺般的速度闯入街道,将压盖在砖墙下的母亲捡起来塞入口中。

    口齿闭合,血汁暴溅。

    艾伦被三笠死死拽拖住,目眦欲裂的死命朝前扑,鼻涕眼泪混在脸上,双眸迸裂出血丝,却根本抵不过三笠的力量和理智,在一步步被朝后拖拽着逃离。

    然后,一抹白色从其眼边掠过,是一个穿着白大褂脸上戴着骨裂状的森白假面的怪人,正以堪行种的恐怖速度,脚下一踩便凌空飞跃数十丈,悍然间一脚蹬踩在那只生吞虎嚼的奇行种头顶。

    咔嘣!

    染满血水肉丝的一口利齿整齐的上下对撞劈裂,歪七扭八的怼刺入上下颚,透穿唇皮脸肉扎出来,白森森碎裂着触目惊心,接着那颗堪称被毁容的奇行种的脸颊被压扁,正颗脑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寸寸向下挤压,就像是一张平整的面皮被擀成重叠的褶皱。

    那是整颗脑袋骨都在被巨力压裂变形,连带着皮肉被挤压扭曲压扁,最后一颗压扁的脑袋“哐当”一下陷入进脖颈腔里,将原本瘦骨嶙峋的丑陋胸膛挤凸胀起一个夸张的弧度,皮肤被撑薄隐约可见肉里恐怖的扁圆。

    “???”三笠僵在原地,紧抱住艾伦的手臂都松弛开,一张嘴张开成鸡蛋形状,满脸写满不可思议的震惊。

    她看得分明,那个踩在奇行种头顶的假面怪人,没有穿戴调查兵团那种立体动力装置,而是纯粹凭借其本身的力量,甚至不借用刀剑就将一个恐怖的奇行种给踩死了。

    撑爆胸膛的奇行种朝前栽倒,无头尸体浑身蒸腾出水汽,接着诡异的汽化成白雾消散,只在原地留下一滩血泊碎肉,那是刚才吞嚼还未来得及消化的“食物”,被动给“排泄”出来了。

    艾伦死死瞪大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他直勾勾的盯着假面怪人,又僵硬的移动视线看向那滩烂肉,终于神经崩溃,眼前一黑整个人便直挺挺朝后栽倒。

    “这个世界太血腥了!”

    假面遮掩下自来也看着脚下的烂肉,嘴角微微抽搐,这是他在原本世界也少有能够看见的血腥场景,而在苏醒的陌生世界里则随处可见食人的恐怖。

    自来也怜悯的瞥了眼昏厥的少年,又环顾四周处处都是血腥残忍的画面在争相上演,大部分人类都在惨嚎中死去,基本毫无抵抗之力,偶尔有几个穿戴操控着怪异装置,在屋墙街道上快速弹跃,手持短小利刃杂技般斩割巨人后颈的士兵,也稍不留神就会被巨人攥捏杀死。

    “跟这个世界比起来,原来的世界简直就是天堂,这就是被蓝染惣右介玩坏后的世界么,何其可怖啊!”

    自来也联想到原世界的末日预言,再看向远处围绕的巨墙,顿时就觉得,这堵巨墙或许就相当于天幕的翻版,一旦天幕被打碎,原世界将要坠入的恐怖深渊,恐怕也将如这个世界一般残忍绝望,甚至那无边无际的虚,会比这些争相食人的巨人更加恐怖吧。

    自来也脸色阴沉难看,一边快速而暴力的杀死一个个沿途经过的巨人,一边快速奔跃向巨墙豁开的门洞。

    殊不知,也有更多的目光在锁定向这个割草般杀死巨人的假面怪人,那些目光有的来自于惊恐的民众,有的来自于调查军团的士兵,有的则来自于巨墙顶端那对硕大狰狞的眼瞳。

    有个假面怪人在肆无忌惮的虐杀巨人?!!

    还穿着一身白大褂!

    这,

    科学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