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长夜国 武猎

第两百三十五章 实力再次暴涨

    这首诗看上去,诗人似乎是归隐田园,优游林下。一心青山远,满眸白云轻。

    可是,这诗人写完诗,又笔锋一变,再次写出八个大字: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字迹遒劲,笔墨酣畅,淋漓尽致,透着一种狠劲,隐隐杀伐之气。

    之后,又写出两个字:大明。

    这大明二字,堂皇正大,竟然带着一股浩然之气,丝丝道韵流转。

    最后又是一个更大的字:朕!

    朕字的最后一捺,力透纸背,霸气森然。只听“咔嚓”一声,笔也因为用力过度,而折为两段。

    诗人扔掉笔,一朵火焰将所有字纸化为灰烬。

    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自言自语道:“这个天下,我争了。”

    说完,离开洞府,直奔四象灵池。

    一进入灵池,姜药每一个毛孔,每一寸肌肤,每一滴血液,每一丝魂魄,都舒适到极点。

    眼前的灵池,不过三丈大小,但却很深,月白色的泉水叮咚作响,灵池的上空,纯净的灵雾犹如朵朵白云。

    姜药此时,犹如被白云包围。根本不用修炼,就感知到清晰的道韵。

    检查过没有危险之后,噗通一声,就脱下衣服跳入灵池。

    在进入灵池这下一瞬,就被一种从未有过的清凉包裹,绝非一般泉水能给人的感觉,那种体验,当真美妙难言。

    一个字:爽!

    姜药的九大灵穴,顿时被纯净而浓郁的灵气充溢。

    訇訇!

    姜药盘坐在灵池,悬浮水中,开始修炼。

    他首先要突破的,是武道修为。

    姜药突破到武宗初期,其实只有大半年,即便他有天资神蛊,也没有那么快能突破到武宗中期。

    可是现在不同了。

    灵泉在完美道基和天资神蛊的作用下,疯狂的的被姜药吸纳,整个灵池都是雾气蒸腾。

    谁要是看见一个武宗修士,吸纳灵泉的速度如此恐怖,一定会瞠目结舌。

    太凶残了。

    轰轰!

    灵池在道韵的带动下形成一道道漩涡,将姜药卷入其中。

    九大灵脉急速的扩充起来。

    仅仅片刻功夫,姜药的武道修为就提升到武宗中期。

    但,这个男人还是赖在里面不起来。

    继续!

    灵泉再次疯狂的席卷而来。灵池上空的灵雾,慢慢形成一道道漩涡。

    在姜药的手诀之下,化为月华般的光辉,没入姜药的身体。

    随着灵池上空的灵雾生出漩涡,整个墓园的道韵都被席卷而来,被姜药源源不断的吸纳,又化为新的道韵散放而出。

    武宗后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姜药霍然张开湛然有神的双眼,带着掩饰不住的喜色。

    武宗圆满了!

    此时此刻,他的真元神识比起之前,强大了一倍都不止。

    倘若此时的自己和之前的自己打一场,之前的自己根据坚持不了三个回合。

    姜药神识一放,但听外面鸟鸣山幽,天上繁星点点,竟然已经到了半夜。

    不知不觉的,在灵池泡了一天了。

    实力的暴涨,让这男人心中一片愉悦。怪不得杨氏只有一千多人,就有十几位武圣,数十位准圣,数百位武仙。

    除了血脉强大,也和这座天地所生的魔道山脱不开关系。

    姜药不再修炼武道,而是开始修炼《至尊魔道纹》第二层。

    第二层心法既然已经解密,当然要尽快修炼。

    感知到灵台清晰的法诀,姜药闭上眼睛,双手不由自主的掐诀,感悟法诀妙意。

    一道道魔道气韵缭绕着姜药,少年寂然不动,半响才偶尔打出一个手决。

    时间慢慢过去,星月消隐,东方将白,晨曦破雾,旭日东升…夕阳西下,夜月如钩。

    不知不觉间,一日一夜悄然而过。

    月落日出,很快整整三天过去了。

    灵池中的裸身少年,忽然睁开眼睛,抬手缓缓一推。

    一方空濛的道纹就凭空显化。

    这方道纹一出来,幽深的带着纹路的漩涡就笼罩了一方空间。灵池上空浓郁到极点的灵雾,忽然变了。

    变成了炙热的火焰!

    姜药呆呆带着自己的手,回想感知着刚才那一招的道纹,忍不住愕然。

    这,竟然是异化属性的功法?

    灵雾属水,性质清冷。可在魔道纹之下,竟然异化成了炙热的火焰?

    如果敌人出手,会不会异化敌人的攻击?

    不对,不止是异化那么简单。

    而是带着反转的道则。

    这是一门逆转神通!

    修炼到顶级,甚至能够逆转轮回,触摸时空法则。

    好厉害。

    姜药真想找个人试一试这一招的厉害。

    可是姜药还来不及高兴,就又是一愣。

    就刚才这一招,仅仅只是尝试,他竟然消耗了两成的真元,两成的神识,两成的魂力!

    这功法,不但消耗惊人,同时还要消耗三种力量。

    可见,魂力要是不强大,根本就无法入门。

    这么大的力量消耗,实在有点吓人了。

    《至尊魔道纹》非常艰深晦涩。若非姜药是绝世天资,天资神蛊的效用还没有过去,加上有魔道珠的作用,又在灵泉修炼,他根本无法在几天之内就领悟第二层的真意。

    换个人换个环境,可能一辈子都学不会。

    姜药在灵泉继续修炼了一会,巩固修为,补充刚好消耗的力量,这才意气风发的站起来。

    数日之前,他还是武宗初期,《至尊魔道纹》刚刚入门。

    数日之后,他赫然已经是武宗圆满,《至尊魔道纹》也进入第二层。

    就是不靠愿力功法,不靠阿九,不靠毒域,他只靠武道修为,也能和普通的武真圆满一争高下。

    但,要是靠武道修为打败宣颂,莫隐,穆钺这些人,仍然不可能。

    这些人,绝非普通的武真高手。光靠武道修为,姜药和这些人决斗,死的一定是他自己。

    毕竟姜药修炼武道的时间太短。从邓九教他修真,到现在只有十年。

    十年,他能从菜鸟修炼到武宗圆满,这速度简直匪夷所思。

    他真的很知足,很自豪了。

    至于愿力功法,佛门玄功已经修炼到第四层,佛道功法《天下归仁》已经修炼到第三层,可以对抗武神。

    但是,绝对不能太过依赖愿力功法。

    愿力功法对愿力的消耗实在太大,简直是“烧钱”,真是用不起。

    二来,愿力功法在真界失传极久,属于传承已断,不为人知的功法,很容易引起别人觊觎他的秘密,招灾惹祸。

    姜药知道欲速则不达,所以没有再修炼,当下心满意足的离开灵池。

    接下来,是要去看看第四层墓园的功法典籍了。

    姜药来到收藏功法典籍的青塔,入眼一看,竟然是分门别类,一目了然。

    武道功法,器道典籍,符道典籍,阵道典籍,药道典籍!

    每一类,数量都很多!

    姜药不禁咋舌。

    杨氏的底蕴,到底有多强?第四层墓园,竟然藏了这么多功法典籍!

    这个小男人的目光,首先就盯向药道典籍。

    此时,心中竟然升起一丝可怜的侥幸,不切实际的妄想。

    不会吧…

    怎么会那么巧。

    当真是妄想。

    姜药自失的一笑,觉得自己有点可笑。

    可是忽然,姜药猛的眨眨眼睛,双脚不由抢上两步,接着,惊讶的眸子再次眨了眨。

    然后,他的手有点颤抖的伸出去,抽出一本药典。

    上面四个魔文大字,明明白白写的就是《魔药医经》。

    啊这…

    “哈哈哈!”少年突然放声大笑。

    “踏破草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想不到,传闻魔域失传的《魔药医书》不在罟山魔宫,竟然在杨氏祖地!”

    “天意啊天意!”

    “还有谁!哈哈哈!”

    姜药心中的喜悦,简直难以言说。

    这种喜悦,不光是如此阴差阳错的得到《魔药医经》,还有一种自我暗示,感觉老天都在帮他。

    这不是就天命么?

    他的野心,此时更是如春雨下的野草,疯狂的生长起来。

    天下霸业,真界帝位,几乎成为他的一种执念。

    哪怕这条路再难,哪怕是刀山火海,他也要闯一闯!

    姜药翻开《魔药医经》,运转药灵体,慢慢露出喜色。

    “没错,绝对就是。什么是歪打正着?这就是。”

    “我有了壶公丹经,有了魔药医经,是时候冲击药仙了!”

    姜药兴致勃勃的再次回到灵池,借助灵气和道韵,参悟药典。

    仅仅一天工夫,他的药道就从药神后期来到药神圆满。

    但,突破药仙要比突破药神艰难数倍。

    姜药全力运转药灵体,全心身的沉浸其中,浑身散放着药道气韵,不知山中岁月长。

    一天,两天,三天…

    不知不觉,又是七八天过去,姜药已经披头散发,犹如魔怔。

    这天晚上,月圆之夜。

    整个魔道山,忽然气韵陡变,变得说不出的阴沉,说不出的狞恶。

    原本浓郁到极点的灵气道韵,竟然变成了强大的毒韵!

    姜药在灵池殿中修炼药道,物我两忘,浑然不知。

    而那条叫阿九的小蛇,忽然飞了出去!

    外面的灵气,已经成为毒雾。

    可是阿九甘之如饴,兴奋之极。

    轰!

    小蛇迎风就涨,眨眼间就从筷子长,指头粗的普通小蛇,变成数丈长、盘口粗的四头怪蛇!

    狞恶,怪异。

    四头怪蛇在毒雾中翻腾,犹如神龙在云气中出没。它四张蛇口一张,毒韵就席卷而来…

    可是奇怪的是,无论四头怪蛇怎么吞噬毒域,魔道山的毒域都不见减少。

    可阿九的气势却在慢慢增加。

    足足几个时辰过去了。

    轰!

    阿九的身子突然暴涨五丈,变成水桶粗细,蛇骨咔咔声中,又一颗蛇头从脖子上生长出来。

    五颗蛇头五彩鸡冠,显得既美丽又恐怖,犹如蛟龙,强大的毒域在它呼吸间就孕生而出。

    蜿蜒飞动之间,隐隐生出风雷之声。

    良久之后,阿九的身子遽然变小,再次变成一条普通小蛇,飞到姜药身边。

    他的主人,兀自不知道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