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长夜国 武猎

第三百零四章 虫域之海

    “我命由我,不由天!”

    强烈的求生意志犹如的不甘的野火一样燎燃,洛仙子的意识顿时清醒了一分。

    紫府深处的魔气,更是漩涡般涌上灵台,护住她残留的意识。

    眉心的那道梅花钿,也忽然绽开,散放出丝丝高古的意念。

    在魔气和梅花钿的作用下,洛仙子回光返照般坐起来,疯狂的燃烧精血,运转心法。

    “谁也杀不了我,谁也不行!”

    这女子披头散发,势如疯狂,声音犹如杜鹃泣血般凄厉。

    就像是一只濒死的美丽凤凰,凄绝无比。又像一只怨念滔天的惊艳天鬼。

    死亡气息,顿时被冲淡了不少。

    可是,侵入神识和灵台的杀念非常厉害强大,她意识的消失仍然不可逆转,只是速度减慢了不少。

    这样下去,最多半柱香的功夫,她的意识就会彻底溃散,连元神都不会留下。

    “大荒鬼经!!!”

    “誓不往生!再无轮回!大荒鬼经,疾!”

    这既是拼命,也是血誓!

    就算是坠入鬼道,沦为万古厉鬼,也要保持意识不灭!

    她不知道,这箭叫寂神射,属于神识攻击神通,是古代强者遗留的一道杀念。不但威力强大,而且攻击诡谲,速度极快,还能无视盾符和护甲。

    被攻击者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射杀。

    那道影子,就是古代强者的杀意残念。

    在射杀洛仙子之后,古代强者的影子残念也烟消云散了。

    洛仙子短暂的清醒下,凭借着强大的意志,以及守护灵台的魔气,终于开始自救。

    在魔气的加持下,即便是暂时的动弹,也让她有了自救之法。

    洛仙子一边不计代价的燃烧精血,一边打出一个个阴森的手诀。

    《大荒鬼经》!

    与此同时就祭出那鬼气惊人的鬼印。这鬼印一出来,就在洛仙子幽渺的鬼医功法下,封禁住她溃散的意识。

    她已经小成的《大荒鬼经》,虽然不是逆转阴阳的手段,却阻止了她陨落的趋势。

    紧接着,几颗高级药丹就被吞下。

    下一瞬,又是一个药道手诀打出,眉心的梅花钿也道意氤氲,绞杀侵入识海和灵台的杀念。

    再一个手诀打出,强大的药道气韵就孕生出来,浓郁的药道生机顿时包裹了洛仙子。

    几乎同时,九只青郁郁的影针就浮现而出,带着药韵刺入她的九大灵穴。

    九转针诀!

    鬼道加药道之下,一个个手段行云流水般施展,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倘若有第二人在场,一定会惊叹洛仙子的自救之法,竟然如此高明,简直神乎其技。

    死亡的威胁下,洛仙子激发了所有的潜力和天姿,转眼之间就自然而然般,将鬼道和药道结合在一起。

    此时此刻,她就像一个神医,在千钧一发之际,治病救人。

    而她医治的人,是她自己!

    慢慢的,识海和灵台中的杀念被绞杀,被药道消弭。

    她溃散的意识和神魂,也在《大荒鬼经》和鬼印的作用下,重新凝聚,回归到识海和灵台。

    药道和鬼道功法配合,神乎其神!

    洛仙子的生机渐渐恢复,原本被死亡气息包括的躯体,也犹如回归大海的搁浅之鱼,重新焕发了生机。

    但她此时并没有意识到,她已经一心一意沉浸到修炼中,不知不觉的就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

    她的意识里此时只有刚才那一箭的妙义,那诡异的一箭差点要了她的命,可死到临头却福至心灵,让她窥探到神识神通的真意。

    神识攻击,向来是比灵魂攻击更难修炼的手段。神识功法,也比魂修功法更加珍稀。

    在真界,十万人当中,或许有一人会灵魂战技。可百万人当中,也未必有一人会神识战技。

    神识的本质只是意念五识,乃是大无色物。比魂魄这样的小无色物更加虚化不实。将神识这样虚化不实的大无色物,修炼出攻击之力,实在太难。

    ……

    吃过一切智果之后,洛仙子的悟性更加强大,一丝丝的妙意在她灵台纷至沓来,变化莫测,玄而又玄,又渐渐合流,如溪汇大海。

    又不知过去了多久,东方将白。

    一整夜过去了。

    突然,一道明悟像是闪电,从洛仙子灵台划过,难以捉摸,却又清晰无比。洛仙子浑然不觉的,右手鬼使神差般的打出一个玄妙的手诀。

    顿时,一丝连魂魄也难以感知到的杀芒,从她的识海孕生出来。

    这道杀芒在识海中若隐若现,聚散不定,慢慢的凝聚出一道灰色的刀芒。

    忽然,洛仙子神识一动,这道刀芒就如同没有弓弦的无形之箭,悄悄无声息的激射而出。

    这刀芒的轨迹诡异无比,出现的极其突兀,轨迹所在,空间几乎没有一丝波动。

    洛仙子霍然张开眼睛,有点呆滞的回想起刚才发自识海的刀芒。慢慢的,一丝喜悦浮上心头。

    神识战技?

    她猛然站起来,运转神识,依法施为的再次激发出一刀。

    一道神识和魂力都难以察觉的刀芒,就倏然出现,速度极快。

    这一道神识刀芒,不但具备凌厉的神识攻击之力,还带着剧毒。

    洛仙子有点发愣。

    自己因祸得福,修炼出一门神识功法?

    她有一门厉害的灵魂战技“九元噬灵箭”,同样难以防范,同样带着剧毒。

    可是她肯定,这一门神识功法的厉害,比“九元噬灵箭”更难防范,更加隐蔽,威力却不差半点。

    但,这一招对神识的消耗,却也很是厉害。

    “就叫九毒神识斩吧。”洛仙子自言自语的说道,“若是斩断毒化敌人的神识,会是什么效果?”

    她想到这里,赶紧将心法刻录下来,写了一个名字:“九毒神识斩”!

    虽然成功救治了自己,又领悟到一门厉害手段,可她仍然心有余悸,后怕不已。

    回想起之前的一箭,她肯定,那神识箭是一道古代强者的杀意残念,比自己的“九毒神识斩”更加厉害。

    同样是神识攻击,可无论是速度还是隐蔽性,她刚刚掌握的“九毒神识斩”,都远远无法和神识箭相比较。

    九毒神识斩如今比神识箭唯一胜出的地方,就是带着剧毒。

    所以,这门神识战技还需要不断完善,提升空间很大。

    “竟然是第二天了,第二批人应该已经进来了,得抓紧时间找东西。”洛仙子举头看看朝阳,这才想起已经过了一天。

    再次不要钱的吃了一些丹药,又打坐调息了半天,等到下午恢复了真元神识,洛仙子才站起来。

    她首先往城门楼走去,看见城门楼上,赫然是三个大字:虎关城。

    虎关城?

    她慢慢来到城墙下,看到城墙奇迹巍峨,易守难攻,但早已经废弛。

    巨大城墙上,到处是荒草,还有被轰击出来的窟窿。

    少女小小的身影,独自站在古老荒凉的城关之下,显得很是渺小孤单。

    有点哀。

    不知从何处的风吹过,让少女忍不住眯起眼睛。

    然后,她大着胆子进入城楼。

    这是一座古代军城,典型的军事城关。只是,所有的城防阵法全部废了,城墙上的灵武大炮和天机神弩,也都化为腐朽。

    不知道多少万年了。

    城中,到处都是残破的兵器和盔甲。有些高级盔甲之中,还有完整的骨骸。

    很明显,这座城被敌军攻破,城中爆发了血战。

    从遍地兵器盔甲和骸骨,以及法宝兵器轰击出来的巨大痕迹就能知道。

    一眼望去,不知道有多少骸骨。这里当年死了好多人。

    洛仙子没有去捡地上的盔甲和兵器。多少万年过去,虽是真器,这些盔甲和兵器等级下降的厉害,也都报废了。

    但是,很快有两具尸体引起了她的注意。

    两具尸体的盔甲,都极其高级,直到此时,仍然是高达七级的真器,可见当初最少也是八级盔甲,多半是九级盔甲。

    尸体中的尸骸,还保存的完好,甚至血肉尚在,栩栩如生。

    洛仙子看的心惊不已。这两个高级将领,到底是什么修为?竟然多少万年尸身不腐?

    她忍不住看向右边一个将领尸体,忽然感到一种诡异的熟悉。

    这…影子?

    没错,之前那用神识箭射杀自己的影子,就是这个高级将领的影子!

    他死前的残念和杀意,凝聚到影子上,多少万年后还差点要了自己的小命。

    可想而知,这个将军生前的实力有多恐怖。

    很可能是地仙级别的统帅。

    这人的相貌看上去威风鼎鼎,杀意如铁,手中一口断刀,好像随时都会张开眼睛。

    虽然他的额头一道伤口,生机全无,可洛仙子仍然忍不住退后几步。

    另外一具青甲尸体只隔了数十丈远,盔甲的颜色式样不像男子风格。洛仙子一看,果然发现是个女子。

    这女人长相很是英飒美丽,但是她的胸口,却插着半截刀刃。她的身边,还扔了一柄短戟。

    这短戟完好无损,带着凄厉的杀意。即便过去了多少万年没有维护,也仍然是高达八级的法宝。

    她是被男将所杀。

    看男将眉心的伤口,正是被这女将的短戟所杀。但男将的刀器断了,而她的短戟完好,是不是意味着,女将的修为更高,或者当时的状态更好?

    但,两人终究是同归于尽啊。

    洛仙子第一时间看向两人的指环,却发现两人身上根本就没有指环。

    她只能小心翼翼的捡起女将的短戟。

    这短戟仍然高达八级,拿到外界可是超级法宝兵器。

    短戟呈现银色,长约五尺。说是长兵器,却比枪短。说是短兵器,却比剑长。而且看上起非常精美纤巧,很符合女子的审美。

    洛仙子拿起这杆短戟,不知为何,果然感觉比拿刀执剑更舒服。

    一种说不说的慰贴感传到灵台。

    难道,真像穆钺所说,自己更适合戟?

    倘若真是如此,那么这杆精美秀气的短戟正适合洛仙子,却不适合姜药。

    姜药应该用长戟才对吧?

    这短戟上面还刻了两个清秀的篆体:月痕。

    戟尖如冰,刃牙如霜,好个上古神兵。

    短戟名月痕,其主是古人。

    好在月痕戟上面的禁制早就废弛,洛仙子轻而易举就抹除了残留的禁制,打了禁制收入自己的指环。

    能得到这件兵器,也不算进城一趟了。

    洛仙子在上古军城中走了半天,除了骨骸还是骨骸,半天都没有有价值的发现。修士的东西习惯放在储物空间。一般的储物空间,多少万年不维护不使用,灵气耗尽就会坍塌,里面的东西全部消失,被天地道则转移到新的空间,或者化为天地元气和灵气。

    很多指环,洛仙子一碰就灰飞烟灭,化为虚无了。

    只知道,这支军队是唐军。很多地方,都带着唐字。

    攻守双方,都是唐军。好像是爆发了一场内乱。

    实在找不到有用的线索和史料。这就是个简单的军事要塞。

    洛仙子没有再徒劳,在秘境的每一个时辰都是宝贵的。

    她要赶紧去其他地方碰运气,或者找到虞嫃。

    洛仙子快速出城。

    可是她刚刚出城,就发现空间一阵波动,周围的环境再次变了。

    四周都是蛮荒气息,哪里还有城关?

    就是方向,好像也没有了。

    这是什么地方?

    洛仙子完全找不到方向,只能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往一座大青山的方向而去。

    除了那座岛屿般的大青山,她实在想不出该到哪里去。这里离给独孤园已经很远,她现在想原路返回给独孤园,除非使用双鱼玉佩。

    洛仙子惊异的是,她一口气冲出了数千里,却还是没有到达青山。

    这个空间的感知规则,怎么这么恶劣?

    突然,她猛然停下来,不敢置信的看着脚下。

    她看到,脚下的泥土突然飞快的消失,就好像泥土被某种东西吞噬一般。

    妈蛋,啥啊?

    她的神识探入地下数百里,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我去!

    地下数百里深的区域内,赫然全部是蠕动的灰色怪虫。无数的怪虫一边吞噬泥土,一边不断长大。

    泥土越来越少,虫子越来越多。

    洛仙子跃上天空,放眼望去,大地在慢慢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灰色的大海。

    虫海。

    那海上不断涌动起来波浪,就是一堆堆的怪虫。

    几乎同时,一个铺天盖地的巨大虫域就构建起来,慢慢延伸出去,似乎要统治这方天地。

    四面看去,除了远处那座青的发黑的大山岛屿一般耸立外,其他地方都被“海水”淹没。

    虫海茫茫,似乎无边无际。

    这种虫子不是毒虫,却带着一种暴戾的气息。

    洛仙子明白,她必须在虫域巩固之前离开这里。

    不然就很难冲出去了。

    可是那座“岛屿”般的青山,却好像远在万里之外,似乎永远也无法真正靠近那里。

    而此时,虫海大域已经即将稳固,一方天地都已经笼罩在虫海法域之下。洛仙子神识极力放出,也探测不到边际。

    虫域!

    越来越强大的虫域!

    此时此刻,她才发现自己少了一门重要的高级功法:瞬移功法。

    唉,自己的厉害手段,还是不够多啊。

    她有点不甘心的祭出双鱼玉佩,准备花费愿力,传送到给独孤园。

    这相当于顶级强者道域的虫海大域,根本不是她现在能抗衡的。

    哪怕一个武仙圆满,此时也都只有逃命的份儿。

    正在她要激发双鱼玉佩逃走时,突然本来已经稳固的虫海大域,竟然开始开裂。

    “咔咔!”

    只有神识感知到的破裂声好像从天际传来,有种苍穹即将坍塌的感觉。

    咦,怎么回事?

    “破!”

    一声响彻云霄的叱喝从下方传来。

    漫漫虫海之中,一个身材颀长的少年挺身而出,散放出强大滔天的气势。在他强大的道域之下,虫域的裂纹越来越大。

    虫域煞气惊天,不可一世。可是这少年却夷然不惧,他那丰神如玉的俊美容颜,没有丝毫惧意。

    甚至,带着睥睨虫海的霸气,闲庭信步的从容。

    洛仙子顿时止住了激发双鱼玉佩的动作,而且第一时间藏起了玉佩。

    却见那少年,不是盘康是谁?

    洛仙子看到盘康的出现,忍不住心里一惊。

    想不到,在此地见到了盘康!

    她很清楚盘康的强大。盘康的修为此时已经没有遮掩,赫然是巫圣二重天的修为!

    四十多岁的巫圣二重天!

    实在有些吓人。

    而且她肯定,盘康这等存在,还不是一般的巫圣二重天。

    可以说,到了盘康这个层次,已经算是跻身顶级强者的行列了。

    此时,虽然虫海大域没有被彻底破开,但被盘康的圣级道域抗衡,再也没有并吞八荒的嚣张气势。

    “给我开”

    盘康站在虫海上空,将一件东西收入指环,然后加持道域,打出法诀狠狠冲击虫海大域。

    犹如天神一般!

    他的目的似乎是摧毁虫海,重新进入地下找什么东西。

    仅仅是他的巫圣道域,就强大的可怕。洛仙子肯定,盘康若要杀自己,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开!”

    “咔咔咔”

    虫海大域终于出现一片无形的坍塌。

    此时此刻,洛仙子只能沾沾盘康的光,懒得浪费愿力激发玉佩了,她也不能让盘康看见自己的玉佩。

    “嗯?”

    盘康此时才注意不远处的女子,他立刻认出来,这女子是神洲人族的第一少年高手,李洛。

    这女子风姿绰约,武药双绝,倒也是一等一的天之骄女。

    比起虞嫃,似乎并不差多少?

    从小到大,少年当中,没有几个人能让他看的起。

    可是这个李洛,却连他也忍不住心生赞叹。

    嗯,很不错了。

    他目光闪过一丝神采,对洛仙子点点头,喝道:“你先退下,此地不是你所能停留!”

    他的语气不是颐指气使,更没有恶意,甚至还算好意,可却带着自然而然的命令口吻,似乎理所当然,天经地义。

    就好像,他天生就是主导者。

    更奇怪的是,洛仙子听到他的话,竟然有种下意识的感觉:应该服从他的命令。

    刹那间,甚至让她认为,接受此人的领导,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可是紧接着她就心中一凛,立刻回过神来。

    这难道就是天生的领导气场?

    还是说,盘康的修为足够强大,才拥有了这种气场?

    “是,前辈。”洛仙子不动声色的说道,趁着虫域被盘康破开,“乖巧听话”的远远遁出。

    盘康可是巫圣,按照规矩,她当然要叫前辈。哪怕两人都是少年,盘康也当得起她一声前辈。

    洛仙子刚刚远遁开,就听“轰—”的一声在虫海中响起,滔天虫浪之中,突然一只巨大的刀影划向盘康。

    虫海大域的气势,顿时再次强大起来。

    不对。这不是刀影,而是一只爪影,还是一只古怪的虫爪。

    这只虫爪的气势,好像要将老天也划开一个口子,要划开这一方世界。

    滔天的暴虐杀意,顿时封锁了整片空间。

    洛仙子看的心惊肉跳,头皮发麻。

    因为她很清楚,自己在这虫爪面前,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抗力量,甚至也没有反抗的必要。

    实力差距实在太过悬殊。悬殊到令人懒得抗拒。

    只是,现在这遗址恐怖的虫爪,对付的是盘康这个顶级的少年强者。

    “斩”

    盘康黑发狂舞中,祭出一柄耒耜,劈出一道惊天杀意,迎向攻击而上的虫爪。

    洛仙子没有看错,盘康祭出来的,的确是一柄耒耜,这耒耜非常古朴,带着沧桑的岁月气息。

    “轰”

    “轰咔咔”

    附近的虫海扬起巨浪,无数的怪虫化为齑粉。

    盘康神色平静的看着虫海中慢慢浮现的一只八脚怪虫。他很清楚,这只巨虫是一只怪圣。

    不是妖,而是怪。

    也好,那今天就动一动。

    根本没给盘康思考的时间,八脚怪虫一出来,八条巨爪打出八道虚空裂缝般的爪影,形成一个巨大的绞杀大阵,将盘康围住。

    刹那间,天地之间似乎都被它的八只巨爪束缚,就是天上的太阳,好像都变得阴冷起来。

    “死!”

    盘康的耒耜法宝再度扬起,无数土石铺天盖地而来。无数的绿色生机,还夹杂在泥土石块之中。

    远处的洛仙子目光一凛。

    好强!好恐怖!

    原来,盘康还是一位土系强者,似乎还精通农道之术。

    他这一招可以土化一方天地的气韵,布置出大地元气化为自身生机。

    随着盘康出手,恐怖的虫海顿时开始发生变化。

    大片大片的虫海被从天而降的土石方覆盖、填充,迅速变成大片大片的土地。

    填“海”生成的大片土地,很快就生长出无数庄稼的虚影,虚影是大地元气生成,又被社垣源源不断吸纳进去,化为他的力量。

    这手段,简直犹如创世一般。

    真正的“搬山倒海”!

    洛仙子看呆了。

    圣级强者的手段,果然不一样啊。

    可是盘康的脸色此时反而凝重起来。

    因为之前被填充的“大海”,被他土化出来的大地,竟然再次虫化了。

    大地重新被变成“大海”,虫海的大域再次强大起来。

    怎么回事?

    盘康随即就明白了。

    原来,这些虫子属木!

    五行属木的虫类,当然天生克土,也就是说,他这一招虽然厉害,却用错了地方。

    他就是调来万里泥土,也能被虫海吃干净。

    就在此时,八足怪虫再次冲出虫海,卷起滔天煞气,席卷而来。

    整个虫海,犹如飓风来袭,掀起巨大的虫浪。

    而那一道少年的身影,却如同怒海中的磐石。

    “哈哈哈,来得好!”盘康大笑道,举手就祭出一缕金光。

    这一缕金光乍一看,和早晨的第一缕阳光没有任何区别。

    极细,极柔。

    可再一看,那种锋利到极点、凌厉到恐怖的锐气,却令人整个魂魄都感到战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