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全球游戏化:神级内测玩家 相思洗红豆

第274章 单对单,生对死!

    死亡激光扫射已经停止了。

    这是银色木马用来驱赶玩家快速进入神之塔的手段,不然只有炮灰玩家进去,大部队都等在外面,就太无聊了。

    同时这也是一盘游戏开始前的开胃菜,除了瞬间吊起神主们的胃口,也要让玩家们认真起来,快速进入状态。

    毕竟神之塔内的游戏才是主菜,要是玩家在这里死太多,就不好玩了。

    这也是靳白雪的团员容忍她救人的原因之一,如果死亡激光还在扫射,大家肯定没这个‘闲情逸致’。

    “激光怎么停了?没劲!”

    飘在空中的骑行服青年抱怨了一句。

    他是个公路自行车爱好者,曾经还参加过环法自行车大赛,属于有钱又有闲的人,所以激光停止后,让他觉得不够刺激。

    “注意警戒,下面还有玩家!”

    王凯之整理了一下贝雷帽,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他神情轻松。

    他可是上京市排名前百的大高手,在他看来,古城这种三线城市中,即便是个人战绩榜上排名第一的玩家,都不如他。

    这七个不速之客的降落速度很快,除了一个脖子上挂着一款红色头戴式耳机的青年,偏离了方向,其他人都落向了浮桥。

    “晶辉!”

    王凯之喊了一嗓子。

    “收到!”

    骑行服青年张晶辉,在距离地面还有五十多米的时候,突然拔出绑在大腿上的刀套中的匕首,割断了降落伞绳。

    呼!

    张晶辉立刻加速坠落,直挺挺的砸向了浮桥,可是就差七、八米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在空中一顿,抵消了下坠惯性,之后他一个轻松的空翻,落在浮桥上,接着拿起一把AK47突击步枪,警戒着岸上本地玩家。

    砰!砰!砰!

    这些玩家们都落地了,没有停留,一个个手脚利落的摘下降落伞包,跑向神之塔大门。

    “这哪来的不速之客?”

    退伍兵不爽。

    在他看来,不管这座城市主塔有多难,那都是古城市人的,外来者没资格蹬塔。

    “他妈的,这是夺食!”

    保安骂骂咧咧。

    “你们应该考虑的是,这些外来者为什么可以离开他们所在的城市,他们的攻略进度看样子,比咱们快多了。”

    一个穿着武警制服的男人,面色凝重,犹豫了一下后,劝说纪诗涵:“别救了,时间太紧,完成登顶是第一任务。”

    靳白雪看了一眼公园附近,受伤的玩家不少,她一时间也救不过来,只能放弃。

    当他们这二十三名玩家进入神之塔后,先进来的玩家们大多已经找好了位置,基本上都是位置靠前,视野比较好的。

    “你在找谁?”

    退伍兵看到靳白雪四下张望:“同伴吗?”

    “嗯,一个朋友!”

    靳白雪看了一圈,很快发现了孙缘。

    他的团员又变多了,而且甄鱼这些弱小的人也没死,说明孙缘很照顾她们。

    “要过去吗?”

    保安信奉人多力量大。

    “不用了!”

    靳白雪朝着王凯之那几个人走了过去,显然是打算坐在他们旁边,就近监视。

    “等等!”

    周聪拉住了靳白雪:“敌我不明,不要贸然行事!”

    身为一名武警,周聪胆大心细,已经把这场游戏当作了战争来打。

    一刻钟过去了,就在一些玩家等得不耐烦,准备质问银色木马游戏什么时候开始的时候,空气中,突然冒出了一团银色的电弧,宛若游鱼一般,在噼噼啪啪的声响中,一个篮球大小的立方体凭空出现了。

    “我是银色木马,古城市的游戏管理者,负责主持本次神之塔游戏!”

    银色木马的声音有一种戏谑的腔调,就像是在嘲讽别人,让人听了,很想朝着它的嘴巴打两拳。

    “相信诸位已经久等了,那么事不宜迟,第一场游戏,拳王争斗,正式开始!”

    “接下来,我将宣读游戏规则,请各位注意聆听,我只讲一遍,如果听错了,漏听了,导致违反规则,那么将给予爆头抹杀惩罚!”

    整个斗兽场,瞬间安静了下来,不少人紧张的的呼吸都放缓了。

    “这一场的游戏内容,相当简单,就是随机抽选两个玩家,使用冷兵器,进行无限制的死斗,只要击杀对方,即为获胜,得到进入下一轮的资格!”

    银色木马说完,不少玩家便脸若死灰了。

    比如甄鱼这种,她下意识的扭头,绝望地看向了孙缘。

    我这么弱,单对单绝对死路一条。

    “银色木马,随机抽签是不是太不公平了?我觉得应该高手对高手,菜鸟对菜鸟,这样比赛才有可看性!”

    一个武校生举手建议。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这毫无意义!”

    银色木马笑了起来:“请记住,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你们现在可以祈祷了,争取抽一个菜鸟。”

    “稳了!”

    秦德感觉他能赢,毕竟好赖也是个神谕者呢,胜算很大。

    “思雨,别怕,我会替你出战!”

    徐青山看到赵思雨担心,便安慰她。

    “当然,我也不是什么喜欢逼人去死的魔鬼,所以每一个玩家,都拥有一次向它所属团队中的成员,救助的机会,让对方帮它战斗!”

    “如果对方拒绝,也代表‘救助’机会消耗掉了,所以各位选择求助目标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千万别遇到那种‘塑料姐妹或者兄弟’哦!”

    银色木马说完,斗兽场看台上,立刻响起了一片喧哗声,跟着就是此起彼伏的恳求。

    “团长,你要帮我呀!”

    “哥,你帮我这一次,妹子我以后给你做牛做马!”

    “一世人两兄弟,帮帮我吧?”

    不自信的玩家有很多。

    孙缘的团队中,女孩们也都看向了孙缘,但是大家还要脸,没好意思开口求助。

    徐青山很心痛,因为他的表态,赵思雨没有回应,而是下意识的看向了孙缘,明显在她心中,孙缘要比他更强。

    “大家不要慌,先打一打,实在不行了,再求助!”

    孙缘安抚。

    他听到银色木马宣读的规则,有些意外,毕竟他当年玩这款手游的时候,就他一个内测玩家,根本没有这种求助的机会。

    “还有一点,每一位玩家,如果被求助,最多下场三次,之后禁止。”

    银色木马这句话,简直就是在挑拨团队成员关系,制造不和。

    沈静然偷瞄了孙缘一眼,她觉得她应该配拥有一次场外求助机会。

    “好了,事不宜迟,游戏开始!”

    在斗兽场的上空,出现了一幅巨大的三维立体屏幕,它被一条线均匀的分成了两个方框,此时每一个方框中,都有一个玩家的上半身图像在走马灯似的变化着。

    十秒后,图像定格。

    唰!

    神缘团众人,看向了卫东麦。

    “你这运气可真差!”

    秦德打趣。

    “我觉得不差,反正躲不过去,不如早点打完早点休息!”

    卫东麦说着话,站了起来。

    他这个动作,也让附近的玩家都看了过来。

    “团长,我去了!”

    卫东麦深吸了一口气,转身下场,他从来没想过让孙缘帮忙。

    “等等。”

    孙缘赶紧喊人,把逐风防护衣脱了下来,递给卫东麦:“穿上!”

    “这怎么行?”

    卫东麦连忙拒绝:“万一我输了,这件装备可能拿不回来了吧?”

    “哦对,忘记了一条规则,死斗的胜利者,有权在对手的所有物中,挑选一件作为战利品!”

    银色木马笑的很阴险:“所以各位玩家,不要想着互相借用极品装备哦,万一翻车了,可就没了!”

    孙缘眉头皱起,足以夹死一只海蟹,不过递出防护衣的手,没收回来。

    “拿去!”

    孙缘吩咐。

    卫东麦还没说话,其他人先急了。

    “孙缘,别莽撞!”

    宋明晨心说你疯了吗?这玩意都借?

    “没关系的,就算丢了,我也可以再抢回来!”

    其他人本来想劝说的,可是听着孙缘这么霸气四射的发言,都闭上了嘴巴,不过内心中,都有些激动。

    我果然没跟错人!

    附近的玩家们,都惊呆了。

    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

    但是他们也很羡慕这个外卖哥,怎么就加入了这么好的一个团队呢?

    也不知道人家还收不收新团员了,待会儿要问一下!

    “一分钟准备时间到,玩家传送入场!”

    银色木马话音未落,卫东麦和他的对手整个人便消失在看台上,下一秒,他们出现在剑痕斑驳的斗兽场中。

    “东麦,快穿防护衣!”

    赵思雨大喊提醒。

    卫东麦赶紧把防护衣套在了身上。

    他的对手是一个中年人,哭丧着一张脸抱怨:“屠龙级的防护衣,这让我怎么赢?”

    “东麦,别上当,小心对方示敌以弱,总之全力以赴!”

    沈静然大喊。

    卫东麦是个朴实的好人,本来还觉得穿着孙缘给的装备,有些欺负人,但是听到沈静然这话,他悚然一惊。

    中年人扫了一眼看台,暗骂了一句多管闲事,正犹豫着用什么战术呢,结果眼前人影一花,那个外卖哥已经杀到了身前。

    灵魂力量激活!

    爆裂球棒砸下!

    呼!

    破风声呼啸。

    暴走土著是侧重于战斗的灵魂力量,可以全面提升身体素质,杀的猎物越多,战斗力翻倍越多。

    所以他这一击砸下来,当真是迅疾如风,燕过无痕。

    中年人脑子里涌起躲闪这个念头的时候,球棒已经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头盖骨上。

    砰!

    中年人的头盖骨就像一个被疾速行驶的汽车碾过的大西瓜,直接碎裂,崩散,还有一部分连带着球棒,被硬生生的打烂脖颈,砸进了胸腔中。

    鲜血飞溅,碎肉涂地!

    一棒,

    生死定!

    噗通!

    无头尸体倒地。

    看台上,鸦雀无声,谁也没想到,第一场结束的这么快。

    那个外卖哥,居然一棒秒杀对手!

    有点过于厉害了吧?

    还有一些玩家,一边打量着孙缘这边,一边满脸凝重,要是自己遇上这位,能打赢吗?

    而且看座位,他是远离团长的,那就说明他在这个团队中,是边缘人物!

    一般来说,团队成员的重要性,都是以实力决定的,那岂不是说,这个团队中都是猛人?

    因为卫东麦的表现太过于精彩,以至于神缘团被重点关注了。

    “这一战,卫东麦胜!”

    银色木马宣布结果,在将卫东麦传送到看台上的同时,第二场的随机抽签,开始了。

    “团长!”

    卫东麦赶紧脱下逐风防护衣,还给孙缘,虽然没用上,但是他心中依旧充满感恩。

    “打得漂亮!”

    孙缘称赞,拍了拍卫东麦的肩膀。

    接下来的时间中,死斗一场接一场。

    没有喝彩,没有讥讽,整个斗兽场,安静的宛若古代的乱葬岗。

    因为每一场结束,都代表着一个人死去。

    这太残酷了!

    谁敢确定自己不是下一个倒霉蛋?

    关键是地上那些死尸,就那么放着,并没有被清理掉,于是更吓人了。

    第46场,巨大的虚拟屏幕上,出现了甄鱼的图像。

    “团长!”

    甄鱼立刻望向了孙缘,可怜巴巴的表情,好似一只等待主人挥舞逗猫棒的折耳猫。

    “下场求助吧!”

    孙缘安抚。

    他知道甄鱼很弱,而且这位女主播虽然激活了灵魂力量,但是是关于占卜的,对本体厮杀没帮助。

    “谢谢团长!”

    甄鱼忙不迭的道谢。

    很快,甄鱼被传送进斗兽场。

    她的对手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武器是雁翎刀,他看到穿着JK制服的甄鱼后,松了一口气。

    这一场,稳了。

    哎!

    就是这个女孩挺漂亮的,杀了怪可惜的,至少也让我透一次呀!

    “别怕,我的刀很大,也很快,你忍一下就过去了!”

    男人调侃。

    “银色木马,我要使用求助机会!”

    甄鱼赶紧举手,朝着飘在空中的立方体大喊。

    “卧槽!”

    男人吓了一跳,感觉有些不妙。

    毕竟这个女孩很漂亮,有男人说不定肯为了她下场。

    “你要求助谁?”

    银色木马询问。

    “我们家团长,孙缘!”

    甄鱼吞了一口口水。

    “孙缘,你愿意替她出战吗?”

    银色木马询问。

    “愿意!”

    孙缘站了起来。

    唰!

    四周的目光,立刻盯了过来。

    “卧槽,一位团长?”

    握着雁翎刀的男人郁闷了。

    不过不慌,我可是近战系的神谕者,个人战绩榜排行八十五名呢。

    男人给自己打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