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东京泡沫时代 半亩南山

第502章、修罗场?不存在的

    就算看得清大势的人,一时之间也看不透陶知命在小野寺财富上市这个计划里埋了怎样大一个雷。

    这个雷,啥都能往里装。

    不明所以、认为霓虹股市这次4万点稳了,甚至将来5万点、10万点也是迟早事的人,将猛地一头扎进来。

    借陶知命这个“神明降世”的势头,霓虹股市的一波暴涨,会让更多的资金在高位进入霓虹股市。

    小野寺财富不可能今天说上市,明天就有股票可以买卖了。不管是在霓虹股市崩之前还是崩之后上市,效果都一样。

    陶知命将先通过上市赚一笔,随后在霓虹股指走向腰斩的过程中,还能借护自家盘的名义回购股份,表示对霓虹经济尽力了。

    以他这时候的这层光环,在这个过程里,小野寺财富的资金从哪支股票撤出,那支股票都得雪崩。

    他也不用通过进进出出的操作获利,只用通过营造出这种声势,让三友财团计划的目标旗下的某些会社陡然压力倍增,就能起到绝佳的效果。

    先知先觉的陶知命,甚至有可能将小野寺财富塑造成为一片狼藉中的霓虹股市中一枝独秀的存在,让坚挺地持有小野寺财富股票的霓虹人成为坚定的支持者。

    上市是束缚,但只拿蟠桃会旗下一个公司先去上市,却也有巨大的操作空间。

    和李家成等人商谈了一上午,这些老狐狸很快就梳理清楚了陶知命这个计划之精妙。

    明处的小野寺财富吸引着财富,是一个持股霓虹其他会社股票的壳子;三井、住友等各方退出避嫌的三友投资银行改成了知命信托,那也是是一个壳子,仍旧可以成为资金私下里流动的渠道;新成立的三友控股,更是直接架构在海外,成为未来三友财团的顶层架构,暂时隐在暗处。

    各方的股份比例被精细地计算着,一切都指向最终那个结果:到将来,陶知命所聚集起来的各方势力,将通过各自的渠道,在陶知命所营造起来的大势机会里,各自吃饱的同时还在陶知命未来主导的那个财团中占据应有的份额。

    李家成等人心情激荡,在他看来,陶知命这次亏了,也赚了。

    他在三友财团的未来份额里,似乎少了那么5%,这部分是让渡在香岛这个投资公司里的。这个公司,随后还将接受花旗银行的一部分注资。

    但这个投资公司,除了在三友控股里占些比例,还将在他改组后的知命信托里占股,然后间接在那个第一劝业银行独立出来的信托银行里控股,分享米国那边通过三菱和第一劝业银行搭起来的另一个框架中的收益。

    哪边多哪边少,将来总的来说是亏了还是赚了,无非是看计划进行得如何了。

    在李家成看来,既然陶雅人说了那样一番话,自然是已经认可了陶知命的地位。这种认可还不是出自他本人,而是出自他背后那些米国财团。

    再加上陶知命现在营造起来的光环,他在后面的计划里可太主动了。

    什么道德绑架,对商人来说,这种玩意真的有用吗?

    哪个站在顶端的人物,不是毁誉参半?

    等李家成他们在这里吃了一顿“家宴”走后,霍英冬也只是深深看了陶知命一眼,并没有在陆雁面前说什么。

    反倒陶知命说了一句:“作为对我补偿的一部分,霓虹和夏国恢复经贸的事也会很快真正落地。欧依尔特王室那边又订了两艘超级游艇,明年的贸易订单我明天也会跟他们谈。霍伯,放心,这次到香岛来我肯定把货款要到,明年的订单总不用我提前付款吧?咱们现在毕竟已经准备在这个丫人投资里一起合作了。”

    霍英冬时至今日仍旧和陶知命演着当初因为黑色星期一事件“奇袭”无线台埋下的裂痕,听陶知命重提年初时的“丑事”,霍英冬眼里浮现出笑意:“这名字怪难听的。”

    “既然是以投资开发南丫岛的名义成立的,取这个名字挺别致啊,别人一见就忘不了。而且丫字倒过来就是个人字,还好设计Logo。”陶知命仿佛很自得,“邵生都不介意当初的事了,您也不用有负担吧?邵生,是这样吧,我那个新星导计划,也算尽了一份股东的责任啊。”

    邵毅夫笑呵呵地不言不语,新星导计划在香岛这边除了刘振伟那个戏,另外三个名额全部用来支持无线台的电视剧了,这话却是不假。

    “所以说啊霍伯,在商言商,我在霓虹的计划还离不开香岛大家的支持。这回带着香岛这边对我的支持和欧依尔特王室明年的新订单回去,再加上和夏国恢复经贸之后明年我这边可以走的量,您就算看在赚钱的份上,也不用再提防我吧?您和李生他们当年的恩怨,和我无关啊,我那时候还穿开裆裤呢。”

    “我们能有什么恩怨,你想多了。”霍英冬打了个哈哈,“好了,要是跟欧依尔特王室的订单谈好了,让赵总向阿霆吩咐一下。今年第一次从内地那边要货,他们也怕我们帐拖得太久,明年就没事了。”

    陶知命笑着点点头送他和董华、邵毅夫离开,宅子里就只剩下陆雁和邱淑珍。

    陆雁先行接着话调侃了一句:“陶生,之前种种,倒也谈不上恩怨。你最早是霍生介绍给大家的后辈,没想到在香岛这么吃得开。霍生从当时长辈对待晚辈的提携感情到现在真正平等的合作关系,那也是很正常的。”

    “我始终是以交朋友为大方向。”陶知命随后应和着,“在霓虹那边也一直是这样,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次被人在背后捅了一刀,我也长进了一些。”

    说着他就看向了邱淑珍,意味深长地问道:“利夫人,今天带邱小姐来,让我很意外啊。”

    一句话说得邱淑珍有点局促,陆雁却坦然微笑着:“我一介女流,丈夫过世后把家守住就不易了,比不得李生他们家业大、子女出色、精兵强将。陶生也不用多心,既然你想在影视方面好好发展,我凭利家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一点小名望,在这一块打打下手,帮你提携些新人是应该的。”

    话说得过谦了,但听完了他们上午聊的事的邱淑珍,却一点都不觉得违和。

    陶知命无奈地摇了摇头:“利夫人放心吧,有钱大家一起赚,我香岛的事业本来就需要大家帮忙提携。今天也多谢邱小姐了,有你在,有一些我不方便回答的问题,他们反倒不好问出口,利夫人这个人情我记在心里。”

    邱淑珍很疑惑,自己还有这作用吗?哪些不方便回答的问题?

    陆雁很开心地笑了笑,就对邱淑珍说道:“阿珍,今天听到的,左耳朵进,右耳朵出。陶生肯让你听,那就是准备提携你了。下午呢,我还要跟李生他们再碰碰头。至于陶生还有没有什么新戏的计划,你就慢慢问吧。”

    她就这样自己先行离开,邱淑珍看到车子开远,转头看到陶知命似笑非笑的脸,才有点手足无措地低下了头。

    “这可就难办了……”陶知命想了想就先迈步,“继续到茶室坐一坐吧。”

    邱淑珍咬了咬下唇,心一横就跟了上去。

    “这回又是利夫人逼你来的?”陶知命在前头漫不经心地问。

    “不是。”邱淑珍有点不忿,但胆子毕竟没有两年前那么大了,“你……为什么总这么想。”

    话说得有点委屈。

    当时在东京,他就是不咸不淡地说一句“和利夫人的合作确定了会进行,你应该不会因此受到什么刁难。”

    就好像自己总是被迫要来陪他一样,这家伙就喜欢装傻!

    陶知命到了茶室里,佣人自然早已清理干净了。他大大咧咧地坐在茶桌前,朝对面抬了抬下巴,邱淑珍就乖乖地坐了过去,再次泡起茶来。

    “这么说,你现在不嫌我脸皮厚了?”陶知命笑呵呵地调侃着。

    “我……”

    邱淑珍现在感觉很怪,之前还非常有气势的他,谈完正事跟自己单独在一起之后这嬉皮笑脸的样子,忽然又让她觉得不用那么小心翼翼了,一贯的小脾气不由自主地冒起来。

    什么叫不嫌他脸皮厚了?一句话说完,他当时那句那个外国女人对他“上瘾了”还有那一晚不绝于耳的噪音就又浮现在记忆里,让她尴尬无比。

    但毕竟不是当年刚出道的她了,邱淑珍心头一念间就收起了有点气鼓鼓的表情,默默地烫着杯子。

    陶知命又叹道:“下午佳欣还会过来。”

    邱淑珍沉默着,抬头看了看他。

    “我也已经结婚了。”陶知命没有避开眼神。

    邱淑珍越发觉得自己的不堪,低头说道:“泡完这杯茶我就走。”

    陶知命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房间里很安静,于是邱淑珍越来越觉得局促。

    看他对李佳欣的存在很重视,似乎自己当时错失了一个机会一样。

    不过时至今日,虽然对这个行当的认识已经加深了很多,邱淑珍仍旧无法彻底豁出去,为了红不择手段。

    王精说的那样能红,邱淑珍当然懂。废话,敢脱当然容易红,但那样自己就永远也摆脱不了脱星的身份了。

    再者说,他虽然嘴甜用心,模样也太……

    眼睛看着茶桌,余光里是姿态放松的陶知命,邱淑珍忽然抬头说道:“陶哥,我去年拍的戏,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

    陶知命如实摇头:“没有。”

    “你什么时候有空看看……我能演好!”

    “好。”

    看他似乎很客套的笑容,邱淑珍没话了。李佳欣虽然确实漂亮,但自己比她差得很多吗?她在香岛被那么多人议论,私底下说过陶知命当初怎么追她,至少听起来陶知命是很用心的,不是那种不懂怎么哄女孩开心、只谈买卖的人。

    现在自己说了是主动来的,他还是这个样子。就算稍微做点什么逗自己开心、显得对自己有想法有意思的事,自己也有台阶好下啊。

    偏偏这副做派,完全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还提前说什么“下午佳欣还会过来”、“我也已经结婚了”。

    邱淑珍如坐针毡,只觉得自己像个小丑。

    水烧开,她默默地泡好了一杯茶,就站起来说:“陶哥那我先走了。”

    陶知命点了点头,端起了茶杯。

    邱淑珍走到了门口,忽然回头:“我泡的茶,有没有更香一点?”

    陶知命一本正经地点头:“当然。”

    邱淑珍翻了个白眼,然后就真的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单独面对他,邱淑珍觉得自己这样的反应很正常,哪怕他是个一回来就能让香岛那些大富豪登门拜访的大人物。

    陶知命没有挽留她,只是悠然地闻着茶香。

    等楼下传来了隐隐的交谈声,他才嘴角翘起来,轻轻抿了一口,砸吧着嘴往楼下走去。

    还在楼梯,就听到邱淑珍在那里解释:“……利夫人带我来的,我问问陶……总明年有没有……”

    “邱姐不用向我解释。”李佳欣语气里的笑意淡淡的,“邱姐现在走吗?没有车出去吧,我让何妈开车送送你?”

    一副女主人的派头。

    陶知命往楼下走着,淡淡问道:“回来了啊?我说刚才听那个车子声音有点熟悉。”

    邱淑珍吃惊地回头看了看他,难道是刚才说那些话就是听到她车子的声音了?

    “是啊,估计你们事情谈好了,饭也吃完了。”李佳欣笑吟吟地走过来,挽住了他的胳膊一本正经地说,“邱姐,明年肯定有新戏的,到时候通知你试镜!”

    邱淑珍看两人站在那里,维持着演技开心地笑着:“谢谢,谢谢!我一定会努力的!”

    “何妈,送一送邱姐吧,就用我的车。”李佳欣说着从手里那个精致的包里,拿出了套着定制皮套的车钥匙。

    “……不用了,我叫个计程车。”邱淑珍连连摆手,“那……陶总,再见。”

    看她就这么往院门那边快步走去,李佳欣也没有坚持。先是一直笑着,然后才转头鼓着嘴,有点吃味地看着陶知命。

    “这样看我干什么?”陶知命失笑道,“你回来得这么快,应该是早就到了附近,看到他们的车子都走了就回来了吧。看到家里还有个人很意外?”

    “怎么?看到你那么厉害,都开始送女人来了?”李佳欣确实像他说的那样。

    这么久没见,尤其是经过了这场风波,他又带着这种声威到香岛来,李佳欣已经完全不在乎香岛这边的人怎么看了。反正霓虹那边的上田大小姐从来也没找过麻烦,不去霓虹的话,大家就像活在两个世界。

    她现在既享受陶知命给她带来的物质充裕,又享受身为他在香岛唯一的女人这种莫名其妙的荣耀感,还享受他在私下里带来的……充实感。

    可现在这个迹象不妙,很不妙。

    邱淑珍出现在他的家里,这个苗头很不好。

    面对李佳欣充满醋味的语气,陶知命不置可否地说道:“多新鲜?香岛这边还算是都讲点自尊和脸面的。你信不信我后天一回东京,同样的阵仗。”

    “……霓虹那边我不管,但是香岛这里,我……”她刚要撒撒娇,就迎来陶知命淡淡的一瞥。

    李佳欣的话堵在了嘴边,想起当初他说的什么“开枝散叶”之类的话,还有他最开始就有的理所当然的霸道。

    陶知命往沙发上一躺:“生意场上的事,复杂得很。我人不在香岛的时候,你也要提防着他们从你身上开刀,想为我挖一些坑。丑话说在前头,缺钱花告诉我,别在香岛这边随随便便跟人一起做生意。另外,也别做什么事被人拿住把柄。另外,香岛也不太平,我已经告诉老赵了,让他回头给你配几个女保镖。”

    李佳欣这才从那种见到邱淑珍吃味的情绪里陡然走出来,有点不安地偎到他怀里:“有那么危险?”

    “你说呢?强龙不压地头蛇,你当我真的只手遮天啊?”陶知命手一伸就揽住了她的腰,“一句话,低调一点,别贪,你就能为我省不少麻烦。”

    “那邱淑珍……”

    “两年前利夫人就带她去东京找过我!”陶知命手底重重一拍,“别想那些有的没的。要论先来后到的话,哪有你什么事?虽然我现在不贪了,但你想做我的主了?”

    “我吃点醋就是要你多贪贪我!”李佳欣语气里是真有点吃醋,这么说的话,难道他们俩真的有什么?

    “行啊,中午刚吃饱,运动一下!”陶知命嘴里调笑着,横抱起她往楼上走去,一路都是她窃窃得意的笑。

    而浅水湾的山路边,邱淑珍走远之后才放慢了脚步,低着头红了眼睛。

    明明已经准备放下自尊了的,如果是他那么优秀的人的话,也不是什么太难接受的事。

    但她忽然发现,已经有了一个李佳欣存在,事情就更复杂了。何况,他对自己又像是根本不怎么动心一样。

    走上了明星这条路,不出头就没有好日子过。想红,就真的只能抛弃全部的自尊吗?

    她以为自己已经足够豁得出去了,原来还是不够,就连像是谈买卖一样都做不到……

    走到了山下,才看到有计程车。

    然后她发现,就连司机都没认出来她是谁。就算是带了个墨镜,也不至于吧?

    回了家,她想了很久。一直等利夫人把电话打到了家里来,问了下情况之后就很诧异:“陶生是真打算结婚后收心了?”

    邱淑珍咬了咬牙:“利夫人,我想跟无线台解约。”

    “……胡闹什么?伤自尊了就这样?”

    “不是!”邱淑珍深吸了一口气,“我要去东京!既然您想靠我绑住陶哥,那就帮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