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东京泡沫时代 半亩南山

第503章、为这时代跨次元合奏的核爆神曲

    正如陶知命所说,他去香岛除了避两天风头图两天清净,就是把给李家成他们的坑挖好,另外带着欧依尔特王室明年的新订单回来。

    同期带回来的,还有欧依尔特王室第一年“订单”的钱。

    他的荷包里一下子又多了近十亿米元,这件事在香岛就已经被大肆报道了。李炬只有那艘游艇24小时的使用权,第二天晚上自然是真主人陶知命用来接待哈萨尔王子的Party。

    新一年的订单数额更大了,陶知命也需要从霓虹这边采购更多货物。

    而这一次,他直接宣布和木下秀风一起成立一个名为“最上优选”的贸易商社,将霓虹这边的采购全部交给最上优选来完成。

    这个贸易商社的社长,由木下秀风的一个老部下本迟上树担任。

    一时间,很多报纸就开始分析,这恐怕是陶大郎和木下秀风两人对于过去向他们供货的三井、住友的反击。毕竟患难时退出三友投资银行的做法,有点太冷血了。

    现在利益当头,一点都不意外地,三井和住友似乎又借着修复关系的理由,派了新人接触陶大郎和木下秀风。原本和他们关系密切却在关键时刻让两大财团“误判了信息”的安斋善卫和野岛达雄,各自被解除了常务的职务。

    大检查仍在继续,但它掀起的波澜似乎被平息掉了。小野寺财富的上市是最新的热门话题,三井、住友、岩崎家和陶知命的裂痕被许多人注意着,大量新的利益团体以及见风使舵的三井、住友重新借着小野寺财富的上市和最上优选的成立,甚至三友投资银行改组为知命信托的机会,和陶知命、木下秀风、上田正裕这个最紧密的利益圈子联络起来。

    回到霓虹一个多星期,陶知命用接连不断的新消息,让媒体的注意力始终无法放回到他所谓“金融之神”的身份上。

    而12月16日,宣布了在即将举行的蟠桃会旗下会社“大年会”上会派出小野寺财富1万株新股作为抽奖的陶知命,毫不意外地引发了一波“向蟠桃会跳槽”的轰动。

    当时就已羡煞打工人的各种采访,这下子彻底引爆了无数人向往的心情。1万株小野寺财富的新股啊,总价值得有多少?

    宣布完这桩消息的陶知命走回办公室,听到秋元康的汇报脸色古怪至极:“你说什么?从香岛来的邱小姐?”

    “……是啊。”秋元康说得意味深长,“合约上没问题,和香岛那个电视台的已经解除了。霓虹语虽然说得还不太流利,但真的好好学过……”

    “……她现在在哪?”

    陶知命没想到她这么刚,一时还真被撩动了。这么有觉悟了吗?

    一个电话之后,一身红火显得很有决心和热情的邱淑珍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开口就说:“老板,给个机会,我想演戏!”

    陶知命瞅着她坚定的眼神,一时间脑海里闪过什么建宁公主、小昭、海棠等各种形象。

    他无语地说道:“你在无线台,我还不是相当于你老板之一?”

    “那你也没有帮帮我啊!”

    “……无缘无故的,我帮你做什么?经营有邵生管着。”

    “你要有缘有故,那我就来了啊!在霓虹,李佳欣管不着吧?”邱淑珍咬着牙,忽然表情媚起来,双眼勾人,“有人说我适合走性感路线,陶哥……觉得……呢?”

    红衣荷官在线放电,陶知命人麻了。

    他回敬了一个白眼:“这样就没劲了。成家立业,我现在忙着跟各路妖魔鬼怪斗法呢,哪还有心情谈恋爱?有个大神仙要下凡了,我得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什么大神仙?”邱淑珍呆了呆,这家伙是真的对自己不来电吧?

    这样勾引都没反应,怎么就这么不服气呢?

    陶知命竟又心情很好地笑起来:“霓虹央行的新总裁啊,亲爱的三重野大人明天终于要上任了!”

    邱淑珍这才知道他在开玩笑,于是演起另一种状态,乖巧可爱地说:“你那么忙的话,肯定很累啊,人家可以帮你捶背……”

    陶知命看着她这模样,忽然想起一桩此时还没被公布的秘闻,心头涌起一种莫名的爽感。

    于是他乐呵起来:“邱小姐……邱小姐啊,我们在这个时刻的霓虹凑到了一起,真是有点莫名其妙的缘分啊,哈哈哈哈……”

    三重野复要莽着引爆金融蘑菇,陶知命自己是行走的大当量,现在还凑过来一个邱小姐。

    妙不可言。

    邱淑珍觉得自己来后,他就没怎么正常过。

    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陶知命来了兴致,看着她就贼贼一笑:“游艇正好又开回来了,走吧邱小姐。既然下定了决心,那就要从原子的层面爆发出完全的热情哦!”

    邱淑珍完全听不懂,什么叫做原子层面的热情?

    陶知命想着明天三重野复正式上任后的风采,这撩死人的邱小姐又恰好此时跑到了东京来准备豁出去了绑在他身边,只觉得冥冥之中似乎终究是有这一出的。

    天予不取,那还是人吗?

    ……

    涩谷区的明治神宫正如其名,供奉的是在霓虹历史上留下了特殊位置的那一代维新之皇以及他的皇后。

    此时夜深,寒风不小。

    神宫外苑的纪念馆本官外,两个人一前一后站着,不远处还跟着一个巫女。

    “俊秀,知道这里的历史吗?”从屋外静静看着本馆一个房间人忽然开口问。

    “……三重野大人,我当然知道。”三重野复的忠诚部下福井俊秀望着那间房,神色郑重地说道,“不远处纪念绘画馆里那幅《枢密院宪法会议》,描绘的就是当时御前审议《大霓虹帝国宪法》草案的情形。”

    三重野复的目光在眼镜后面显得更加深远,摇了摇头:“更早以前呢?”

    “更早以前?”福井俊秀疑惑地看着他。

    “更早以前,这里是御会食所。”三重野复收回了目光,慢慢地往前走,“西之丸皇居被烧毁后,这里就成了很多御前会议的举办地和用膳之处。最开始,这里的地上铺的是绒毯,后来才改成木地板。今年,是《大霓虹帝国宪法》颁布一百年的日子。它颁布前的20年里,那整整一代的英雄们,都只为了做一件事,摆脱那艘黑船带来的压迫。”

    三重野复的声音很平静,福井俊秀却心中一震。

    “维新改革、文明开化……”三重野复似乎独自唏嘘地感叹着,“黑船来航之后,所签订的那么多不平等的条约,想要强大起来的话,就要尽快修订啊。那个时候,岩仓使节团尝试过了,结果不仅被拒绝,还被提出了更苛刻的条件。然后,大藏卿向罂国提出完全收回海关税,再次被拒绝。这个重任又落到了井上外务卿肩上,你记得他的观点吗?”

    福井俊秀点了点头:“井上大人认为,要实现修改条约,霓虹必须先成为‘欧化新帝国’。”

    “没错,于是有了鹿鸣馆。从皇族、华族、高官、富商开始,霓虹人开始吃西餐、穿西装、盖洋楼、跳交谊舞,甚至鼓励和欧洲人通婚,提升国家地位和国民素质。教育家指责井上卿制造了荒淫的空气,报纸批评鹿鸣馆是谄媚的外交。井上卿用了八年的时间,希望通过推行欧化得到那些国家的认同。就连昭宪皇后也穿上了西式礼服,将这御会食所的地面改成了木地板以方便身穿西式礼服的女士。八年的时间……”

    听着三重野复颇有些自嘲的笑声,福井俊秀沉默不语。

    “然后就是一百零二年前‘诺曼顿’号事件。罂国的货轮在海面沉默,船长和26名船员乘救生艇全部脱险,25名霓虹乘客全部溺死。结果就是,船长仅被禁锢了3个月,支付了船费却被抢走了全部救生艇脱险机会的霓虹乘客,没有得到哪怕一円的赔偿。井上卿所谓的成功修改了条约中关于治外法权的部分,原来只是仅仅名义上的。”

    福井俊秀隐隐明白他来到这里的意思了,慨然道:“然后,改约交涉就无限延期了!井上大人辞职后,欧化的思潮就此消退!两年后,《大霓虹帝国宪法》正式颁布出来!”

    三重野复已经缓缓走到了内苑和外苑交界的地方,望着一望无际的参天大树,声音有点激昂起来:“在那之后再过十年,甲午之战让霓虹收回了治外法权。又经过十二年,霓虹和罗斯之战后,关税自主权被收回!”

    “半个世纪,整整一代人的努力!”他张开了双手迎向面前的这片森林,“于是有了这片了不起的森林!从全国敬献来的十万多棵大树,有的甚至超过百年树龄!十万多人在这里义务劳动,纪念那一代英雄为国家的付出!俊秀,你听得到吗?八十多年来,来这里祈祷过的国民们说的话?这些树都记得啊!”

    福井俊秀咬着牙,凝重地说道:“您明天就成为正式的总裁了,三重野大人,我会一直站在您身边的!明天一早还有记者会要参加,您……”

    “今夜我留在这里!”三重野复平息着自己的情绪,深深吸了一口这冬夜的凉风,缓缓说道,“一百年过去了,时代已经变了!这一次的黑船,那些家伙全都不懂!战争结束也已经快半个世纪了,被虚假的繁荣麻木了心智的国民们,计较着自己利益的财团和政客们,以为过去40年的成功都是他们禀议体系功劳的那些老家伙们,该醒一醒了。”

    三重野复走到了神宫里的一个偏殿,就那么开着木门遥对夜色中的幽暗树林,随后端坐着闭上了眼睛:“今夜,我要认真聆听这一个世纪的声音!然后……在斩出那一剑之前,曾经为这里敬献过树木、流下过汗水的诸位,让我先听够你们为后代即将遭遇的阵痛发出的悲鸣。”

    一个庄重的土下座之后,三重野复重新坐好,就仿佛入定了一般。

    寒风呼啸,在这里静静生长了八十年的树木彼此摩擦着枝和叶,仿佛真的感受到难以言喻的一丝不安,发出的声音,也不知道是祈求还是鼓励。

    而三重野复巍然不动,身影孤独却坚定。

    ……

    有人在这一夜选择孤独,与历史和内心对话。

    有的人就一如既往地浪,让人搞不明白他的风格为什么这么令人捉摸不透。

    陶然号这艘超级游艇,邱淑珍自然不陌生,毕竟已经在这里参加过一次“晚宴”。

    但今天这停泊在东京游艇母港最大泊位旁的百米巨轮,除了船员组和他的安全团队外,却只有陶知命和她两人而已。

    仅有两人享受的超级游艇,却被陶知命安排着将整船的照明全然打开。

    如果从远处看,只怕以为船上真热闹无比。

    “……干嘛这么浪费?”邱淑珍很不理解。

    陶知命站在顶层甲板视野最好的地方,倚在栏杆上眺望着同样灯火通明的港区夜景,笑眯眯地说道:“今天是个特别的夜晚,要有个盛大的仪式!”

    邱淑珍的心忽然跳快了一拍,带着丝不确定问道:“因为我吗?”

    陶知命哈哈一笑,回转了身看着她意味深长地笑道:“没错,就是因为邱小姐。”

    说罢,他严肃地说道:“邱小姐,今天该梳辫子了!”

    “啊?”邱淑珍懵了,“梳辫子?你喜欢……什么样的辫子?”

    陶知命想起她的小昭造型,可惜没有造型师,于是眉飞色舞地说道:“就算是麻花辫也行啊,梳给我看看吧,走!”

    说罢他就径直牵起她的手,嘴里哼着邱淑珍没听过的曲调很有兴致的样子,然后说道:“今天晚上,邱小姐住上房,梳辫子!”

    一说完,还摇头晃脑地唱了起来:“祸祸祸祸祸祸祸祸,深爱这游戏般荒谬的世界。”

    送上门让祸祸的,那就祸祸了吧。

    陶知命自得其乐地哼着与《霍元甲》梦幻联动改编版的核爆神曲,这种沙雕的姿态让邱淑珍人很懵。

    当年留过心、最近下过功夫的邱淑珍,隐约听懂了他后半句唱的这句霓虹歌词的意思。

    这真的是那个和香岛大佬们沉稳谈判的陶知命吗?

    “……为什么今晚你从见到我之后就疯疯癫癫的?”

    “高兴啊!”

    陶知命说的是实话。

    他的内心其实也是孤独的,只不过他的孤独并不沉重。

    有时候在只有自己知道的一些梗里自得其乐,就挺有一种游离于这个次元之外上帝视角般的感觉。

    然后,旁人又会有各种奇妙的反应,这带来一种很特别的互动感和参与感。

    今天晚上为什么显得有点荒谬呢?因为他发现,就算自己真的已经无心再怎么撩别人,邱淑珍还是做得这么绝。和无线台解约了,要跑到东京签约在Wandetar里。

    她是因为陶知命的魅力来的吗?才怪,这只是让陶知命再次确认了自己的影响力而已。

    特别的时间点,他忽然有了种想提前惬意地品着美酒佳肴,坐着游艇哼着歌,坐看这霓虹的泡沫“轰”然崩开的兴致。

    这样的景象自然是无法真实看到的,因为他只是这游戏般的世界的游历者、参与者。时间,仍旧是一秒、一分、一时、一天地过的,身处其中的普通人甚至不知道惊天的剧变已经开启。

    尽管所有人都知道三重野复在金融政策上很强势,倾向也很明确,但都意识不到他将举起的金融之剑有何等威力。

    尽管所有人都知道陶知命有了非同一般的光环,也受到了重重的限制,但都无法搞清楚他将如何与三重野复默契地配合,产生威力更大的反应。

    尽管许多人都知道大家彼此间是在勾心斗角,但都相信自己会足够谨慎,准备了足够的缓冲空间,有很多的底牌,却不知道游戏多了一个第四天灾会带来多大的不确定性。

    没有多视角的蒙太奇,没有剪辑,没有BGM。这种级别的史诗大戏开启前,陶知命的内心确实是孤独的,过程将绵延数年,结果需要耐心等待,完全没有那种“Bo”地一下燃到头皮发麻的感觉。

    这种时刻,邱淑珍跑到了东京来,风情万种地勾引着他。

    陶知命并不鄙夷她,没开挂的人生,各有各的活法。她所追求的东西,也无非是人人都想要的成功。

    而明知陶知命现状之后,听到了陶知命和李家成他们的密谋之后,仍然做出了这个决定的她,自然也能意识到她需要付出到什么程度。

    这一生都得放弃对爱情真心和公开名分的追求,还得彻底忠诚于他。

    邱淑珍决定坦白谈个买卖了,陶知命却想得到更多。

    谁让她是邱小姐呢?

    站在主人套房衣帽间梳妆台前面,看着镜子里的邱淑珍睁着大眼睛,眼神里是演出来的十足情意。梳子在撩到肩前的长发上缓缓梳着,神情举止又颇有些羞涩和不安。

    美人轻轻抿着嘴唇,开始微低着头给自己扎着麻花辫,陶知命只看得越来越开心。

    这感觉不就来了吗?

    霓虹泡沫的崩灭,无法一眼看得完;但邱小姐的绚烂绽放,一定是最棒的美景。

    经济蘑菇的龙吟,没办法听得真切;但邱小姐的凤啼不止,一定会悦耳又动听。

    这也算梦幻联动了,不是吗?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澎湃的情绪只在陶知命心间涌动。

    邱淑珍以为他只是想看看自己梳麻花辫的清纯感觉,满足一下情绪上的期待和享受。结果等她真的已经梳好了,却只见陶知命仍旧从镜子里微笑看着自己,而没有动手动脚。

    四目相对,邱淑珍的心跳渐渐加快。这纯粹是因为忐忑、不安,因为他今天表现出来的样子,总有点不对劲。

    “邱小姐……”

    陶知命刚开口,邱淑珍就忽然说:“叫我阿珍吧,陶哥……”

    “……”陶知命忽然串台了,那我叫阿强?

    他轻轻摇了摇头:“现在你还是邱小姐!没爱上我之前,不叫你阿珍。”

    轮到邱淑珍无言以对,真要演纯情戏吗?又不说是买卖了?

    你女人那么多,还真的要求每一个都是死心塌地爱上你的?

    邱淑珍觉得李佳欣也不见得到了这种程度啊。

    不知道他要玩什么花招,邱淑珍就这么一个两边麻花辫的造型,被他牵着走了不近的路,来到了顶层甲板那边一个房顶是穹形的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床。

    她想起当时那个其实不算很隔音的小游艇,有点脸烫心热了。所谓爱上他,该不会是想说让自己体会体会他有多强吗?

    “躺着,躺着视野更好。”陶知命乐呵呵地挑了挑眉。

    邱淑珍嘟着嘴轻轻呼了一口气,然后又咬着唇,低头抬手。

    “不急。”陶知命笑意满满,径直躺在那边枕着手臂,另一只手拍了拍旁边,“看看星星,跟你讲讲邱小姐的故事。”

    邱淑珍再次迷惑,什么邱小姐的故事?

    难道说,让自己梳这样的辫子,是要看另一个人的影子?今天晚上他异常的表现,就是因为那个人?

    带着许多疑问,平平躺在他旁边之后,邱淑珍毕竟是再次心跳加速起来。不论如何,今天晚上他肯定是要对自己做什么的。

    正在调整着自己的情绪,陶知命不知道在床头怎么按了按,只见房顶的“天花板”缓缓地向两侧滑开了。随后,房间里的灯也关掉了,邱淑珍这才发现那是个玻璃穹顶。

    “今天农历十九,还不错,月亮不错。”陶知命大为满意,然后就干脆地伸手过去,让邱淑珍枕在了自己的肩头,“这个邱小姐的故事……这个世界上现在知道的人,很少很少,很少很少!”

    邱淑珍听着他近在咫尺的声音,不禁昂头看了看他黑得发亮的眼睛。

    “如果某一天,有谁突然来问我怎么知道这个邱小姐的故事的,那就肯定是你没有管住嘴巴。”陶知命认真说道。

    邱淑珍心头一震,立刻说道:“我绝不会出卖你的!”

    陶知命笑起来:“不是为了吓你,只是要让你知道,这是我从没有对另外任何一个人说过的秘密。你决定将自己交给我,我总要让你觉得没有所托非人。记得我的话吗?我既不认真,也很认真。”

    邱淑珍呆呆地看着他,忍不住说:“这么大的秘密吗?那我要是忍不住说梦话怎么办……”

    “所以以后要么自己睡,要么跟我一起睡啊。”陶知命大大咧咧地笑了笑,就动了动手臂。

    这一下她依偎得更亲密了,但因为刚才这两句话,这种感觉却显得很自然。

    愿意对她分享绝密的男人,在这样的月光下总会显得让人心里甜蜜又温暖一些。

    可邱淑珍怎么也想不到,所谓邱小姐的故事,居然不是关于另一个他曾心心念念的、扎着麻花辫的女孩。

    她也总算明白了,什么叫住上方,什么叫梳辫子,什么叫原子层面的热情……

    “陶哥,这……”她情不自禁地搂紧了他的腰,“这样的秘密,你为什么要对我讲啊!”

    声音里还有点害怕的哭腔,陶知命哈哈一笑:“都已经是35年前的事了,总有一天要解密的,没事。我只是因为今天看到你,突然很想把这个秘密作为和你亲密关系的开始。”

    “……哪有这样的!”邱淑珍哭笑不得。

    实在有太多事想不明白了。就因为自己姓邱,他就对自己将这种国家级别的绝密吗?而且,讲这个怎么就有助于亲密关系了?

    “其他的事情,别想,别问。”陶知命看着已经往下弦走的月亮,意味深长地一笑,“这里是霓虹,有人说我是行走的金融蘑菇,你叫邱小姐。”

    这时再听他喊自己邱小姐,邱淑珍的感觉已经不同了,怔怔地看着他。

    “天雷勾地火。”陶知命觉得情绪来了,“邱小姐,我们是一对,这是天注定的!”

    邱淑珍刚刚在想霓虹和蘑菇的关系,还有他这么说是什么深意,就被他猛然侵掠到自己身上的热情所淹没……

    长夜漫漫,有人对着百年老林,独坐坚定心志。有人浮在大海之上,肆意放纵前世今生梦幻联动在一起的情绪。

    老林呜咽,龙吟凤啼,这是为这个时代跨次元合奏出的核爆神曲。

    东方既白,这天是个好天气。

    静坐了一晚的三重野复缓缓地站了起来,睁开的双眸里泛着血丝,但眼神坚定。

    享受了一晚的陶知命一拍温软的桃子:“阿珍,八点半了,太阳晒屁股了!起床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