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东京泡沫时代 半亩南山

第504章、平成之鬼的英雄登场

    位于桥本石町的霓虹银行有着青绿色的屋顶。如果从空中俯视这栋从1891年就建成的建筑,可以看到一个清晰的円字。

    尽管1946年以前,霓虹货币的旧体字是“圓”,但这并不妨碍霓虹人将这栋建筑有意为之的造型,视为它掌控一国通货权的都市传说。

    要不然,霓虹円王子的称呼从何而来?

    今天,新一任的霓虹円之王要登基了。

    霓虹银行新任总裁的首次记者会现场,媒体齐聚。白色背景墙前的长桌上,已经摆上了密密麻麻的话筒。其中,竖在中间的三重野复名字牌主位上,话筒最为密集。

    工作人员往放在白色碟子上的瓷杯里倒好了茶水,只觉得现场的气氛有点莫名的热情。

    耳旁是记者们的窃窃私语:

    “三重野桑一直与大藏省不合,信任的副总裁吉本桑只是理财局局长出身,能束缚住他吗?”

    “宫泽桑又担任了大藏大臣呢!”

    “但那时三重野桑只是副总裁啊,今天会很激烈吗?真是期待……”

    “因为小野寺财富宣布上市,霓虹经济指数开始冲击4万点了,三重野桑会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

    议论声不大,但等到那边传来响动之后就停下了,只有照相机镜头不绝于耳的咔咔声,以及连续不断的闪光。

    走在最前方的正是三重野复,他穿着黑色的西装,黑色的半框眼睛后面是坚定的目光,整个人走得器宇轩昂,气势十足。

    在他身后,从大藏省调任霓虹银行副总裁的吉本微却颇有些走过场的敷衍味道。

    诸人走到了长桌后面,三重野复带头鞠躬,随后坐下开口道:“今后的五年,请多关照了!开始吧!”

    声音也斩钉截铁,是他一贯直爽和简洁的风格。

    对于霓虹银行新一届领导层的介绍过场走完,就是他对央行过去五年的总结和对未来五年计划和理念的阐述。

    还没到记者提问的时间,但内容已经越来越劲爆了。

    “……从五年前到现在,有个词被大家渐渐提得越来越多:泡沫!用数字来说明吧,霓虹经济指数五年前是1万3千点,现在呢?已经接近4万点了!昭和60年全国土地的坪单价不到48万円,现在呢?160万円了!”

    三重野复推了推眼镜,环视了一下记者们,声音铿锵:“有人说,这是霓虹经济实力应该有的位置,这不是泡沫。霓虹经济指数,4万点不在话下,5万点是迟早的事,10万点也不是终点。以我对经济的研究,这是不健康的发展,这,就是泡沫!经济的泡沫,是实际存在的!”

    这一刻他慷慨而坚定的神情自然被忠实地记录了下来,但他无所畏惧。

    吉本微忍不住转头看了看他,接下来,该不会还会说什么过分的话吧?

    “过去五年,过热的不动产市场和金融市场,是很危险的!和五年前相比,现在的情况是怎样的?尽管我一再反对,但长期的低利率下,过去五年来平均高出经济实际增速2倍的货币供应量,钱都去了哪里?金融和不动产市场!这都是有门槛的市场,普通的国民进不去。投资获利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双手勤奋劳动创造财富的速度,财富的差距越来越大!以此刻六大都市的不动产价格,有多少普通国民,一辈子也无法购入一套不动产?”

    现场鸦雀无声,吉本微放在长桌下的手紧张地捏住了衣角。

    开炮了。长期的低利率是谁造成的?虽然政策都是央行公布的,但前年大藏省绕过央行公布降息,让三重野复勃然大怒、病休抗议的新闻还历历在目。他一贯是以站在大藏省对面的立场而著名的,现在将经济泡沫带给普通人的疼痛撕开,今天的言论被传播出去之后,大藏省和央行的矛盾就彻底公开化了吧?

    “这种情况不能再持续下去了!”三重野复断然说道,“霓虹银行是为了对全体国民负责而设立的,维持霓虹物价的稳定是央行对社会的第一责任目的!过去,霓虹银行只能竭力维持普通消费品的物价。但是,不动产市场不能继续这样疯狂地膨胀下去了!”

    “接下来的五年里,不论有多大的困难,错误的政策必须被纠正了!为了无数霓虹国民的未来,霓虹银行一定会牢记自己的使命!在此,作为新一任的霓虹银行总裁,我向全体国民保证,一定竭尽全力,让霓虹经济从虚幻的泡沫增长中解脱出来,回到健康的轨道!非常感谢大家的到来,现在开始回答大家的提问。”

    现场立刻炸锅,所有人都把手举了起来。

    三重野复淡定地指了一个人,第一个问题就尖锐无比:“总裁大人,您认为现在经济的泡沫是长期低利率造成的,但是大藏省已经在几年的3月和10月进行了两次加息。您认为还不够吗?”

    “没错,远远不够!”三重野复回答得极其迅速,“从前年黑色星期一之后,米国和数个大国就已经率先回调利率到了降息之前的水平甚至更高。我们的动作,已经晚了一年多了!稍微了解经济知识的人都知道,现在霓虹面临的通货膨胀压力有多大!不均衡的利率杠杆差,已经让霓虹円成为游资套息交易的主要标的!所以,继续加息是必须的!事实上,我已经在讨论计划了。”

    这句话让吉本微脸上的赘肉不由自主地抖了抖,果然那个记者赶紧追问:“总裁大人,新一轮的加息,大藏省知晓吗?”

    三重野复淡淡地回答:“霓虹银行虽然法理上是政府的一部分,但终究是对国会负责的。”

    这句话已经近乎对大藏省这个名义上的主管机构进行公开反叛了,吉本微张了张嘴,却终究没有开口。

    “总裁大人!”下一个记者迫不及待地问道,“您说金融投资是有门槛的,无力投资的普通国民和其他人的财富差距已经越来越大。但是那些将资产投入到金融市场的国民,难道是有罪的吗?”

    三重野复静静地盯了他一眼,然后严厉地说道:“错的不是国民,错的只是政策!霓虹银行的政策,不是为一小部分人,而是为全体国民负责的!至于那些将资产投入到金融市场的国民,他们当然无罪,但他们可以有选择。”

    他停顿了一下,就坦荡却掷地有声地说道:“我本人,这一生都没有买过股票!”

    身为央行总裁,他居然说出这样的言论,记者们全都震惊了。

    传出去,那些因为资产不够、害怕金融市场风险而只能坐看别人通过股市、外汇和不动产轻松暴富的普通人自然会视他为偶像。但是,堂堂央行总裁居然不鼓励进行金融投资,这已经是要用自己的影响力让股市的水分挤出来了。难道刚刚有望重新冲击4万点的霓虹股市,又要应声下跌吗?

    自然有人想起了另一个影响力巨大的人,举手后就问道:“三重野桑,那么对于最近一直是焦点,通过金融市场成为年青一代偶像的陶大郎桑,您又是如何看待的?”

    三重野复略微愣了一下,然后就说道:“正如我说的,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选择。陶君的才能或者运气,其他国民都具备吗?现在,不是我怎么看待他的问题,而是他怎么看待新的平成时代的问题。”

    “总裁大人……”

    记者会现场侃侃而谈的三重野复还在继续,已经得到了消息的宫泽喜二勃然大怒。

    “混蛋!10月份才刚刚加息,这家伙是想做什么?通货膨胀的抑制,是霓虹银行的功劳吗?两次加息、消费税的调整就已经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大藏省有多难他不清楚吗?米国那边刚刚答应对我们半导体和医疗产业率先开放市场,条件就是利率政策和汇率政策仍旧要保持原先的协议步调!这家伙,想毁掉一切吗?必须阻止他!”

    怒气也只能释放在私下里,面对随后问讯而来采访的记者,大藏省也只能委屈巴巴地表示:加息的节奏是要根据经济情况来决定的,况且为了抑制不动产市场和金融市场的泡沫化,今年内已经加了2次息了……

    三重野复上任首日,央行和大藏省的矛盾就彻底公开化。

    因为当记者随后再次向央行追问加息计划的细节时,三重野复甚至明确表示:虽然大藏省已经“命令”央行取消加息,但他不会退缩的。

    “命令”一词,一时让舆论哗然。

    【真正的男子汉!大藏大臣随叫随到的女仆时代大终结!】

    【大藏省霓虹桥支店暴走!新任央行总裁:泡沫是实际存在的。】

    【必须被纠正的错误,登基的霓虹円王子举起了裁决之剑!】

    ……

    看到各种报纸和杂志上的中二标题,陶知命感慨不已。

    看样子,自己过去两个月作为头条常客的时代要过去了,三重野复真猛啊。

    平成之鬼的英雄登场,简直是横扫八荒之势。

    新王登基,宫泽喜二丑闻后再度复出,还能压制得住他?

    邱淑珍不知道他看着这些报纸为什么这么笑呵呵,她一直在揣摩着陶知命跟她讲“邱小姐”的故事是什么用意。

    不过他说过别多想,也别多问,邱淑珍只好忍着。

    从前天晚上开始,陶知命嘴上说着很忙,但竟然一直只是通过电话安排了一些事,其他时间就一直陪着她,倒让她发现其实他对自己不是那么不动心,反而显得有些留恋。

    “报纸上也提到你了。”邱淑珍在报纸上看到了他的名字,“陶哥,你说他是个大神仙,不是要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吗?”

    “我这不就是在盯着吗?”陶知命扬了扬报纸。

    邱淑珍无语地看着他,就只通过公开的报道盯着?她还以为是多么用心的关注,就像电影里一样安排了很多的人手,对待十分重要的敌人那样搜集着尽可能全面的情报。

    原来只是悠闲地呆在别墅里,躺在躺椅上晒着冬天的太阳而已。

    正想问点什么,就听他放在一旁的手提电话响了起来。

    她伸手拿了过来递过去,陶知命放下了报纸,听了一下之后就有点诧异:“宫泽桑,大藏省和央行的次年国债发行协调会,我去参加,不合适吧?”

    “你是准备设立的金融研究中心的特别理事。”宫泽喜二言简意赅。

    陶知命想了想就笑起来:“好,那我就去吧。需要我做什么?”

    “你也不希望小野寺财富在霓虹股市的大崩溃中上市吧?”

    “我明白了。”陶知命嘴角翘得极高。

    邱淑珍觉得他这个笑坏坏的,但又显得很有魅力。

    看到他挂了电话,她才小声问道:“陶哥,你去开会的话,那我……”

    “你想去逛逛街玩一玩都行啊。”陶知命起身伸了个懒腰,“这个会,肯定会很累。你说的,晚上要帮我捶背的。”

    轻轻捻了一下她的嫩脸,陶知命很期待地去换衣服。

    会议虽然晚上才召开,但在那之前得先和桥本太郎见个面。

    看到三重野复果然不负期待地一登场就大舞金融之剑,剑指大藏省,陶知命心中的石头落地。

    登位之后,果然不需要看宫泽喜二的脸色了。

    三重野复和央行嫡系多年的筹谋,也是大势,没有因陶知命带来的改变而偏转。

    看着镜子里穿好了合身正装、英朗帅气的陶知命,邱淑珍忽然红了红脸。

    陶知命看到了她这神情,感觉很有趣地笑问:“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邱淑珍赶紧转头走开。

    主要是这两天见到的他,要么穿得很松垮,要么根本就……突然看到他这个模样,就想起了那些时候。

    陶知命同样很回味地抿着嘴,然后就从身后抱住了她,凑到她耳边小声说:“等我回来再想。”

    留下面红耳赤的邱淑珍,他快意地走了。

    邱淑珍花了不短的时间才平复下来,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发着呆。

    他真的是个很神秘的人,也很特别。

    来到东京之后,在跑去Wandetar之前,邱淑珍看了很多霓虹这边对他的报道。

    商业上那些成就不用说,但才华横溢的音乐人,甚至还可以编剧……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

    对于邱淑珍的期待,他也只是说让她别急。

    他说新星导计划里,在米国那边有一个很有潜力的人名叫黎安,等他拍完手头上这部处女作,下一步再好好聊聊。

    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觉得那个新导演很厉害……

    ……

    和桥本太郎见完了一面之后,大藏省和霓虹银行的次年国债发行协调会在大藏省召开了。

    在过去,这只是大藏省和霓虹银行之间例行公事的“贺旦茶话会”。对于次年的国债发行,霓虹银行要吃进多少,都是大藏大臣说了算,大家和和气气。

    但今天情况不同了。走马上任的三重野复来势汹汹,这是一场很特别的争夺战。

    关于怎么让霓虹的泡沫经济平缓着陆,大藏省和霓虹银行之间已经有了很大的分歧。

    陶知命走到了门口,已经有大藏省的官员过来尊敬地引路。

    “三重野总裁到了吗?”陶知命随口问道。

    “还没有,宫泽大人请您到了之后,就先到他的办公室。”

    陶知命点了点头。

    三重野复不知道憋着什么样的大招,宫泽喜二刚刚重新担任大藏大臣,是万万不能坐看霓虹股市在三重野复和陶知命双人的影响力突然崩掉的。

    在宫泽喜二看来,三友财团和三一财团的计划下,虽然都是要趁着金融、不动产的收缩在重组中把握机会,但一切必须有节奏地进行。陶知命那个“金融之神”的光环,必须用在帮助大藏省控制节奏上。

    见到了宫泽喜二,他果然说道:“陶会长,你与三重野桑当时就有来往。福井俊秀奉他的命令,当初希望你帮助推动东京副都心住宅开发的事,就证明了他的言行不一致!如果一直反对过去的政策,为什么还要帮助刺激不动产泡沫的扩大?他的方法太猛烈,以你的影响力,帮助说服他吧!来年霓虹银行必须承买足够份额的新发国债,只有这样内阁才有足够财政投入进行公共计划的推进,中和土地融资限定新政带来的冲击。这对你们的天国之门计划,也是很重要的!”

    陶知命却不置可否地说道:“宫泽桑,三重野桑已经公开说成那样了,恐怕不会轻易妥协的。”

    “这家伙想做孤胆英雄,他已经昏了头!”宫泽喜二恼怒地说,“现在,国民心目中他成了为普通人代言、不畏强权的英雄,而大藏省的我们却是为富人服务、昏庸无能的官僚!还请你能作证,他也是助长着不动产泡沫的一员!什么‘一生都没有买过股票’?想塑造完美的形象,不怕自己牵连进丑闻吗?”

    陶知命提醒着:“宫泽桑,副都心的住宅开发计划,那也是为了增加供给、平抑东京不动产的价格呢。这件事,恐怕只会让他的形象更加完美。担任副总裁的时候,就已经竭尽全力去做这件事了,国民们会很感动的。”

    宫泽喜二呆了呆,很恼火地说道:“但是窗口指导仍旧要求释放了大量的贷款进入不动产市场,他脱得开干系吗?”

    陶知命摊手:“那个时候,总裁是澄田桑,被人戏称为大藏省随叫随到的女仆的,真是出身大藏省的他啊。三重野桑不止一次反对各种政策,这是人尽皆知的事。部下虽然不满,却也只能奉命行事,悲情色彩也是英雄身上很容易引起共鸣的部分呢。”

    “……真正办事的官僚,从来都不是内阁能够全部控制的,这还不清楚吗?”宫泽喜二拍着桌子上的资料,“现在我已经调查清楚了,央行通过窗口指导让各大银行放贷进不动产市场的资金规模,远比我们要求的要大!这家伙,其心可诛!”

    “……怪不得当时我认购银行的债券,获得贷款那么容易啊。”陶知命装着刚知道。

    宫泽喜二郁闷地说道:“总之,他计划了很久,从那天的记者会来看,似乎是想一口气引发最大的动荡!你知道他计划的加息时间是什么时候吗?明天,一次加0.5%!真是个疯子,他上任才三天。今天晚上,他肯定是要坚持这一点的。陶会长,小野寺财富最快的上市日期,也需要等到1月下旬。你不希望在这样大幅度加息带来的下跌行情中上市吧?”

    陶知命顿了顿,有些赖皮地说道:“其实……也许那样的话,反而会有更多资金到小野寺财富的股票中避险。而且……我在下跌行情中上市带来的利好,不正符合内阁用道义绑架我,让我不能影响股市获利的初衷吗?”

    宫泽喜二无言以对,随后郁闷地长叹了一口气:“真是的……”

    陶知命看得心中直乐呵。

    没错,宫泽喜二重新上台固然是‘倒陶势力’占了上风的迷惑之举,但只要他坐上了这个位置,而且已经被“团结”进了之前的三友财团计划里,那自然也该跟原本联合起来的海部俊、桥本太郎派系谈谈条件,比如说下一任由他来接任这样的方案。

    就连陶知命必须得参加这场会议,也可以被解读为宫泽喜二担忧他借着三重野复的金融紧缩立场煽风点火,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从股市获利。

    毕竟之前他在记者面前,对陶知命的存在说得最多的就是监管、束缚。道德绑架是谁都已经解读出来的,陶知命出现在这里也是监管的一部分,不确定因素就是宫泽喜二最怕的。

    重新担任大藏大臣的他,正需要股市冲破4万点,得到财富阶层的支持。原本的三一财团计划遭遇变故,也需要重新布局的时间。

    看着宫泽喜二烦躁的模样,陶知命再次感受到三重野复这个平成鬼才带来的冲击力。

    就像别人没料到陶知命有那张底牌一样,他们也没料到三重野复刚一上台,居然能够刚到这种程度。

    “宫泽大人,霓虹银行的人到了。”

    听到汇报,宫泽喜二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了桌子上的资料说道:“走吧!今天晚上,必须让他改变立场!”

    陶知命在身后挑了挑眉,你能做到?

    某种程度上来说,三重野复跟当初的上田正裕一样,是真的猛士啊。

    他可是提着金融大宝剑来的,势必要在霓虹旧体制的大动脉上捅进捅出,让你们都认真思考本质上的改革这件事。

    不畏结局,只要清名的人是很可怕的。

    跟着宫泽喜二走到了会议室,陶知命一进门就看到了三重野复平静的脸和锐利的眼神。

    三重野复站了起来,向宫泽喜二这个大藏相鞠了鞠躬,站起来之后却身形笔挺。

    他的视线,甚至根本没有一直放在宫泽喜二身上,反而看陶知命比较多。

    这是现在被很多人成为金融之神的存在,三重野复恍惚想起他在东京大学毕业典礼之后对自己说的话。

    三年之后,我们都会更成熟的。那个时候,他就看穿了自己三年后会干什么吗?

    想到他那2个月100亿円的神话,三重野复对陶知命微微点了点头。

    陶知命和善地笑了笑,同样回点了一个头。

    似乎只是三重野复对这个意外参会的人的客套。

    大大的会议室里,霓虹银行的高层俱在。大藏省这边,宫泽喜二以下,全部事务次官和各局的局长、课长也都在。

    大门缓缓关上,没有一个记者。

    “那么……会议开始吧。”宫泽喜二压低着声音缓缓开口,“第一个议题,次年国债发行事宜。三重野总裁,大藏省的决定,霓虹银行从二级市场承买的新国债,规模要比今年提高5%!”

    说的是决定,三重野复却很平静地回答:“霓虹银行的回答是,拒绝。”

    宫泽喜二似乎早料到如此,紧咬牙关盯着他。

    三重野复推了推眼镜,一点都没有退让地回看过去。

    陶知命直呼好爽,当场打脸了,当着宫泽喜二这么多部下的面打脸。因为里库路特事件辞职声威大减的宫泽喜二,对上位置更进一步大权在握的三重野复,正面刚起来了。

    他们两人锐利的眼神对视着,陶知命在一旁微笑着。

    看戏.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