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刘三良

第九十六章 任务失败【求首订!】

    【发布特殊任务黑暗中的金芒】

    【任务描述:在8个小时内找到金发特蕾莎,并将其送到母亲身边,任务完成后奖励1000点阳光值!】

    金发特蕾莎?这是谁啊?

    听名字应该不是本地人吧。

    张繁弱回想了很久,确信自己不认识、身边也没有这样一个人。

    而且特殊任务是在他刚下车的时候发布的,证明这个人应该就在该区域,大概率就在乐园里。

    可他是个小孩。

    技能里面也没有寻人特长,让他找一个陌生人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就算是报警或者找园区工作人员反应都拿不出什么理由和证据。

    总不能说未卜先知吧?

    所以这一千阳光值不好拿啊……

    “清书,让妈妈抱吧。”

    “我不要。”

    前面的母子俩正在互动。

    何清书甩开何婵的手,后者迈着小碎步追上去,扯住他的手蹲下身,难过的就像个孩子:“今天人好多,你不怕妈妈走丢吗?”

    “……”

    何清书此刻的感觉和张繁弱相似。

    即便和何清书朝夕相处,他依旧抵御不住何婵的手段。

    “最多只能拉手。”

    他‘心不甘情不愿’的伸出小手:“不松开就不会走丢了。”

    莫忘归看的有种想鼓掌的冲动。

    学废了学废了,果然,她妈的段位远远不及何婵,要是她能学到其中的精髓张繁弱晚上还会锁门?

    怕不是早就每天晚上洗白白,抱着枕头可怜巴巴的要和她一起睡了。

    想到那一幕场景。

    莫忘归完全控制不住脸上的笑容。

    o(*^▽^*)o?

    “小英雄,你怎么啦?”

    牵住何清书的何婵回头看向她怀里小脸沉着的张繁弱:“马上就要进去玩了,你在想什么呢?”

    “……”

    张繁弱回过神。

    他暂时想不到以现在的身体该怎么去着手完成这个任务。

    但一抬头。

    却见何婵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一头长发散开又绾起来,用的‘簪子’还是他送的那枝月季,黑绸般的发丝和红艳艳的花瓣相互映衬,所带来的强烈对此简直让人挪不开眼睛。

    “啊?原来是在看我吗?”

    何婵‘意外’的捂嘴轻笑道:“要不要让你姐姐牵着清书,让阿姨来抱你,你趴在阿姨肩膀上怎么看都行。”

    张繁弱还没想好措辞。

    莫忘归悄悄的搂紧他,嘴角挂上一丝假笑:“阿姨,我们快点进去吧,玩一会就找个地方吃饭。”

    何婵眯起眼睛笑了笑。

    “行啊,走吧。”

    一行人买了票进了城堡般的大门,四周人流如织,基本都是像她们这样带着孩子来玩的。

    “叮咚”

    正当张繁弱在脑海里想问系统要些提示的时候,园区内的广播忽然响起了起来。

    “特蕾莎小朋友,特蕾莎小朋友,如果你听到这条广播请向旁边的行人求助,你的妈妈正在广播室等你。也请园区内的游客注意,如果您发现身边有一位金头发的白人小女孩请向工作人员反应,我们正在寻找一名走丢的孩子。”

    “……”

    几连重复后,四周游客愣神了。

    随后要么东张西望,要么看紧自己的小孩,连何婵和莫忘归都不再说笑。

    “看到了没。”

    莫忘归冲张繁弱小声恐吓道:“已经有个小孩找不到妈妈了,今天就让我这么抱着听到了吗?”

    张繁弱白了她一眼。

    行啊。

    他今天就不下来了,看莫忘归抱着他能坚持多久,真以为小孩是棉花做的?

    他这会心情挺好的。

    听到广播整个人都松快不少。

    刚才他还满是压力想着该怎么将这事解决,但现在对方父母已经通知了园区工作人员,那他就没必要太过紧张了。

    今天好好玩吧!

    一千阳光值,不赚也罢!

    “白人小姑娘,应该不难找。”何婵放慢脚步看向张繁弱:“小英雄,你喜不喜欢欧美的小女孩啊?喜欢的话阿姨带你去英雄救美怎么样?”

    何清书也抬头向他看过来。

    他的眼神带着点探究的意味,睫毛像小扇子般一扇一扇。

    张繁弱果断摇头。

    开什么玩笑,他又不是金毛控……他只控白毛,如果再加上红瞳那最好不过。

    “特蕾莎……”

    这时广播又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这次不是广播员的,而是一个泣不成声的女人用英文说的,足足说了好几分钟,但除了寥寥几个人却没人能听懂。

    “妈妈。”

    何清书拽了拽何婵的袖子:“广播里面那个阿姨哭的好可怜,她在说什么啊?”

    何婵笑容有点复杂。

    “她在道歉,希望她的女儿能原谅自己,回到她的身边。”何婵说到这顿了顿:“清书是心疼这个阿姨了吗?”

    何清书点了点头。

    何婵见状露出一丝笑容:“那以后妈妈做错事你应该不会这样吧?清书想让妈妈这么难过吗?”

    “不会。”

    他脆生生的开口道:“我不开心了我会告诉妈妈,妈妈也答应我不要难过好不好,你一难过就会头疼。”

    这番满分回答成功换来一个香吻。

    莫忘归都看激动了,不断用眼神暗示让他赶紧学学。

    张繁弱笑的很礼貌。

    也很假。

    他都乖乖不动让抱了要求还这么高,女人果然不能惯着。

    “妈妈,我们去玩哪个吧!”

    一行人向何清书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他所说的是儿童向项目自控飞机。

    听名字好像很了不得。

    实则就是几个带摆臂的摇摇车,在低空上上下下罢了。

    何婵没有率先答应,而是看向张繁弱:“繁弱,你想不想玩这个?”

    “可以啊。”

    张繁弱也点头。

    他和何婵抱的心思一样,都是陪着‘孩子’来的。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

    “这个一看就很无聊。”

    抱着他的莫忘归凑过来悄声道:“等你长大了,我带你去坐过山车还有大摆锤。”

    张繁弱有些怀疑的看了她一眼。

    他一直以为莫忘归是那种坐摇摇乐都能坐一下午的人。

    但仔细想想。

    贪玩归贪玩,但她终究是一个大人,怎么可能会真像小孩子一样呢?

    就好像从下车到现在。

    莫忘归抱着他一直没有喊过累,哪怕手臂都有些发颤了也没有放他下来。

    这么一想,张繁弱都自我感动了。

    “莫姐姐。”

    他****的拍了拍莫忘归:“你放我下来吧,你也该累了。”

    “累?!没有啊!”

    莫忘归瞬间来了精神,强撑着把他往上提了提,挺直细腰满脸坚强:“我力气可大了,家里桶装水都是我换的!”

    “……”

    旁边的何婵已经在偷笑了。

    张繁弱莫名感觉有些丢人,只能双手搂过她的脖子,将下巴搭她脸上尽量调整点重心。

    啧,硌得慌。

    莫忘归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嫌弃了。

    她还以为张繁弱被感动了,这会满心都是窃喜,这波怎么说好感度也刷了10点以上,多来几回,小娃娃还不依恋她依恋到晚上敲她房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莫忘归脸上笑容越来越勉强。

    妈蛋,手快没有知觉了,先前还觉得香软的奶娃娃此刻仿佛变成了一颗大秤砣,死沉死沉的,她细杆儿般的手都快顶不住了!

    平常见她妈不是抱的挺轻松的吗?

    最可恶的是今天园区人还这么多,前面排起的长队,现在看还遥遥无期……

    莫忘归头脑逐渐变得一片空白。

    里面只余下一个问题自己装的比,到底要不要含泪装完。

    “小莫莫~”

    何婵回头望着她笑道:“你帮我牵着清书,我帮你抱会繁弱怎么样?”

    莫忘归下意识想要拒绝。

    她对何婵一直都有点淡淡的敌意和仰慕,但这会她真的快坚持不住了,等会万一没抱住把孩子摔了那可就完蛋了。

    “我不用抱了。”

    张繁弱扭身想下去,一开始他的目的也只是想好好让莫忘归涨一回记性,别总是要抱要抱的,他又不是真就这么巨婴。

    然而何婵没给他机会。

    她罕见的有点小霸道,直接伸手将他接过去,然后搂在怀里嘴巴凑近上来。

    “让姐姐抱不让阿姨抱?”

    她身上的香脂味和发丝间的花香齐齐扑过来:“繁弱,阿姨已经有点头疼了怎么办……”

    她脸离的很近。

    连说话时的温热气息都能感受到,虽然身上穿的是裙子,但肌肤又软又香,领口的肌肤耀眼到没有一丝杂色,几乎让人忍不住想要在其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这样好不好。”

    她竖起一根青葱般的手指,声音忽然变得小了起来:“你像那天那样再亲亲阿姨,阿姨也许就好了。”!!

    原本还晕晕乎乎的张繁弱瞬间惊醒,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车祸那天她还有意识?!

    何婵的蜜汁笑容更浓了,她也不去解释,就那么撇开眼睛仿佛无事发生过,任由张繁弱心里跟把小刷子似的挠啊挠的。

    “何姨……”

    他忍不住了,偷偷戳了戳何婵:“你说的是哪天啊?”

    他想试试何婵是不是在唬自己。

    何婵眉眼弯弯,又凑近上来小声道:“想知道啊?那你先告诉阿姨,那是不是你第一次亲女孩子啊?”

    “……”

    张繁弱嘴角抽动。

    神特么女孩子,何婵说这句话真就连脸都不带红的。

    他已经放弃了挣扎。

    不管何婵那天有没有意识,他都是为了救人,而且他一个四岁小孩能有什么坏心眼?

    亲就亲了!

    要不是他脸皮薄,现在逮着何婵亲一口有谁敢指责他吗?

    哼!

    前面的人流渐少。

    轮到四人的时候,何婵抱着他很自然的上了一架小飞机,莫忘归在后面呆站片刻,望了望张繁弱身旁本该属于自己的位置,随后才一脸颓败的和何清书一起上了旁边那架。

    “唉……”

    她轻叹口气。

    何清书扭头好奇的看着这个漂亮的大姐姐,忍不住开口道:“姐姐,你不开心吗?”

    莫忘归扭头。

    这个小孩也算俊秀,可爱,但望着他的五官,莫忘归看到的却尽是张繁弱的影子。

    “我没事……”

    莫忘归失落的扭过头去,望着旁边小飞机上逗弄着张繁弱的何婵,她看到前者脸上尽是强颜欢笑。

    可恶,如果她不是太过弱小。

    如果她力能扛鼎,又岂会把繁弱交到何婵手上?

    繁弱啊!

    我坐在你左侧,却像隔着银河……

    “家长们注意啦!小飞机要升空咯!都注意搂好自己的孩子!”

    莫忘归搂着何清书。

    她面上有些乏味感,这种东西,是不会让人感到快……

    突然,一阵微妙的感觉随着座椅升空而涌上头皮,耳边清脆欢快的童歌响起,小飞机犹如燕子般上下翻飞,淡淡的愉悦感也如潮水般涌来!

    哦吼?

    莫忘归忍不住露出微笑,将手伸出去感受着迎面而来的清风,旁边的何清书也开心的咯咯笑。

    “这玩意还挺好玩的。”

    莫忘归搂着他一边说着一边来了个战术后仰,空气中充满了活泼的氛围。

    “爸爸!什么时候到我们啊!”

    “快了快了。”

    人在半空,底下人群一览无余,无论大人小孩都抬着头看着她们,远处过山车达到最顶点后猛地冲下来,游客们撕心裂肺的尖叫远远传来。

    置身在这样的气氛之中,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是放松的。

    “不害怕吗?”

    何婵像个小女孩似的伸开双手,扭头冲张繁弱笑眯眯的道:“如果害怕你可以抱着阿姨哦。”

    “……”

    张繁弱懒得理她。

    他将手撑在边沿上托起下巴,心情放松的看着四周。

    虽然比不上那次爬梯球球池……

    但总的来说,感觉也挺不错的,这里好像永远都是一个欢乐的地方,抬头看到的全是大人小孩的笑脸。

    张繁弱前世也喜欢来游乐场。

    但他每次都是夜场来,因为他有一个小小的癖好,他喜欢戴上鬼脸面具和衣服,进鬼屋无偿为工作人员增加业绩。

    他虽然是一个胆小的人,一个人在家连鬼片都不敢看,但将面容藏于面具下以后,他感觉自己仿佛化身成了鬼物的同类,自然也没有了恐惧,甚至敢于一个人穿梭在鬼屋的各大通道里面。

    这是他独特的减压方式。

    几年下来,那个游乐场的工作人员很多都已经认识他了,怀念啊,那个姓陈的老板,还有那个呆呆的女员工。

    也不知道他们过的怎么样了。

    突然,他想到了个主意。

    “何姨……”

    他睁大萌萌的眼睛,拽着何婵的袖子:“晚上我们回家前可以去鬼屋玩玩吗?”

    “鬼屋?”

    何婵愣了愣,随后脸上有点害怕的抱紧双臂:“阿但姨害怕鬼怎么办?”

    张繁弱有些失望。

    可恶,唯一一个反制何婵的机会没了。

    “这样吧……”

    她话锋一转,伸出小拇指:“你答应到时候保护阿姨,阿姨就带你一起去。”

    张繁弱头皮硬了。

    有点羞耻啊。

    不过机会难得,反正上次和小红都已经拉过勾了,也不差这一次。

    “放心吧何姨。”

    张繁弱强忍着露出狞笑的冲动:“我到时候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何婵眨了眨眼。

    这时小飞机也停了,四人下去后,莫忘归还有点恋恋不舍。

    “要不再排一回队吧。”

    “……”

    张繁弱鄙视的回头看了她一眼。

    莫忘归娇躯一震,意识到什么连忙拍了拍身旁的何清书:“清书说这个挺好玩的,是吧清书?”

    “……对。”

    何清书强笑着替她抗下这个锅。

    这一刻,张繁弱竟和他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可惜,莫忘归最后未能如愿。

    因为今天的人实在太多了,如果不抓紧时间去体验别的项目,可能还没玩几样天就黑了。

    “园区广播,特蕾莎小朋友……”

    听到广播声,莫忘归纳闷的抬起头道:“已经这么久了,人还没找到吗?”

    何婵看了眼左右:“今天人这么多,想找一个小孩估计挺困难的,我们路上注意点吧。”

    张繁弱这会也有点奇怪。

    今天人多是不假,但人多也有人多的好处,白人小姑娘特征太明显了,只要出现在有人的地方绝对能被人发现。

    难道她人不在园内?

    那门口监控应该也能查到啊。

    张繁弱想不通,但他一个小孩,现有道具即便是变大也对这种情况无能为力,所以只能像何婵所说那样一路上留意点,除此之外很难做什么。

    之后一行人也没有去玩其他项目。

    这会已经是中午饭点了,何婵带他们找了个园区内的饭店,打算吃完饭再好好玩一下午。

    “繁弱!清书!”

    刚才跑出去的莫忘归这时候颠儿颠儿的回来了,手里还拿着四个甜筒,给每人分了一个。

    “谢谢姐姐!”

    “谢谢莫姐姐!”

    今天太阳还是比较晒的,能在中午吃一个冰淇淋甜筒哪怕是何婵都不会拒绝。

    只不过她和莫忘归的吃相不一样。

    莫忘归是直接啃,啃的嘴唇都是,而何婵是用舌尖小口小口的舔,动作很隐匿并不露骨,但那如小猫般的神态和隐约可以窥见的粉舌还是让她显得媚态十足。

    咔吧咔吧

    何婵冰淇淋球还没吃多少,莫忘归已经啃起了蛋筒,啃完以后还意犹未尽的回味了片刻。

    随后她缓缓扭头。

    这回终于见到了何婵以及其余二人的吃相。

    别说何婵了。

    就是俩小孩吃相都比她文雅许多。

    特别是何婵,她一个女孩都觉得她好勾人,再扭头看张繁弱,果然!他已经看呆了。

    不行!不可以!

    “繁弱……”

    莫忘归悄悄搂过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语气神秘的低声道:“你有没有发现大家的甜筒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

    张繁弱小脸有些困惑。

    不一样的地方……好像四人里面只有莫忘归吃完了?她是想说自己吃东西比较快?还是说在暗示他什么?

    懂了。

    张繁弱无奈的闭上嘴,将剩下大半的甜筒递给她。

    “……”

    莫忘归心动了0.01秒。

    她的手都要抬起来了,内心仅存的理智却在疯狂的呐喊莫忘归!你不能这么丢人!!你要是拿了张繁弱会怎么看你?!你的形象岂不是崩塌了!!

    “我,我不吃……”

    她痛苦的撇过头缓了片刻,最终才凑回去小声道:“你没发现自己的甜筒比我们大一圈吗?”

    “……”

    张繁弱低头看了眼。

    好像……是大了一圈?

    他仔细一看,明白了,原来是蛋筒的外面又套了一层蛋筒,这是一个双层蛋筒冰淇淋球!

    眼见他终于懂了,莫忘归欣慰的点了点头。

    “我专门向老板要的。”

    她小脸上充满了光芒:“就只给你一个人加了哦。”

    其实才不是呢。

    她的也和张繁弱一样,但是这怎么能说呢?说了他怎么能感受到自己是特别的?反正蛋筒她已经吃光了,死无对证!

    “……”

    莫忘归此时的样子像极了等待摸头的布偶猫,如果她有尾巴的话,这时候一定会在摆动。

    张繁弱觉得应该表扬一下她。

    恰好何婵去拿饭了,他扭过身趁何清书不注意,把套在外面的那层蛋筒抽出来塞给她。

    “一人一半。”

    他低声说完,莫忘归愣愣的看着手中的蛋筒。

    这是什么幸福时刻?

    果然,只要你真心对一个人好,时间长了总会得到回应!

    香,太香了。

    她悄悄摸摸的吃着蛋筒,感觉今天的风儿都是格外香甜的。

    下午快一点。

    四人吃完饭,重新踏上了游玩的路程,何婵发现莫忘归吃顿饭吃足精气神了,牵着张繁弱挺胸抬头,面上如沐春风,一路吸引了不少眼球。

    “我们去坐旋转马车吧!”

    何清书一句话,四人又排了二十分钟队,这回张繁弱就没体会到什么快乐的情绪了,因为这旋转木马在他眼里就是把小飞机改成了马车的形状,前者还会上下飞,后者就只会绕着一根柱子转。

    挺憨批的。

    但除了他之外,其余三人玩的挺开心的。

    尤其是何婵莫忘归。

    这一个大姑娘,一个老阿姨,坐在马车上笑的嘴都合不拢。

    “繁弱。”

    何婵笑盈盈的低下头看着他:“阿姨像不像童话里的公主?”

    “……”

    张繁弱左右看了看。

    好吧,粉粉的柱子,吊线缠着彩灯,拉着车的白马独角兽。

    确实挺像童话世界的。

    “来,我的小王子。”她搂过张繁弱掏出手机:“茄子~”

    咔擦。

    张繁弱还没来得及调出符合社会期许的笑容,她就已经拍下了自拍键。

    画面中,何婵仰着头比着剪刀手,笑容完美牙齿洁白,脑后绾着头发的月季微露,整个人美的不似凡俗,而旁边的他……虚着眼表情有些厌世,所带来的强烈反差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删了吧!”

    张繁弱立马发表自己的意见。

    “不行哦!”

    何婵推开他的手,托着下巴沉思片刻,又露出柔柔的笑容:“阿姨喜欢这一张,我像不像是强抢王子的皇后?”

    “……”

    张繁弱目光有些疑惑。

    怎么感觉何婵癖好有点奇怪的样子,是他的错觉吗?

    这时候,旁边。

    莫忘归看了眼旁边的何清书。

    她忍了半天,忍不住推推他问:“清书,你觉得我像不像公主?”

    何清书露出张繁弱同款表情。

    却见她还很是认真的指了指那边的两个人:“你看,你妈妈是坏皇后,繁弱是可怜的小王子,我是同样可怜的公主,你是……你是小矮人?”

    何清书脸都憋红了。

    为什么你们都是王子公主,而我是矮人?

    想到这。

    他脸颊鼓着,声音变得闷闷的:“忘归姐姐,我不像矮人,我妈妈也不像坏皇后。”

    “她不像吗?”

    莫忘归惊讶的挑了挑眉:“你真的不觉得她刚才把繁弱从我身边抢走的样子很像坏皇后吗?”

    “不!像!”

    何清书小脸都涨红了:“我妈妈只是想和他一起照相,她不是坏皇后!”

    “哦,不是就不是吧。”

    莫忘归的语气同样很寡淡。

    这个小孩,超级不可爱,跟她家繁弱一比差远了,以后不跟他玩了。

    哼。

    之后二人陷入了冷战。

    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出去的时候张繁弱也注意到这点了,就觉得很奇怪。

    “莫姐姐。”他悄悄拽了拽莫忘归的袖子:“你刚才是不是和清书吵架了?”

    “怎么会!”

    莫忘归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我可是大人了,怎么会和一个小孩子吵架。”

    “……”

    张繁弱不信她话里的任何一个字。

    刚才她手牵着何清书的一丁点衣角,脸上简直把‘要不是怕你走丢我才不牵你’的样子写在了脸上。

    一向亚撒西的何清书也是。

    垮着个小猫批脸,一见何婵嘴巴都委屈的撅起来了。

    但何婵也没有要生气的样子。

    就是偶尔扭头看向张繁弱的时候,目光有点同情……

    时间过的很快。

    “这里是园区广播,在园区的游客请注意,在园区的游客请注意,请您查看四周,如果发现一名白人7岁小女孩请向我们工作人员联系。”

    “……”

    广播一连播了三次。

    这时候张繁弱一行人正坐在长椅上喝奶茶,莫忘归下意识看了眼手表:“从上午十一点,到现在都五六个小时了,人还没找到吗?”

    何婵也微微皱起眉头:“在园区内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如果只是跟着人流走到外面还好,就怕……”

    几人陷入了沉默。

    也只有何清书傻傻的,懵懵的。

    他还不知道何婵说的是人贩子,不然这会小脸肯定要变白。

    张繁弱是四人之中最惆怅的。

    好麻烦啊。

    系统无缘无故特么给他派这种任务干嘛!完全超出了他的能力之外啊!突然给他这种任务,心里沉甸甸的,总感觉不做点什么就有种见死不救的负罪感。

    可他能做什么呢?

    他又不是大预言家,更没有寻人技能,就只能干坐着。

    叮

    “咦,妈妈的电话。”莫忘归放下奶茶,接起秦晚台打开的电话:“歪,妈,有事吗?”

    她边说边搂张繁弱。

    妈妈的电话,这个家里成员也该听听才是,她要让张繁弱体会到她无微不至的关爱,然后他才会明白,整个世界她才是对他最好的!

    “繁弱在身边吗?”

    电话里秦晚台的声音有些疲惫,但莫忘归也没意外。

    事实上这才是她的常态。

    要不是突然多了个张繁弱,秦晚台有时候半个月都回不了一次家。

    “在的。”

    莫忘归拍拍他的肩膀:“他就在我身边,今天我们来芜湖~方特了。”

    张繁弱也凑上去打了个招呼。

    听到他的声音,秦晚台有些欣慰,语气也带着点关切:“你把繁弱带好了,今天方特人多,上午不是走丢了一个孩子吗?你可别把他弄丢了。”

    “咦,妈你怎么知道?”

    莫忘归有些惊讶:“你是省商又不是省安的,这消息怎么这么快就到你耳朵里了?”

    秦晚台苦涩的笑了笑。

    “那是一个外商的闺女。”她忍不住揉揉额头:“这两天还是我接待的,上午正准备吃饭就一个电话打来了,我能不知道吗?”

    张繁弱和莫忘归面面相觑。

    麻蛋,这么巧?

    “妈,这事对你没影响吧?”莫忘归忍不住挪了挪屁股:“我们现在就在园区,不然我帮你找找?”

    “找个屁!”

    秦晚台没好气的骂道:“你别跟着添乱,好好带着繁弱就行,省安已经过去了,显不着你!”

    “哦……”

    莫宝宝有点委屈。

    秦晚台这会也没心情哄她,交代完这两天可能不回家之后就挂了电话。

    莫忘归放下手机叹了口气。

    “这事估计对妈妈有影响,她现在心情很不好。”

    “嗯?”

    张繁弱有些疑惑。

    莫忘归看向她,目光透着闪烁的智慧:“她挂之前都没和你说说话,由此可见她现在的心情很糟糕。”

    张繁弱顿时惊为天人。

    这波逻辑,简直无懈可击,莫姐姐是你吗?!你不会被夺舍了吧!

    皮完了他也有些愁。

    这事……说巧不巧,系统的特殊任务发放规律他好像已经摸清了。

    在有大事件即将影响到张繁弱的身边人时,系统就会发布特殊任务,上次是这样,这次也是这样。

    “别不开心了。”

    何婵摸了摸他的脑袋,也不管他能不能听懂:“秦姐是省商的,就算出事板子也打不到她的身上,影响的是园区和省安。”

    张繁弱自然不可能信。

    如果影响很小,系统也不可能给他发布一个这样的任务。

    估计也和那个外商有关。

    既然是外商,那肯定就是想来庐阳投资的,庐阳虽然是一省都会,但这几年发展的还没有后面迅速,对待大手笔外资的态度自然比沿海郑重。

    如果是由秦晚台负责。

    那她正和外商谈投资、优惠,啪叽一个电话!外商闺女在游乐园走丢了!找了几个小时还找不着!

    这外商还不震怒?

    震怒之下别说投资,传出去对外声誉都会受到影响,虽然这事秦晚台没什么责任,但是肥羊一跑对她这段时间的努力终究是一种打击。

    张繁弱盘算的很清楚。

    但清楚是一回事,他帮不到忙也没办法啊!前世也没听说过这事,预知的优势也就不存在了。

    至于系统……

    铁废物了,没什么好谈的。

    之后一行人游玩的兴致明显淡了很多,但要说走,光张繁弱和莫忘归就心有不甘。

    万一转着转着遇到了呢?

    结果逛了半天,金毛没遇到,条子遇到了几个。

    “同志你好。”

    何婵忽然走上去将自我职位介绍了下,然后道:“我就是想问问,上午那个白人小女孩找到了吗?没找到的话有没有什么线索?”

    “……”

    领头的中年犹豫片刻,道:“暂时没有,只能确定人没出园区,园内监控正在查,但是今天游客太多可能需要点时间。”

    何婵点了点头正要走。

    张繁弱忽然忍不住开口了:“叔叔,那个小女孩会不会掉湖里了?”

    “……”

    众人沉默的看向他。

    尤其领头的,目光更是惊为天人。

    因为目前为止,张繁弱的猜测和他们的猜测最接近。

    没办法。

    几个出口的监控已经查了,小孩就没出过园,而园内今天人满为患,各大项目也一样,再加上目标特征明显,如果人还在早就找到了。

    所以最悲观的猜测出现了。

    小姑娘可能人在湖里,目前游船项目已经封锁,正在派人清查,如果湖面找不到就只能封园甚至……抽湖。

    “小朋友,不要多想。”

    中年挤出一个笑容:“人不会有事的,你要相信叔叔们。”

    张繁弱挤出一个礼貌的笑容。

    等他们走了,几个条子才开始窃窃私语。

    “这小孩,真的假的。”

    “估计猜的吧?”

    “就算猜的这直觉也太敏锐了。”

    “好苗子,长大后能到咱们这块就好了。”

    “行了行了!人还没找到呢别这么早下定论!”

    “……”

    另一边,一行四人还在沉默。

    张繁弱知道刚才他那番话作为孩子来说稍稍有些出格,但他没办法啊。

    任务名黑暗中的金芒。

    现在是大白天,能称得上黑暗的地方没几处,其中有一处就是……湖底。

    “唉……”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忽然,何婵转身抱住他,用又香又软的脸颊蹭了蹭他:“别担心了好不好?相信阿姨,那个小姐姐会没事的。”

    张繁弱沉沉点头。

    一行人就这么漫无目的的逛着,没再排队玩项目,也没说要走的事儿,所有人心中都怀揣着一股明知渺茫却依旧存在的希望。

    广播还在一遍一遍放着。

    放的频率也越来越频繁,似乎已经不再顾忌生意,甚至开始请求游客主动在身边进行寻找。

    那个白人母亲也一遍遍用英语祈求自己的女儿回来,声音愈发嘶哑。

    整个园区很多游客选择了离开,但也有不少像张繁弱她们这样选择留下,并且放弃游玩转而开始寻找那个女孩的下落。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已经傍晚了,天色逐渐阴沉下来,整个园区的气氛愈发凝重,湖面上能看到省安的人在开船寻找,身旁路过的行人每个都面色沉重。

    越来越压抑了。

    天空、人们和希望都仿佛被逐渐染黑,渐渐有人放弃了寻找,带着家人转身离开。

    “游客们请注意,这里是园区广播,因为特殊原因,请各位游客携带家人前往出口有序离开,园区夜场票停止售卖,已经购买的游客可以选择……”

    广播员小姐姐声音也沙哑了。

    语气中再没有先前的恳求和急切。

    “唉”

    莫忘归轻叹口气,小脸丧丧的:“咱们走吧,再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了。”

    何清书眼眶红红的。

    他有点想哭,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空气变得怪怪的,让小孩非常难受。

    “走吧?”

    何婵拍了拍张繁弱的背,语气说是确认不如说是询问,就好像他说不走,何婵就也跟着他留下来似的。

    然而张繁弱选择了点头。

    下一刻。

    【叮,您已自动放弃任务】

    【任务黑暗中的金芒,失败】

    系统的提示音响起,没什么情绪,和往常一样,张繁弱却浑身僵住,感觉脸上好像被抽了一巴掌。

    他没做错吧?

    他不能孩子气啊!他留在这里又有什么用呢?只会影响省安接下来的工作啊!

    但是系统也没做错啊。

    在他点头同意要走的那一刻,不是就已经默认放弃了任务吗?

    一个任务而已。

    何婵抱着他,四周是往回走的人流,每个人脸上的情绪都和来时相反,空气都仿佛凝固起来,置身其中简直让人呼吸都愈发困难。

    张繁弱脑海很乱。

    他脑海中还在回荡着系统的提示音,平常、平淡和往常一般无二。

    但听在此时的他耳中,

    却总能感受到一丝嘲讽。

    他是系统认可的男人,系统将任务赋予给他,最后他却和其余人一样选择放弃,那他这个持有者是不是太废物了?

    把它交给比他更聪明、更有资格,能够找到那个小女孩的人岂不是更好?

    张繁弱忍不住抬头望天。

    天快黑了,漆黑的夜幕即将笼罩这片大地,他不想在此之前离开,但又找不到留下来的理由……或者说资格。

    要是他能更聪明一点该多好?

    无能是痛苦的根源,张繁弱现在就深陷在这种痛苦中。

    但他越痛苦头脑反而更为冷静,脑海中飞速筛选分析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抛开那些已经遭遇不测的可能。

    张繁弱脑海中的选择性已经所剩不多,其中几个的逻辑性根本就经不起推敲。

    这种力度下,

    还有哪些地方是最容易被疏忽、遗漏以至于是黑暗的?

    先前这样的程序走了无数次。

    但每一次都没有收获。

    突然。

    一副落满尘埃的画面出现在他的脑洞,众多逻辑链条瞬间链接,经过迅速的推敲以后,一跃成为他所能想到的可能中可能性最大的一个!

    啪!

    张繁弱下意识拍了拍身下的何婵:“何姨,我们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