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刘三良

第一百五十三章 以后不会了

    在几个女人的调侃中

    张繁弱和身边的小鸭子神色不能说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瑟瑟发抖的害怕极了。

    “繁弱啊,姐姐问你。”

    郑佩菱挪着过来,脸上带着八卦:“幼儿园里面小女孩这么多,你最喜欢哪一个啊?”

    这个问题让李姨也来了兴趣。

    “阿姨也想知道。”

    她给了张繁弱一个鼓励的眼神:“如意如愿现在都不在这里,你放心大胆的说。”

    “……”

    张繁弱伸手护着那只和他同病相怜的小鸭子,语气无奈的道:“李姨,佩菱姐,我今年才四岁。”

    几个女人又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

    坦白的说,张繁弱根本不理解她们的笑点在哪,而且心里已经后悔过来了,和他阿狸姐睡午觉不香吗?非来这边受调戏。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

    沈清如和郑佩菱换了个位置,然后看着他认真道:“奶奶特别想你,你过段时间去我们家里玩好不好?”

    张繁弱愣了片刻,随后连忙点头。

    周老太太当时在医院里面教训老头子的事儿他可没有忘,于情于理也应该找个时间去看看老人家。

    “我也想周奶奶了。”

    张繁弱仰着小脸看向她:“周奶奶的身体还好吗?”

    “挺好的。”

    沈清如欣慰柔和的摸了摸他的头:“就是经常会跟我提起你,让我有时间带你过去玩儿,回头我告诉她,她保准高兴。”

    说完,她脸上犹豫片刻。

    “奶奶还让我问你,那个爷爷之后还有来打扰你们吗?”

    “……”

    张繁弱下意识愣了片刻。

    自从在医院里面丢了一回大脸以后,老头子回家这么久就再也没有来过,平常有没有跟秦晚台打电话他不太清楚,但这么久了张繁弱还没见过那边来人。

    有时候他还会带点阴暗的去想,

    这种状态一直维持下去也不错,毕竟不同于秦晚台和莫忘归,张繁弱个人不太想和那边人打交道。

    但也仅就想想而已,

    张繁弱即便再自私,也不可能让秦晚台为了自己放弃那边的家人,哪怕做大家长的老头儿不对,但总归是一家人,纵使不太亲近、心有怨怼也不会真成仇人。

    如果有可能,

    关系能缓和还是缓和一些更好。

    “没有了。”

    张繁弱收敛起内心杂念,笑着道:“清如姐别担心,如果有什么事我一定会跟你说的。”

    沈清如看了他两眼,

    确定小孩子没有什么难言之隐以后她才松了口气,上次的事件发生以后沈清如一直都不太放心,好几次都向白幼狸旁敲侧击的打探。

    一直到张繁弱亲口确认,

    她才终于放下那颗悬着的心。

    “你们在说什么啊?”旁边的苏宛璇眨了眨眼睛凑上来:“什么爷爷啊?清如你背着我们和繁弱出去玩过吗?”

    “……”

    沈清如不开心了。

    什么叫背着出去玩过?她那是光明正大的好吗?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苏宛璇怎么还整天傻乎乎的呢?

    她不说话,

    苏宛璇只能将目光对准张繁弱:“那以后我能单独带你出去玩吗?”

    “……以后再说吧。”

    张繁弱敷衍的说完就往旁边挪了挪。

    这时候他的想法和沈清如出奇的一致,跟着这个傻子出去,他害怕自己再也回不来了。

    “嘎嘎”

    旁边某个不明生物发出叫声。

    张繁弱扭过头,伸手将那只小鸭子捧在手心里,那淡黄色稚嫩的脚掌就踩在他的手掌,分量很轻,绿豆大却有神采的眼睛和他对试着,近在咫尺。

    “嘎嘎!”

    它开心的叫了两声。

    张繁弱也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

    这小玩意还挺让人迷糊的。

    泳池外面的池塘里,趴在荷叶上的小乌龟困惑的抬起了脑袋,这个新来的小老弟是怎么肥事,怎么这么开心的样子?

    它想了想,

    最终扒着爪子下到水里,又费劲的爬到岸上,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坚定的步伐,十分钟以后,它终于爬到了充气泳池的边上。

    “?”

    望着高高的边沿,小乌龟茫然了。

    这么高的地方,它是怎么上去的?歪?有人来接接我吗?

    可惜没人听见它的心声。

    上面的人都已经乐不思蜀了,经过一阵子的玩乐之后,所有人都靠在边沿上躺着,舒服的眯上了眼睛。

    唯独张繁弱是站着眯眼睛的。

    他身高矮,如果坐着水都能没过眼睛,就只能憨憨的站着以至于和众人格格不入。

    “繁弱,我抱着你吧好不好。”

    苏宛璇小手握住他:“然后你躺在我怀里可以休息一会哦。”

    “……不了,没事的。”

    张繁弱强撑着站直了身子:“我不累,宛璇姐你别管我了。”

    “那可不行。”

    苏宛璇脸上仿佛打了一道正义的光:“你都叫我姐姐了,我怎么能让你站着这么累呢。”

    这次郑佩菱没有锤她,

    反而还难得欣慰的点了点头,因为宿舍里散养的傻狍子终于说了句人话。

    “弟弟,不行你来我怀里也行。”

    “让我抱吧,我在家经常抱如意如愿。”

    李姨和沈清如也张开手臂对他发出了邀请,张繁弱为难的左右看了一眼,这四个人里面,如果问他最愿意躺进谁的怀里,那毋庸置疑就是……苏宛璇。

    毕竟从目测来看,

    她的怀抱应该更舒服。

    但如果这样选了,会不会让别的姐姐、阿姨心里有想法,觉得他是一个色色的小孩?

    成年人就是这样,

    左右为难,权衡利弊。

    有时候傻一点反而更好,正在他犹豫之际,苏宛璇直接伸手将他搂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冲着郑佩菱她们理直气壮的道:“我先说的,当然要我来抱!”

    “……”

    李姨笑呵呵的无所谓。

    郑佩菱则目光阴沉,向旁边沈清如问道:“明天回去再收拾她还是今天晚上收拾她?”

    “……小孩子才做选择。”

    沈清如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今天明天都要收拾,到时候你找个由头。”

    “ok!”

    “……”

    某头傻狍子还不知道自己将要遭遇什么,正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抢到张繁弱以后她格外珍重,将自己的腿伸直以后贴心的对着他说:“你也可以把腿伸直你,这样能躺的更舒服一点。”

    “……”

    张繁弱有那么点小小的感动。

    他之前一直不敢靠在苏宛璇的身上,总感觉那垫子有点太犯规,但后者直接将他按在了自己的身上,那一瞬间的触感不太好描述,但张繁弱直接舒服的眯上了眼睛。

    “舒服吧?”

    苏宛璇小手轻轻的给他捏着肩膀。

    张繁弱点了点头,忍不住说道:“宛璇姐,我觉得你还是挺好的。”

    身后的手停住了。

    “呃……”

    张繁弱瞬间清醒了,尝试挽回:“应该是非常好,宛璇姐姐你真是一个特别温柔的人。”

    苏宛璇没说话,

    只是将下巴磕在了他的肩膀上,过了会才歪头道:“那你以后会跟我出去玩吗?”

    “……”

    这招以退为进给张繁弱整不会了。

    虽然不知道苏宛璇的智商是怎么突然觉醒的,但天聊到这份上他还真的不太好拒绝。

    最终张繁弱还是同意了。

    “yes!”

    苏宛璇在他眼前比了个剪刀手,然后又开心且卖力的给他揉捏着肩膀,她对于按摩似乎特别有天赋,力道控制的特别好,张繁弱枕在她身上舒服的都快要睡着的时候……

    “舒服吗?”

    “舒服啊。”

    听到旁边传来的声音他不假思索的道。

    “哦。”

    身后没动静了。

    张繁弱也没在意,他现在正陷入到一种奇妙的状态之中,对外界的感知异常迟钝,直到

    “阿狸,你不下来玩一会吗?”

    “不了,等会我出去买菜,你们想吃什么?”

    “……”

    众女交谈声中,

    张繁弱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时候他突然想穿越到平行世界,拜托平行世界的自己打造一台时空穿梭机,穿越到一个小时之前,对蛊惑自己的苏宛璇坚定说no。

    “不要慌。”

    那个蛊惑他的女人还凑上来轻声道:“没事的,你就说是我带着你来的。”

    “……”

    张繁弱心中的懊恼情绪少了点。

    傻狍子都这么有担当,身为一个男人,他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推卸责任的行为?

    证明自己的时候到了!

    他盯着白幼狸平静的目光,若无其事的爬下泳池穿上衣服,然后打了个小哈欠,一把抱住白幼狸的腿萌萌的道:“阿狸姐你去买菜吗?带着我一起去吧好不好?”

    “不用了。”

    白幼狸的声音很平静:“你在家继续玩吧,做好饭会叫你的。”

    “……”

    众所周知,

    有些人越平静事儿反而越大。

    张繁弱彻底不要脸了,直接装着闹脾气小孩的样子:“不行,我就要跟着你一起去!”

    “……”

    白幼狸的表情有点松动。

    有些咬牙切齿,又有点无奈,也许二人就像是动物界里的天敌关系,白幼狸最终还是向他伸开了小手。

    张繁弱抓着她,

    一蹦一跳的跟她出了门。

    路上,穿着白裙子,提着个编制菜篮子的白幼狸看着前面的路目不斜视,张繁弱则一直仰着头看她,嘴里碎碎念着说些好听的话。

    “阿姐,你这套衣服好好看啊。”

    “不过我感觉你脖子好像缺了条项链,明天我给你买一条好不好?”

    “我看清如姐她们都有,那你也得有。”

    “……”

    也许是被他烦极了,

    也许是某句话触动到了她,白幼狸直接低头向他看过来:“你宛璇姐也没有啊,你要不要也给她买一条?”

    如果换做一般的男孩子,

    这时候要么急着否认要么就已经惊慌失措露出了破腚。

    唯独张繁弱不同。

    他眼底藏着一抹睿智,嘴里说的话直击白幼狸的内心:“不行的,秦姨跟我说过,项链还有戒指这些东西,只能送给最亲近,最喜欢的人。”

    白幼狸下意识想笑,

    但她忍住了。

    今天必须得给他一个教训才行,她从沙发上起来没看到张繁弱,去楼上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最后才想起她以为张繁弱会听她的话,绝不会去的庭院泳池。

    结果人还真在那。

    看到他躺在苏宛璇身上的时候,白幼狸简直想按着苏宛璇脑袋进水里把她溺死,好几个深呼吸才把怒气压下去。

    “呵,你就继续说吧。”

    白幼狸越想越气,嘴角流露出一抹冷笑:“反正我人傻,你多说点好听的话我就傻乎乎的把这事忘掉了。”

    张繁弱内心沉了下去。

    他这会终于有些愧疚了,虽然他当时真的没多少色批念头,但有句话叫看人论迹不论心,他做的可能确实过分了。

    “阿姐。”

    他伸手拽了拽白幼狸的袖口,目光郑重:“以后真的不会了。”

    “……”

    白幼狸停下脚步,

    仔细检查他的眼神,过了会才舒服一些的点了点头。

    那眼神很可信的亚子。

    但光这还不够,她伸出手,小脸板着上面写满了小情绪:“耳朵伸过来,这次要给你长点记性。”

    张繁弱二话没说,直接踮起脚。

    不光垫脚,他还歪着脑袋,力图让白幼狸揪的方便,揪的舒服,揪出一个五星好评。

    “……”

    白幼狸看他样子好想笑啊。

    于是对他本就狠不起来的心更软了,手上动作轻的与其说是揪,不如说是揉,等到放下手以后她才带着点不甘的扭过头,放下句狠话:“下次再这样的话我再也不会理你了。”

    “不会了不会了!”

    如果张繁弱有尾巴的话,这会一定摇成了螺旋桨,跟在白幼狸身后活像一个狗腿子,嘴里好听的话无师自通,一箩筐一箩筐的往外面倒。

    还没到超市,

    白幼狸就已经被他哄的眉开眼笑的,小手重新牵着他,带他到零食区不断询问。

    “阿狸姐,这些我都不喜欢吃。”

    张繁弱看着那些包装精致的零食漫不经心的道。

    白幼狸疑惑的放下一袋鸭舌。

    “那你想吃什么?”

    她拿起一袋牛肉干冲他晃了晃:“这个吃吗?我在宿舍里吃过,很好吃哦。”

    张繁弱还是提不起精神的样子。

    “那你喜欢吃什么?”

    “我……”

    终于听到这个问题,张繁弱瞬间就不困了:“我想吃五角钱的拖肥,一块钱的烤面筋,要是有五块钱就好了,那我和阿狸姐可以一人一瓶可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