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真愚老人

第两百九十一章 七十二省皆独立,群贤共治天下同

    星月交映,被挂天穹的陶潜,正一脸笑意,兴奋搓着手清点着自己的收获。

    当先掐了个道印,只见得身前灵光汇聚,顷刻间凝成一页玄黄金章。

    这金章,自生氤氲,华光闪烁,灵粹天生,简直好似那造化之根,神明之本,天地之源一般。

    若仔细去瞧,隐约可见得七宝帷幔之中,一先天神人端坐。

    “此物,便是灵宝无量金阙大道神章。”

    “纯粹由灵宝仙灵精粹凝聚而成,又得了天尊承认,对于灵宝宗弟子而言,可说是无上妙物。”

    “持此物,颂念三遍天尊名讳,须臾可得大法力。”

    “不夸张的说,蜕凡弟子持之可战洞玄,洞玄长老持之,可在极乐境修士面前保命……天尊赐我这妙物,果然是之前我哭嚎债务一事起了效用,若我耗去它,过往债务说不定可一笔勾销?”

    “不过这般妙物,轻易耗去,岂非浪费?”

    “先留着当个保底救命之物,若将来要晋升洞玄时还未使用,正好再拿去还债?”

    念及此处,就是陶潜自己,也觉自家面皮实在厚了些。

    虽说俗语有云:欠债的是大爷,说不得欠得越多,灵宝天尊会愈加照顾他这个宝贝真传。

    但现实哪能真的这般做,太不要面皮了。

    过犹不及,过犹不及啊。

    “天尊在上,弟子您是知晓的,最是知礼。”

    “此番得赐此妙物,使得弟子日后晋升洞玄境,再无挂碍,仰赖于天尊爱护了。”

    “以后,弟子再不作死,再不乱借法力了。”

    陶潜遥遥施礼,同时下了一个他自己也不怎么相信的保证。

    随后便接连颂念三遍天尊之名,下一刻,只见得紫烟翻涌,须臾焚了金章。

    那一瞬,陶潜本就畅快的灵宝妙体,更是一松。

    比之前更甚的愉悦,席卷上来。

    一道感知,隐隐传来:过往以灵宝还仙术所借法力,尽数消弭。

    将无碍修行,时机一至,顷刻入洞玄。

    “无债一身轻!”

    “嗯,诚不欺我也。”

    陶潜感叹两句,随后再次掐印。

    脑海中,顷刻凝出一张虚空大符,繁复庞杂,环绕着灵宝神光,奇妙效用自生。

    “灵宝准真人记名敕神符!”

    “此物更妙,简而言之,这是一张必定生效,且对方无法拒绝的‘摇人符’。”

    “灵宝宗内记名真人何其多也,耗去此符,便可召唤特定一位灵宝真人前来相助。”

    “当然,要用它,也是有代价的。”

    “需给予供奉报酬,空口白牙,自是谁也唤不来,说不得还得挨几句喝骂。”

    “嗯?这符显然也可对我师尊,以及麻衣师伯等人起效,且看看若要召唤他们,需供奉何物?”

    闪念道此处,陶潜立刻试探性隔空询问神符。

    下一刻,只见神符震颤,陶潜脑海立刻浮现出召唤麻衣师伯所需供奉。

    出乎意料的,并不复杂,只一种物事:献增寿灵物,合计达九千年即可。

    这条件,让陶潜立刻来精神了。

    “九千年寿?我那桃儿算不算,一茬一茬收割,数年后,堆积如山献过去,凑个九千年完全可以啊。”

    “虽说这代价也极为高昂,但那可是麻衣师伯。”

    “从现有表现来看,如空蝉罗汉、凌娲真君,修仲琳这些极乐境强者,在麻衣师伯面前,恐怕都是弟弟。”

    “耗去几年桃园收获,请来师伯出手,简直再值当不过了。”

    “好宝贝!”

    陶潜喜滋滋想着,顺便又再问了一下召唤自家师尊需何物?

    神符再震颤,答案灌注了足足一息之久,其中涉及的诸多宝物、灵材让陶潜也是瞠目结舌。

    看罢后,默默吐槽道:“只能说,不愧是我师尊,要请他出一趟门,怕是根本不可能。”

    陶潜没有再去询问召唤二代祖师们,需要什么代价。

    想也知晓,问也是白问。

    注意力,又转去那“灵宝消灾护命妙经颂”之上。

    顾名思义,这是一篇救命的经文。

    若遇抵御不了的灾劫,可颂念此经,沟通天尊祖师,消灾护命。

    至于能否成功?

    并无保证,全看心诚与否。

    陶潜看了几眼便露出笑意来,这种事他陶大真人也熟,毕竟厮杀之时,遭灾之时,他本就动不动喊天尊救命。

    只不过这次,或许是有效的。

    尽管只有一次机会!

    那经文,颂过一遍就立刻忘记。

    看过这三桩大好处,陶潜又转向自己。

    “通幽、驱神、御剑三术,顾名思义,分别是与鬼神交谈之法,驱使神灵之法,以及灵宝宗的剑法,与先前的甘霖、清风等术一样,乃属通用法术,灵宝门人只要愿学都可轻松学会了去,只是我无需耗费时间学,自动便会了。”

    “倒是我这蜕去凡身后的妙体,除了万法不侵、水火难伤等等该有的好处外,似还有些特异。”

    “许是因我选了第三法度劫的缘故?”

    说话间,陶潜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耳、口、眼、腹等等地方。

    几乎也是同时,志述与感知,齐齐浮现。

    陶潜很快便知这些“特异”是什么了。

    正是先前度劫时衍生出的长耳、骈齿、大肚、龙颜、重瞳等等异状,在劫气冲刷下,融入陶潜蜕凡后的宝体,使得他一次性多出了数种特殊能力。

    如那长耳,哪怕陶潜不施法,只侧耳去听,也可听见数里外,乃至于百里外的细微动静。

    还有那骈齿,将使得陶潜舌齿生香,清净自然,哪怕不用律令魔,也不施那真言秘敕,也能让许多凡人不由自主听从他的命令,当然修士却难了,除非付出大代价。

    大肚、龙颜、重瞳等等,也是类似效果。

    也就是说,此时的陶潜。

    即便他不动用一身法力,只凭借身上特异,也足可在凡俗世界冒充个仙人之流。

    若再添上法力,威能顿时暴增。

    “顺风耳、千里眼、腹中天地……听起来倒是与那些神话志异传说中的神仙异人,很是相似。”

    “嗯,也有些类似佛门所说的【三十二相】,或是杨介师兄那种先天神通,只不过我是后天被劫气冲刷出来的。”

    “不管如何,都算是意外之喜了。”

    “我如今是蜕凡大圆满之境,但法力之浑厚,却能与寻常洞玄境修士相比,加上这些特异神通,以及我这灵宝妙体,哪怕不动用佛禽舍利、圣胎袋、九蟾珠这些异宝,也可越级去与散修洞玄厮杀,甚至胜之。”

    “若再去依仗外物,啧啧,不敢想。”

    “第三法度劫,恐怖如斯啊。”

    “倒是怪不得秦佼师叔,最后会上瘾,再不愿回宗门修行。”

    “我却不同,怂人一个,浪了这般久,该回我登仙岛修养一些时日了。”

    “正该是风卷江湖雨暗村,四山声作海涛翻,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也。”

    嘀咕到最后,陶潜自顾自引用了他人诗句。

    颇为隐晦的表达了一下自己想要回转蓬莱海,过一段快乐闲适的撸猫生活意愿。

    说做,他便要做。

    可很快的,陶潜发觉自己做不到。

    这道救了他性命,同时也将他挂上天穹的先天灵宝神光,显然有着自己的想法。

    陶潜想动,它却不动。

    哪怕陶潜在察觉不对后,连声呼唤天尊,或是施法沟通神光,诸多挣扎,皆是无用。

    神光就这般裹着他,挂在天上。

    立刻的,陶潜面色变化了。

    “这是为何啊?使用这先天灵宝神光的代价?”

    “哪有这般奇怪的代价啊?将我点作天灯?要点多久?”

    陶潜初始慌乱了片刻,但不多时,他察觉出了蛛丝马迹。

    仍旧是人道气运!

    先前陶潜本就接纳了大量气运,化成宝药,助他轻易冲破蜕凡关卡。

    按说,该停歇了才对。

    如南粤时,也就那狂潮般的一股,接了便罢。

    可陶潜挂在那天穹,竟每隔一些时间,都有气运汇聚过来。

    他挣扎不出,到天明时分时,突兀的,又一股磅礴气运涌来,陶潜接纳的同时,也瞧见了气运内附着的信息,顷刻间也明悟缘由。

    “魔都、阳燧两地发生之事,先后轰传天下,尤其天命帝朱庸宣布退位,废除帝制国号之时,所揭露的,方士组织那些皇帝死后趴伏长生天朝吸血一事,彻底让七十二省之数十亿民陷入极端愤怒之中。”

    “彼时湘西、古秦二省,民智渐开,在过去数个时辰内,先后组织义军,攻陷两省官府,张九灯、蔡元神两个朝廷册封的大都督,后者望风逃窜,前者竟反过来配合义军。”

    “两省皆于今日辰时宣布,完全脱离朝廷管辖,不再承认朱氏王朝,更不认可长生天朝之国号,不认帝制,暂采用【群贤共治】模式。”

    “两省平民,已超过一亿之数,对此皆欢欣鼓舞。”

    ……

    随着这些信息而来的,还有一张张平民面庞,以及两省内,各个城池中宛若庆典般的景象。

    正是这些景象,催生出又一股磅礴气运,分成诸多份额,流淌向不同的人。

    陶潜,自是分了最大一份。

    收到这大礼,陶潜倒是隐隐明白神光,依旧将其挂在这天穹上,不让他离开长生天朝疆域的缘由了。

    “我度第三劫后的收获,竟还没完。”

    “不,甚至可以说是刚刚开始。”

    “我度劫的方式有些粗暴,灵感源自前世,我瞧来许是正常发展。”

    “可在这个世界,或许真个是两千年来头一遭,绝无仅有,哪怕方士组织定会竭力去阻止,去消弭影响。”

    “只可惜,怕是来不及了。”

    “湘西、古秦二省,或许,只是个开始?”

    陶潜吐出这句,是有所预感。

    而这预感,很快就开始以可怕速度变成现实。

    长生天朝的疆域比前世要大得多,但也须知,这并不是无魔世界。

    这世界,超凡处处。

    传递消息的手段,自也比前世要快得多。

    约莫六个时辰后,挂在天上的陶潜又得一股磅礴气运,内里附着的,依旧是那志述般的讯息。

    “三晋省内,有一秘密结社唤作【大同社】,结社者乃是一群年轻的修士志士,每一位皆有不俗来历,分属晋省道、佛、魔、旁门左道等大派,为首者姓严,出身佛门大寺【悬空寺】,愤世嫉俗,胸有大志。”

    “阳燧首义传开后,其人勾连大同社其余志士,突袭省城总督府,以佛门阵法灭魔金刚阵,将朝廷遣来镇守的陆姓总督当场击杀。”

    “大同社夺取总督府后,发动省内百万民众,往各个大派求援,万民意愿不可逆,诸派只得出动……大同社由此彻底掌控三晋省。”

    “继湘西、古秦二省之后,晋省亦通电全国,宣布独立,不再承认国号帝制。”

    “省内治理,将采用大同社模式,取上古先圣‘天下大同’之意。”

    当这消息传遍天下时,沸腾气氛再增一把火。

    不过陶潜,在与大同社那帮修士志士,平分气运后,却是又看出了一些东西来。

    只是一时之间,陶潜也分不清,那是好事还是坏事。

    “从气运中可窥得,朝廷原来对三晋省的控制极为成功,是少数无有乱军肆虐的大省,诸如悬空寺、五福宗、太昊门、赤冠山等等大派,都无法插足凡俗,倒也不是没有力量,而是一种默契,类似一种隐形的约定。”

    “可大同社一群出身于诸派的修士志士,却是借用民意,迂回曲折,打破了这约定。”

    “既然晋省可以,岂不是其他省也可以?”

    陶潜这念头腾起后不久,又一次变成现实。

    三个时辰!

    仅仅三个时辰后,陶潜再次收获一股磅礴气运。

    “知悉阳燧首义之真相后,云滇省大都督陆千钧,再次通电全国,宣布云滇彻底独立。”

    “非但不受朝廷辖制,不承认国号帝制,更宣称不欢迎朱氏皇族,以及历代皇族任一人入境云滇。”

    “陆千钧亲自下手,处死一位唤作‘白光帝’的幕僚,此人乃方士组织圣子之一,试图蛊惑陆千钧复辟帝制,恢复长生天朝之国号。”

    “为防止方士报复自己,以及云滇省之民,陆千钧亲自深入大山,请出隐世大派【幻神宗】,此宗虽属旁门左道,但其开派极早,祖师更达劫仙之境,道佛兼修。”

    “陆千钧宣布,云滇省内自今日起,修行界归修行界,凡俗界归凡俗界,若有越界者,杀无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