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紫映九霄

第二百八十八章 禁术·怒发天

    “喂喂,和马,这是什么情况?我们不是来找人的吗?为什么像是闯进来怪物的巢穴里了?”天目怪叫了一声,挥舞着手中的太刀挑飞了那激射而来足以洞穿岩石的弩枪,但是问题在于这玩意不是从弩车上射出来的。

    而是从一个形似猎犬的怪物肩头射出来的。

    不知为何,

    在最初那个巨大的怪物降落下来准备对他们发动攻击的时候,突然间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数量众多的体型更小一号的怪物对他们发动了袭击,有双肩上架设有弩枪的骨甲怪犬;有能够不停的再生的双头的蓝鳞怪蛇;还有飞翔在空中投射下来会爆炸的羽毛的怪鸟······

    太奇怪了!

    这一切都太奇怪了!

    “那种东西怎么看都不像是自然的造物吧!?”紫子啐了一声,她那淬毒了的千本对那能不断再生完全看不到极限的蓝鳞怪蛇毫无用处,只要舍弃掉中毒了的躯体,然后再生就行了。

    精心制作的毒素被对方用一种蛮不讲理的方式破解,这让她相当恼火。

    “人工的产物吗?”

    和马抬手一拳打飞了扑过来的怪犬,又像是猫一样灵巧的避开了那从空中落下来的一根根会爆炸的羽毛,若有所思的打量了盘踞在周围的怪物们一眼,“看样子我们的确是来对地方了!”

    “那这算是什么?主人家的热情款待吗?”

    天目忍不住吐槽了一声。

    “怎么?天目,你还指望这里的主人会给我们送上热茶和羊羹吗?要是有人敢不打招呼闯进我家里,我保证会用我的全部技艺好好的招待他,吃不了也要给我兜着走。”

    既然淬毒了的千本无用,紫子选择换成一把小太刀继续战斗。

    怎么说也是一个合格的上忍,

    体术可不是她的短板。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紫子,你这立场不对吧?”

    “哼,有什么问题?我们本来就是不请自来的恶客,就别再给自己脸上贴金了,那太无耻了。”

    “行吧!恶客就恶客。”

    天目退了一步,不和紫子争辩,“不过······和马,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要干掉这些烦人的东西吗?”

    开始的时候,

    因为这些个怪物那奇奇怪怪的能力的确是让他们有点手忙脚乱。

    但是在弄明白了怪物们的手段之后,威胁实际上已经被降到了极低的程度,堂堂上忍,不至于连一群只能靠着简单指令和本能来行动的怪物所打倒。

    “不用你们插手。”

    和马眯起了眼睛,高声说道:“你们退远点,既然这里的主人家要见识一下我们的手段,那么······不能让人小瞧了,否则怕是连见上一面都做不到。”

    “不是吧?要用那一招?你的身体······没问题吗?”

    从天目的表情来看,他似是想到了什么不是很美妙的记忆。

    “动作快点!”

    和马却是懒得废话,双手结印,施展出来了【土遁·土隆枪】,一根根粗大的岩枪骤然间从地面、崖壁上突刺而起,不仅仅是周围的怪犬和怪蛇被这一招造成了不小的杀伤,就连天空中的怪鸟因为飞的太低,也被崖壁上横生的岩枪刺伤了不少。

    此时,

    天目和紫子已然是溜之大吉。

    他们很明白,

    这高阶土遁术不过是用来争取时间的前菜,重头戏还在后面呢!

    【影分身之术】

    和马再次结印。

    三具影分身出现在了的身周,根本不用再下达什么命令,很清楚自己该做什么的影分身们立刻行动了起来,他们施展手段,抵御着那缓过劲来又发动了新的攻击的怪物们。

    为和马的真身保驾护航,尽量争取时间。

    是的,

    他需要时间。

    篡夺自土蜘蛛一族的其名为【怒发天】的禁术,曾经土蜘蛛一族的最强者役之行者曾经用这门禁术毁灭过一座占地面积一点都不算小的城镇,可谓是攻击强化型的禁术,将破坏力发挥到了极致。

    而且根据准备时间的长短变化,可以自由调节这一禁术的破坏力,当然这同样意味着如果他想要发挥出来足够的破坏力,就需要足够长的准备时间,而在此期间,施术者是无法随便移动的。

    因为这门名为【怒发天】的禁术需要汲取来自于天地自然中所存在的能量,要尽量避免自身的移动,毕竟自然能量可不比自己的查克拉那般温驯可靠,是很容易暴走的,而暴走的下场······那是和马竭尽全力想要避免的。

    好在这次和马可不是来扫平弥楼山的。

    他来此是另有目的。

    所以不需要准备太长的时间。

    时间过去了大概有三分钟左右,本就抗打击能力有限且查克拉不多的影分身相继在战斗中被那些个怪物们逐一破坏,在扫清了最后的障碍之后,怪物们朝着和妈的正身快速的一拥而上。

    然后

    白色的强光亮起。

    好似是从地上升起来了一轮微缩型号的太阳。

    原本在那层层叠叠,绵绵无尽的阴云所笼罩着形成的昏暗世界在这一瞬间骤然间被照亮了,原本发出尖叫、低吼的怪物们也在这一瞬间失去了声音,生命乃至于尸体。

    等到白色的强光消散

    留下来的只是站在兀立的岩柱上的和马,以及周围那深深的坑洞,不仅仅是怪物们被消灭掉了,就连周围的石头、地皮都被一同泯灭,破坏力之强悍已然是完全不输于尾兽玉。

    禁术之名,

    着实不虚。

    ······

    在弥楼山的深处,赫然是一片依着山体构建而成的宫殿,只是这连绵的宫殿冷冷清清的,别说人了,就算是虫鸟草木都看不到,放眼望去,只有用冷冰冰的石头所堆砌起来的宫殿自身默默的,日复一日的承受着风雨的消磨。

    不过,

    从这一片宫殿的新旧程度上看得出来,这应当不是那种千百年前遗留下来的古老遗迹。

    根据那外墙的磨损程度来看,

    或许这一片宫殿的历史满打满算都不会超过二十年。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宫殿的主人实际上并未外出,就在宫殿内,只不过是因为宫殿太大,而居住者又太少的缘故,所以才会看上去缺乏人气。

    此时此刻,

    在挂有【监控室】的牌子的房间中,一个有着如初冬时节的落雪般颜色的白发的男子坐在冰冷的石头座椅上,默默的看着前方那巨大的显示屏,屏幕上所上演的赫然是在弥楼山边缘处和马等人与怪物之间的战斗景象。

    屏幕上的画面是经由飞在空中的怪鸟身上所搭载的摄像头采集输入,然后传输到宫殿中,并且将画面实时的呈现于屏幕之上。

    开始的时候,

    这位宫殿的主人只当是久违的消遣节目。

    然而和马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凌厉身手让他意识到了这几个人貌似不是以前那些个误入或是路过的弱者,这些人是有备而来,只不过在考虑了一番后,他没有急着动手,而是让自己培养的‘宝贝’先试探一波再说。

    不管这些人是敌是友,尽量摸清楚对方的底细没什么坏处。

    可惜和马他们都戴着斗笠,再加上怪鸟们显然也没有什么拍摄技术,以至于根本无从辨别这些来意不明的访客们的真面目,而且和马他们也没有什么独特的标志性的物件来表明身份。

    好在,

    并未让宫殿主人困惑太久的时间。

    “那是······什么?”

    白发的男子维持不住那从容淡定,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态度。

    他猛地站了起来,惊愕的看着被无穷尽的白色所充斥的画面,然后信号断掉,屏幕上的画面变成了灰色,稍稍一想就明白肯定是背负着摄像头的怪鸟被干掉了,而且是被那一瞬间所爆发出来的毁灭性的力量所摧毁的。

    当然这不重要,那些死掉的怪物什么的对他而言根本无所谓。

    都是些花点时间就能培养出来的消耗品罢了。

    重要的是毁灭了那些消耗品的那个力量的真面目是什么?那种破坏力······简直,简直闻所未闻,等等!好像也不是完全没有听说过,似乎······以前在村子里的时候听说过类似的事件。

    这个男人回忆起来了被深埋起来的旧日记忆,并且以此为线索,串联起来了储存在脑海中的琐碎信息,然后······对于这群不速之客的身份有了推测。

    “让我来看看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吧!”

    声音回荡在监控室内。

    但是那原本在显示屏前的宫殿主人却已然不见了踪影。

    ·······

    “结束了吗?”

    “目前来看是暂时结束了。”

    “只是暂时?”

    紫子站在那深坑的边缘处,看着立于深坑中央那根兀立的岩柱之上的和马,大声询问:“等一下还要打啊?”

    “等等,我过来再说。”

    和马双手结印,使用了一个【土遁·地动核】,从深坑底部强行抬升起来一块岩土,形成了一条通往深坑边缘的道路,踏着这条人造的坦途他走到了紫子和天目俩人的身边。

    “紫子,你刚才问为什么是暂时,这种事也有必要问?接下来打不打,就要看对面的态度了。”

    “少跟我胡扯,我问的是这个吗?我问的是······你的身体还撑不撑的住!”

    声音在末尾骤然降下。

    防备着会被人偷听了去,虽说有天目在,不至于有人靠近周围五米内还不会被察觉到,但这种事儿谁有说的准呢?忍界各种奇奇怪怪的秘术、禁术实在是太多,保不齐就有什么未知的窃听手段。

    保持警惕是很有必要的。

    就算是和马,也只是勉强听清楚紫子说了什么。

    “还行!控制了力度,问题不大。”和马简单的回答了一句,没有多说什么,这里可不是交流信息的好地方。

    “这还是控制了力度吗?哈哈!真可怕啊!禁术······”天目瞅着脚边的这座深坑,干笑了两声,明明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玩意,但每次都会给他带来不小的冲击。

    这种破坏力,

    话说忍界到现在都没有被忍者们给折腾坏掉简直就是奇迹!

    “不继续前进?”

    看着站定后不在挪动脚步的和马,紫子面露疑惑之色。

    “应该用不着,不出意外的话,我们的目标大概要不了多久就会出现······我不信这里的动静他会不知道。”和马握了握拳头,方才一个不留神将锡杖也给一切泯灭掉了,备用的锡杖在卷轴里,取出来太麻烦,只能暂且这么着吧!

    “你确定如果真的看到了方才那一幕,对方还有胆子过来?而不是说直接从和我们相反的方向逃走?”

    紫子对此抱持着怀疑态度。

    “应该不至于吧?”

    和马用一种不确定的口吻说道。

    “谁知道呢?自己不敢露面,只知道驱使那些怪物冲我们下手,估计也不是什么厉害人物。”紫子耸了耸肩。

    只是

    这时候沉默着的天目突然挑起了眉毛,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那一块翘起的岩石。

    “这位小姑娘,背后说人坏话未免有些下作了吧?”

    白发,白袍,红眼······就是单纯的红眼睛,不是写轮眼,总之,宫殿的主人如同是鬼魅般从地下缓缓的冒出头来,“的确你们给了我很大的惊讶,但是我的胆子好歹也是比老鼠要大一点的,不至于这么轻易就被吓跑。”

    被人捉住了背后说闲话的行为,紫子却并不在意,反而是满不在乎的翻了翻眼珠子,有气无力道:“那还真是抱歉啦!”

    诚意,

    是真的一滴都没有,

    从这道歉中只能感受到满满的敷衍。

    显然这位宫殿主人也没有料到对方的脸皮厚到这种程度,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沉默了两秒钟后,他放弃了和紫子争论的念头,沉声问道:“废话少说,告诉我你们的来意,守护忍十二士的背叛者们,我会根据你们的回答决定接下来该拿你们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