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紫映九霄

第四百五十三章 风影和水影

    木叶村的大竞技场建成至今已经过去了大概是三十余年的时光,是在猿飞日斩高光时刻修筑的,那时候第一次忍界大战过去了很久,第二次忍界大战还没有开始,正当壮年的猿飞日斩还是那个名震忍界的‘忍雄’,那几乎可以算是猿飞日斩在位时的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那时候的木叶经济繁荣,文化娱乐也是发展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度。

    这座大竞技场就是在那个时候应运而生。

    猿飞日斩邀请各国的大名贵族前来木叶观赏木叶下忍们的比赛, 用一种不那么残忍、危险的方式向外彰显木叶的强盛,许多人都知晓自来也、大蛇丸、纲手是在雨之国的战场上,和‘半神’山椒鱼半藏争锋时被赋予了三忍名号,在忍界崭露头角。

    但是,

    这一座大竞技场才是自来也、大蛇丸和纲手第一次出名的舞台。

    当时还是少年人的他们就是在这里堂而皇之的将所有的对手踩在脚底,用压倒性的强大向外界宣告了木叶的繁荣昌盛。

    这么些年来,

    不断有新人们登上这座舞台夸耀武力,时至今日, 又有一批新人即将上场。

    “第一场是砂隐村和雾隐村的对抗吗?这位六代目火影的风格和三代目、五代目完全不同呢!以前我记得这第一场比赛就算不是木叶忍者之间的内斗, 也必定有一方是木叶忍者,而且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木叶。”

    坐在贵宾席上的一个很有一把年纪的老贵族在那儿大发议论,对着木叶的这几代火影评头论足,“这位六代目火影真真是有魄力啊!比起来三代目和五代目那两个老头子有意思多了。”

    “咳咳!大人,小声点,小声点,这话不能随便乱说!”

    这老头有胆子说,但是簇拥在老头身边的一众小贵族们却没胆子听,听到这一番狂言吓得魂不附体,恨不能伸出手去堵住老头的嘴,若是以前的木叶,这样的话说也就说了, 三代目也好,五代目也罢, 这两位火影只在乎木叶, 并不喜欢干涉贵族们的事情。

    但是,

    这位六代目貌似不是那么讲规矩的。

    无有必要的话, 他们一点都不希望引来这位六代目火影的关注。

    “你们······”老贵族很是无奈的瞪了身边这群胆小如鼠的家伙一眼,“你们这些个废物,那位六代目火影没那么心胸狭窄······算了,不说了,不说了,你们这群混蛋玩意光会扫兴。”

    这样的热闹不过是贵宾席上的一角,今日的贵宾席上聚集了忍界大多数的贵族,因为座位不够的关系,木叶的施工队加急修筑了两座新的望楼,原本大竞技场只有三座望楼充当观众席。

    但是这一次因为邀请来的客人数量远超以往,原有的席位根本容纳不了这么多的观众,总不能为了招待贵族们就将村民们给赶出去吧?

    所以,

    在原有的三座望楼左右两侧各自增建了一座相同规格的望楼,足以容纳下来所有到来的贵族以及那些个抢到门票的村民。

    “来了,来了,选手登场了。”

    “哪呢?哪呢?我看看。”

    等到少年少女们的身影踏入大竞技场内,立刻引发了一波波声潮,观众席上的观众们爆发出来了巨大的热情,尤其是木叶的村民们,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看向下方, 不少人甚至直接掏出来了望远镜去看。

    “那个黑皮肤的是云忍吧?真的够黑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妖狐也在······咳咳,不,那孩子是叫鸣人来着是吧?”

    “······七、八、九、十,十个,哈哈,十六个选手我们木叶足足有十个人。”

    木叶的村民们议论纷纷的时候,坐在贵宾席上的大名、贵族们却是停下来了闲聊,开始仔细地审视着立在场上的少年少女们,和那些个纯粹就是来看热闹、找乐子的木叶村民不同,他们是抱有着明确目标的。

    他们会根据这中忍考试决赛的经过和结果预测未来各个村子之间的强弱变化,从而调整以后任务的委托对象,尤其是那些个中小贵族们尤其认真,反而是大贵族们有些漫不经心。

    不过这也是正常现象,

    像各国的大贵族在委托任务的时候,一般而言都会是尽量交给自家的忍者村,这是他们的身份地位使然,而且这些个大贵族也承受得起寻常任务失败造成的损失,甚至于这些个大贵族还会和忍者村内的某个忍者家族缔结更加密切的关系。

    例如木叶的日向一族和火之国的名门‘竹取’关系极为亲密要好,是从战国时代就绵延下来的交情,双方一个出武力,一个出钱财,那感情好到日向家的族长会时不时的亲自去竹取家上门拜访。

    但是,

    大贵族的数量就那么些,不是所有的贵族都能和大贵族们一样底蕴深厚的,更不要说还有那么多的商人,那些个数量众多的中小贵族以及商人们在委托任务前可是要好好考虑一番的,毕竟若是找错了忍者村,以至于任务失败······有些损失能赔偿弥补,但不是什么都能赔偿的。

    例如护卫要人的任务。

    一旦接受委托的忍者村力有不逮,到时候人死了还能要求复活过来吗?

    所以说,

    他们需要在这样的场合中来判断各个村子未来的兴衰趋势,从而帮助他们做出来一个尽可能正确的判断。

    “和最初的名单一样,完全没有看到岩忍的身影呢!”

    “那位三代目土影迟迟不退位,看样子岩忍真的是后继无人了······砂忍倒是有两人,看样子以后在石之国、鸟之国等地方活动的时候可以多考虑一下找砂忍来帮忙了。”

    “木叶当真是越来越兴旺了,一大半都是木叶忍者,还有那位六代目······要是能和宇智波一族拉上关系就好了。”

    贵族、商人······或是交头接耳,或是窃窃私语,贵宾席上不免给人一种鬼鬼祟祟的感觉,和那气氛火热的普通观众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坐在最中央的那一座望楼上最高层的宗弦看的颇为有趣。

    贵族和平民,当真是泾渭分明呢!

    “宗弦,来了哦!”

    站在椅子后面的宇智波千早说了一声。

    其实不用提醒,宗弦也已经是察觉到了那靠近中的强横气息,侧目朝着左手侧看去,一个头戴着绣有‘水’字斗笠,穿着白色长袍,内衬蓝色忍者服的女子正朝着这边快步走来。

    “水影阁下,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宗弦笑着与到来的五代目水影打招呼,这位水影也不是什么陌生人,双方都还不是影的时候就已经是打过交道,虽说这位水影那时候大概感觉不如他这般愉快,但总得来说大家现在是关系密切的盟友。

    “火影大人,许久不见,你的风采依旧啊!”

    照美冥嘴角扯出来一个很是标准的微笑。

    “哈哈!过誉了,过誉了,水影大人才是和过去一样漂亮呢。”

    宗弦笑呵呵应道。

    “······这座位?”照美冥对于宗弦那没有什么感情的恭维无动于衷,目光落在了宗弦的两侧,在这一层放眼望去只是安设了五个座位,五把看上去没有什么差别的椅子一字排开,六代目火影已经是在最中间的位子上坐了下来,剩余的四个位子······看来就是给他们四位影坐的了。

    “随意即可,没有什么讲究。”

    宗弦一挥手,坦然说道。

    只不过照美冥眉头微皱,显然是一点儿都不信的,要是没有什么讲究······又何必说是占住最中间的位子?坐在最右侧岂不是更好?后来者只需要依次而坐即可。

    当然心里面想归想,却是不能说出来的。

    雾忍如今和木叶是关系亲密的盟友,她根本没必要站出来挑刺,相反,如无会影响到雾隐村安危的大事,她当是会坚定站在木叶这一侧的。

    “这里就可以。”

    照美冥在宗弦左侧坐了下来,鬼灯满月和没有了白眼的青站在了照美冥的身后。

    如此一来,仅余下右侧两个座位以及最左侧的位子。

    “火影大人,这次会面······除了中忍考试,是否还有其他的事情?”照美冥坐下来后,直接跳过了那些个无意义的寒暄与废话,单刀直入询问起来正事,显然是打算趁着另外的三位影没来,提前看能不能问出来点情报,心中也好有个底。

    “的确是有事请说······不过,水影阁下无需着急,等会儿有的是时间说话。”

    宗弦明白照美冥的意思,对方看样子是准备给自己摇旗呐喊······但是他心中很明白,这是在不妨碍到雾隐村的利益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的情况,一旦牵扯到了雾隐村的得失,那必然会是另外一副样子。

    而收集尾兽这事,

    他也不确定雾忍会是个什么态度。

    三尾早早落入了他的手中,六尾人柱力也在木叶充当质子,但是抛开三尾不谈,充当质子的六尾人柱力不管在木叶呆了多久,名义上还是属于雾隐村的,只要雾隐村将来强盛起来,或者说木叶衰弱下去,那么雾忍就可以理所当然的收回六尾,甚至于被抛开不谈的三尾都可以谈一谈······

    所以,

    在考虑了两个呼吸的时间后,宗弦还是拒绝了提前与水影暗通款曲。

    而也就在他说完后两秒钟,照美冥皱着眉正组织语言打算继续刺探的时候,察觉到了有人正在接近,而这时宗弦的视线已然是越过了她望向了左侧的楼梯口附近。

    照美冥也顺着看了过去,看到了一个头戴着绣有一个‘风’字斗笠,穿着白色长袍,内衬绿色忍者服的男人出现在楼梯口处,转过身来朝着他们这边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

    她的心中顿时一叹。

    明白已经是错失了提前拿到情报的机会······接下来只能随机应变了。

    “欢迎啊!风影阁下。”

    宗弦笑着欢迎四代目风影的到来,“旅途劳顿,辛苦阁下了。”

    “哪里,这一点路程与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罗砂看着坐在椅子上不动的宗弦和照美冥,微微眯了眯眼睛,目光又挪向了那剩余下来的三个座位,最左侧一个,六代目火影右侧两个,这座位排布······有点意思啊!

    “请随意坐!”

    宗弦伸手示意,“阁下喜欢哪儿就坐哪儿。”

    “哦?那这中间?”

    “也可以,只要风影你有自信能坐的稳,我便是让与你也无妨。”

    宗弦笑着应道。

    “哼······说笑罢了,喧宾夺主这样的事情我没什么兴趣。”罗砂也就是这么一说,若是砂隐村足够强盛,那么他自然是要争一争中间的宝座,但奈何如今的砂隐村是个什么情况他这个风影心知肚明。

    若是真坐在那中间,

    怕不是只会成为众矢之的。

    那样烫屁股的位子······大概只有这位六代目火影能坐。

    他打量了一圈,最终是在最左侧的位置坐了下来,也就是在照美冥的旁边······没必要说是去坐到六代目火影右手侧的空位,他并不打算过分靠近这位火影,也没有必要过分的接近,不管这位六代目火影举行这一次中忍考试有什么样的图谋,只要不牵扯到他们砂隐村,他就准备做一个旁观者。

    随他一起上楼来的马基和另外一位上忍由良立在了后方。

    等到罗砂坐定,

    反而是寂静无声了起来。

    照美冥没有和罗砂打招呼的兴趣,而准备做个旁观者的罗砂也不打算与这位第一次见面的水影攀关系,他对于雾忍没有任何的好感,可以的话,他这辈子都不想与雾忍再有任何的交集了。

    宗弦也没有说话,

    继续悠然自得的俯瞰着下方的观众席上的种种不同。

    不过,

    这一份安静并未持续太久的时间,三代目土影和四代目雷影几乎是同步来到了望楼上,随着这最后的两位影的到来,中忍考试决赛的帷幕徐徐拉开了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