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紫映九霄

第四百七十章 再见,骑士不死于徒手

    在自来也、鸣人跟着宗弦来到这一处秘密基地的时候,早已在附近守株待兔的宇智波斑一行人意识到了关键时刻即将到来了,一行人在白绝的包裹下无声无息的穿过了那临时架设的结界,来到了外道魔像附近。

    藏身在岩壁中,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宇智波带土看到了四代目火影被秽土转生,听到了四代目火影和宇智波宗弦说话,不过······他的心中没有泛起来一丝一毫的波澜,只是默默的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是这样没错,短期而言,我需要解决掉宇智波斑和宇智波带土这两个威胁,长期来说,我也想要试试看这样做能不能给忍界带来更长久的和平,所以······我需要九尾。”

    宗弦坦然言道。

    “这样啊!”

    波风水门无奈的笑了笑,“没想到我死后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三代目······唉!本来是想着将九尾留给鸣人的,不过······算了,宗弦君你要的话就拿去吧!”

    他已经知道了宗弦掌握着保护人柱力不会因为尾兽被抽离而死亡的手段,

    最大的担忧也没有了。

    于是就直接应了下来。

    毕竟,

    已经没有犹豫迟疑的理由了。

    他留下来九尾给鸣人,将自己的儿子是希望鸣人能够掌握九尾的力量,阻止面具男······也就是宇智波带土祸乱忍界,然而宗弦的崛起让他曾经的决定显得有些多余。

    最重要的是,

    他也没有拒绝的能力。

    “不用担心,马上就能好。”

    宗弦说动手就动手,两手结印,已经是睁开八只眼睛的外道魔像张大嘴巴,两条没有实质的查克拉锁链飞射出来,分别撞进了波风水门和鸣人的体内,勾住了九尾,便一口气拉扯了出来。

    被抽走了九尾的波风水门没有什么变化,

    作为秽土转生者的他本来就是死人,也不惧尾兽被抽走带来的影响,而鸣人这边有宗弦出手,以【外道·轮回同生之术】截断了鸣人和九尾之间的生命力链接,生命力正是最为蓬勃旺盛阶段的少年只是脸色稍稍有点儿苍白,除此外再没有什么问题。

    与此同时,

    吞下了九尾全部查克拉的外道魔像在这一时候睁开了第九只眼睛。

    气息,

    在这一刻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收回九尾不仅仅是量上的增加,对于外道魔像而言吸收九尾后更是真正的完整了,原本还维持着的人形态的外道魔像身形蠕动起来,朝着神树的姿态开始变化·······

    宗弦飞跃到了外道魔像的头顶上,

    准备结印将十尾吸入体内。

    就在这个时候,

    “木遁·插扦之术。”

    虚空中飞来的木刺朝着宗弦射去,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宗弦眉毛都不抬一下,一圈缠绕着深绯色光焰呈肋骨状的须左能乎浮现,轻而易举的挡下来了那木刺的攻击。

    不过,

    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眼见这样的手段无效,

    宇智波带土干脆是直接在半空中现出身来,施展了【木遁·木人之术】,体型庞大的木人推金山倒玉柱般撞了过来。

    “混账东西,休想捣乱。”

    一直以来都守护于此的止水反应极快,当机立断释放出来了第四形态的须左能乎,挡在了木人的面前······只是,这木人的冲撞力道出乎意料的强大,止水的须左能乎被木人撞的踉跄后退,碰到了身后的外道魔像。

    站在外道魔像头顶上结印的宗弦似是受到了干扰,结印有了那么一个小小的失误。

    然后,

    “忍法·六道十尾柩印!”

    苍蓝色的须左能乎从穹顶处落下来,直接将宗弦给砸飞了出去,宇智波斑取代了宗弦站在了外道魔像的头顶,并且在第一时间用最快的速度结印施展出来了变身为十尾人柱力的秘法。

    偌大的外道魔像·······不,这时候应该说是十尾,还处于复苏状态的十尾毫无抵抗之力的被宇智波斑吸入到了体内。

    下一瞬间,

    在诸多人的注视下,宇智波斑的形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原本披洒在肩头的黑色长发变为了白色,身上的赤红色叠甲也被白色的风衣取代,八颗求道玉在他的背后绕成一圈漂浮着,双臂与双腿也变为黑色,左手中握着漆黑色的禅杖。

    “到此为止了!不管你们设下来什么样的陷阱,最终的胜利者都将注定是我。”

    宇智波斑漂浮在半空中,俯瞰着落在地上的宗弦,嘴角忍不住勾勒出来一抹得意的笑容。

    在得到了十尾后,

    胜负已经是注定了。

    “是吗?但我觉得未必。”宗弦笑着说道,在他的脸上看不到愤怒和沮丧,反而是给人一种松了口气的样子,他睁大了轮回眼,抬手对准了半空中的宇智波斑,“万象天引。”

    漂浮在空中的宇智波斑感受到了那强大的引力。

    “还不死心吗?那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宇智波斑没有硬扛着那引力,而是顺势一挥手,身后三枚漆黑色的求道玉飞了出去,先他一步朝着宗弦落了下去。

    虽然自觉胜券在握,

    但宇智波斑却没有说是骄狂的失去理智。

    口中虽是万分轻蔑,战斗起来却是一点儿都不失章法。

    “水遁·水阵壁之术。”

    眼见那求道玉落下来,宗弦果断结束了万象天引之术,转而施展了防御性质的水阵壁,在这无水之地召唤出来澎湃激流,化作是流动的墙壁横亘在斜上方,挡住了那落下来的求道玉······没挡住!

    这水阵壁宛如是朽木般,被求道玉击穿了。

    紧接着就连那一重须左能乎也没有扛住求道玉的攻击,直接打出来了贯穿攻击,被保护在须左能乎当中的宗弦干脆就是被三枚求道玉打断成了两截,胸膛直接给泯灭消失不见了。

    只剩下来带着一截脖子的脑袋和腹部往下的半身跌落在地上。

    “宗弦!”

    “火影大人!”

    “宗弦君?”

    这般变故,出乎众人意料。

    谁也没有料到会出现这么一个局面,就算是宇智波斑夺走了十尾·······也不至于说是连对方的一击都挡不下来吧?这可如何是好?竟然连一击都挡不住,这还怎么玩?

    在场的众人包括鸣人在内没有谁说脑子不够用的。

    他们不认为说宗弦的水阵壁之术只是一个样子货,就算是水阵壁之术不济事,那须左能乎的防御强度却不是假的,然而这样的防御却还是被一口气击穿了。

    “问题关键是那几个黑色的球体吗?”

    大蛇丸眯起了眼睛,胸中的研究者之心忍不住剧烈跳动起来。

    “应该就是那东西作怪。”

    卑留呼附和道。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们俩人这样关注重点跑偏了的,正在与宇智波带土纠缠的止水心急如焚,却甩不开死命纠缠的宇智波带土,俩人都已经解除了须左能乎和木人之术,又开始了时空间之术的比拼较量。

    自来也有心上前,但是忌惮于底细不明的求道玉,不敢轻举妄动。

    水门护着鸣人,

    也没有敢轻动。

    药师兜的话······对了,这位也是很澹定的样子。

    “滚出来,别想用分身湖弄过去。”

    漂浮在空中的宇智波斑喝道。

    “分身?”

    听到此言的止水心中一动,想起来宗弦的确是有着用尸体制成的六道分身,宗弦这混球什么时候用六道分身取代了真身?他完全没有察觉到,不过,心中却是忍不住松了口气。

    不管如何,

    只要宗弦还活着,这局面就有挽回的可能。

    虽然没有证据,但是他总觉得之前宗弦是故意让宇智波斑夺走十尾的。

    “已经被识破了吗?还以为能多骗你一会儿呢!”

    声音,

    从高空中响起。

    同一时间,只见一抹炽热的刀光朝着宇智波斑后背斩去。

    “无聊的把戏,这种东西根本伤不到我。”

    遭遇偷袭的宇智波斑根本不慌,在成为了十尾人柱力后他自然而然的掌握了十尾人柱力所有的诸般力量,他现在的身躯已经彻底的免疫了寻常的忍术攻击,除非是使用体术或者仙术,否则根本伤害不到他。

    身后的求道玉迎了上去,挡住了那刀锋。

    至于那燃烧的火焰,伤不到他分毫。

    “是吗?那么这又如何?”

    宗弦话音落下来的瞬间,宇智波斑脸色大变,漆黑色的螺旋剑锋几乎是将他的左腹部给掏空了,若不是他及时调用剩下来的四个求道玉挡了一挡那形如DNA螺旋结构的长剑,怕不是会给拦腰斩断成两截,一如宗弦的天道分身的下场。

    “求道玉·······为何?”

    拉开距离的宇智波斑惊怒的看着同样是漂浮在半空中的宗弦。

    他惊怒的原因不只是因为宗弦漂浮在半空中,而是因为宗弦脚踏着一个漆黑色的圆盘飞在半空中,右手握着一柄寻常的太刀,左手则是握着一柄长长的,漆黑色的,外形好似是DNA螺旋结构的长剑。

    那是求道玉,

    那漆黑色的圆盘和螺旋结构的长剑都是改变了形态的求道玉。

    “你怎么可能掌握求道玉,十尾,我才是十尾人柱力!!”宇智波斑忍不住高声咆孝了起来。

    “瞧你说的,谁说了非得是十尾人柱力才能掌握求道玉?你现在应该明白才对,所谓的求道玉是阴阳五行之力的集合体,只要将阴阳水火风雷土七种查克拉性质全数掌握到极致,自然是可以制造出来求道玉的。”

    宗弦从容不迫的说道,

    怕宇智波斑不信,他丢掉了右手中的太刀,掌心中有高密度的查克拉涌出,瞬息间又凝结成了一枚求道玉。

    然后问道:

    “怎么样?看明白了吗?”

    宇智波斑没有吭声。

    只是脸色难看的厉害,他知道宇智波宗弦说的是真的,但是·······就是真的才最让人难以接受,他费尽了心思和手段,才成为十尾人柱力掌握了这样的力量,结果宇智波宗弦这厮都不用十尾的力量帮忙,就掌握了求道玉。

    “还没完呢!”

    宇智波斑咬了咬牙,左腹部那巨大的伤口并未能要了他的命,十尾人柱力的生命力显然不是一般的顽强,尤其是他还有千手柱间的细胞,伤口处的血肉正在再生中。

    他压下来了心中的焦躁,

    不能自己乱了阵脚。

    就算是宇智波宗弦这厮在没有十尾的帮助下就掌握了求道玉又能如何?十尾人柱力掌握的力量可不仅仅是求道玉,他还有其余许多手段不曾施展,这一场争锋还没有结束呢!

    他咬了咬牙,施展出来了压箱底的绝招之一。

    “轮墓·边狱。”

    他的身上分出来了四道寻常人看不到,也感应不到的影子,朝着宗弦飞扑了过去。

    “宇智波斑,不只是你一个人有轮回眼的啊!”

    宗弦看着那飞扑过来的四道影子,转动手中的‘天沼矛’,干脆利落的将这四道影子给斩断了,令得宇智波斑面色大变,他知晓宗弦会看得到自己利用轮墓分裂出来的影子。

    但是,

    宇智波宗弦那厮手中的怪剑也锋利的过头了吧?

    竟然一剑就把他的影子全噼了,当然他的这些影子并不是说彻底的消失了,过上一会儿就能重新召唤出来,但是问题在于重新召唤出来也没用啊,挡不住那一柄长剑,召唤出来也是给人当菜噼的。

    “是天沼矛啊!”

    藏身于暗中的黑绝认出来了那一柄剑。

    他以前并未亲眼见过,但是大筒木辉夜留给他的记忆中有这一柄剑的印象,这是六道仙人,也就是大筒木羽衣利用求道玉打造出来的神器,持剑者的信念会依附于剑上,造就出一把心之剑。

    只要持剑者的信念不动摇,这一柄心之剑就是坚不可摧且无坚不摧。

    当年,

    大筒木羽衣用这一柄剑成功的重创了母亲大筒木辉夜,创造出来了封印大筒木辉夜的机会。

    “这样下去可不行!斑这个家伙······真没用啊!”

    黑绝看着宇智波斑被宗弦用天沼矛神剑打的节节败退,意识到了情况不妙,不能再拖延下去了,虽然宇智波斑这家伙还没有来得及释放无限月读,但是·······复活母亲实际上也不需要无限月读这一环节。

    只要,

    抓住时机,打破宇智波斑体内的查克拉平衡。

    就像是

    宇智波斑挥动手中的禅杖稍稍挡住了天沼矛的斩击一瞬间,争取到了一点儿时间挪动身躯,没有说是被竖噼成两半,只是被划伤了脸和胸膛,露出来了那跳动的心脏,整个人摔落到了下方的地上。

    不等他重新爬起来,

    一条黑色的手臂贯穿了他的胸膛,黑绝果断地背叛了宇智波斑。

    “黑绝,你、你这家伙·······”

    宇智波斑无法置信的转头等着身后的黑绝,他真的想象不到黑绝会反水,明明······黑绝是自己的意志化身来着?

    “斑!!!”

    看到这一幕的宇智波带土懵了。

    这特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不只是他,

    木叶这边的众人同样是傻眼了,这、这是内讧了吗?

    “为什么?黑绝,你在做什么?”

    “我在做我应该做的事情,斑,你的使命到此为止了,接下来······该轮到我的母亲登场了。”在这时候黑绝没有多余的兴趣为宇智波斑解惑,只是按照大筒木辉夜遗留给他的办法,引导着宇智波斑体内的十尾暴走。

    “母亲?你······究竟是······”

    宇智波斑不是蠢人。

    他虽然不清楚黑绝的母亲是谁,但是很显然黑绝不是自己的意志的化身,他······被骗了。

    体内的十尾暴走,意识也变得昏沉,

    恍忽间,

    他想起来了柱间,

    心中忍不住自嘲起来,看样子自己追求的和平······终究只是一场镜花水月啊!这下子到了冥土,可真就没脸再去见柱间那家伙了······意识就此坠入黑暗。

    同时,

    他的形貌又一次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身体像是打气的气球似的膨胀起来,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球,而这时候似乎也是到了膨胀到了极限,便停止了下来,旋即有开始收缩,在这收缩的过程中不断的修正着自身的形态。

    也就是三五秒钟的时间,一名白色长发如瀑坠地,顶生双角,眉心有着一个赤红色九勾玉的轮回写轮眼,双目纯白,宽袍大袖,气质清冷的女性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当中。

    大筒木辉夜,

    复苏,

    降临。

    “为什么我的查克拉······这样少?”

    大筒木辉夜无视了周围的所有人,她低下头来,那一双纯白的双眸直勾勾的盯着融合到她的袖子里面的黑绝质问。

    “母亲,计划·······”

    “总算是等到了。”

    宗弦的声音打断了黑绝的发言。

    他漂浮飞到了大筒木辉夜的身前,看着这一位查克拉之祖,说道:“现在,该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了。”说话的同时伸出来右手,轻轻一勾手指,不快的抬起头看过来的大筒木辉夜都没来得及看清楚这个敢随意插话的人类的样子。

    突然就感觉到了体内的力量的暴动,

    十尾······突然间就暴走了,硬生生的从她的体内挣脱出来,落入到了宗弦的支配当中。

    在宇智波斑使用六道十尾柩印吸收十尾之前,宗弦已经使用了‘骑士不死于徒手’的力量将十尾这个战争兵器纳入到了支配当中,宇智波斑能成功吸收十尾完全是宗弦主动配合的缘故,为的就是为大筒木辉夜的复苏寻找一个载体。

    十尾,

    从始至终都在宗弦的支配下。

    现在大筒木辉夜复苏,那么就可以将十尾收回。

    “接下来·······让我试试看能不能帮十尾收回它丢失的查克拉果实吧!”一头披肩白发,身着白色披风,身后漂浮着九枚求道玉,手持天沼矛的宗弦向着气息大衰的大筒木辉夜发起了战斗的邀请。

    然后,

    宗弦以摧枯拉朽之势击溃了这位力量大减,且战斗经验十分不足的远祖。

    落败了的大筒木辉夜没有被封印,无论是被大筒木辉夜吞吃掉的查克拉果实,亦或者是那星空中大筒木一族的情报,宗弦都很感兴趣,留着大筒木辉夜,未来或许有不小的用处呢!

    未来如何只能且观之,

    但解决掉了黑绝这个幕后黑手,忍界······当是能迎来一段足够长的和平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