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真是中天北极紫微大帝 风消逝

第九十九章 世家

    按照方鸿对于大乾的认知,此乃人族疆域的王朝国度,山河辽阔,人口繁多,犹如盛世。

    京城、府城,几乎达到全面小康的程度。

    郡县,乡镇,就差了一截。

    暂且不论平民百姓的生活水平,看待妖物的态度都是一致的、鲜明的,必须得斩尽杀绝,没有共存的可能。

    妖族孕育妖气,得以活人血浇灌。

    妖与人接触,会滋生妖孽,酿成一桩桩祸害。

    这些事。

    就连孩童都知道。

    方鸿打量了一眼面色剧变的郎氏公子,问道:“武道秀才刘显归,洛河村的吴乙芳,这两人脑袋还在脖子上吗?”

    “……”

    郎公子愣在原地,没反应过来。

    紧接着。

    心里咯噔一下。

    他立刻明白方鸿想要问什么:

    刘显归和吴乙芳,是否已经被杀害,充当那晋身之资?

    “啊!”

    “咳咳,咳!”

    他喉结微动,咽了口唾沫,额头冒出了涔涔冷汗:“我苍州郎家传承至今数百年,从不会残害无辜……此二人与我无冤无仇无纠葛,完全不认识,怎会平白加害呢!”

    要知道,取人首级,作为晋身之资的事儿,只能私底下进行,不能放在明面上。

    一旦传出去。

    上卿级别的父亲也护不住他。

    “哦。”方鸿了然:“你们还没动手啊。”

    郎公子擦了擦脑门汗水,双腿微微发颤:“方大人何出此言……”

    正此时。

    府邸正门开。

    古色古香的朱红大门之内,走出一位须发皆白中年人,头戴玄冠冕,身穿绯色袍,脚踏白玉阶整个人散发着浓浓威严,气机之浩瀚炽烈,几乎压过天上的初春暖阳!

    诛妖司上卿!

    真法之境的高人!

    “父亲。”

    郎公子连忙上前几步。

    “哼!”

    郎上卿抬起眼皮,瞪了眼长子,又看向方鸿:“贵客来访,有失远迎,还请入府一叙。”

    “这……不好吧。”方鸿面露迟疑之色,道:“等会打起来,你们人没了,家宅也毁了。”

    这一刻。

    方鸿从怀里取出琉璃小瓶,缠绕着锦绣绸缎,点缀一串银铃铛。

    “方秀才,请听我一言。”郎上卿拱了拱手,直言道:“白狐王庭不同于苍禺妖国,乐意接纳我大乾练武人才,待人以诚,与人为善,不是死敌。”

    “再者。”

    “宮芝盟会懂规矩,守礼法,通常不以人性命为晋身之资。”

    方鸿摇晃了两下掌心琉璃瓶,一时间无法理解此人思路。

    世事之离奇、荒唐,令人难以想象。

    堂堂一位诛妖司的上卿,公然宣称狐族王庭是友方?

    听起来像是通敌叛国。

    偏偏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这状况,属实古怪,方鸿不禁有点迷糊了。

    郎上卿继续说道:“若我儿有幸前往白狐王庭,就等同进入圣地,来日突破到练气阶层,也未尝没有可能,届时再回归,为大乾效力,岂非好事耶?”

    “苍州府各大世家。”

    “基本都有类似的门路。”

    “像姜家,祖上乃是二品讴族的仆人。”

    “像孟家,祖上曾受过天族的梦中指点。”

    “我们世代为大乾王朝效力,享受一些特权,也是天经地义。”

    郎上卿振振有词地解释。

    方鸿越听越茫然:“飞云县上上一任县丞吕子棋,背后靠山不会就是你吧?”

    想当初,听闻纵容妖族祸害县城西区的吕子棋与苍州府一位高官有书信来往。

    但。

    那一桩案子,后续的情况,方鸿没怎么关注。

    “哈哈。”

    郎上卿眉毛一掀,哑然失笑:“那个飞云县县丞与妖族勾结,残害平民百姓,罪该万死,其靠山,是苍州府城的一个通判……我乃诛妖司上卿,怎会与人合谋那等事。”

    方鸿点点头,问道:“狐妖不算妖?”

    郎上卿:“白狐高贵,并不是寻常妖族。”

    按照方鸿对于大乾的认知,此乃人族疆域的王朝国度,山河辽阔,人口繁多,犹如盛世。

    京城、府城,几乎达到全面小康的程度。

    郡县,乡镇,就差了一截。

    暂且不论平民百姓的生活水平,看待妖物的态度都是一致的、鲜明的,必须得斩尽杀绝,没有共存的可能。

    妖族孕育妖气,得以活人血浇灌。

    妖与人接触,会滋生妖孽,酿成一桩桩祸害。

    这些事。

    就连孩童都知道。

    方鸿打量了一眼面色剧变的郎氏公子,问道:“武道秀才刘显归,洛河村的吴乙芳,这两人脑袋还在脖子上吗?”

    “……”

    郎公子愣在原地,没反应过来。

    紧接着。

    心里咯噔一下。

    他立刻明白方鸿想要问什么:

    刘显归和吴乙芳,是否已经被杀害,充当那晋身之资?

    “啊!”

    “咳咳,咳!”

    他喉结微动,咽了口唾沫,额头冒出了涔涔冷汗:“我苍州郎家传承至今数百年,从不会残害无辜……此二人与我无冤无仇无纠葛,完全不认识,怎会平白加害呢!”

    要知道,取人首级,作为晋身之资的事儿,只能私底下进行,不能放在明面上。

    一旦传出去。

    上卿级别的父亲也护不住他。

    “哦。”方鸿了然:“你们还没动手啊。”

    郎公子擦了擦脑门汗水,双腿微微发颤:“方大人何出此言……”

    正此时。

    府邸正门开。

    古色古香的朱红大门之内,走出一位须发皆白中年人,头戴玄冠冕,身穿绯色袍,脚踏白玉阶整个人散发着浓浓威严,气机之浩瀚炽烈,几乎压过天上的初春暖阳!

    诛妖司上卿!

    真法之境的高人!

    “父亲。”

    郎公子连忙上前几步。

    “哼!”

    郎上卿抬起眼皮,瞪了眼长子,又看向方鸿:“贵客来访,有失远迎,还请入府一叙。”

    “这……不好吧。”方鸿面露迟疑之色,道:“等会打起来,你们人没了,家宅也毁了。”

    这一刻。

    方鸿从怀里取出琉璃小瓶,缠绕着锦绣绸缎,点缀一串银铃铛。

    “方秀才,请听我一言。”郎上卿拱了拱手,直言道:“白狐王庭不同于苍禺妖国,乐意接纳我大乾练武人才,待人以诚,与人为善,不是死敌。”

    “再者。”

    “宮芝盟会懂规矩,守礼法,通常不以人性命为晋身之资。”

    方鸿摇晃了两下掌心琉璃瓶,一时间无法理解此人思路。

    世事之离奇、荒唐,令人难以想象。

    堂堂一位诛妖司的上卿,公然宣称狐族王庭是友方?

    听起来像是通敌叛国。

    偏偏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这状况,属实古怪,方鸿不禁有点迷糊了。

    郎上卿继续说道:“若我儿有幸前往白狐王庭,就等同进入圣地,来日突破到练气阶层,也未尝没有可能,届时再回归,为大乾效力,岂非好事耶?”

    “苍州府各大世家。”

    “基本都有类似的门路。”

    “像姜家,祖上乃是二品讴族的仆人。”

    “像孟家,祖上曾受过天族的梦中指点。”

    “我们世代为大乾王朝效力,享受一些特权,也是天经地义。”

    郎上卿振振有词地解释。

    方鸿越听越茫然:“飞云县上上一任县丞吕子棋,背后靠山不会就是你吧?”

    想当初,听闻纵容妖族祸害县城西区的吕子棋与苍州府一位高官有书信来往。

    但。

    那一桩案子,后续的情况,方鸿没怎么关注。

    “哈哈。”

    郎上卿眉毛一掀,哑然失笑:“那个飞云县县丞与妖族勾结,残害平民百姓,罪该万死,其靠山,是苍州府城的一个通判……我乃诛妖司上卿,怎会与人合谋那等事。”

    方鸿点点头,问道:“狐妖不算妖?”

    郎上卿:“白狐高贵,并不是寻常妖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