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八百开始崛起 汉唐风月1

第777章 全团欢腾!

    第二天一早,两个还在酣睡的老年醉酒者就被喊醒。

    四行团全团即将拔营向郑州方向前进。

    原定早上应该发放的各种奖励和抚恤由于许多原有部队被打散,集体奖励计算无比复杂,军需处算了大半个晚上依旧有少许数据上的错误,清晨醒来的唐刀决定这些钱等计算清楚后再行发放。

    这些钱可都是弟兄们用命和鲜血换来的,或许大部分人是对的,可只要有那么几个人是错误的,就是对牺牲和勇敢的亵渎,这是唐刀绝不允许出现的状况

    知道团部有钱,只是更尊重所有人的付出才对奖励数据更重视,发放是迟早的事,心中有数的军人们自然也理解,也就有极少数的几个人发发牢骚,这事儿就很顺当的过去了。

    少了发放奖励这件大事,四行团既定的行军时间就向前提前了,唐刀有种直觉,离开徐州之事宜早不宜迟。

    迟则生变,

    唐刀的直觉很准。

    清晨之时,一封发自20军团部的电文就已经躺在军政部的案头。

    而其内容对四行团却并不是什么告状,而是大加褒扬,认为如此精锐之军就这么放任其离开战区,是对即将开始的会战一个无比巨大的损失。

    甚至,在电文的末尾,那位中将军团长以多年从军生涯的经验认为,四行团至少能抵日军个步兵联队。

    这个评价却是高得吓人了。

    对于目前中日两军兵力对比来说,往往日军一个步兵联队是和中方一个步兵师对标的。整个20军团两个步兵军五万多人,也没说拿去对标日军一个整编师团。

    由最高军事委员会精心谋划并由第五战区负责执行的徐州会战,原本计划投入40万大军后因为发现日军调动的兵力竟然超过原先估计的十五万,于是又调集大军20万向战区方向集结。

    想保证会战的胜利,中方必须保证在3:1的兵力对比上才有一定信心,这已经是经历过近半年战争的中方从下到上的共识

    而那位军团长,竟然说目前兵力不过一千余还是新扩编的四行团能抵一个步兵联队。如果不是对这支步兵团战斗力有着极为深刻的了解,那就是传说中的捧杀。

    显然,从未和四行团打过什么太多交道的那位只能是后者。

    原本,60万大军都投入了,一个区区四行团千余人再被投入战区算不得什么,而且还是某校长的嫡系学生军团长级别的高级军官的建议,几乎不用那位军中二号人物审批,下面的军政部官员们就能重新下军令让四行团修整过后就投入战场。

    可那位军团长显然低估了四行团背后川军的影响力。

    如今的川军可不是战争开始前的川军了。

    战争开始前的川军,只有枪没有炮,腰里还别着烟枪,穿着草鞋背着斗笠一看就渣到爆,甚至还有部队因领不到军需,沿途找富户地主强征军粮,说他们是叫花子军简直就是当时川军最真实的写照。

    别说看着其军容的沿途百姓们对他们没什么寄望,就连召集全国之军抗日的当权者们也觉得把他们从崇山峻岭里搞出来是犯了个大错误。

    但就是这支叫花子军,却狠狠给了所有人一个大嘴巴子,无论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他们的装备是不求行,可炮哥从不拉稀摆带的精神放在全国之军首屈一指。

    东南战场上,从淞沪会战到广德之战,川军奋战身影无处不在,誓死保卫阵地导致全军皆墨的阵地也不是一处两处,干掉的日本人不比任何一个派系军阀少。

    北方战场上,由川北出发的更穷级别的22集团军同样在晋西北的大山里和日寇血战,集团军司令官甚至数次提着驳壳枪走上第一线。

    川军,几乎是用生命和血肉在这场由日军发起的降维级别的战争中证明了自己。

    他们,不比任何一支军队差,他们,能成为保家卫国的中流砥柱之一。

    川军,可谓是一战成名

    哪怕他们最高指挥官已经在数日前因病去世,现在是群龙无首状态,但在最高指挥机构,也没人敢轻忽他们。

    想改变军令调他们进入战场,必须得经过他们的将领首肯。

    其二,随着战争进行,被秦岭巫山包围着的川省地位也在悄然发生改变。

    中国有三大平原,东北平原、华北平原、长江中下游平原。

    这三大平原是中国最富饶的区域,但如今却已经沦陷其中之二,最大的长江中下游平原也沦入战火。

    再丢失这个大平原,中国内陆其实已经门户洞开,无险可守,日军可由东南一路向南,攻华中华南。

    最高层在丢失金陵之后,其实已经做好最悲观预案,那就是华东、华中、华南皆失,该怎么办?

    有西方国家甚至已经建议最高层,在他们的国度建立流亡政府,西方世界并不看好此时工业薄弱的中国靠自己的力量打赢这场战争。

    某些人虽然纵容四大家族贪腐,可至少算是此时中国数得上的政治人物,骨气还是有的在最坏预案拟出之后,他将目光投向了中国西南。

    那里有天堑长江,有山高千刃的秦岭巫山,还有肥沃的川中盆地,日本人除了飞机,坦克大炮可进不了那些地方。

    而要想进入川省,川省地头蛇将军们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

    有了这样的战略,川省的地位,可再不复往前了。

    军政部将这封电文按下,先是征询了正在接受由川省派出的保安团重整43军的郭军长意见,那结果自然是被怒声驳回。

    43军在战场上都被打得只剩千把号人了,咋的,中国人死光了,还得43军这千把号人去填?一句话堵得军政部高高在上的要员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蓄谋已久的阴谋就这样胎死腹中,甚至都还没传到第五战区,不然的话,以老吴同志那个暴脾气,不得在战区司令部军长级会议上指着某人鼻子一通骂。

    东北军当年连那位大佬都俘虏过,这会儿哪怕再被排挤也是看在抗日统一战线的面子上,但绝不代表他们就是被人蹬鼻子上脸欺负到头上也不敢发声的软蛋。

    这会儿徐州境内可是聚集了近十万东北系大军,东北人那暴脾气混不吝起来,恐怕那位汤姓将领脸上少不得乌青几块

    唐刀在徐州城内惹下的大祸,自是给顶头上司郭军长汇报过,精与计算的老郭同志在接到军政部问询电报后,立刻给四行团团部发出警告电函,电函只有两个字:速离!

    幸好,那会儿的四行团已经在离开的路途上了。

    根据唐刀的部署,由骑兵排和警卫连以及在军火库外等待的龚少勋率领的骑兵连汇同兵力已经庞大近700人的辎重连去领取军火,其余四行团各部则先行绕道离开。

    雷雄坐镇团部随主力离开,唐刀带着庄师散和龚少勋两人负责前去交接武器装备,两军将在40公里外的陶家集汇合。

    四行团全团于凌晨五时半许就已经全军起床,6时左右收拾完所有行装,6时半吃完早饭,7时就开始有先头部队离开驻地出发

    等到团部所属开始启程,已经是8时,这才把还在酣睡的两位喊醒。

    两人还有些懵,就被警卫员们扶上马车,另外一人再塞了两个馒头当早餐,就向镇外出发了,

    “你们团长呢?我记得他也喝醉了!”中年老帅哥显然还没看清形势,遥遥看着在简易公路上行军的长长马龙,惊诧问道。

    “团座长官和警卫连已经于一小时前就出发了。”背着枪走在马车边上的一名上士班长连忙回答。

    “唐刀竟然没喝醉?”澹台云舒心中瞬间闪出一丝不详之念头。

    小棉袄和那厮已然定亲,少了诸多顾忌,然后那厮还被自己和阿泰劝着喝了不少酒,最重要的是这个该死的时间点还是大晚上的。

    越想,老父亲的心里越慌。

    那一刻,中年老帅哥甚至开始痛恨自己为何如此通晓人性,他糊涂点不是更好吗?

    “没喝醉啊!我们团座那酒量,听说郭、吴两位军长带着几个师长都没喝过我们团座呢!上士班长见团座未来岳父如此‘关心’,忙安慰他。

    那意思是,您老放心,就您这样,团座一个喝你十个都没问题。

    中年老帅哥在风中独自凌乱,内心犹如一万头河马轰然踏过,不是一片泥泞,而是一片乱糟糟,

    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脚?

    或许只有他身边老仆阿泰最明白老主人的心思,悄悄拉拉中年老帅哥,“老爷,你问问小姐昨晚什么时候回去的就行了。

    “哦,对,你们澹台队长什么时候走的?”澹台云舒竭力使脸色平和,问上士班长。

    “大约就十一点左右吧!把您扶去休息后没多久。”上士班长想了想,给了一个还算准确的时间段。

    末了,为了安这位的心。

    “您老放心,我们团座亲自送澹台记者回驻地的。”

    澹台云舒的脸有点黑。

    就是那个臭小子,老子才不放心的好嘛!

    幸好,中年老帅哥可是社会人,知道‘男欢女爱’这事儿防是防不住的,防住今天,还有明天后天大后天。

    想让人不说闲话,自家闺女不成八卦核心,最重要的是把名分给定了。

    脸上露出和蔼微笑:“小哥你们也别一口您老您老的文绉绉喊着,你们喊着绕口,老夫听着也别扭,而且老夫女儿女婿跟你们也都是同僚,咱们都是一家人,以后就喊老夫澹台先生即可。

    “澹台先生的意思是?”周围随着行军的警卫员们有不少惊讶的看过来

    上士班长和昨晚执勤的几人是知道团座长官亲口向这位求亲,长官和澹台大记者名分定了,但这个消息几个警卫员在没得团座长官许可下可不敢乱传,这是警卫人员最基本的守则,所以留下负责澹台云舒安全的警卫班其实有一大半人是不知道的。

    “那还能有什么意思,昨夜由老夫做主,唐刀和小女已经定亲,就等唐刀书信通报他父母后,择日完婚!”中年老帅哥笑眯眯地将这个爆炸消息给放了出去

    “团座长官定亲了,很快就要成婚!”这个消息的确够劲爆,就像一阵风一样通过警卫班传遍全团。

    听到此消息的四行团军人们脸上都露出笑容!

    “团座威武!”有些路段的士兵们甚至高声喊出口号,

    “澹台先生,恭喜!恭喜!我替四行团全团感谢您,无以为谢,雷雄送您几听日式肉罐头尝尝鲜!”听到此消息的雷雄骑着马从远方跑过来,咧着大嘴对澹台云舒表示感谢。

    “老先生有眼光,您的女婿一定会为您澹台家族脸上争光!我代表三营全体祝您长命百岁!”冷锋一向是言简意赅,哪怕是说感谢。

    “澹台老先生,还得您老有眼光,挑中我们团座这么个好女婿,从今往后,你澹台家有啥事儿需要帮忙,只要打声招呼,我李九斤就算两条都断了,爬也爬过去给您老帮忙。”李九斤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极其少见的无比正式给中年老帅哥敬了个礼。

    “感谢澹台老先生

    短短半个小时内,最少有三个校官,六个上尉,十几个尉官跑来向中年老帅哥致谢。

    甚至,学子连还有七八个学生代表跑来看望老师,请求老师和学子连一起行军,学子连全体希望为老师即将嫁女这件喜事庆祝一番。

    那显然,对于老师和唐刀联姻一事,他们竟然也觉得是极好一件事

    唐刀在自己统率的大军中声望高的无以复加,澹台云舒还能理解,那毕竟是并肩作战过的战友,可他的300学生才跟着他们行军了多久?

    而且做为老师,澹台云舒可是知道自己这帮学生们的骄傲,除了学术,很难有人折服他们,但唐刀仿佛已经做到了,这让澹台云舒对自己选中的女婿又有了更深层的了解。

    貌似,他这个女婿,比他想象中还要更优秀呢!

    而在医护队那边,澹台明月这个定亲的当事人,受到的祝贺可比某位思前想后的老父亲只多不少。

    几乎所有连长级以上军官都不辞辛劳的跑去祝贺不说,丢下的各种奇奇怪怪礼物几乎装满了两个大箱子。

    其中缴获自日军刀以及用弹壳做成的小玩意儿占大部分,充满了军旅气息。

    红包却是很少有,主要是这些军官和他们的长官一样,吃的是大锅饭,穷是他们目前共同特征,

    而那些尚在医护队疗伤的伤员们,则更是大呼小叫的欢呼起来:“祝澹台队长和长官早生贵子!”

    “澹台队长最美丽!”

    和其余官兵们不同,这批还在养伤的重伤员可都是从死亡线上被抢救出来的,对替他们奔走寻找药品和粮食补给的澹台明月的感激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最清楚,澹台明月在医护队的受欢迎程度甚至还超过了唐刀这个最高指挥官。

    可所有人还是有隐忧,知道澹台明月真正的身份是战地记者而不是军人,或许迟早一天她还是要离开。

    而当知道两人要成婚,澹台明月那可是彻底和四行团融为一体,也怪不得他们是这么高兴了。

    “为了庆祝团座长官和澹台队长定亲,今天中午,我老蔡掏腰包请客,请医护队全体弟兄们吃肉!”已经能缓慢行走尚在医护队养伤的蔡勇冠的喊声传老远。

    “那我卫东来晚上请!”卫东来也豪爽的很。

    四行团军需处有规定,各连可以给自己连队在规定伙食之外加餐,但加餐需要之物资,需向军需处采购。

    说白了,想奖励自己麾下官兵可以,但你得付钱,这玩意儿可不是你当连长营长的空口白牙一说,最终就得团部来给你买单。

    这也是防止各连瞎来,最后把团部搞破产。

    而各连级单位想有钱,很简单,军功换呗!一个鬼子人头五块大洋,有军需官负责统计,若有谎报,根据贪墨大小,最高可处枪毙之刑。

    唐大团长先前已经用狠起来连自己都抽的方式警告过所有连长们,他杀日本人眼皮都不眨一下,宰起自家严重违反军法的麾下,或许也就是眼皮多眨几下的功夫。

    那可是两三百号人的吃食,如果每人加碗肉,以现在的物价,不说多,十几块大洋是要的

    绝壁大手笔。

    “连长,咱哪儿来的钱啊!”或许只有土豆很心虚。“团部下发的奖励没发不是?”

    “不要紧,把我老蔡的大刀拿去压到军需处,告诉他们,所需资金就从我老蔡的奖金里扣,我看他们谁敢不发,当老子蔡勇冠砍的几个鬼子人头白砍的呢!”蔡勇冠却是大大咧咧的笑道。

    “不用弟兄们破费,今天明月请,我请全团弟兄们吃肉。”澹台明月面对如潮般涌过来的祝福,虽然有些羞涩,却是落落大方。

    对于澹台明月来说,这些祝福就是对她最大的认可,也是她第一次感觉,抛开唐刀的因素,她已经融入了四行团这个团队。

    这里的所有人,都将是她的战友兄弟,而不仅仅只是她书写用来激励全国的英雄。

    “澹台队长万岁!’

    行军的士兵们都欢呼起来

    “澹台队长,你哪儿来的钱?你也不没发钱嘛!”土豆别看年龄小,就是个天生操心的命。

    “没事儿,我父亲不在嘛!我没钱,他有钱!”澹台明月很霸气。

    为毛出钱的又是老夫?

    看着跑得气喘吁吁来找自己要钱的少年兵,中年老帅哥再度风中凌乱!

    ps:这几章日常了些,不过也是希望在残酷的战斗之外,稍微轻松一点!还请大家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