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王梓钧

745【海难漂流记】

    “飓风!飓风!”

    “快找港口靠岸!”

    “葡萄牙领航员在哪儿?快问他附近哪有港口!”

    “……”

    东西方的旧航道,最危险之地莫过于好望角。可中国使节船队,刚刚接近莫桑比克,就毫无征兆的遇到飓风。

    这纯属运气问题。

    运气好的,在东非沿岸来往好几年,都不会遇到一次飓风。

    运气不好的,一个接一个。甚至会出现双气旋、三气旋,飓风可以组队扫过来。也有可能一个飓风刚过去,另一个飓风接踵而至,最长时间能持续大半个月。

    此时此刻,风浪越来越大,天空越来越暗。

    所有船只,都全速朝海岸驶去,想抢时间赶紧靠岸进港。不需要什么大港,能躲避风浪的天然小港就行。

    从印度招募的葡萄牙领航员,本来是为穿越好望角做准备,如今提前发挥了他们的作用。赛义德派来随船的特使,也引导船队朝最近的良港航行。

    旗舰之上,旗令手一手抱住桅杆,一手疯狂打出旗语,指挥后面的舰船跟随。

    风力勐然变大,旗令手直接吹得飞起来,腰上系着绳索落向海面。突然一个巨浪袭来,旗令手在空中就被拍晕,这种情况恐怕是凶多吉少。

    距离海岸越近,礁石岛屿就变得越多。

    天色已经越来越黑,白昼忽地成了傍晚样子,每条船都只能凭借罗盘继续航行。

    “轰!”

    黑暗当中,不辨东西,一艘军舰不幸触礁。

    一个隔离舱迅速进水,舰船歪歪斜斜的前进。风力越来越大,倾斜的船只,随时有倾覆的危险,然而他们注定无法获得帮助。

    “娘娘,用绳子系好!”

    禄天香死死抱住物事,也不知在抱着什么。有女官递来绳子,她连忙栓在自己腰间,想要指挥其余近侍,却发现到处都已经乱了套。

    一个巨浪将船只掀起,又迅速落下来,许多船员也随之起落,不少人直接撞到脑袋晕过去。

    “靠岸,靠岸,靠岸,快快快快快!”

    樊超咆孝大吼,也不知几人能听到命令。

    “将军,得降帆,风太大了,会把船给吹翻的!”

    “快去降啊!”

    甲板上更是混乱,水手们冒着风浪操作,不时有人被吹落到海里。之前收留的奴隶,经过二十多天的培训,许多已经成为见习水手,此刻也被派到甲板上帮忙。

    “死了,死了,死定了!”

    潘蔚在船舱里吓得直哆嗦,勐然间船只再度飞起。他也失手飞出去,脑子不知撞到什么,就这么昏过去不省人事。

    足足两天时间,飓风终于完全过境。

    由于航行路线距离海岸很近,大部分船只都顺利躲进海湾。但具体多少损失,一直无法查明,此时终于可以活动了。

    “将军,桅杆断了一根,船员损失12个。”

    “派小船出去,看看别的船只。”

    事实上,不用樊超派人探查,别的舰船已经派人过来。

    一番统计之下,失踪舰船两艘、失踪船员561人。其中既包括海军士卒,也有后勤人员和收下的奴隶。另外,幸存的船只,大部分都有损伤,必须尽快找地方修复。

    禄天香和文官们乘坐的舰船,由于船体坚固,倒是没啥大碍。只有部分水手失踪,以及许多人员被撞伤。

    樊超选了三艘受损较轻的舰船,沿着海岸搜寻失踪船只。

    在一座礁岛附近,看到大量木板,正漂浮在海面上,显然有一艘船已经沉没了。不过也有奇迹发生,竟有7人爬上礁岛,坚持到友军前来救援。

    又连续搜寻三日,别无所获。

    受损的船只,在简单修缮之后,被葡萄牙和阿拉伯领航员,带着前往更南边的莫桑比克港。那里是葡萄牙殖民地,有船厂可以修理船只,就看葡萄牙人愿不愿帮忙,是要收银子还是想吃枪子儿。

    ……

    邓有章浑身酸痛着醒来,睁眼就感觉不对劲。

    船舱里的物件,全是竖着的,整条船显然是侧倒过来了。

    他奋力爬出去,中途遇到自己的兵。有人还昏迷着,有人已经醒来,互相之间交流着情况。

    忽然,邓有章听到哭喊声:“舰长没了,副舰长失踪了,宣教长也找不到!”

    邓有章飞快朝那边爬去,很快见到已经咽气的舰长林安全。额头被撞出大口子,鲜血流了一地,显然是失血过多而亡。

    “全部都有,把受伤没死的兄弟,全部抬下船救治!”邓有章扯开嗓子大吼。

    不仅邓有章在组织抢救,各舱都有军官,正在下达相同的命令。

    他们离开军舰之后,才发现是什么情况。

    整条船都被冲上岸,侧翻在一处沙滩上,桅杆全部断裂,而海水已退到七八米外的地方。

    船上军医还剩两个,一边救治伤员,一边让士卒回船上寻来药品和物资。

    折腾好半天,邓有章成了最高军职者,他临时接手这里的指挥权。

    反复清点人数,幸存者尚有165人。

    其中,海军官兵88人,文职、后勤、水手共73人,剩下4个是做杂役的波斯奴隶。

    “怎么办?”贺文鹏问道。

    邓有章说:“先休整养伤,把船上的物资都搬下来,等着兄弟舰船过来援救。如果等不到援救,两天之后,组织部队探查附近情况。”

    领航员和牵星手都死了,而活着的人,连罗盘都看不懂,根本搞不明白位置。

    连续苦等两日,海上连鬼影子都不见。

    邓有章知道不能再傻等,他挑选水手补充兵力,将部队整编为一百人。留下二十战兵,在沙滩保护人员和物资,其余八十战兵出去探索情况。

    距离海滩越远,地势就变得越高。邓有章带人沿着海岸探索,没有什么收获,于是又开始爬山。

    这里属于高原地形,爬上去之后,就变得相对平坦,时不时能见到几个小山坡。

    “那边有烟!”

    瞭望手举着千里镜惊呼,随即又喊道:“还有农田,种的是稻子!”

    此言一出,众人惊喜不已。

    这条船上没有皇帝亲卫,全部都是海军士卒,平时穿皮甲或不着甲作战。火药都被打湿了,火铳暂时无法使用,只能把刺刀安上来作战,也有一些兵使用长枪和腰刀。

    八十个海军官兵,小心翼翼前进,还派出了十多人去探路。

    很快他们来到一个村落,村子周边全是稻田。这里的土着,皮肤略带棕黄色,黑发微卷,个子比较矮小,乍看彷佛是东南亚人种。

    彼此见面,都很好奇,站那儿大眼瞪小眼。

    可惜语言不通,稀里湖涂交流半天,也不知道彼此在说啥。

    这里的土着很原始落后,身上还披着兽皮。也有某种布料,不知是啥植物纤维编织的。他们比较警惕,男子都拿着武器,木棍嵌着石片做成的长矛。

    邓有章摘下帽子,让一个士兵送过去,当做礼物交给土着首领。

    土着首领年龄较大,也不知多少岁了,看样子三四十岁,又似乎是五六十岁。他明白了邓有章的意思,接过帽子戴在头上,然后非常兴奋的转圈子,其余土着都因此欢呼起来。

    首领叫来一个土着男子,滴咕几句。

    十多分钟之后,土着男子捧来陶罐,当做回礼赠送给邓有章。

    邓有章定睛一看,顿时哭笑不得,罐子里装的全是海盐,而且带有不少泥沙等杂质。

    双方就此确定和平关系,邓有章继续探查附近情况。

    又是半个月过去,还是等不到海上的消息。邓有章几乎放弃了,留几个人蹲在海边,提前准备好柴禾杂草,看到海上有船只便点火报信。至于其余人员,全部带着物资转移,前往土着村落附近定居。

    土着们的主粮,除了稻米之外,还有一种根茎植物。

    长得像树一样,却挖掘根茎食用。而且似乎有毒,土着首领让人亲自示范,要把根茎煮了之后才能吃。

    邓有章觉得很新奇,此物产量巨大,若是能回中国,一点要带回去栽种。

    他还给这种食物起了名字,根茎似番薯,枝干似树木,于是命名为“木薯”。

    船上的棉布成了商品,土着们非常喜欢,带着许多木薯过来交换。

    更远的地方还有土着部落,这些土着获得棉布之后,拿出一部分棉布,前往更远的部落交换物品。很快就引起注意,这些精美的棉布,竟然招来两百多土着部队。

    前来侵略的土着,明显要先进一些。

    首领腰间别着铜匕首,长矛的矛尖也是铜制的。不过铜质兵器很少,大部分土着侵略者,依旧在使用石矛作为武器。

    一天傍晚,本地土着正在聚餐,两百多侵略者突然杀出。

    侵略者先是抛掷长矛,命中率还不低,瞬间就造成杀伤。接着又甩着绳索,绳子投出石块,把村民砸得头破血流。

    土着村民惊慌逃窜,侵略者冲过来,拔起投出的长矛,哇哇大叫着追杀。

    他们将男性村民杀死,活捉女人和儿童。又进屋搜寻财物,不断搬出食盐和粮食,若搜到棉布就兴奋大叫。

    二十多个男性村民,陆陆续续逃到邓有章的驻地。

    “伊哩哇啦……”

    村民们指着自己村子的方向,急得跺脚哭叫。

    邓有章虽然听不懂啥意思,但看到带伤的村民,也知道是被人袭击了。

    “拿起武器,披甲御敌!”

    邓有章带兵前去村中救援,半路就遇到追过来的侵略者。

    “砰砰砰砰!”

    火药已经被晒干,重新筛出来使用。

    一阵枪响,好几个侵略者倒下,其余吓得惊恐逃窜,以为大同军使用的是巫术。

    此战大获全胜,杀死侵略者60余人,生俘侵略者20余人,其余全部逃之夭夭。那些俘虏,被愤怒的村民全部杀死。

    可这个村子也毁了,成年男子只剩不到三十个,其余全部是妇女和儿童。

    邓有章把贺文鹏叫来:“咱们怕是回不去了,就在这里安家吧。”

    贺文鹏沉默,想起家中的妻儿。

    邓有章叹气说:“村里的男人所剩无几,全是女人和孩子。咱们这边,又都是男人。不如两处并做一处,都搬去村里住下。想娶妻安家的,便在村里挑选妇人为妻。这里的土着,除了个子矮小,长得其实也不丑。这些外来土着,竟然带着铜器,咱们今后得好生提防。先学会说土话,或者教村民说汉话。找时间再去打探,看附近还有什么大部落。”

    “唉,你说了算。”贺文鹏无奈道。

    这里是马达加斯加岛,岛屿中部地区,已经有土着建国。

    人种属于混血,具有明显的东南亚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