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这个北宋有点怪 翔炎

0120 黎山老母

    大师姐名唤方灵琳,年纪十九,在北宋这个时代看来,已经快要变成剩女了。

    她方才身体不舒服,回自己的‘房间’换了衣物,所以来迟了些。

    结果刚到门口,就听到有把男声在说什么棱镜透视,什么三角型琉璃,方型琉璃之类的话。

    虽然名词上是听得不太懂的,但意思她是隐约明白了。

    对方看穿了自己这樽琉璃凤凰闪闪发光,五颜六色、花里胡哨的真相。

    她先是惊讶,随后便是觉得有些丢脸。

    老实说,身为玄门正宗,搞这些小动作,她一直是不太喜欢的。

    但这是老母传下来的规矩,她自然没有反对的权力。

    她觉得尴尬,就不太想出去与人见面。

    然后便又听到里面有交谈声传来。

    “官人,既然我们也可以做出这种漂亮的东西,为什么不在家里也弄一个。”

    “碧莲,不要任性,官人不做应该是有缘由的。”

    “倒也不是什么缘由,而是纯粹没有想到。”

    “那官人,我们也弄个吧,一定很得意,到时候整座京城都会羡慕我们。”

    “可以啊。”

    听到这里,方灵琳微微吸了口气,走了出来。

    她见到前面一男两女,正围着巨大的玻璃雕像正在指指点点。

    轻轻咳嗽了声,她一边走过去,一边说道:“黎山老母门下,方灵玲见过陆真人与金花师妹。”

    她知道男的肯定是陆森,至于谁是杨金花,她是暂时不知道的,但这并不妨碍她念诺。

    至于另外一个人……根据采绿师妹的传话,似乎只是陆真人的妾室,无关紧要。

    陆森抱拳:“幸会。”

    杨金花也是双手抱拳行江湖礼:“见过师姐。”

    至于赵碧莲,她只配站后两步,行万福礼。

    没有办法,妾室的身份地位就是如此之低。

    “老母让小女子来接待三位,请随我来。”方灵琳侧了侧身子,示意他们三人跟上,然后边走边说道:“我们斜月洞这里,四通八达,整座骊山都已改成了洞府,所以还请三位跟随在后,不要落得太远,免得迷路。”

    三人点头。

    毕竟对方是这里的主人,该给的面子,还是得给的。

    之后一路上,依然是五彩光斑连连,但杨金花和赵碧莲对此都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

    就像魔术一样,不知道手法的时候,看得忒惊艳,解密了手法之后,便有种幻想破灭的感觉。

    现在她们两人,甚至已经在怀疑,骊山这里,是否有真法术。

    不求多神奇,至少得像自家官人一样,拿出几样让世人都无法理解的能力出来吧。

    一路上,陆森三人发现,这洞中确实有很多岔路口,他们估计这里的人,也把骊山几乎给凿空了。

    这次方灵琳走得很快,随着越来越深入山体内部,原来寒冷的深洞,居然变得温暖起来。

    再往前走些,甚至渐渐变得炎热起来。

    空气中甚至充满了硫磺的味道。

    之后下了两条石阶,再转了几个弯,三人便看到前边一阵红火之色。

    原来是有条红色的小型岩浆流在流趟,即使隔着十丈多远,也能感觉到热气从前边扑过来。

    “这是老母从地府中引出的地火,吞金熔铁,极是厉害。”方灵琳小心翼翼地解说着。

    她现在的表情显得有些不太自信了。

    而此时杨金花和碧莲又将视线落在了陆森的身上。

    “这是地下熔浆。”陆森小声解释道:“不管身在何处,只要向地下挖到足够深的距离,都能见着。这里估计有条通道直通到地底深处,然后熔浆热量勃发,自己顺着通道蔓延上来了。很多的温泉的底下,都是有这样的地火在流动。”

    而此时杨金花和碧莲都隐约听明白了。

    骊山的神秘感再次下降。

    而方灵琳内心中微微叹了口气,有些心累,她没有再说话,带着陆森三人一直走,又走了一柱香左右的时间,离开了地热通,绕了好几圈,最后从熔浆小溪的上方,走过一处石拱桥,进到处大殿之内。

    大殿金瓦绿墙,地面用的是一大整块的白石铺成,上面雕着许多花纹和鸟兽图案。

    等走到大殿,上到二楼廊道处,方灵琳指了指旁边的一间房子,说道:“请三位在此客房内休息些许天,老母正在闭关,等她出关了,自然会传唤你们三人。”

    传唤!

    杨金花听到这词,心中就有些不爽。

    自己官人可是公认的陆地神仙,这个黎山老母名字虽然传得广,甚至还是自己母亲的师傅,可在她眼里,依然完全比不上自己男人。

    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实力。

    只是她想了想,还是将情绪忍了下来。

    方灵琳等三人进去后,便离开了客房,然后她走进大殿中,进到内部最深处的小厅堂里。

    那里有个三个女子正在盘坐着,正互相聊天打趣,见到方灵琳进来,便个个起身问候。

    方灵琳摆摆手,自己也找个蒲团坐下,说道:“可累死我了,带着那陆真人走了大半个洞府,都没能让他起丁点的惊奇之色,这下子麻烦了。”

    “咦,那个叫陆森的男子,修心养性的功夫,居然如此厉害?”一个圆圆俏脸的少女惊讶地问道。

    秦采绿此时也在这里,她无奈地说道:“刚才我忘与你们说了,那陆真人,几乎看透完了我们所有的布置,会仙迷幻阵通道没能让他生起一点丁的崇拜之心。因为他知道那些光彩流影是怎么弄出来的。”

    “这么厉害?”另一个脸有点方的女子说道:“是不是他也懂类似的障眼法,还是我们骊山中出了叛徒?”

    “不可能的。”大师姐方灵琳摇头说道:“我们这些内门弟子就没有出过骊山,而外门弟子,只在斜月洞外练武学艺,不可能知道洞里的事情。”

    “那看来这陆真人,确实是有点本事的。”旁边的一个少女笑道:“就等老母出来,和他谈谈秘笈的事情了。”

    “其实不单是秘笈的问题,陆真人的神通很特别。”

    刚才见识过赵碧莲合体变身的秦采绿,把自己看到的东西说了一遍。

    说完后,内人表情都有些怪异。

    而方灵琳更是表情恍然:“原来刚才那个头顶狐耳,身后有白尾的女子,不是服妖啊。”

    这时候,她们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成熟的女声:“关于那个合体变身的事情,和我说说呗。”

    五人听到这声音,都欣喜地站了起来,然后齐齐向着墙壁拱手说道:“徒儿拜见师傅。”

    随着她们话音落下,墙壁上有暗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个穿着白襦长裙的女子,梳着妇人的发型,一束完全由乳白色圆型宝珠制成的串珠帘,包着她的头发,耳垂上挂着通体透明的琉璃坠子。

    她身体修长,脸色白皙,气质沉稳成熟,看着极具温婉贤惠的风情。

    这女人也坐了下来,挑下眉毛说道:“采绿,把事情完完整整说上一遍。”

    待到半柱香后,这女子也听完了采绿的讲述。

    她当下站了起来,说道:“看来这陆真人确实是有真材实学的,只是不知道他如何聚起天地灵气。”

    说着话,她皱起眉头思索,那模样看着就让人怜惜,下意识地让人想持平她眉头上的为难。

    似乎是想了好一会,她想不出来,便将一只手伸进自己的衣服里,拿出团绿色的气体放在手掌心上,说道:“既然对方来势汹汹,那我们也不能凭白丢了脸,这团灵气你们平分了,找些机会,在陆真人面前,显现一下我们骊山的法术,免得被人看轻。”

    这五人看着那团绿色的,仿佛气凝胶一样的绿色气团,齐齐地咽了下口水。

    最后这是大师姐方灵琳说道:“师傅,这团灵气得你至少花上半才年才能练化出来,极为珍贵,就用在这种撑门面的事情上,不划算啊。”

    “我们骊山的门面,也很重要的。”这女子表情渐渐由温柔变得霸道起来:“都娶走些,记着,以后别坠了我们骊山的威风。”

    五个迟疑了好一会,最后依然还是方灵琳这个大师姐先伸出手,娶了份绿色的灵气吸入肚中,然后盘坐在蒲团上,开始练化。

    其它四人见状,也依样画葫芦。

    见五人分食了灵气团,这成熟妇人微笑道:“我还得再闭关三天,这三天内,你们想办法让陆真人对我们斜月洞有所改观,免得我们都被人称为骗子。”

    是!

    五人同时应答。

    然后这成熟女子回到了暗门里,再次将自己关了起来。

    陆森见到房间中看了看后,相当满意。

    房间很大,而且被褥之类的东西也很齐全。

    两人女人在里面整理房间,而陆森则来到门口廊道处,眺目望远。

    刚才没有时间,但现在静下来后便发现,这座大殿座落在很‘高’的地方。

    从陆森的位置看下去,巨大的溶洞空间形成一个巨大的半椭圆,远处有地火流过,形成一道漂亮的红线。

    然后一些地方点燃有烛火,配合着溶洞中钟乳石之类光滑物体反光,整个大溶洞,波光鳞鳞,显得很有神秘感,以及仙气感。

    陆森是有些佩服的,在没有强力工具的情况下,骊山的人凭着双手和双脚,靠着几辈人,或者十几辈人的努力,从外面运建材,然后一砖一瓦把这座大殿盖起来,确实是件很辛苦,也很值得赞美的事情。

    相比之下,陆森要凿空矮山内部就轻松太多了,别说铁镐,就算是石镐干起活来,也是极其方便。

    陆森三人在客房坐下,等到傍晚的时候……因为在溶洞里,见不着外边,正常情况下,是无法判断时间的。

    但陆森的系统,自带‘时间’功能,它在右下角明确指出了现在的时间是多少,所以陆森才能判断得出,现在是傍晚时分。

    也就是此时傍晚的时候,骊山的人送饭菜过来了。

    没有等送饭人靠近,饭菜的香味,就已经把杨金花和赵碧莲两人的馋口勾了起来。

    又等了一小会,送饭人已经来到了门前,依然还是大师姐方灵琳。

    她微笑着说道:“三位想来应该是饿了,请慢用。”

    说着话,她身边一直漂浮着的饭菜盘子,息个飞了过来,向着杨金花。

    而杨金花下意识双手接过。

    接着大师姐微微一笑,说道:“请慢用,饭菜中加了仙灵之气,很好吃的。”

    说完话后,大师姐就走了。

    等人走后,杨金花和碧莲看着陆森,想听听他的解密。

    而此时陆森摇头说道:“看不出假来,应该是真的漂浮术。”

    确实是看不出来,刚才大师姐离陆森很近,而陆森又不近视,如果盘子上挂着的是其它飞丝之类的玩意,没道理看不到。

    杨金花和碧莲两人都是比较信服陆森的,闻言便不再追问。

    然后接下来两天,又有四人来访,都是漂亮女子。

    说是要与杨金花师妹做好朋友,做贴心手帕交。

    然而说着说着,这四人便开始离异自己的各色神色。

    比如说什么‘飞头残影术’了,‘隐身术’了、‘瞳孔占卜术’之类的等等。

    等到第三天早上,陆森说道:“看来骊山是坐不座了,用这种方法证明自己是玄门正宗,挺有意思的。”

    而就在陆森说完话,没有等杨金花和赵碧莲两人发表意见,大师姐又来了,她说道:“老母请陆真人去正厅一叙。”

    陆森自然应允,他来这里,就是没了见黎山老母的。

    走到大展的后边,便见到小厅堂里几乎坐满了人,全是女子。

    她们都拱卫着,厅堂正中心的女子,那位有着长长乌黑长发的女子。

    “陆真人,抱歉让你久等了。”主位上的女子站了起来,说道:“现在本座已经闭关结束,有些事情想问问您。”

    陆森轻轻拱手,说道:“请!”

    “我听说,你师尊叫系统!”女子站了起来,看着陆森的眼睛:“我从未听过此人,可是真事?”

    说话间,她的眼睛中有光在流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