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这个北宋有点怪 翔炎

0223 西方蛮子不是人啊

    飘浮在空中的剑尖,对着两米外陆京京的眉心,寒意凌然,一如现在碧莲脸上的表情。

    “好可怕哦,这位小妹妹,你那点灵气可不是我的对手。”陆京京毫不在意,笑嘻嘻地说道:“毕竟我可是天底下拥有灵气最多的鲸患之一哦。”

    说罢,她的手指前弹,身前出现一块实质凝结了的蓝色灵气屏障。

    即使是陆森这种只练内气的人,也能感觉到这些灵气的含量很可怕,就更别提修炼御剑术,以灵气为碧莲了。

    此时陆纤纤笑了下,说道:“纯正的鲸患只有吸引灵气的能力,没有使用高效率使用灵气的特性,别被她给吓到了,凝结出这道屏障就已经是她吃奶的力气了。”

    “不愧是我的好姐姐,真了解我们。”陆京京嘻笑一声收回了灵气屏障。

    鲸患的能力是超大量吸收灵气,但问题是……鲸患使用灵气的效率极差。

    如果用数字来表示的话,碧莲的灵气使用效率是2,那么陆纤纤就是0.5,而鲸患的灵气使用效率则是……0.00005。

    可以这么说,灵气吸收率越高的种族,相应的对灵气的使用效率就越低。

    虽然鲸患拥有大量的灵气,但他们实则是不太能战斗的。

    而由陆纤纤尾巴形成的鲸患,情况则好一些,能用出灵气功法,但效率相比之下,也是极低。

    陆森看到陆京京收回了灵气屏障,轻轻啧了声,显得有些失望。

    其实他早已把意念放在自己的背包里了,就准备拿出铁镐敲下一两块来。

    老实说,一块灵气晶体就相当于整个系统家园一年的量……这简直就是暴富好不好。

    虽然他的背包里已经有近千块灵气晶体了,但这东西,谁嫌多啊。

    再找到几种关键性的材料,再花掉九层左右的灵气晶体,他就能把传说中的巨型浮空太阳船给造出来了。

    那东西特殊效果是:魔法奇观,可大气层内飞行移动,所属国度的开拓值+2。

    陆森现在就希望北宋走出去,所以这个能加开拓值的奇观,是他接下来准备要建筑的首选。

    此时陆京京又看向碧莲:“这位小女娃子,可以把剑收回去了吗?”

    “不知道多少岁的老太婆,哼。”碧莲很不爽地收回了飞剑。

    而这时候,陆纤纤和雪女两人都扭头看到碧莲,脸色古怪。

    特别是陆纤纤,嘴角都有些扭曲了,毕竟陆京京和她长得一模一样啊。

    赵碧莲也知道说错话了,她不好意思地向自己两个朋友陪笑了下。

    陆森则趁着这机会问道:“刚才你的眼睛亮起来了,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那只破妄之眼,大多数妖族都有的天赋神通之一。”陆京京再次看着陆森的眼睛,解释道:“我只是想看看,你的身份,你的前世,你的来历!只是你的女人误会了,误以为我要攻击你。”

    陆森扭头看向陆纤纤,后者轻轻点头。

    陆森心中一动,问道:“那你看到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看到。”陆京京无奈地说道:“你这人很奇怪,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一片空白的人,真什么都没有。”

    陆纤纤和雪女都扭头看着陆森,颇是好奇的样子。

    看到她们如此,陆京京惊讶道:“等等,姐姐莫非没有看过你家郎君的前世今生?”

    陆森也好些好奇,这能力似乎挺好用啊,为什么不对自己用呢。

    陆纤纤解释道:“因为有辱斯文。在两百多年前,要是妖族敢这样看人族,就跟扒了人家的衣服侮辱他一样,是要开打的。所以我们妖族一般都是用这神通看自己人,从来不看人类如何如何。”

    原来如此。

    陆森想想也觉得是,知道自己前世是男是女,是人还是妖,总有些奇怪的。

    “人真的有前世吗?”陆森忍不住问道。

    若是这个说法成立的话,那么地府也应该有吧。

    陆纤纤捂嘴轻笑:“前世只是一个修饰词,实质上就是郎君的过往,大概怎么出生的,怎么成长的。都是些片断,破妄之眼越强,看得到越多,自然也就越详细。而且实力强的人,很难被看破。”

    原来是吹牛……不过想想也正常,这个时代人人都喜欢用修饰夸张的词语来形容某些东西。

    人类如此,妖族想来也是如此。

    “看不破你的根脚,就说明你很厉害。”陆京京跪坐回原来的地方,看着陆森继续说道:“也说明你确实有让姐姐臣服的能力。要不你也收下我呗,我很好养的,不但不吃东西,还能每个月供应你们一些灵气。”

    噫,这确实不错啊。

    不过陆森并没有被这糖衣炮弹立刻击倒,他问道:“之前你说的,老女人要毁灭这个天下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喽,那个老女人觉得这天下人族太多了,她自己又被人族镇压过两千多年,恨人族恨得不行。”

    “那头被炎帝镇压过的鲸患吗?”

    “除了她还能有谁?”

    “那你为什么不跟着她?”陆森问道。

    陆京京理所当然地说道:“我是青丘狐,虽然有鲸患的能力,但我本质上还是狐狸,我又没有被人类怎么着过,为什么要跟着她发疯啊。”

    “那其它两条尾巴呢?”陆纤纤忍不住问道。

    “老二和老三都跑了,不知道跑什么地方躲起来了。”陆京京笑着说道:“要不是我被你们发现,估计现在也在呼呼大睡。不过说来你们也是吓人,直接就闯到我睡觉的地方想要打杀我,当时我整个人睡得迷糊,本能地和你们打起来,还被你们吓坏了,跑了好远清醒后,这才又回来了。”

    陆京京休眠一次至少是十年起的,睡得久,那么起床的时候,不会那么快清醒也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陆纤纤问道:“你真想投靠郎君?”

    “与其说是郎君,不如说是投奔姐姐你。”然后陆京京看着陆森:“只要姐姐认你,那我就认你。”

    意思很明显了,她个人对陆森没有什么兴趣,只是想跟在陆纤纤的身边。

    陆纤纤则看向陆森:“郎君,你觉得如何?”

    “既然是你的妹妹,就让她跟着我们吧。”陆森笑着说道。

    能每月都供应一定数量的灵气晶体,这好事哪里找?

    陆纤纤松了口气,然后看向陆京京:“郎君答应了,还不快谢谢他。以后自当以郎君马首是瞻。”

    “郎君。”陆京京甜甜地叫了声,然后上半身俯下行了个礼:“此后小女子必诚心相待。”

    “好说。”陆森也抱拳行礼。

    这陆京京一声郎君叫得甜,但陆森清楚,对方的心并不在自己这边,她和陆纤纤是不一样的。

    不过也无所谓……只要纤纤与自己这边关系好就行了。

    她作为原身,难道还拿捏不住自己一条尾巴?

    随后陆京京跳了起来,落在陆纤纤身前,和后者搂抱在一块,互相贴贴,极是开心。

    狐狸同族间表示亲热的方式,就是这么简单。

    待陆京京散去幻术结界,然后看着旁边的萧容容,说道:“小女娃,这次也麻烦你了,我观你是短命之相,估计不出二十岁,你必定要死于非命。”

    萧容容瞪大了眼睛。

    若是其它人这么说,萧容容根本不会信,然后要把这人杖毙,但问题说这话的可是一个真正的‘大妖’,她岂能不信。

    顿时脸上有就些惊恐。

    些时的萧容容不足二十岁,为后不足四年,气势城府还是没有养起来的,易喜形于色,恐流于表。

    陆京京见她这模样,从便自己的兽耳上拨下一小簇白色兽毛,挂于后者耳鬓旁。

    这白色狐耳挂上去后,便像长了根一样,融入到萧容容漆黑的发堆之中。

    “若有朝一日,你面临身后,可凭此物脱身。”陆京京拍拍萧容容的脑袋瓜子:“难得的好女娃子,就这么惨死太可惜了。”

    萧容容松了口气,行个万福礼,感激说道:“多谢娘娘。”

    这‘娘娘’是尊称,没有职位或者身份上的意思。

    随后陆京京看向陆森:“我们走吧,郎君。”

    当下几人就坐着飞行器回了洞府。

    这次是赵碧莲载着陆纤纤和陆京京,雪女与陆森同乘。

    回到洞府的山上,降落的时候,陆京京从飞行器上跳下来,然后惊讶地往山顶上冲,然后被一堵透明的无形之墙挡住。

    撞得她直揉自己的鼻子。

    陆森和陆纤纤两人跟过来。

    陆森忍不住问道:“陆京京,你这是……”

    “你们居然有扶桑树?”

    陆京京的表情很惊讶,她趴在结界的墙上,看着里面已经有人半腿高的小树苗,脸上满是震撼:“你们是怎么把这种奇珍,种到山顶上的。”

    “你知道扶桑树的种法?”陆森忍不住问道,然后他看看陆纤纤,似乎这个原版的狐狸精就不知道这玩意有什么神奇的。

    似乎是知道陆森在想什么,陆京京解释道:“姐姐不太清楚的,我之前跟过那个老女人一段时间,有大概十年左右吧,她教过我很多东西。其中就有这扶桑树的神奇之处。”

    “扶桑树有何神异?”陆森想了想,说道:“有灵智,能产灵气,另外似乎还有特殊的结界,能带着海岛移动?”

    陆京京看着陆森,先是摇头,随后想了会,说道:“郎君,我先声明一下,接下来我所说的东西,也是那个老女人所教,到底是真是假,还得你自己去验证。”

    陆森点头表示明白。

    见陆森如此,陆京京便解释起来。

    原来扶桑树除了陆森刚才说的三个神异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气运!

    扶桑树不止一棵,在不同的有不同的名字,像中原叫扶桑,北边蛮夷那边叫世界树,其后西边蛮夷那边叫尘世树。

    但凡拥有扶桑树的地方,都会汇聚着大气运。

    “哦,也就是说,天机门的人有大气运?”

    陆京京点点头:“天地灵气消散后,连蜀山剑派这样的最强修行门派都夸了,但天机门却活得好好的,难道不是明证?”

    陆纤纤不解地问道:“但他们和郎君发生冲突时,都是郎君赢了。”

    “那就说明郎君的气运比扶桑树还强些?”陆京京猛地醒悟过来:“这我就明白了,为什么姐姐会成为郎君的下属,连带着我都跟了过来。天下最强四妖中,有两妖在你麾下,这天下,郎君似乎可以尽在掌握了。”

    这么一说,似乎挺有道理的,陆纤纤都点点头。

    她也觉得自家郎君,似乎厉害得有点离谱。

    “现在这里又有一棵扶桑树。”陆京京呵呵地笑了起来,满是得意:“就她那样,还想挟西边蛮子毁灭中原,痴心妄想。”

    挟西方蛮子?

    陆森心中愣了下,他深深吸口气,问道:“刚才我就对京京你所说的‘毁灭天下’很有兴趣,现在可以说说了吗?”

    陆京京使劲点头,当下又解释起真正鲸患打算要做的事情来。

    原来鲸患解封后,便先带着陆纤纤的三条尾巴北行,在真正的鲸患看来,这三个新生的鲸患虽然原身是狐狸尾巴,但有了鲸患的能力,便是自己的族人了。

    逃到北方后,她们四人先休息了一段时间,大约就是十年。

    然后陆京京不想跑了,便留了下来。

    而老二老三则自己也跑了,鲸患因为吸收灵气的特质,不太方便长久住一起的,会本能互相抢食。

    在离开前,真正的鲸患说过,她要毁灭中原。

    但鲸患的战斗力其实不强,如果没有幻术加持,正面作战的话,凡人的军队十多万人都可能把她们堆死。

    但鲸患想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方法,她要去西方找到其它的扶桑树,然后在旁边住下来,以自己的灵气养育西方蛮子口中的世界树,将其的气运范围扩大,并且会在西方蛮子的血脉中,根植下要毁灭中原的潜在意识。

    她相信,无论需要多久,总有一天,西方的气运就能胜过中原,到时候,中原大地,必定要被西方蛮子毁灭,中原人生而为奴,世世代代。

    陆森听得头大,他隐隐感觉到这事,似乎自己原世界的时间线,有点关系:“等等,她不是要毁灭天下吗,怎么光毁灭中原人啊。”

    “西方蛮子不是人啊!”陆京京眨了眨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