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这个北宋有点怪 翔炎

0302 晨光寺

    施磊成为开大山门后的第一个弟子,是件大好事。

    至少……灵气池的‘积存’速度比之前快了不少。

    他个人单月产生的灵气积存量,就是瑶瑶和琨琨两人的三倍。

    这人绝对是个内卷王。

    然后陆森回来了,同时带回了狄青大破西夏,活捉西夏国主,用薰烟闷死西夏国相没藏讹庞的消息,传遍了大江南北。

    整个北宋,人人疯狂。

    人们蜂涌上街,高呼万岁,鞭炮声不断,欢声彻夜不息,青楼女子们更是表示今晚接待不需要任何花销。

    这样子的欢庆,整整持续了九天,然后才渐渐平息下来。

    宣化府外,狄青骑在马上,看着囚车里的少年少女。

    眼中有些无奈。

    因为皇族的身份,李谅祚和皇后没藏氏,都没有被强制戴上镣铐,甚至连衣服都是比较整齐完好的。

    李谅祚看着狄青,微笑道:“狄将军可知我与你,皆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

    “李国主何出此言?”

    队伍在缓缓前行,狄青亲自押送,就表明了他对此事的上心程度。

    李谅祚惨青的脸上,带着婉惜的表情:“宋国的文官大臣们我很清楚,薄情寡义,对武人特别苛刻。现在狄将军你大胜了,回去后,若是命好,就是一个罢黜的下场,若是命不好,估计……是死后封公啊。”

    这话一出,周围的士兵们都恨不得把耳朵蒙起来,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

    狄青坐在高头大马之上,斜眼看着囚车。

    战马随着囚车缓缓前行,铁蹄落在石面上,嗒嗒作响。

    整个现场的气氛诡异难明。

    李谅祚的嘴角渐渐微翘起来。

    但也就在这时候,狄青笑了,说道:“确实,若是本将军以前立下如此大功,下场不会太好。可现时不同,现时民家仁政贤明,更有陆真人从旁辅佐,李国主所说之事,不会发生。”

    这话一出,方才那阴郁的气氛尽去,周围的士卒们齐齐松了口气。

    李谅祚定定地看了狄青一会,确认对方就真是这么想的之后,无奈地叹了口气:“陆森陆真人,为何不是我大白高国的仙师!”

    狄青笑笑,扭头看着自己旁边的‘傲睨兽’旗帜。

    他明白,现在能大破西夏国,真正主重要的核心原因,就是陆真人的出现。

    陆真人坐镇在这里,他狄青才能带着大军,一直杀穿西夏国,杀崩宣化府。

    大宋期间一直有能力对付西夏的,但就是朝中那帮子文臣们太怂了,生怕有功绩的武将谋反。

    武将们都怕啊。

    可陆真人不怕,你说他要反,说不定他就真反给你看了。

    所以说,有时候人真要得有骨气才行。

    可他狄青,不像陆真人,很难硬得起来啊。

    李谅祚与其皇后,要被押运到京城的事情,早让整个朝廷炸开了祸。

    为此礼部开始忙前忙后,大典如何设置,排场出场顺序,祭文等等,都有一套说法。

    而晏殊更是忙得眼圈都黑了。

    而在朝堂之上,随着庞太师和包拯两人的‘辞官’,已由欧阳修,富弼这两个年壮力强的‘后辈’接过栋梁重担,王安石与吕惠卿等年轻才俊已经极力培养之中。

    年轻的官家赵曙坐在龙椅上笑道:“这次大破西夏,收回我汉家故土,狄将军固然是居功至伟,然姐夫……陆真人更是擎天之柱,若没有他在,西夏不会这么快拿下,狄将军也不可能打得如此顺利。”

    赵曙更喜欢称陆森为姐夫,即使当了皇帝也一样。

    在他心里,陆森是先生,是朋友,也是兄长。

    欧阳修拱手笑道:“陆真人确实是攻破西夏的最大功臣,可问题在于,他已升无可升。总不能封公吧。”

    一般来说,北宋只对那些逝去的大臣封公。

    陆真人还年轻得很,况且作为半仙,他可以活多少年,谁都不清楚。

    毕竟真人这称呼,就已经是道教最高了。

    赵曙想了想,说道:“封公没有必要,姐夫也看不上那些东西,要不就将系统门设为国教吧,与国同休。”

    众臣自然没有反对。

    就算不封为国教,世间皆已认陆真人的系统门为天下第一教,谁敢反驳?

    陆森在杭州洞府里小住了几日后,便捂着腰子外出了。

    本身三个婆娘就已经够磨人了的,现在又来了只青丘狐。

    好在……青丘狐有反哺的能力,否则陆森当场成人干。

    而现在,他带着赵碧莲出现在晨光寺门外。

    晨光寺建在幽州龙王县的一处山谷里。

    此时的幽州还是契丹的地盘,此地有大量的汉儿。

    不过现在幽州亦是‘萧’家的土地。

    晨光寺不算大,一堵方墙围着个佛堂,以及五座佛塔。

    但在陆森的眼里,这地方却弥漫着一股浓密的灵气,聚而不散。

    从高空处能看得很清楚,这些佛塔都带着灵光,形成一个特殊的能量,约束着灵气,不让其‘逸散’。

    陆森降落下去,便看到门后已经站着两人老和尚了。

    “这位施主有礼了。”其中一个披着红色袈裟的和尚行了个礼后说道:“请问来本寺有何贵干?”

    陆森呵呵笑道:“听说出家人不说妄语,我看这都是假话,至少这位大师就睁眼说瞎眼,我不信你不知道我是谁。”

    这位和尚脸色阴晴不定,随后再次合什说道:“陆真人教训得是,小僧惭愧。”

    定了会,他说道:“来者是客,陆真人请。”

    陆森随着他进到寺中,在大殿坐下。

    行进过庭院的时候,陆森发现几座佛塔的模样,有些不凡,底部皆是由琉璃制成。

    大殿中临时设来桌椅,这红色袈裟的和尚请陆森先坐下后,说道:“请问陆真人来意是?”

    “这是你们晨光寺的法宝吧。”陆森将金杵放到对方面前,笑着问道:“听说贵寺想为我剃度,现在我过来了,不知道大师有何说法。”

    这位披着红色袈裟的和尚叹气道:“此乃慧心师弟个人所为,非我寺他人的意见。”

    陆森自是不信,就这么眯眼笑着,定定看住对方。

    红色袈裟的和尚在陆森的注视下,渐渐有些惭愧之色,最后他叹气道:“小僧又说了妄话,慧心师弟提出了意见,我们几位师兄也同意了。”

    陆森满意地点点头:“你们想对付我,无非是为了佛家,若是能把我剃度,从此佛家就又多出一脉,想得挺美的。”

    红色袈裟的和尚低头念经,不敢与陆森对视。

    陆森问道:“未问大师法号?”

    “小僧慧能!”红袈裟和尚低头说道:“是晨光寺的方丈。”

    “那么慧能方丈,我现在到这里来了,你看有什么说法不?”陆森笑着问道。

    旁边的那个和尚不岔说道:“陆真人你杀了慧心师弟,我们没有责怪于你就已经很大度了,你居然……”

    啪!一声脆响打断了对方的言辞。

    陆森收回了敲击桌面的手,他冷淡说道:“他想杀我,被我反杀了,我何错之有。倒是你们晨光寺,似乎不太讲理啊。”

    “死者为大。”这灰衣和尚行佛礼淡淡说道:“往事过错皆化云烟,因缘皆散,陆真人何必太过于执着。”

    “你这话,骗骗愚夫愚妇还行,就别在我面前念叨了。”陆森冷冷说道:“要么你给我一个合适的礼数,要么我就把晨光寺给拆了。”

    “你!”这灰衣和尚怒了,站前一步吼道:“世人皆言陆真人仁和恭善,谁想知道居然是如此贪心的咄咄逼人人之徒。”

    陆森不说话,站起来,就要往外面走。

    灰衣和尚脸色大变,很是难看。

    这时候方丈慧能站了起来,挡在陆森之前,说道:“请陆真人止步,慧静师弟只是无心之语,请不要挂在心上。”

    此时慧能已经低头,说话有点低声下气的味儿。

    陆森轻轻拍拍手,笑道:“我还是刚才那句话,要么你们晨光寺赔我礼数,要么我把这里砸了。”

    慧能深吸了一口气,再站立静思了会,最后无奈地说道:“五座佛塔之下,是五颗高僧大法师的舍利子,配合本派的阵法,便可形成一个灵气小世界。这些东西与我派已然无用,还请陆真人收下。”

    旁边的灰衣和尚脸色黯淡,还想说些什么,但看看自己慧能师兄的背影,他没有任何动作。

    陆森想了想,笑道:“这赔礼不错,我喜欢。”

    听到这话,慧能松了口气。

    约两个时辰后,晨光寺中的佛塔都矮了些,陆森操控着飞行器,往杭州的方向走。

    而赵碧莲看着盒子里躺着的五颗琉璃舍利子,满是好奇。

    这五颗舍利子,极是漂亮,流光溢彩。

    她看了会,说道:“原来佛门还有如此重宝,我还以为天底下,只有我们系统派才有真正的传承了。”

    “或许在某个地方,应该还藏有佛门的高僧。”陆森轻笑道:“道门都有好几条支脉,我不算能和道门斗了数百年的佛门,就这么点底蕴。”

    “那我们要不要把他们找出来,再把他们的传承抢过来。”

    “没有那必要。”陆森摇头说道:“这晨光寺做事不地道,我这才让他们赔礼道歉,其它的佛寺,又没有惹到我们。”

    赵碧莲也只是说说而已,她数了数里面的舍利子,问道:“只有五颗,官人打算怎么分?”

    “干嘛要分?”陆森笑道:“这地方埋在扶桑树下当肥料,岂不是更好?”

    这玩意本质上,就是别人的‘骨头’,虽然有些人会觉得很神圣,但陆森则心里会对这东西有些抵触。

    反正这东西可以产生可吸附灵气,放在扶桑树下的话,应该能对扶桑树的成长,起到良性作用。

    他回到杭州后,又待了近半年。

    这半年里,前来求取仙缘的人络绎不绝,可暂时没有其它人能通过系统的‘认可’。

    所以山门的建设,进展缓慢。

    外边看着极为光鲜,可内在来说,却还是个空架子。

    比如说最基本的‘功能类’建筑都没有建成一座,主要还是弟子太少,精粹灵气增长太慢的缘故。

    不过陆森也不着急,修行这事,本来就是需要漫长时间‘堆’出来的。

    连普通的炼气心法,都讲究个细水长流,更何况是仙法修行。

    所以陆森在教导施磊这事上,也是三天晒网,两天打鱼。

    甚至等施磊的身体被果子和蜂蜜调理得差不多之后,主动赶他去杭州城里自己散心去。

    施磊不解,甚至有些惶恐,他跪在陆森面前,有些害怕地问道:“可是弟子最近修行不太认真,所以师傅着恼了?弟子一定会更加用功修炼,不负师父的期待。”

    “你已一天修炼近八个时辰了,还要怎么努力?”陆森无奈地说道:“让你去杭州城里走走,是让你散心的。本派的功法,都讲究个随意自然,太过于认真的话,反而会影响修炼时的心性。”

    施磊仔细看了会陆森的神色,见他不像是在说反话,这才松了口气:“弟子不觉得劳累。”

    “去走走吧。”陆森笑道:“再拒绝就是违抗师命了。”

    施磊无奈,只得答应下来。

    他离开山门的时候,有两个家将跟随,并且给了他好几张数额较大的银票。

    等施磊离开山门后,青丘狐陆纤纤出现在陆森旁边,依偎着他,笑道:“妾身打赌,你这弟子肯定会去逛花舫。”

    “去就去呗,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懂得那方面的事情也很正常。”陆森想了会,说道:“对了,关于之前京城送来的那三个麻烦,你有什么看法?”

    ‘三个麻烦’指的是之前的曹太后,前任官家赵曦,以及福康公主。

    “就让他们在杭州城做个逍遥人不就好了?”陆纤纤笑道。

    陆森却摇摇头:“我怕他们会被有心人揣掇着闹事。”

    “所以妾身觉得,官人应该主动去和他们谈谈。”陆纤纤与陆森手心相牵,缓缓说道:“特别是福康公主,官人你是杀是放,至少都给他们一个准信才行。这事悬着不落,无论是对你,还是对他们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陆森思索了会,说道:“你说得确实有理,我这就去见见他们,纤纤你一起跟着来吗?”

    “嗯,官人去哪我就跟到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