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九百层归来 再加点墨

第358章 只要一口米,造反都听你

    莫然怒了。

    戴上白底红纹的拳套,整个人如同烈焰一般冲进人群。

    每一个与“烈焰”相触的人都飞出数米远。

    落地后生死不知。

    朱兴国看了眼无动于衷的王玟。

    直接拿出了装满子弹的机枪,朝着人群不紧不慢地练起了枪法。

    胆敢靠近饭桶的人统统“枪毙”。

    两人搭配,终于止住了人群的哄抢。

    一个个屁滚尿流地退回村内。

    有人不满地喊:“不是说放饭吗?怎不让吃?”

    没有回应。

    程雀依两人只管看火煮粥。

    朱兴国两人只管武力威慑。

    王玟走到足够的距离,通过还剩四十多分钟的【天人合一】抽取天地之力起誓。

    只见黑色龙卷冲天而起。

    人群中忽然有人抱着肚子倒地翻滚,有人大口大口吐着鲜血。

    王玟想了想,换了个誓。

    人群中又开始有人脸色铁青地吐白沫,有人肚子猛地扁下去。

    村民们吓坏了。

    轰然散开朝村内各个角落逃跑。

    然后一个个撞上透明屏障摔倒在地。

    鼻青脸肿的人们呆坐在地愣了会儿。

    伸出手摸了摸前方明明无物却挡了路的空气,惊得转身朝着黑色龙卷不停磕头。

    王玟却置若罔闻只顾着试验。

    十几分钟后。

    直到饭桶里的粥都烧好,进度的负数依然只增不减。

    黑色龙卷散开。

    村外的那个小土坡变成了大土坑。

    王玟摇着头往回走。

    瘦小男孩关切地迎上来,手里还端了碗装满料的粥。

    王玟连忙摆手推辞。

    然后心惊肉跳地看着瘦小男孩自顾自喝了一口。

    远处,跑进村子里叫人的妇人回来了。

    走到村口看见倒了一地的村民微微愣了愣。

    没有多问专心地来到王玟面前汇报情况。

    听她说,全村能来到村口的人基本都在这里了,大约一百多人。

    这基本等于村内目前的存活人数。

    王玟听完汇报点了点头,让她去饭桶吃饭顺便负责给村民分发食物,自己默默地沉思。

    妇人来到饭桶旁。

    看到程雀依正给小孩喂粥。

    小孩嫌粥的味道不如面包,不乐意吃,光抱着书本面包啃。

    妇人走过去对着小孩的屁股就是一巴掌。

    程雀依连忙拦住她:“没事没事,不吃就不吃别打孩子。”

    妇人满含歉意地对程雀依说:“大人恩赐的食物他都敢拒绝,这些年生活困苦缺了对他的管教变得太放肆了,您多担待。”

    “不要紧的。”程雀依摇头道:“我只是怕他饿太久一下子吃这么多面包不好消化,喝点热粥对身体好些,不想吃就不吃没事。”

    妇人再次感激地向程雀依鞠躬道谢。

    随后来到村口,对惶惶不安的村民们喊道:“想吃饭的跟我来。”

    村民们面面相觑不敢动。

    妇人拿大勺从饭桶里舀了一碗乱七八糟粥。

    看到里面的米粒有些动容。

    再看到蔬菜鸡蛋和肉片,忍不住当着村民的面自己先喝了起来。

    热粥下肚。

    仿佛旱裂的地面被春雨填满。

    已经记不清多久没尝到过的滋味差点把妇人的眼泪吞出来。

    她红着眼眶一口一口嚼着粥里的肉菜。

    只觉得从嘴巴顺着喉咙一路到胃都变得湿润温暖。

    身体像活过来一样有了温度。

    相比较下,“魔鬼”大人给的面包虽然好吃终究只是面包。

    比不上这实实在在一大口有肉有菜有热气的米汤。

    村民看到妇人喝得喷香。

    情不自禁吞咽着口水。

    有胆大的走出村口靠近她。

    看了看旁边倒地流血的伤患,又看了眼守在大桶旁的两名凶神恶煞,再扫过远处似乎“做法完毕”的某位大神。

    悄悄问妇人道:“狗蛋他娘,你之前说有大人在村口布善施粥是他们吗?怎么不太像啊?他们还动手打人,二牛他们很久没动静估计是死了!”

    妇人看了眼地上躺的人,摇了摇头对问话者说:“施粥是施粥,但不是布善。这几位是魔鬼大人,他们赏饭是有要求的,你们肯定是不守规矩冒犯了大人们,死了都活该。”

    近处的村民一听。

    纷纷咋舌:“魔鬼?什么魔鬼?真的假的?”

    “给吃食还带要求?”

    众人小声议论。

    “几粒米破规矩这么多,这种饭不吃也罢!”

    这句话一出。

    村民纷纷向两旁闪开,露出内里的一个小年轻。

    小年轻看着左右疑惑:“怎么?我说错了吗?你们又不是没看见他们盛气凌人的样子!”

    妇人拿着大勺看着他笑:“你没说错,这种饭不吃也罢,放心吧没人逼你吃。”

    旁边立马有村民举起手里的破碗走到妇人跟前说:“我吃我吃,我命贱只要给饭我就吃。”

    “我也是。”又一个村民跟在了后边,揉着肚子痛苦道:“半年没见到过米了,现在只要有人给我一口吃的,叫我干嘛都可以。”

    其余村民连忙排好队一个接一个规规矩矩老老实实乖乖巧巧。

    被排挤到队伍外的小年轻错愕不已。

    看着一个个“毫无原则”的同村人,气急败坏。

    指向之前被打倒在地的那些躯体说:“你们全都瞎了吗?看不到这些死去的人吗?这些都是他们杀的啊!”

    领到肉粥的村民美滋滋地喝着粥。

    饿轻的人还在凑头讨论着谁碗里的料更多。

    更多的人三两口喝完,乖乖转到队伍后继续排队等着第二碗。

    一碗碗营养十足的热粥下肚,村民们渐渐露出了笑容。

    听到小年轻的话。

    有人打趣他道:“死人有什么大不了的,村里每天都有人饿死,在这被打死总比饿死的滋味好受些。”

    话音未落。

    远处又飞起了黑色龙卷。

    众村民端着碗喝着粥,眯着眼睛欣赏黑色龙卷风。

    不一会儿。

    地上躺着的那些躯体都动了动。

    缓缓睁开了眼。

    有些甚至坐起了身,嗅着鼻子到处闻已经逐渐扩散开的肉粥香味。

    村民们再次愣住。

    小年轻看着死而复生的一地人。

    张了张嘴说不出话。

    先前打趣他的人,吞了口唾液对他说:“看,现在连死人都活过来了,他们都有饭吃,你没得吃,开不开心?”

    小年轻倔强地哼了一声。

    扭头就走。

    刚走没两步就发现肚子里似乎多了点东西。

    他忽然感觉到了几乎已经忘记的饱腹感。

    肠胃翻滚。

    忍不住打了个嗝。

    一口红烧牛肉面的香味从胃囊涌起顺着食道喷出喉咙。

    小年轻连忙闭上了嘴巴。

    不舍得放走那口气。

    并且用鼻子使劲吸气,将周围不小心漏出去的嗝统统吸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