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九百层归来 再加点墨

第449章 各显神通

    不知何时起,边走边问的王玟身边多了一名身穿灰色袍子的中年人。

    倘若任软软在这里肯定能认出,这人就是当初在塔内神力世界遇到的那名西大陆前任大祭司。

    此时此刻,这位前任大祭司对王玟毕恭毕敬,神态谦卑的仿佛就快要把他含在嘴里。

    跟着王玟慢慢行走,耳朵听着一帮“复活者”说的话,前任大祭司有些疑惑地轻声问王玟道:“主神,这些人口中所谓的异常警告究竟是什么?”

    王玟停下脚步看他:“你还记得,曾几何时我教你们激发想象力通道时说过的话吗?”

    前任大祭司忙不迭地弯下腰,双眼注视着王玟的脚尖,语气恭敬地说:“您说想象力是我们与死物最本质的区别,是我们保有完整人格的核心关键,只有想象力才能让我们真正地睁开眼。”

    “没错。”王玟点头,环视周围众多表情迷茫的复活者,嗓音有些低沉:“所谓异常警告,就是需要你真正睁开眼去看的东西。”

    “呃?”

    前任大祭司愕然地抬起头。

    认真看了周围一圈。

    最终还是不解地问:“主神,能不能更清楚地明示您忠诚但过于愚昧的仆从?”

    王玟转身,双手扶住中年人的肩膀,一字一句说:“记住!不要再叫我主神,我和你一样只是普通人,人应该是独立自主的,没有什么可以凌驾你我之上做主装神。”

    前任大祭司的身体微微一震,有些犹豫地缓缓点了点头。

    再抬起头时表情却变得更加迷茫:“可我依然还是不知道这些人说的是什么?您究竟想让我们睁开眼去看什么东西呢?”

    王玟收回手臂,双眼微阖地望着远处天际,轻声叹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要等我冲上一千层才能找到了。”

    “一千层……”前任大祭司顺着王玟的视线看向天边。

    那里隐约有道非常细微且模糊的影子,仿佛一根刺破苍穹的钢针……

    “老板,五区域那边,顶不住了!”

    博爱集团总部,手下人一个接一个汇报,连发梢都透着焦急。

    陈汉生细数着临时凑到的积分数,头也不抬地问:“我们派去的大部队呢?”

    身边的助理这次没有再穿睡衣,西装领带板式笔挺,听到问话一丝不苟地回答:“伤亡惨重,连大门都进不去。”

    陈汉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空中呢?飞都飞不进去吗?”

    “试过空投和抛射。”助理摇头道:“还没落地就被截了,除非用实弹连学院一起炸,否则只是白白派人送死。”

    听到这话,陈汉生沉默了。

    这一次的敌人,实力强大到难以理解。

    以博爱如今的体量,手底下能派出的武装力量足以称得上冠绝天下。

    再加上学院本身的力量,以及高居八百层的米来来等人,当今世界别说敌人了,就算是堪能一战的对手都找不出几个来。

    西大陆那帮祭司陈汉生不是没见过。

    一手名为“想象力”的诡异招数确实很难缠,但也不至于强到现在这种无可匹敌的程度!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汉生的眉头紧锁。

    他很清楚自己的本事,虽然同为800层可他并不算是一名合格的战士。

    如果连集团精英都打不过敌人,自己去了无非多送个人头,于事无补,还不如留在总部调度谋划,另求他法。

    想到这里,他抬起头看向助理:“找到王玟了吗?”

    助理摇头道:“从最近的一次消息来看,他应该去了西大陆。”

    陈汉生的眉纹更深了。

    视线无聚焦地看着窗外思考许久。

    半晌。

    “通知下去,准备好人手和设备,我要动用东大陆最高权限……”

    陈汉生从座椅上站起身,在助理震惊的注视下,重重扔下手机沉声说道:

    “拆除世界墙!”

    如今的东大陆,财团之中唯有博爱一家独大。

    陈汉生要拆世界墙,那就是真拆而不是用来威胁谁。

    命令一经下达。

    整个博爱集团都动了起来。

    各种人员各司其职启动各种设备飞上天空。

    天空之上有一层近乎透明的圆壳。

    以及东西大陆之间有一面直抵穹顶圆壳并且同样材质的透明墙体。

    这两样加在一起,就是史书记载闻名于世的世界墙。

    世界墙分割东西,并以一种类似小型戴森球的模样裹着整颗星球。

    近乎透明的材质以某种无法理解的方式放任外部各种辐射与光波进入,却阻隔内部任何物体穿出。

    这就从最基本的物理层面隔绝了东西大陆的互通。

    拆除世界墙。

    意味着如此巨大规模的物体会消失。

    由此衍生出的各种影响简直无法估量。

    博爱人员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检测监控每一丝细微变化,尽可能地将世界墙消失后有可能导致的恶劣影响降到最低。

    而如此庞大的物体忽然消失。

    甭管人在世界的哪个角落,必然会引起注意。

    王玟不是笨人,察觉到世界墙被拆除肯定会返身回来了解情况。

    面对学院的危机,这是陈汉生唯一能想到的通知王玟的方式。

    他只希望,学院能够坚持住。

    坚持得久一些。

    更久一些。

    直到王玟归来……

    东大陆,五区域,学院。

    莫然没了。

    那样来势汹汹攻势狠厉杀意惊人的男人,到最后像无根的风沙一样飘散了。

    制造这一幕的仅仅是红袍人的轻轻一点。

    看到这些。

    学院的人闭上了眼,用眼帘遮挡内心的痛苦。

    西大陆的祭司们则张开了嘴,挥舞手臂发出高昂的欢呼。

    红袍大祭司穿过人群来到零零散散倒了一地的学院众人跟前。

    声音明明轻柔却响彻每个人的耳边。

    只听她对着学院开口说:“其实我很同情你们。”

    场上唯一还能勉强站立的瘦小男孩,撑着【高能立场盾】不屑地往地上“呸”了一声。

    动静引起了红袍大祭司的注意。

    她抬起手,从袖袍中伸出葱白的手指遥遥点向瘦小男孩。

    【高能立场盾】那闪着蓝色光芒的盾壁上顿时破了个大洞,盾后的男孩吐着血倒飞出去。

    一指点飞打断自己的小角色,红袍大祭司像是得到了满足。

    微微点了点头。

    继续自己轻柔且充满怜悯的话语:“我是真的觉得你们很可怜,明明只需要乖乖听话就好了,为什么非得上来送死呢?我……”

    “呸!”

    学院门口又传来一个不屑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悲天悯人”。

    这次她有点生气了。

    转身向大门处看去。

    只见那些连普通祭司都打不过,被整整齐齐挡在门外的博爱援兵中,顽强站立着四道人影。

    正是米来来的精英小队成员。

    其中一个名为“阿南”的队员一边吃力地抵挡着祭司们的攻击,一边朝着红袍大祭司大声斥责道:“师媛媛你个臭婊子!亏我信了你的邪以为你是真心为了和平!”

    红袍大祭司缓缓走到大门附近,注视着阿南问:“什么媛媛?你在说什么?”

    阿南冷笑道:“别装了,我早认出你,戴个面具装神弄鬼瞒得过别人瞒得过我吗?老子连你胸上有几颗痣都清楚何况你连声音都不处理,真以为我贪那几瓶破药呢?”

    师媛媛摘下面具,意味不明地摇头笑了笑:“说实话,如今的我已经没必要再隐藏,戴面具也只是一种习惯罢了,倒是你阿南,身为东大陆的人背地里却向我们西大陆通风报信,好像你更需要一副面具遮遮脸呢?”

    “居然真的是你!”其余三名队员看着眼前那张称得上熟识的脸,内心的震惊已然盖过痛苦。

    阿南死死盯着师媛媛的脸,咬牙切齿地说:“你放心,我丢的脸一定会亲手找回来,今天老子跟你玩命!”

    话音未落,他的身上爆发出一股惊人的能量,凭空震开周围队友,大步踏前直接穿过了西大陆祭司的封锁线。

    沿途所有祭司的身体统统变得残缺,仿佛被某种锋利的金属切碎了一般。

    仅仅眨眼一瞬,阿南就来到了师媛媛的身前,抬手对着她的脸就是一记直拳。

    说是拳,实际上已经看不出拳形。

    他的半个身体都变成了形状怪异的金属,每一条边缘都闪着寒光锋利无匹,铁拳外更是氤着一团戾风似要切割万物。

    双方还未接触。

    师媛媛的长袍就被狂暴的戾风切出十几道破痕,露出内部白嫩的皮肤。

    这种又有能量攻击又有实体变形的状态不像单纯的世界塔道具,也不像超凡技。

    倒像曾经被人研发出的那种道具与超凡技的结合招数。

    很明显,这种招数不在西大陆的情报体系中,导致所有人都没得反应瞬间被击倒,直到阿南杀到红袍大祭司的面前。

    但。

    也仅仅只是这样了。

    阿南的铁拳停在了红色长袍前不到一尺的距离。

    身体却已动弹不得。

    仿佛连惯性都被诡异地抹去。

    师媛媛俏皮地歪了歪脑袋,避开拳头看向阿南说道:“新招数啊?什么时候学的?”

    阿南的面部痛苦地抽搐了一下,身体开始慢慢化为风沙。

    师媛媛叹气道:“学得不错,可惜不到家,否则应该能伤到我吧?”

    声音刚出口。

    她发现周围天地忽然变色。

    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迅速抽干的空气以及大幅度降低的温度令她的行动与思维都有了一些迟滞。

    “王玟??”师媛媛看不见人,但凭猜测也能猜到此时此刻还能对自己出手的应该只有那个东部第一。

    可惜,白色空间内并没有声音反馈给她。

    几缕肉眼不可见的细丝悄无声息地缠上了她的身体。

    下一秒。

    细丝狠狠抽紧。

    裹着红色长袍的躯体瞬间被切成了碎片。

    直到这时白雾外才响起了回话:“学不到家的伤不了你,到家的呢?”

    学院大门附近,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这里的陆辞五人。

    片刻后,见陆辞仍旧好端端地站着而白雾内毫无动静。

    博爱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露出了劫后余生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