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当铺鉴宝的那些年 当年烟火

第二百七十章 清点收获,武道宝甲

    就连暗中的两位顶尖强者,脸上也是变色,也丝毫没有察觉到,此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竟然只是一个分身。

    “分身之术,可也是一门顶级法术,拥有这门法术传承的宗门,整个天下也是少之又少。”

    那缥缈神秘的身影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异样的光芒,绞尽脑汁也想不出,那昆仑道人所出身的隐世宗门,到底是何门何派?

    “竟然只是一个分身?

    而且他凭借分身,也挡住了我们这么久?”

    许多人脸上都是一副震惊之色。

    更多人则有些惊慌和愤怒。

    他们这次追踪的只是一具分身,那么他的本体呢?

    在什么地方?

    难道那宝物,就这么被他带走了吗?

    总共三件神兵仙宝,全都在他的手中……

    无数人,眼睛都红了。

    但同样也有人,眼尖的很,看到了地面之上,随着陈少君分身消失,而跌落下来的戒子。

    赫然是他所留下的储物戒子。

    然后,就在许多人喧哗愤怒,不知所措的时候,有人快速上前,从地面上一抄,将那戒子抄到了手中。

    现场强者无数,看到戒子的人可也不少,拿人还没来得及将戒子拿稳,一道攻击立即降临,整个手掌,竟直接被削飞,然后戒子飞天……

    一场争斗,再次展开。

    也不知道是被气劲冲击,还是偶然一道攻击降临,戒子突然崩碎,顿时间,一个巨大的黑钟,就浮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镇魂钟。

    是镇魂钟!”

    “昆仑道人把镇魂钟留在了这里?”

    一道道惊呼声传出。

    那一个个本来打算折返,继续寻找陈少君身影的强者们,立马转身返回了过来。

    相比较这已经确定了的仙宝镇魂钟,那神兵长剑,还有那葬天坑中刚刚出世,根本没谁见过的仙宝,自然是这镇魂钟,对于他们的吸引力更大一些。

    而暗中的那灵罡镜第七重强者和化婴境神秘强者,在看到自己所护持的人都留在原地之后,犹豫一番,也终究没有再去寻找陈少君的身影。

    一件看得到的宝物,自然比需要辛辛苦苦追寻的宝物,要来的吸引力更大一些。

    ……

    另一边,直到确认了一群强者已经离开之后,陈少君才慢慢的从土地之中浮现了出来,随后以胎化易形之法,改变身形相貌,气息模样,这才一步步的离开了战场。

    不过,他却没有立即回到自己留在刘掌柜身边的分身之处。

    反正那分身,只要还有法力残留,就会一直维持着,且本身实力也不弱,他倒不担心安危的问题。

    是以,陈少君回到了万宝镇之后,身形一转,却是回到了他之前租住的那一处房间之内。

    而到了这时,他才有闲心,仔细盘点着自己自己这次的收获。

    首先自然是那一件神兵宝剑。

    剑柄漆黑而剑身银白,即便只是静静的摆在面前,都给人一种摄人心悬的气息。

    在注意到陈少君的目光之时,神剑之中的剑灵,更是微微颤动,似是在欢呼雀跃一般。

    陈少君更能够感觉到这一神剑之中的情绪。

    是在喜悦?

    高兴?

    除了神剑之外,陈少君最大的收获,就是那陈和的储物戒子了。

    “这储物戒子,内里的空间十倍于我之前的储物戒子,几乎相当于一个小房间了,总算宽敞许多。

    而且里面装着的东西也不少,应该都是那陈和的随身之物和对应的宝物。”

    陈少君心中念叨着,眼眸深处,其实还是有一些遗憾的。

    那镇魂钟,毋庸置疑的,乃是顶级仙兵,品阶不凡,威力绝伦,若是拿出来使用,威力绝对极强,可以当做底牌之一。

    而且最重要的是,如这样的顶级仙兵,若是经过他鉴定之后,通灵宝鉴判级定品的品阶,也绝对超乎想象,通过通灵宝鉴奖励的神通妙术,价值甚至还在宝物本身之上……

    若是有可能的话,他自然不愿意将之留下。

    “终究还是实力不足。”

    陈少君微微叹了口气。

    他对于那两位神秘强者,还是颇为忌惮的。

    那位灵罡境高阶强者倒还罢了,凭他的诸多手段,倒也不是没有逃走的可能,但是那位化婴境道法修士面前,可就不一定了。

    一般的道法修士,都能够掌握各种诡异而又邪门的法术,千里追踪,锁魂拘魄,甚至还有推算,推演之法……

    是以,他才忍痛将那镇魂钟留下,从而避开避开这一可能蕴含的危险。

    “也罢。

    镇魂钟虽好,但也不是我所必需之物。

    左右少一件仙级上品层次的鉴定宝物而已。

    倒也没什么。

    这个世界,对应宝物可也不少,相信随着我的实力不断提升,获得的宝物的数量和品阶自也随之大增。

    到时候,这等层次的宝物,岂不要多少有多少?”

    心中这般安慰着自己,陈少君才将储物戒子内的诸多宝物,全部倾倒了出来,开始一一清点。

    衣服等私人用品,陈少君自然是一道火焰点出,直接将之焚灭干净。

    “这好东西,可真不少啊。”

    陈少君看着堆砌在一起的一大堆东西,忍不住发出了感慨。

    确实,那陈和的储物戒子可也不算小了,但这些宝物堆砌之下,却几乎能够将之堆满,可想而知,其数量之多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大部分宝物,价值不菲。

    陈少君首先清点了财物。

    “现银足有十箱,每一箱合计十万两,这就是一百万两。

    然后黄金三小箱,每一箱是一万两,换算成银子的话,就是十万两,三箱则是三十万两银子,再加上银票等物……一百八十五万七千两……”

    陈少君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根本没想到,这对宝物中,只是银子数量,就这么巨大。

    这何止是巨款啊,简直是巨量啊。

    换算下来,简直就相当于他前世的一千八百五十七个小目标。

    “不得不说,这储物戒子,确实十分方便,而且私密性极佳,可以随身携带打量的物品。

    所以,那陈和才会将自己全部家当和诸多宝物,全数放入其中。”

    陈少君只能发出如此的感慨。

    也确实。

    要不是有这储物戒子,他就算像将自己的财物宝物随身携带也做不到。

    而凭着陈和对自身的实力的自信,估计也根本不会想到,自己会陨落在这一次的战斗之中,自然就不会提前将财物收起藏好,留给后人。

    最后,却只能白白便宜了别人。

    “不过,这笔银子,也不仅仅全部都属于陈和自己身上之物,还有至少一半,是属于红衣教在北部地区的活动经费。

    只不过随着陈和的陨落,就都落在了我的手上。”

    陈少君之前就鉴定过了那储物戒子,自然从中看到了许多的鉴宝画面,也相对知道了,储物戒子中大部分银子的出处和用处。

    这陈和乃是红衣教高层,负责的乃是北部地区,靠近草原方位的对应事务。

    红衣教作为涉及整个大周皇朝的大教,掌握的财力之浑厚,自然非同小可,一大片地区中的管理活动花费,所需要的数量自然也就几大。

    了解到了这一点,陈少君也就觉得正常了。

    “除了银子之外,还有道法修士所特使的灵石,数量倒也不小,两大箱,每一箱合计一千来个,就是两千个。

    这灵石可是好东西,有价无市。

    刚好这次我回归盛京城之后,想要参加那黑市坊市,有些宝物,以银子购买,那些店家可不一定买账。

    但用这灵石就不同了,但凡仙法修士,就没有谁不想要的。

    然后是各种品阶的灵丹。

    气血丹,练气丹,养元丹,淬体丹……零零散散瓶瓶罐罐倒也不少,不过大部分都相对普通,只适合低等级武者使用,能够让先天以上强者都能够使用的灵丹数量,相对就较少了许多。

    只有几枚洗髓丹能够洗练先天境强者的体质,几枚开元丹能够恢复先天境强者的先天真气。

    再有就是适合灵罡境强者使用的疗伤丹药神仙露,供灵罡境强者恢复体内灵罡的小元罡丹……对了,还有之前陈和使用的爆元丹,这里也有一枚……”

    陈少君略一分拨,仔细辨别打量之后,就也将之收入了储物戒子之中。

    虽然很多东西,他不见得用得上,但怎么说也是灵丹之物,自然不少需缺之人。

    然后则是一些兵甲等物。

    刀剑兵器倒还罢了,总数十来件,虽然能够被灵罡镜第四重强者陈和收入囊中的,必然不同寻常,大部分都是宝剑宝刀层次,有一些甚至来头不小,也仅仅比他手中的神兵宝剑,弱上一两个层次,大概与他之前获得的那柄断刀的层次相当,显然不同寻常。

    但陈少君的目光,却还是第一时间落在了那一身铠甲之上。

    通体金黄,头盔,护甲,护心镜,腰带,裤子,鞋子……整个一套,紧密结合,精致而又充满质感。

    “这是武道宝甲,真正的武道至宝。

    而且毋庸置疑的是,这铠甲的品阶不敌,价值更是不可估量。

    就算拿到那些顶级武道世家之中,也足可当做传家之宝,镇族之宝,是可以传承数百上千年的家族底蕴。”

    陈少君深吸一口气,忍不住仔细打量着这一战甲。

    “显而易见,这铠甲应该是陈和的专属战甲,是他的护身之物。

    只不过因为在拍卖会中,相对安全,这才没有将这武道宝甲给穿上,接下来的追逃战斗,太快太激烈了,他也来不及穿戴,所以这武道宝甲,才只能留在储物戒子中,没有发挥出作用。”

    陈少君灵觉敏锐,对于气息的把握,已经达到了十分高明的程度。

    就算没有使用灵眼术探查,也能够从这宝甲中,感知到那独属于陈和的气息。

    心中更微微有些庆幸和遗憾。

    还好,这陈和没有穿上这武道宝甲,不然凭着这宝甲对他武道实力的增幅,估计就算不适用爆元丹,也能够发挥出远超他本来的实力。

    特别是这宝甲的防御力,毋庸置疑的强大。

    凭他的手段,想要将之打爆并且伤到宝甲之内的陈和,可也会相对艰难许多。

    至少,那滴水穿石之术,在前期是不可能对对方造成多大的威胁的。

    至于遗憾。

    自然是因为,没能真正与全盛时期的陈和交战,更为全面的印证自己的实力。

    当然,对于那一战的效果,他心中其实已经满意了。

    真要对方穿上武道宝甲之后,实力倍增,自己打不过怎么办?

    如今这一百多万两银子,两千多枚灵石,加上这诸多兵甲,甚至这武道宝甲,可就都难以落在他的手上了。

    与之一比,自然是那陈和尽快死去为好。

    “除了这武道宝甲之外,就是这一些武功秘籍,武道真解,和一些有关的修行经验了。”

    陈少君最后将目光落在了一对书籍之上。

    大部分都是有关武功方面的论述。

    有些武功秘籍,所将的甚至是一些炼体境层次的武功,如神行步,奔雷拳,通臂拳,小七星剑术……大多都相对浅显,很多甚至所涉及的,乃是练肉,锻体方面的运用。

    除此之外,则有许多有关武道至理,武道经验方面的笔迹和论述。

    由浅到深,一步步讲解,一步步划分……

    陈少君随意翻阅了一番之后,竟也有一种大有所悟之感。

    如今他的武道境界,虽然达到了先天境层次,对于境界的领悟,武道至理的了解,也十分到位。

    但却根本不可能做到如这些书籍之中,所描述的那么细致划分,一步一个脚印,一个个理论,撰述,有理有据,且条理清晰。

    几乎相当于补充了他的一些基础了。

    从另一个角度,理解了这些武功的原理和奥秘。

    “武功,从来不是什么玄妙之事。

    他是一门科学,是一门有理有据,可以按部就班学习提升的一门学科,学问。”

    陈少君心中想法浮现。

    这时候反而不急了。

    直接拿出其中一本书籍,仔细的翻阅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