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呢喃诗章 咸鱼飞行家

第九百五十五章 笼中之鼠

    【训鱼戒指】套在白老鼠的爪子和脑袋上都不合适,夏德单手抓着老鼠,把老鼠细长的尾巴当作绳子拴住了戒指。而随着遗物发挥作用,智力低下的老鼠逐渐不再挣扎,因为聪明的智慧正在占领头脑的高地。

    它抬起头望向夏德,夏德与那只微小的黑色老鼠眼睛对视,清晰的从老鼠头绒毛的颤动以及眼睛的“神色”感受到了智慧的出现。

    片刻后,白老鼠开口说话了:

    “哦,你这个**,真是该死,你难道要把我**,我诅咒你**,真是**,*****。”

    它的嗓门并不大,从嗓音来判断,这是一只雄性老鼠,年龄属于成年鼠。它用口音非常严重的卡森里克语,咒骂抓着它的夏德,使用的那些词汇夏德甚至无法完全翻译出来:

    “上次在米德希尔堡遇到的那只猫头鹰,似乎也很擅长用卡森里克语骂人。”

    他心中想着,微微加大了自己的右手握力。老鼠吱吱的叫着,倒是不再开口骂人了。比起夏德在米德希尔堡遇到的那只猫头鹰,这只下城区的老鼠实在是没有礼貌。

    “你就这么讨厌我?”

    他笑着问道,被他抓在手中的老鼠颇为气愤的回答:

    “你身上的猫味,我隔着一扇门都能嗅到,这简直比老约翰的脚气还要臭!”

    “约翰”是很普通的名字,所以这里的“老约翰”肯定不是托贝斯克吝啬的典当行主人。

    “猫味?”

    夏德看了看自己,明白这只老鼠说的是米亚:

    “你很害怕猫?”

    “你难道不害怕食人的野兽吗?”

    白老鼠反问道,尾巴系着指环不断摇晃,它的语气显示出它很生气:

    “不过我是一只勇敢的老鼠,快把那只猫叫出来,我要用我的智慧击败它!是的,我现在有了智慧,智慧就是我的财富和力量!”

    夏德忍着笑意,以小米亚的智慧,猫能够轻易的戏耍这只不自量力的白老鼠:

    “说回正事,我来问你来回答。首先,最近一两周,是否有奇怪的陌生人曾经来过。”

    “你”

    “除了我以外。”

    “十五个日月循环以前曾有过奇怪的人。”

    “一共几个人?”

    “两个!”

    “他们询问了什么?”

    “和你刚才问的问题很像,如果你愿意给我一些奶酪,我愿意”

    “嗯?”

    “我是说,他们询问了与你类似的问题,然后便把这个倒霉的家伙弄昏了。”

    倒霉的家伙是指这只白老鼠的饲主。

    “那两个人类离开时,闲谈到了一个地名,是的,那个名称是玛蒂尔达街39号!”

    老鼠语气飞快的说道,像是真的担心被夏德的手掌捏死。其实它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对于任何人类以及与人类拥有等同智慧的生物,夏德都会谨慎考虑是否要杀害它们。

    这是对生命的尊重。

    “玛蒂尔达街39号”

    夏德知道这条街道,但也只是在地图上见过。半个月前他甚至都还没有来过亨廷顿,那两个在他还未展开亨廷顿行动以前,就找到铁锈巷的人究竟知道些什么,夏德无法确认。

    左手从口袋里找出一粒小米亚的猫粮丢到了桌面上,然后在白老鼠可怜兮兮的求饶声中,将那只老鼠也放了下来。

    白老鼠没有逃走,而是嗅着那粒昂贵的猫粮。它没有立刻去吃,而是又对夏德说道:

    “我的听力比人类要好得多,他们走到外面以后,我还听到几个单词。巫毒会,遗物,祭品,耽误时间,百年一次的机会。”

    白老鼠描述道,其中几个单词的发音很不准确,显然它没有记清楚。

    “巫毒会?又是潘塔纳尔巫毒会的人?”

    夏德很是诧异:

    “他们居然这么不谨慎的,在巷子里就谈论这种话题。”

    【你不也是经常在街上和朋友谈论敏感话题吗?】

    “她”笑着问道,夏德摸了下鼻子装作没听到,又对那只开始准备吃东西的老鼠说道:

    “老鼠先生,很感谢你的帮助。我要离开了,你是愿意回到笼子里,还是想要让我帮你获得自由?”

    【训鱼戒指】夏德肯定会摘下,但他可以把老鼠放走,再给这里的老板留下些钞票。

    白老鼠踩着柜台上的木纹,十分惊恐的抬起头,用夹杂着俚语的口音说到:

    “请不要把我放到外面,那些野猫和老鼠们,会吃掉我的!”

    “所以,你愿意回到笼子里?”

    “那还用说?哦,你这种没有在笼子里住过的人类,是不会明白有一个安稳的笼子,有固定时间的食物,是何等舒服的生活。就如同我无法理解你们总喜欢在外面乱走一样,对我来说,在笼子里的生活才是”

    见这只老鼠有化身哲学家的倾向,夏德便摘下了戒指。在白老鼠吱吱的叫着的同时,重新将它放回到了笼子里,并将那粒小米亚的高档猫粮也丢了过去。

    “这些动物们可真是有意思。”

    夏德心中想着。

    红酒之都亨廷顿市水网密布,玛蒂尔达街则是直接通往市区内第二大河道“汤姆孙河”的街道。这条街的东部起始于一个五岔路口,西部直通河岸,总体并不长。

    夏德相信那只白老鼠并没有撒谎,但当他在这天下午三点来到玛蒂尔达街,却意外的发现,这条街根本就没有39号。

    玛蒂尔达街的门牌号,奇数在北侧、偶数在南侧,一号和二号分别是紧邻五岔路口的花店以及律师事务所。而在河道尽头的最后两个门牌号,则是37号和38号,这就是玛蒂尔达街的尽头。

    为了防止出差错,夏德还特意在这条街上的酒馆打听了一下,确定玛蒂尔达街从来都没有39号,虽然街道在近十几年内改建过多次,但门牌号的数量始终没有变化。

    这里甚至都没有过“看不见的商铺夜晚出现的39号”之类的传闻,这也就意味着,不管是从正常人的视角还是从都市传说的视角,白老鼠所说的玛蒂尔达街39号都完全不存在。

    夏德没有急着返回铁锈巷找那只不愿走出笼子的白老鼠继续谈论哲学话题,而是趁着下午大雾再次涌现,离开玛蒂尔达街来到了与其相交的汤姆孙河河岸街。

    下午时河岸下方只有几个包着头巾的妇人在洗衣服,河面上的大雾让人只能看到河道对岸建筑的轮廓。

    “这样也方便行动。”

    夏德沿着土坡,小心的从河岸街下到了河边。市政厅当然不会浪费人力来整修河岸,岸边荒草丛生,巨大的管道将不知哪里来的污水源源不断的排进河道中。岸边到处都是烂泥和垃圾,偶尔还会有铁罐头和破损的煤油灯之类,有可能划伤鞋底的东西。

    大概有拾荒人会定期在这里捡拾垃圾,因此河岸的脚印十分凌乱。

    夏德在正对着玛蒂尔达街的位置来回寻找了几圈,在“她”的指引下果然发现了痕迹。

    那是河道一侧的凹凸不平的石壁,其位置刚好在玛蒂尔达街奇数侧的位置。石壁上有很轻微的要素痕迹,经过夏德的判断,应该存在一个用仪式和奇术遮掩起来的入口。

    近期绝对有人来过这里,对方非常确信不会被人发现,因此连脚印都没有清理。

    夏德用手触摸那片石壁,大致确认了被遮掩的入口。随后在石壁上仔细观察,在石壁正常的裂纹和污痕中发现了一小片痕迹,将其理解为文字,则含义大致是:

    【伟大的潘塔纳尔终将夺回失落的领地。】

    “果然是巫毒会。”

    夏德心中想到,随后使用奇术【过去的回音】试图寻找来到这里的人们的声音,来确定打开被遮掩的入口的方式。但非常可惜,尝试了多次后,耳边都只有从河道上方传来的城市杂音,唯一的说话声,是追逐着的孩子们在讨论钓鱼问题。

    “也就是说,这里有可能是几十年前‘箭’的主人哈尔德·翁迪巴,在本地的一个据点。前来查找他的环术士,在十五天以前拜访了铁锈巷,没有发现线索后又来到了这里,但那是48小时之前的事情,所以我没有听到声音。”

    这里没有被破坏的痕迹,说明先来者大概率很早之前就知道如何打开入口,有理由相信那两人也是巫毒会的成员。

    【那么你要如何打开入口呢?】

    “她”在夏德耳边轻声呢喃。

    夏德转身看了一眼下午五点时天边的太阳,左右看了看确定附近没有人:

    “这还不简单,对方只是遮掩了入口,又不是把空间本身藏了起来,我可不信对方有这种本领。既然石壁后面肯定有空间,那么”

    右手按在了石壁上:

    “费莲安娜的魔女之光!”

    黄金色泽的光芒从掌心放射出,随着夏德的手稳定的用力按向石壁,黄金光芒如同火焰融化坚冰一样,让夏德的手臂插入到了石壁中。

    很显然,将这里作为据点的环术士,也想到了会有人用暴力的方式破坏石壁,因此当夏德的手腕部分全部进入石壁后,他感觉自己触碰到了某种极为冰冷的东西。

    寒气与诅咒顺延着手掌向着夏德的心脏窜去,夏德顿时僵在了原地,然后勐地一哆嗦:

    “哦,好冷。”

    心中抱怨了一句,确认残留的诅咒已经被神性完全压制住了,于是继续向着石壁伸手。在连续三次遭遇到诅咒后,他的大臂有三分之一都已经没入了石壁中,这时才终于感觉到手掌彻底穿透了石头,进入了石头后的空间。

    收回手臂微微下蹲,看向洞口内部的黑暗空间:

    “居然这么厚,这是把这里当做卡森里克王国银行的保险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