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呢喃诗章 咸鱼飞行家

第九百五十六章 真正的据点

    确认了石壁厚度以后,夏德没有继续耗费自身的灵使用【费莲安娜的魔女之光】融化石壁,而是将缠绕剑鞘的布条取下来以后,将【守夜人】插入手臂融化出来的孔洞中。

    深吸一口气,将要素与灵牵引到【守夜人】的剑身上:

    “魔女之光!”

    霎那间黄金光芒自剑身上放射而出,扩散的光芒瞬间将石壁融化出一个大洞。夏德很满意的将【守夜人】抽了回来,然后弯腰从那个缺口异常光滑的洞口钻进了石壁后的空间。

    石壁后的空间看起来是用某种外力强行挖掘出来的,内部并不是规整的形状,想来这里的最初使用者也只是将这里当作临时的据点。

    总体面积大概三四个衣柜内部空间那么大,夏德进入以后第一时间蹲下来,借着从身后射入的落日黄昏的光芒查看地面,果然在地面厚实的灰尘中发现了凌乱的脚印。

    他伸手摸了一下地面的灰尘:

    “灰尘代表了这里许多年没人来了,基本上确认就是十几年前‘箭’的上一任持有者哈尔德·翁迪巴的据点,或者说是安全屋。脚印应该就是十五天之前造访铁锈巷的那两人留下来的”

    直起腰,眯着眼睛看向被黄昏的光芒照亮的石壁后的空间。地面的脚印极为凌乱,夏德虽然自称侦探,但并没有在这么乱的脚印中还原对方全部行动轨迹的推理能力。

    他只知道,脚印属于两个人,而且这两个人几乎踩遍了这里所有的地面。

    这处狭小的空间内除了尘土,还有一张拼接式的铁架床和一只铁管焊接的置物架。但不管是床还是置物架上,都没有任何东西。但从灰尘的痕迹来看,床上原本应该有褥子,置物架上应该有七八样的杂物。

    想来,是比夏德还要早的来到这里的那两人,把那些东西全部带走了。

    他们做的还不止这些,当夏德点亮指尖的光芒,才看到这处狭窄空间的侧壁上,到处都有非常细密的小孔洞,大概和毛衣针差不多大小。检查后发现,这也是近期留下的痕迹,夏德随即明白,那两人在查探这里是否还有别的隐藏空间。

    虽然没有见识到那场面,但夏德简直可以想象到其中一个人站在地面的中央,然后一挥手,让尖刺发射向周围,然后再逐一确认那些尖刺是否穿透到了别的空洞中。

    “这些人要不要做的这么绝,给我留点线索不行吗?”

    夏德不满的在心中抱怨着,然后抱着侥幸的心理检查唯一剩下的铁架床和沉重的置物架。

    这两个都是金属制品,表面虽然有些刮擦的痕迹,但那些痕迹不是什么密码。他花了十分钟来进行较为详细的检查,然后不得不承认,这两件物品也没有线索,比他先到的两个人没有将这两件东西带走,纯粹是因为它们太重了。

    “线索再次中断。”

    夏德目前唯一知道的是,铁架床和置物架的材料来自同一批次的钢材。这给夏德留下的可能指向是,带走它们,然后委托诺贝尔神父找到城里的铁匠或者专门的钢铁冶炼行业的专家,辨认这批钢材的出处,然后调查十多年前兜售这批钢材的具体地点,期待能够通过还原哈尔德·翁迪巴在多年前的动向,来找到下一步的线索。

    只是想想,夏德就知道这绝对不是几天内能够解决的事情,而他现在手中的事情这么多,可没有心思将湖中女神的第二项试练拖这么长的时间:

    “虽然我不是什么很厉害的侦探,但也并非没有其他的调查方向。”

    【你还想到了什么?】

    “她”温柔的问道。

    “我不太清楚哈尔德·翁迪巴到底是将这里当做纯粹的仓库,又或者临时的据点。但这里的陈设未免也太少了。明明弄出了这么隐蔽和安全的空间,却没有想着更多的利用这里。就比如,如果我是对方,我肯定会在这里藏匿更多的生活用品。”

    夏德背对着洞口的夕阳看着这里:

    “就算是从潘塔纳尔大沼泽中走出来的环术士,也不会丝毫不在意自己的生活质量。我想象不到任何理由,不在这里储存衣服、食物甚至是奢侈些的糖料、烟草。那只置物架上原本放着的东西,都是瓶瓶罐罐,这张床也没有因为十几年受力不均匀而产生金属变形,所以这里肯定没有我预料的那些东西。再考虑到,教会与哈尔德·翁迪巴的最后战斗,是出人预料发生的,对方不可能提前转移这里的物资,所以,这个地方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

    “这里不像是一个真正的据点,更像是某种伪装,某种让别人以为,这里是安全屋的伪装。”

    夏德扭动脖子看向洞口外刺眼的阳光,落日已经到了地平线以下,半个昏黄的太阳在河岸缓缓下坠着。大雾让落日显现出奇特的色泽,太阳大概会在半小时内完全落下:

    “比我早到的那两个人,并非是从铁锈巷得到了线索才知晓这里,按照那只白老鼠的说法,他们本就知道这里。也就是说,哈尔德·翁迪巴并没有严格为这里保守秘密,而没有严格保密的秘密据点根本没有价值。”

    【你的意思是,这里根本不是哈尔德·翁迪巴的秘密据点。】

    “是的,这里只是他让自己的敌人甚至自己的同伴以为的‘秘密据点’。”

    【知道了这些,对你有什么用吗?】

    “我只是有一个推断,这里起到了遮掩作用,那么就肯定存在被遮掩的对象,也就是真正的秘密据点或者说安全屋。”

    夏德从洞口弯腰走出来,深吸一口气,用【岁月之息】将被魔女之光融化了的洞口还原。

    “我曾听说过一种奇特的墓葬,墓主人为了防止坟墓被盗,会在自己的坟墓上面设置一层假墓,并放置一些陪葬品。当盗墓贼挖掘到假墓并看到陪葬品以后,会认为自己已经找到了真正的墓穴,因此不会再继续挖掘。”

    夏德心中想着,踩在河滩的烂泥上看着河岸两侧。吸血虫在烂泥中探出蠕动的身体,然后再次钻进了泥中,厚实的黑色靴子不惧怕烂泥,冬季的夏德及时改变了自己的装扮。

    “刚才已经确认,这个假的据点的上下左右前后墙壁后面,没有其他空间。因此我来假设一下,会不会,哈尔德·翁迪巴将真正的据点,藏在了距离假据点不远处,利用‘灯下黑’的原理来保护自己的秘密呢?”

    他将手放到了复原的石壁上,然后向着左侧走去。手掌始终贴在河岸的石壁上,直到走了200步,确认没有任何发现才返回原点。

    随后再次将手放到了复原的石壁上,这次选择向右走。在走到第129步时,“她”的声音终于出现了:

    【要素的痕迹,非常稀薄。】

    夏德露出了笑意:

    “看来真的找到了。”

    拔剑刺入石壁,被触发的防御手段立刻释放足以冻结灵魂的诅咒,但那诅咒在天使级遗物长剑的力量下,甚至都没能传递到夏德的手中。

    长剑继续向前,数根绿色的藤蔓从被黄金色光芒融化的孔洞中钻出,如同刺剑般射向夏德的咽喉。它们的出现悄无声息而且速度极快,当夏德的眼睛捕捉到绿色的痕迹时,藤蔓几乎已经接触到了他的皮肤。

    【守夜人】主动带动手腕翻转,将隐藏在石壁内的藤蔓搅碎。被射出的断裂藤蔓虽然依旧击中了夏德,也只是在他的脖颈上留下了淡淡的红印。但毒素却因此渗透进夏德的皮肤,随着手中的【守夜人】剧烈抖动,大片的紫色痕迹从脖颈向着全身蔓延。

    与此同时,落日夕阳的光芒在夏德视野中变得黯淡,在他惊讶的神情中,黑暗中出现了一个庞大而可怕的巨像。那由无数植物残渣拼凑而成的巨像,缓慢的向他伸出了“手”,在黑暗的光景中,潘塔纳尔的邪物将要

    火光冲天而起,黑暗中的巨像被点燃,随后在刺耳的哀嚎声中消失了。光线重新出现在了视野中,神情恍惚的夏德这才意识到,自己依然站在河岸下的石壁前,背后夕阳的光芒温暖着他的后背,而面前的石壁已经被融出了足以让他通过的大洞。

    “精神毒素吗?”

    他有些担忧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脖子已经恢复了正常,毒素也已经完全消退。【原初之火】并没有让夏德完全免疫毒素的效果,但非常不巧的是,【原初之火】将潘塔纳尔的邪物视为柴薪,而刚才的毒素大概率是哈尔德·翁迪巴弄到的与邪物本体有关的毒素,因此直接被烧掉了。

    “这个人还真是谨慎啊。”

    夏德心中轻声感叹,弯腰用手指触碰那些被守夜人搅碎的藤蔓。手指接触后,藤蔓中流出的树脂一样的琥珀色粘稠胶状液体,立刻自燃了起来,并在夏德的眼前直接烧成了灰烬。

    他只留下一小截含有毒素的藤蔓,将其装在瓶子里,准备送给黛芙琳修女,这也算是小小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