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从包沙场开始崛起 廉刀

第二百八十九章:来自王辰的压力

    “重生:从包沙场开始崛起 小说”查找最新章节!

    穿过人群,刚走进所zg办公室,胡琳琳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语气不善的声音。

    “郝仁!你什么意思?今天非要让王辰他们在里面呆着是吧?”

    “你可别为难我,我也是受人所托。”房间里响起一个笑眯眯的声音。

    “你们今天恶心人,就不怕事后别人恶心你们?”之前说话语气不善的人,又冷冷道:“戴宏才在建筑行业权利大得很,他放句话,你们在绿城建筑方面的生意都举步维艰。”

    “你背后的人今天这样弄他儿子,我就不信戴宏才不报复回来!”

    “邓总你跟我说这些没用啊,我就是一个打工的,老板让我干啥我就干啥。”笑眯眯的声音又响起:“而且打人就是不对的,打人就该在这呆着啊。”

    “张所zg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没?”

    “呵呵…按理说是这个理。”房间里又传来沧桑的声音,苦笑道:“不过能和解的话,还是建议和解。”

    听到这话,胡琳琳皱了皱眉,走了进去。

    原本就感觉事情棘手,但是当看到屋子里面的人后,她就愣住了。

    好多人!

    除了穿着衙门服的中年男子外,邓子明,郝仁,王辰公司的裴知溪,邓子明的妹妹邓茵外,还有一个梳着大背头的人和一个剃着平头的精炼男人正冷冷的盯着郝仁不说话。

    本来就不大的屋子此刻就显的更加窄小了。

    原本准备继续说话的邓子明,看到门口有人过来后,停顿了一下。

    当看清是胡琳琳过来之后,邓子明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而三角眼显得面容有些阴冷的郝仁看到门口的胡琳琳后,脸上的笑意也淡了下去。

    屋子里另外其他人,看到她的时候也是表情各异。

    此刻谁都不知道胡琳琳是敌是友。

    还是邓子明最先出声,问道。

    “你怎么来了?”

    打量了一眼郝仁后,胡琳琳出声道:“跟戴通,王辰约好了晚上吃饭,谁知道他们两个来这里了。”

    “有人能跟我说一下他们两个人为啥在这呆着吗?”

    听到这话,所长张凯康的眼皮子跳了跳,不由自主的将目光看向今天给他打电话的郝仁。

    胡琳琳不出名,奈何,她老子出名,大名鼎鼎的中原儒商,建业地产的董事长。

    胡宝林的人脉更是笼罩整个豫省,甚至外省的人脉也遍地都是,这种人的独女,以后注定是要接手家里企业跟人脉的。

    说实话,张凯康不想得罪她。

    邓子明看了一眼郝仁,冷笑道:“只怕你今天是吃不到这顿饭了,有人不卖你面子!”

    他背后的荣少来绿城之后,看到胡宝林也要以晚辈自称,光从这方面就可想而知胡宝林的人脉有多广多深。

    当然荣少不是怕建业地产,而是胡宝林早年跟荣少的父辈合作过,两家之前有过一些业务上的合作。

    此刻,邓子明倒要看看胡琳琳过来后,秋波鸿会不会松手。

    秋波鸿他父亲是很厉害,在绿城衙门系统里面算是到头的人了,但是胡宝林要是跟秋波鸿父亲斗起来,还不知道谁赢谁输呢。

    要知道胡宝林认识豫省政f委书ji的。

    瞅了一眼邓子明后,胡琳琳看着沉默不语的郝仁后,笑道:“郝总,冤家宜结不宜解。绿城就这么大,都是朋友,总不能就这样耗下去吧?”

    “有啥事不能私下好好说,非要跑到这地方来?”

    看着邓子明脸上的讥笑,郝仁心里有些发堵,真没想到今天会这样!

    那个人给他打电话之前,可没说打人的是戴通跟王辰!

    等人带进来的时候,他也没想到胡琳琳会过来啊!

    但是秋少不开口,郝仁也没办法放人……

    此刻面对胡琳琳脸上的笑意,郝仁挤出一丝笑意,有些发苦道:“胡总,按理说你发话了,我怎么也该给你个面子。但是实在不好意思,老板不吭声,我真不敢松口,要不你给……”

    “那你就去通知一下你老板,我就在这里等你的答复。”胡琳琳语气冷了下来

    走出屋里,张凯康看着面前的郝仁,欲言又止。

    “你没对他们两个人搞啥动格的事情吧?”郝仁指了指前面的审讯室问道。

    “没有,没有。”张凯康连忙摇了摇头。

    此刻他心里有些庆幸自己没有耍小聪明。

    “那就好。”郝仁松了一口气后,说道:“我去给秋少打个电话,你在这等着。”

    “好的。”

    约莫三分钟后,郝仁满脸轻松的走了过来。

    看着张凯康的欲言又止后,郝仁拍了拍他肩膀,笑道:“秋少说了,她是她,胡宝林是胡宝林,建业地产还没换人呢。”

    “秋少让我们之前怎么做就怎么做。”

    “行。”

    张凯康脸色有些苦涩,他可没有郝仁的轻松,反而心里更加忐忑了。

    今天这一个忙,他感觉自己得罪的人有些多了。

    也不知道秋少之前答应他升迁的事情,能不能弥补今天的损失

    还是之前那个包厢中,秋波鸿老神在在的用和田玉打造的茶壶倒了四杯茶后,淡淡道。

    “罗候啊,罗候。你说今天这个事,你该怎么谢我?”

    “为了你的事,我得罪了戴宏才,得罪了王辰,得罪了邓子明,得罪了胡宝林。”

    坐在秋波鸿正对面,一个带着黑框眼镜,脸色苍白的薄唇男人捏着和田玉茶杯,冷漠道:“刚从医院回来,我走的时候李钊刚出I里,医生说哪怕是抢救过来了,但是脑震荡是跑不掉了。要是别人,我知道是他们几个,我也就不麻烦你了。但是李钊是我舅舅,我妈现在还在医院里面守着,这事我没法不管。”

    坐在薄唇旁边的两个人,此刻默默的喝着茶,没有说话,一副看戏的样子。

    “罗候,你的苦衷我不想听,也没有兴趣,义务同情你。”秋波鸿淡淡道:“我觉得分成的事情,可以重新改一下了。”

    叫做罗候的薄唇男人看着杯中的茶汤,眼神平静道:“你想要多少?”

    “八成。”秋波鸿淡淡道。

    “这个做不到。”罗候直接摇了摇头,“地是罗硕买下来的,你要八成的收益,还不如要他的命。”

    “而且这事哪怕是放到集团里面,那些人也不可能同意。”

    被罗候拒绝,秋波鸿十分平静,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你舅舅的仇还不值这点钱?”

    “李钊确实不值这个钱。”罗候面色平静。

    李钊只是跟着龙腾集团吃剩饭的狗腿子而已,哪有那么多价值可言。

    要不是看在母亲还能在老爷子耳边说几句枕边风,现在这种情景,罗候是一点都不想管。

    尤其是在突然出现这么多人的情况下。

    “都说你冷漠无情,今天一见确实够无情的。”秋波鸿听到他的话,失笑了一下。

    看着秋波鸿嘴上的讥笑,罗候平静道:“今天我在他头上花的代价,他这辈子都还不回来。”

    “最少六成利润。”秋波鸿淡淡道。

    “六成我有把握。”罗候点了点头。

    但是谁知道,秋波鸿直接摇了摇头,缓缓伸出两根手指。

    在罗候探寻过来的目光中,秋波鸿冷漠道:“我说的是两块地皮六成利润都归我。”

    “今天过后,戴宏才有的报复了,搞不好你们那两块地皮连开工都开不了。”

    “所以如果开工的话,就按六成的利润给我。”

    “如果开工不了呢。”罗候出声道。

    “那就按地皮的六成价格给我利润。”秋波鸿淡淡道。

    听到这话,罗候不出声了,默默的喝茶。

    显然是这个价格他接受不了。

    看着罗候不同意,秋波鸿轻笑了一声,也不在出声,静静的盘着手中的茶壶。

    事情的主动权在他的手上,谈不拢他就让郝仁放人,谈的拢就继续扣着人。

    罗候要是不识趣,他就让郝仁通知那边人,是罗候找的人。

    自然会有人找罗候算账。

    那边的人已经得罪了,又得罪他,秋波鸿倒要看看龙腾集团还怎么进军绿城市场。

    看着两人都不说话了,坐在罗候右边的人轻咳了一声后,打破宁静道。

    “秋少,你这太狠了,我在旁边听的都心惊胆战的。”

    “花多少钱,干多少钱,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秋波鸿笑道:“汪裘,去年正尚地产拖欠农民工工资三年不给,当时去你们集团闹事的人足足有一百多个工人,那天你要不是打电话给我,我安排人过去,估计你们那当天就有几个工人从正尚大厦跳下去了吧?”

    “不是正尚地产拖欠他们工资,是从正尚地产手下接活的劳务公司,下面的包工头班组拖欠他们工资。”

    罗候旁边的汪裘有些尴尬道:“正尚地产早就给那些劳务公司付款了,他们自己不给农民工,也不怪我们正尚啥事啊!”

    “呵呵。”

    秋波鸿冷笑道:“劳务公司是你们公司总经理小舅子开的,劳务公司下面的班组是你小舅子的老表接的活。”

    “要不是有你正尚地产这层关系,你小舅子跟你小舅子的老表敢拖人家三年的工资?”

    “事后我给那几个带头闹事的人抓进去关了三个月,我当时找你要了多少钱?”

    “五百七十万。”汪裘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

    “五百七十万帮你们正尚挽救七个准备跳楼的人,你觉得多了?”秋波鸿冷笑道。

    听到这话,汪裘不在出声,当初要不是秋波鸿给人压住了,那天真有几个人准备在正尚大厦跳楼。

    事后那些人被带去衙门后,有的人身上都搜出来已经写好的遗书……

    看着汪裘不说话,秋波鸿望着罗候,淡淡道:“我这人虽然爱钱,但不是贪得无厌。”

    “帮你干多少事,你就要给我多少钱,多一分我不要,但是少一分也不行。”

    “罗候你别觉得多,戴宏才跟胡琳琳就不说了,邓子明背后的人他们两个人应该知道,那个王辰也不是简单的人,前段时间的新闻不知道你看了没,我反正看了。”

    “什么新闻?”罗候皱眉道。

    “前段时间小麦减产,康省带队现场指导工作。”说道这,秋波鸿皱了皱眉后,说道:“这个王辰当时就站在康省的背后。”

    他到现在都不知道,w.; 这个有些神秘的王辰到底跟康家有没有关系。

    按照调查,王辰是跟康家没有关系。

    但是,不管是康于在长Q县还是这次的受灾现场王辰站在康省背后,都有些过于巧合了。

    在秋波鸿心里,来自这个王辰的压力可不小。

    索性的是今天王辰跟戴通两个人确实是动手打人,按照规矩来说,扣押他们属于正常流程。

    哪怕是最后有大人物出面后,他也能说得过去。

    所以这些人绑在一起,秋波鸿感觉自己扛在前面,要这个价完全没有一点问题。

    p:投票,还有。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290章 来自王辰的压力)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重生:从包沙场开始崛起》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