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 上山打老虎额

第四百六十八章:迎奉天子

    天启皇帝与张静一一路行军。

    此去沿途接近千里的路程。

    好在那里什么都不多,就是马多。

    所以这五千人,人手两匹马,一匹马驼着补给和火药,另一匹则是载人。

    沿途,偶尔也会遇到一些卫所。

    管他是建奴人的,还是明军的,反而是建奴人的好办,于是大家都默默祈祷,最好对面的堡子里的是建奴人。

    毕竟自己人的话,你冲过去,对方先是震惊,而后乖乖开了城门,然后想尽办法给你一点粮和草料,让你吃一顿,再然后你还想要,他们便免不得露出一副死了娘的样子。

    要知道,在这鬼地方,粮食是稀罕物,就算是皇帝来了,大家也是要生活的。

    可建奴人的堡子就显然不同了。

    二话不说,直接先挖几个坑,放几炮,然后将一个建奴人的黄带子脑袋丢进去,对面就吓尿了,然后大家一拥而上,粮食管够,马替换掉,当夜睡在他们的褥子里,临走的时候,还在兜兜转转,看看还有啥能带上的东西。

    不过,这沿途也没怎么烧杀,杀人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这些建奴人,就交给皇太极处置便是,若是能整编起来,就最好不过了,实在不能用,再另说。

    这时候的天启皇帝,就像是放飞的鸟儿,愉快得不得了,一路上四处指挥着斥候找建奴人的堡子,就好像掏鸟窝一样。

    自然,张静一还是奉劝天启皇帝不要过于作死,可别把人惹毛了,虽然惹毛了也不能怎么样,可毕竟多少会影响进军的计划。

    天启皇帝的心情很是愉快,禁不住对这辽东颇为神往,于是对张静一道:“你说这么一个好地方,怎么就是不毛之地呢!这里方圆数千上万里,若是开辟粮田,只怕出产的粮食,比江南还要多。可这里,人烟稀少……真是可惜了。”

    张静一便道:“陛下,信王殿下,不就在屯田吗?”

    天启皇帝只点点头,他心里畅想,真要是能屯田,那真是利在千秋了。

    只是这等事,只是畅想而已。

    眼看着,这锦州越来越近了。

    就在此时,锦州城内,一封圣旨,却从辽东传来。

    锦州和宁远一带,乃是关宁军重要的囤积地,数万关宁军,便驻扎于此。

    因而,前锋总兵官,辽东总兵官,再加上一个辽东巡抚,统统驻在此。

    这里是整个辽东的中心,不只是军事意义和商业意义,便是政治意义上,这里也是绝对的中心。

    前些日子已传出,陛下出山海关,远征建奴。

    消息一出,这锦州城内,其实早已是人心惶惶了。

    袁崇焕心慌,是因为袁崇焕知道,自己吹嘘得宁锦防线牢不可破,可结果,建奴人居然轻而易举地杀去了京城。

    朝廷给了他这么多的兵,这么多的粮食,又花费了这么多年,经营这一道防线,在这沿途,不知设置了多少的堡垒,修筑了多少的城墙,可结果……对方轻而易举地突破了。

    袁崇焕顿时慌了。

    这是死罪啊!

    那满桂也是惶恐不已,此时也已是不安起来。

    而就在圣旨抵达锦州的时候。

    锦州的一处宅院里,这锦州城内的数得出号的头面人物,已来了七七八八。

    此时,众人围坐在炕。

    却有一人似乎特别的瞩目。

    只见这人正手扶着茶几,打着节拍,他眼睛眯着,似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其余之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他。

    “京师的圣旨已经发了,用的是陛下的名义。”一人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不能再耽误了。现如今,陛下的军马已出山海关,不久就要抵达锦州了。到那时,我等还有命在吗?”

    “我听闻那张静一新政之后,越发得到了陛下的器重,那张静一在封丘干了什么事呢,他到处授田,不只如此……还视读书人为无物,至于其他的武官,更是不放在眼里,他的眼里,只有那些东林军校的人。到了今日这个地步,他们已做出了这么多的事,以后还会干什么,真让人不敢想象。”

    那打着节拍之人,此时靠着墙,依旧盘膝坐在炕上,沉吟不语。

    此时,又听方才那人接着道:“再加上多尔衮带兵入关,这件事真要追究起来,咱们这些人,谁能逃脱的了干系?这多尔衮,也是教人失望,原本以为他入关去,这京城必定手到擒来,哪里想得到,此次竟是无功而返。虽然京城那边,大肆吹嘘什么歼贼数万,不过以我之见,不过是借此来振奋人心而已。理应是京城死守,而多尔衮志不在此,又觉得攻城艰难,便引兵退去了。倒是害得我等如惊弓之鸟。”

    “现如今,陛下竟是来了,这不是再好不过吗?都到了这个份上了,当今皇帝是不能留了,如若不然……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众人纷纷一脸凝重地点着头道:“是极,都到了这个地步了,怎可再犹豫?京里的相公,都将旨意伪造了出来,这是矫诏,是要杀头的,这样的风险都肯冒,我等难道还可以在此坐视不管吗?再不动手,悔之晚矣啊。”

    终于,那靠墙而坐的人,突然眼眸猛地一张,叹息了一口气,才道:“老夫生下来,便是大明的人,本以为死了也该是明鬼,哪里料到,时至今日,尔等竟要逼老夫做这等事,老夫……不甘愿啊,你们如此苦苦相逼,还有我那些子侄,那些兄弟……老夫若知道他们和你们早就勾结在一起,做了此等抄家灭族的事,断不肯答应。只是……”

    他又叹了口气,才接着道:“当今皇帝,既然昏聩,那么……新君登基,或许对我等,大有裨益!这未必不是我大明之福,历来国家出了危难,总会有霍光那样的人挺身而出,现在既然人人都想做霍光,那么老夫,不妨就做淳于衍吧,成你们的好事便是了。”

    说罢,他深吸一口气,道:“动手吧。”

    “喏。”

    众人个个激动不已。

    大家各自对视,彼此之间,眼眸中都露出了喜色。

    于是……

    当日,有京城里来的使者宣读了旨意,袁崇焕和满桂接旨,二人刚刚拜下,便有一队侍卫上前,宣读旨意的人只含糊地道:“尔等放纵建奴入关,此十恶不赦之罪,拿下,押送京城,治罪,钦哉!”

    此言一出,左右一齐动手,将袁崇焕和满桂制住。

    满桂一脸沮丧,心知这一下出祸事了。

    倒是袁崇焕斗争经验丰富,立即道:“宣读旨意,为何不是宫中钦使?你究竟是何人,我不曾见过你。这圣旨语焉不详,拿来我一观。还有,陛下若是要拿我二人,断不会随意派人拿捕,我二人乃是封疆大吏,难道就不怕拿了我二人,引发士兵的哗变吗?若是陛下下旨,定会先命我二人回京复命,而后再命左右拿下。”

    那天启皇帝又不是二货,不可能是这样玩的,故而,袁崇焕一下子就察觉到其中的蹊跷。

    只可惜……迟了。

    那随来的护卫,立即将他制住,捂住了他的嘴。

    传旨之人只是冷笑道:“死到临头,还要嘴硬,你们二人所犯的罪,还抵赖得了吗?陛下要拿你二人,哪里需要心计,你太瞧得起自己了!”

    “来人,将这二人先行下狱,其余的心腹之人,统统拿下,免得他们图谋不轨。”

    这一两年来,袁崇焕和满桂,奉了天启皇帝的旨意,在此稽查不法的文武官员,被二人拿下来的,就有数百之多。

    而这数百多人,和还在位的不知多少人,要嘛是一家,要嘛就是姻亲,在这辽东内外,哪一个不是谈袁崇焕色变?

    如今有了旨意,有不少人幸灾乐祸,更有不少人心里冷笑,只恨不得立即砍了他们的脑袋。

    当日,锦州城便不复袁崇焕所有了。

    除此之外,浙军在此,立即遭受了袭击。

    这浙军乃是客军,乃是戚家军留下来的残存军马,当初戚家军在沈阳白塔铺一带,会同川军与建奴八旗死战,最终被合围,伤亡万人,彻底覆灭。

    于是朝廷派人抚恤,询问剩余的将士有何打算,绝大多数人表示不要赏赐,请留锦州,与建奴人继续死战。

    于是,他们这数省客军,便编入了一支军马,规模不多,战斗力还算不错。

    不过在锦州一线,辽客矛盾很深,自然而然,这一支军马,便驻在城外,而且因为人少,给的军饷也一年不如一年。

    不过在拿下了袁崇焕人等之后,城中立即便对这一支客军发起了袭击。

    这倒也可以理解,一方面是平日里双方就有矛盾,另一方面,也是担心这些人节外生枝。

    当日,一队关宁军骑兵先出,起初人们以为只是照例巡视,却突然开始袭击客军营,此后……大量军马蜂拥而出,四处合围。

    驻扎于此的客军见状,不知发生了什么状态,却也立马奋起反抗,当日整整厮杀了三个时辰,直到夜深,杀声才止。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