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 上山打老虎额

第五百七十九章:鸡犬不留

    王时敏大声地为自己辩解。

    他恐惧地看着眼前的人。

    在他看来,这令人恐怖的,又何止是一个天启皇帝。

    在他的周遭,一个个漠视着他的人,哪一个都令他生出彻骨的寒意。

    天启皇帝道:“你继续说下去!”

    王时敏没有想到,天启皇帝居然没有愤怒,而是鼓励他,甚至,天启皇帝一副愿意洗耳恭听的样子。

    这让王时敏看到了一丝希望。

    “历朝历代,圣君临朝,都是重用清正的大臣,这些人帮助皇帝大治天下,这些贤者们,无不是道德高尚,留下了不知多少君臣之间相谐的佳话。”

    王时敏恸哭道:“可是陛下登基,先是崇信魏忠贤,此后又对张静一这样的人信任有加,陛下……天下人都反了,这普天之下,哪一个人不是对这二人咬牙切齿?人们恨不得生啖其肉,民不得不反啊。陛下难道到现在,还不能幡然悔悟吗?”

    “这些年来,江南多少的苛政,又惹来了多少的民怨?陛下说学生人等乃是反贼,学生对此不敢苟同,奸佞在朝,残害百姓,有志之士,难道可以坐视吗?”

    “恳请陛下,听学生一言哪……历朝历代,何曾有圣君只晓得彰显武力?圣君讲的是仁德,只有宽以待人,才能令百姓们信服,让天下人称颂!陛下……错啦,大错特错……现在各处都是烽火,陛下却还对身边的奸佞小人信任有加,难道陛下……真要断送百姓们的生路,才肯干休吗?”

    说到这里,王时敏已是大哭,泪洒衣襟。

    这大哭一半是恐惧,另一半,只怕也是情难自禁。

    他嚎啕大哭着,身躯无法遏制地颤抖,情不自禁地继续道:“陛下,你就醒一醒吧……这江南的百姓……已经无法忍受了。”

    天启皇帝居然点点头:“是啊,江南的百姓……已经无法忍受了。”

    王时敏一愣,他没想到居然会获得天启皇帝的认同。

    天启皇帝叹了口气,道:“他们怎么能够忍受吗?朕这一路来,看无数百姓窘迫,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即便是这富庶的江南,也到处都是流民,这些流民……没有生路了。关中出现大量的流民,这是因为大灾,那么江南这里却也是如此,那么又是什么缘故呢?”

    “这是因为横征暴……”

    天启皇帝却是打断他道:“你的祖父,乃是内阁大学士,朕在华亭县登陆的时候,那里也出过一个内阁大学士,叫做徐经,徐阁老至今还被人称之为贤臣,可他在江南,也有一个绰号,叫做徐华亭!”

    “这个绰号没有错啊,整个华亭县,不就都他徐家的吗?耕者无其地,那里的百姓,都是依附于徐家而生,想要耕种,就必须租种他们的土地,你总是在说,百姓有多惨,百姓有多少的怨恨,他们到底是怨恨横征暴敛,还是怨恨徐阁老,抱怨你的祖宗王阁老呢?呵……”

    天启皇帝不禁讽刺起来:“你说了这么多,朕思来想去,要辩驳你,只怕比登天还难,你是读书人,一辈子琢磨的就是道理,你们哪一个没有三寸不烂之舌,弹指之间,便可引经据典?朕思量来,朕莫说舌战群儒,便连你这样的人也辩不过。不过好在……朕虽然总是讷于言,可至少还有一样东西。”

    王时敏下意识地道:“陛下还有什么东西?”

    天启皇帝勾唇一笑,道:“还有枪炮!来人,将这狗东西毙了!”

    一声号令。

    边上的一群军官早就憋不住了。

    呵,骂我恩师?

    于是,一个个掏出短铳,对着王时敏。

    这些人从来没有如此的迫不及待。

    于是,还不等王时敏反应,七八个人已一起射击。

    啪啪啪啪啪啪……

    十数发火铳一齐开火。

    王时敏:“……”

    与此同时,却听天启皇帝突然眉一挑,居然是喜滋滋的样子道:“至少朕可以让你这样的狗东西闭上嘴巴,可以带着大军,从你们的身体上走过去,你们咒骂一万次。朕便将你们诛杀殆尽,直到你们住口为止!”

    “朕是昏君,他张静一是奸臣,那又有何妨!人生在世,若是只有讨好你们这些夸夸其谈之辈,才可做什么圣君,才可以做什么仁君,那么朕情愿不做,朕欲效的是始皇帝,是太祖高皇帝,你什么时候听说过,朕要做什么仁宗和孝宗了,去死吧!”

    王时敏一面断断续续地听到这些话,一面被这四处打来的短铳打得千疮百孔。

    他浑身是血……子弹在体内高速地旋转,表面上是外表十几个细小的孔洞,可是当子弹贯穿出来时,却是一个个碗底一般的创口。

    一瞬间,他的五脏六腑便被窜入身体的子弹绞烂了。

    于是,五孔流血,眼里带着不可置信的模样,悲愤地发出哀鸣:“啊……啊……学生……学生乃……”

    谁也不知道,他后续说的话是什么。

    只见他的脑袋一耷拉,身子也随即瘫下。

    如今,他什么都不是了。

    此时,天启皇帝伸出手,点了点地上的王时敏,口里道:“他家祖祖辈辈都是大官,看来一定贪墨了不少钱财,这个人也记下,既然从贼,那么便要将他家抄干净!”

    说着,天启皇帝一脸不耐烦的样子,目光很快落在远处和王时敏一样,一同押来的那些读书人身上。

    这些读书人,身子都麻了。

    一个个瞪大着眼珠子,此时一句话说不出口。

    天启皇帝的目光射来。

    率先便有人叩首,这人极艰难地道:“陛下,陛下……我是忠臣,我效忠陛下,陛下至仁至德……王时敏口出大逆不道之言,罪该万死。学生……学生……是忠心的啊,天日可鉴!”

    “是,是……”有人匍匐在地,道:“学生赤胆忠心,陛下这样的圣主,可追尧舜……”

    天启皇帝却是目光不屑地看着他们,点了点他们,道:“一并毙了,记录,他们连说谎都如此拙劣,一看就是奸臣,名字要记下,抄家不能少了他们,他们和王时敏都是一伙的,一个都不能少。”

    “陛下……陛下……”

    天启皇帝听到了杀猪一般的嚎叫。

    而后……铳声响了。

    天启皇帝听到这些求饶的声音,反而更为愤怒,他背着手,接着匆匆至另一段没有遭受炮火损失的城楼上。

    从这一处城楼眺望,便可见这军镇之中已是满目疮痍,横尸遍野。

    他眼中带着愤慨,拍打着女墙,恼怒不已地道:“这些狗东西,逼着朕反目,害的朕不远万里来此,到了这个时候……竟还以为说几句朕的好话,靠他们的三寸不烂之舌,便可让朕放过他们?真是愚不可及!朕来都来了,就不打算空手回去了。如若不然,那周应秋岂不是白死了?”

    张静一很是感动,忍不住要垂泪的样子道:“陛下……一说到周部堂,臣便忍不住伤心欲绝,周部堂深入虎穴,铁骨铮铮,实在是令人钦佩。他是为陛下而死啊……”

    天启皇帝却是笑了,道:“好了,这里也没外人,就别作戏了,他死不死,与我们何干?他不是魏伴伴的人?”

    张静一略显尴尬,而后一本正经地道:“臣还是讲感情的。”

    天启皇帝瞪他一眼,便道:“这些话,你我君臣,对外人讲就好了。私下里……有什么可讲的?当初派他来,本就是让他担着生命危险的,朕给他吏部尚书干,他什么好处没有捞着?好啦,接下来……我们该进南京城了。要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南京城,才可防止那些城中的乱贼逃散。一旦逃散,且不说这些人藏匿江南各处,很不好应付。将来……迟早也要成为心腹大患。”

    “朕此番来,只一个念头。便是来杀人的,今日不杀个痛快,那么朕岂不是白来了,周应秋死不足惜,可是……他代表的是朕来此,却死在了江南,这就是说,朕已在江南死过了一次,朕都死过了一次,那么……这些魑魅魍魉们,怎么还能轻易放过呢?接下来,你看怎么布置?”

    张静一便正色道:“立即组织一支先锋军,以最快的速度,在明日清早之前,抵达南京城。”

    “对。”天启皇帝认同道:“朕也是这个意思,就如你说的那样,我们这一次下江南,便是要快如闪电,不能有分毫的停歇,一刻也不能停,不给对方任何喘息之机,教他们永远都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张卿,你这一手,实在厉害!”

    张静一倒是很老实地道:“不是臣这一手厉害,而是东林军厉害,说实话,臣的计划……放出去然任何人看,都会被人笑掉大牙,兵家上来说,这样的军事计划,简直就是儿戏。”

    “可是……恰恰是臣这拙劣且一拍脑门的糊涂计划,偏偏东林军完成了,转战千里,日夜不歇,马不停蹄,这根本不是寻常人可以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