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 上山打老虎额

第六百八十四章:\b土崩瓦解

    高迎祥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

    他第一次看到,人类的战场上,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东西。

    无数的流星落下,轰鸣四起。

    无数人人仰马翻。

    可怕的是,这玩意的威力不但巨大无比,而且其射程,更是恐怖。

    若是再远一些,几乎要做到视距外命中了。

    那炮弹特有的啸叫,混杂着轰鸣。

    这时候……方才还如洪峰一般,朝着官军冲杀的流寇,队形瞬间的瓦解。

    是的。

    瞬间就崩溃了。

    甚至根本没有惊愕和还想再试一试的决心。

    纵是那老营的人马,本是精锐,平日里好勇斗狠,许多次作战,他们都是拼杀在前。

    有不少人,浑身多次受创,在战场之上,也十分顽固的不肯退下。

    就这么一群跟着高、张二人转战了千里之人,此刻却也一下子勇气全无。

    这倒不是胆怯,而是无力。

    一种完全没有反击之力的恐惧,在此刻占据了他们的身心。

    于是,所有人第一个念头就是跑。

    可是……逃跑所带来的连锁反应,却是更可怕的。

    一开始,最大的伤亡来自于炮弹。

    可很快,逃跑过程之中的相互践踏所带来的伤亡,迅速的超越了炮弹的杀伤。

    可偏偏,人们宁愿相互践踏,也已不愿意再向前一步了。

    此时此刻,高迎祥的内心,只有绝望。

    他既恐惧,心也在淌血。

    十年啊。

    十年来的经营,慢慢带出来的队伍。

    只在瞬间土崩瓦解,什么都剩不下了。

    他当初起事的时候,本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觉得事在人为,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

    因而,他一次次绝处逢生,一次次创造奇迹,那官军曾经不可一世的假象和神话,被他一次次的撕下来。

    可到了现在,高迎祥是真的累了,此时他只好苦笑,有一种深入骨髓的无力感,这样的官军……还能战胜吗?

    即便今日逃了,将来……还能东山再起?

    这个念头滋生出来的瞬间。

    身边有卫士大呼道:“大王,大王……”

    高迎祥回头,一脸茫然,却见卫士歇斯底里的大吼:“大王……大家伙儿都在败退,要不要拦住……”

    拦?

    高迎祥这才想起,他的职责,他是反王,他应该这个时候,想尽一切办法鼓舞士气,再试一试。

    可此时,他却是一脸疲倦道:“让弟兄们跑吧。”

    败的如此之快,这是所有人无法想象,高迎祥苦笑以对,他抽出腰间的刀来,四顾左右,大呼道:“弟兄们,能跑的都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大家伙儿走到今日,不就是为了活吗?官军势大,风紧扯呼!”

    而后,却将腰间的长刀横在自己的脖子上。

    卫士们见状,吓呆了,匆匆涌上来,大哭道:“大王,这是做什么?”

    高迎祥叹口气:“今日一败涂地,看来定是大明气数未尽,我杀官军十年,本还以为,可覆灭这充盈了赃官污吏的狗朝廷,还这天下一个清平,谁料今日回首,十年努力,竟是成空。我当日自称闯王,而今才知十年辛劳,竟是荒唐可笑,世想再无闯王了。尔等寻一处没有官府的地方,苟且偷生吧,活下去。我先去也!”

    说罢,不等卫士们阻拦,脖子上便溅出殷红的血来,鲜血喷溅,人则栽倒落马。

    卫士们拜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嚎哭。

    张献忠此时也已是脸色铁青。

    他心里还系着自己老营,还有孙可望的安危。

    却见孙可望的人马,因为冲的急,所以竟生生的掠过了炮击,随后,那阵前,便传出无数的火铳声。

    那火铳密集的犹如炒豆一般,仿佛数千上万人连续不间断的开铳。

    虽是远远的瞧不清那硝烟浓烈之处发生了什么。

    可是……慢慢的,他看到许多逃散的战马惊慌的奔出来。

    无主的马越来越多,于是,张献忠大惊。

    他已明白,马没了主人,那么……孙可望十之八九,已是没了。至于老营的弟兄们……

    张献忠猛地,擦拭了眼泪,骂道:“贼老天竟不助俺,却与那昏君同流合污吗?俺在一日,必教你天翻地覆。”

    此时又见高迎祥竟是自尽。

    一种深深的绝望,顿时弥漫在张献忠全身。

    张献忠跳下马去,一把抓住高迎祥。高迎祥此时双手条件反射似得抓着自己的脖子,伤口处已不喷射血箭了,却涌出血沫来。

    他张口想说什么,可发不出声音,两腿不断的抖着,痛苦又不甘。

    张献忠大骂道:“高老哥平日里也是一条汉子,今日何自裁?你这般死了,教俺还有什么面目活在世上?哎,你糊涂啊。”

    口里骂着,眼眶里泪水团团打转。

    天下之中,不少人传说张献忠乃是杀人魔头,饮血茹毛,宛如野人一般。

    可这时的张献忠,泪水已是夺眶而出,口里依旧喋喋不休的大骂:“这样艰难都活下来了,当初聚义反明的时候你是咋说的?而今你倒是死了痛快。”

    说罢,擦拭了眼泪,满是老茧的手,捂着高迎祥的眼睛,道:“去吧,去吧,阴曹地府里,便没有这些该死的害人虫了,好好的做一个良鬼,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说到此处,张献忠突然如鲠在喉,竟是再发不出声来,口里只是啊啊啊啊的古怪音节。

    踏踏实实过日子,这短短几个字……在此时此刻,突然一下子触动了张献忠的心事。

    什么贼,什么匪,什么闯将和闯王,当初若是当真能踏踏实实过日子,何至走到今日这一步。

    张献忠起身,拔刀,四顾,一旁有人慌慌张张的来,道:“官军的骑兵来了,骑兵来了……”

    轰隆隆,轰隆隆。

    在炮火和枪声之中。

    从侧翼,东林骑军已如旋风而至。

    他们充当的并不是主攻,甚至连助攻都不算。

    而是用来包抄的。

    一旦流寇崩溃,他们立即如脱弦的箭矢一般,将败兵分割,围困。

    张献忠深吸一口气:“当日项羽困垓下,今日俺被官军围,天不助俺俺完蛋,俺完蛋来俺完蛋!”

    报讯的人懵了:“将军,现在咋弄?”

    张献忠深吸一口气:“杀出去,来日再报仇雪恨!”

    这一次说的是人话,这人听懂了。

    只可惜……

    迟了。

    数千骑兵,出现在战场,开始分割。

    而后,浩浩荡荡的步兵上了刺刀,发起了冲锋。

    炮声已停了。

    这一望无际的原野上,到处都是追亡逐北的一幕。

    …………

    天启皇帝松了口气,此时的内心,谈不上喜悦,却有一种心中大石落下的感觉。

    他忍不住道:“此战,甚好。”

    张静一却是皱眉不语。

    片刻之后,有人上前:“报,各队已经出击了,第一团指挥李定国追的急,受了伤,被人抬了回来。还有……锦衣卫那边,也不安分,刘文秀带着一干人,也去追杀……”

    张静一听罢,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李定国伤的不重。”

    “倒是不重,只是他面如死灰,觉得错过了这一次功劳。”

    张静一点点头,让人退下。

    他心里颇有些感慨。

    无论是刘文秀还是李定国,在另一个历史里,都是张献忠的义子,和孙可望一样,在明朝末年的历史里,曾如星辰一般的耀眼。

    可今日,他们在这原野上,却是彼此反戈相向,为了各自所认同的道理,愤恨厮杀。

    而这一切……却都是因自己而起。

    说起来,东林军许许多多的将士和骨干,都来源于当初关中的流民,若不是当初招徕了他们,让他们活下去,又让他们成为生员,只怕……他们已是跟着张献忠、高迎祥和李自成去了。

    天启皇帝道:“张卿,你有心事吗?”

    张静一道:“陛下,如今除了高迎祥和张献忠,那李自成尚在。”

    天启皇帝道:“他若是敢来,朕必教他死无葬身之地。”

    张静一道:“臣若是李自成,便不敢再来了。”

    天启皇帝叹了口气道:“所以我们立即主动出击?”

    张静一摇摇头:“陛下,臣倒是以为,这个时候,我大明足以靠马上得天下,可如何定国安邦,单凭杀戮是不够的。”

    天启皇帝道:“怎么,你又有什么想法?”

    张静一道:“武功到了极致,却不能一直如此下去,否则就会形成依赖,难道陛下希望这一生都在四处征战吗?臣倒以为,这个时候是考验陛下文治的时候。”

    天启皇帝笑了笑,其实……起初获得一场场大捷的时候,他确实无比激动。

    可到了现在,消灭一支流寇,对于他而言,确实也算不得什么了。

    因而张静一这番话,倒是让他来了兴致:“看来张卿已经有了主意?”

    张静一表情凝重的道:“是,臣有一些主意。”

    天启皇帝道:“那么你来说说看,现在应该怎么做?”

    张静一道:“臣现在需要粮食,需要大量的肉食,还需要一笔银子。”

    天启皇帝:“……”

    这时天启皇帝冒出一个念头,怎么什么都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