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 上山打老虎额

第七百八十一章:天下无事(大结局)

    张静一在京城呆了十数日,其实已开始有些怀念辽东了。

    倒不是说对京城不适,而是此时已渐渐觉得,辽东才是自己真正的家。

    只是天启皇帝是不肯轻易放他走的,几乎每日召问,君臣还算相得,偶尔也会闲聊天下的大势。

    可这天下大势聊的多了, 大抵也和嚼蜡差不多。

    因此,张静一终究还是决定辞行。

    因而这一天,他早早地入了宫,先去见了太后,问了安,方才自紫禁城赶往西苑勤政殿。

    天启皇帝见了张静一, 露出喜色,接着便道:“上一次你说新的朝贡关系,朕命礼部拟了细则, 也与诸国会商,倭国和朝鲜国以及安南国倒是率先认同,愿做表率,有人做了表率,其他诸国修约之事,也就水到渠成了。朕也没有想到进展如此顺利,诸国少有怨言。”

    张静一看着一脸笑容的天启皇帝,也笑着道:“那么恭喜陛下了。”

    天启皇帝道:“朕细细思来,还是辽东那儿的功劳,如你所言,若非辽东唱黑脸,诸国又如何会不安呢?现在倒是巴不得朝廷拿出一个保他们万全的方略来,虽说条款略有苛刻,可至少心里踏实。噢,对啦,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是书。”

    “书?”天启皇帝一挑眉, 面露不解。

    张静一老老实实地道:“陛下, 臣命人将陛下的书稿整理了一番, 随即命书行雕版印刷成册,在各地的书市售卖。”

    天启皇帝陡然想起这件事来,当初自己确实是恩准了,虽然心里还是没底。

    他不禁道:“不会惹人生笑吧。”

    张静一摇摇头:“书的销量极好,其中一部涉及到工程的,更是万人空巷,一时引的洛阳纸贵,现如今大明搞工程的人多,许多人对工程学都有兴致,而陛下所著的书质量尤佳,有许多独到的见解,便是许多工程的博士,也都是极推崇的,因而售卖的极为火爆,可谓是一书难求,如今诸书商们,都在拼命的印刷呢。”

    天启皇帝听到这里, 倒是信了几分, 若说其他的学问引起万人空巷, 他倒还有些觉得不自信, 可若说起工程……这是自己的本行啊,不对,朕的本行是天子来着。

    接着张静一又道:“此书已打破了杂学书册的销售记录,因而臣倒是来恭喜来的。”

    天启皇帝这时竟谦虚起来,摆摆手道:“这……嗯……这虽然也在朕的预料之外,不过朕这点旁门左道之学,也算不得什么,朕乃天子,并不看重这些。”

    口里虽这样说,心里却还是不无得意。

    张静一却是板着脸道:“陛下,此言差矣,这工程学怎么是旁门左道呢?在臣和天下许多的英才看来,这才是真正的大学问啊,有了这门学问,交通才可便利,百姓才有遮风避雨的栖息之所,人们都说衣食住行,天下万民的住行都在于此,事关的乃是天下人的福祉,若这都是旁门左道,那么天下便再没有比它更好的学问了。”

    其实张静一发现了天启皇帝在这些‘学术’上的价值,第一个反应就是立即让人编撰出来。如此才可彻底地将天启皇帝搭上这一门学问的车上,顺道将车门焊死!

    毕竟,你天启皇帝就是这学问的大宗师,总不好意思返水,将来有人想要重新将儒学经文那一套再供起来吧。

    天启皇帝方才其实也不过谦虚而已,现在张静一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却恰恰说到了他的心底去了。

    于是天启皇帝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朕确实有失语之处。”

    说着张静一便提及了自己希望回到藩地的事。

    天启皇帝渐渐收敛起了脸上的笑意,诧异道:“这才多少日子,就要回辽东吗?”

    张静一想到离别,多少也有些不舍,只是他毕竟是要回去的,于是道:“陛下,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臣在辽东时思念陛下,可在京城,却又挂念辽东。”

    天启皇帝叹了口气,带着几分失落道:“只是朕还有许多事还想要请教。”

    张静一道:“其实臣已没有什么可请教的了,天下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就已如滔滔江水一般,自会滚滚向前,无论是陛下还是臣的个人之力,其实已经无法左右了。所以……陛下与其向臣讨教,倒不如一切顺其自然。”

    天启皇帝挑了挑眉道:“你的意思是……朕不闻不问?”

    “不是不闻不问,而是自然会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让陛下做出自己的选择。臣所说的大势,其实就是生产方式已经改变,而改变之后,如今天下已有数百数千万人仰赖这新的生产方式为生,这是他们的衣食父母,乃万千人的根本利益所系。”

    “正因为如此,陛下将来……甚至是臣将来在辽东,无论做什么决定,终究还是要符合这千千万万人的愿望才可以。任何决定,无论自己是否愿意,其实都不得不去维护这万千人的意愿。就如当初天下的一切物产还是农耕所得的时候一般,陛下的一切旨意,本质需维护那握有土地的士绅一般,非要符合他们的心意不可。既然如今大势已成,那么臣倒觉得,不如顺其自然便是。”

    天启皇帝听罢,这似乎和他想象中的新政有些不一样。

    他以为自己往后该多一些大刀阔斧,可细细思来,似乎也开始明白了什么……万千人的愿望……不正在不断的左右自己吗?

    这万千人的愿望,想要修更多的铁路,所以汇聚成了奏疏,送到了自己的面前,自己难道可以不准许?

    万千人的愿望,因为对市场的渴望,所以需要减少各处关卡,这些愿望汇聚成了奏疏,难道自己能够否决?

    只一瞬间,天启皇帝感觉自己又有了新的认知,脸上却是笑了笑道:“你这般一说,倒是让朕心冷了。”

    张静一目光炯炯地看着天启皇帝道:“有时能清闲片刻,也未必不好,陛下在京,不妨多多保重龙体。”

    天启皇帝深知张静一是下了决心要回辽东了,便道:“你何时就藩?”

    “臣打算三日之后?”

    “三日之后……”天启皇帝幽幽道:“朕送你一程吧。”

    张静一忍不住眨了眨眼睛,这话听着,突然让人觉得后襟一凉。

    不过好在张静一是素知天启皇帝的,他不喜一语双关。

    张静一点了点头,接着正经八百地对天启皇帝行了礼。

    三日之后,虽是吉日,却似乎并没有给张静一带来好运气,一夜之后,天气骤冷,到了拂晓时,竟下起了鹅毛大雪。

    无数的雪絮飘飞着,犹如刀子一般,刮的人的耳鼻生疼。

    张静一抵达了车站,谁料此时天启皇帝竟是披着暖披风,带着一队禁卫扈从在此等候了。

    君臣彼此对望一眼。

    天启皇帝上前,不等张静一行礼,便笑了道:“朕这三日,倒是想了想,张卿所言,不无道理,张卿此去,又不知什么时候再能相见了。”

    张静一慎重地看着天启皇帝道:“陛下保重。”

    天启皇帝露出一丝微笑道:“你也保重。”

    似乎这时,张静一竟有些语塞,君臣二人,一时不该说什么好了。

    于此,沉默了片刻之后,张静一又行礼,深深地看了天启皇帝一眼,随即登车。

    那蒸汽火车的声响惊天动地,夹杂着蒸汽的嘶鸣。

    等张静一自玻璃窗上眺望站台上的人时,却发现天启皇帝已将脸别了过去。

    这令张静一想到了十数年前的某個时刻,自己来到这个世界,那时满心都是对这个古老时代的诚惶诚恐,而如今……似乎……历史在这里,犹如这蒸汽火车一般走上了一条新的岔道。

    只是这蒸汽火车最终奔到什么方向,铁轨的尽头是什么,张静一其实已不关心了。

    因为他自己也没有答案,只是知道……时间是不会停留的。

    天启二十三年正月二十一。

    天下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