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谍战岁月 猪头七

第348章 齐伍其人(求订阅求票票)

    齐伍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我不能久呆,一会还有事情。”

    他看着程千帆,沉声说道,“有件事情,说与你知晓。”

    说着,齐伍扭头看了一眼盛叔玉,说了句,“你躲那么远做什么?”

    “齐主任,我耳朵灵。”盛叔玉嘿笑一声,习惯性说了怪话。

    齐伍就骂了句,‘也没有什么瞒着你的’,然后便不再理会此人,他压低声音说道,“郑卫龙向处座询问了‘水滴’的情况,申请重新启用‘水滴’,并且将‘水滴’划归上海站。”

    程千帆微微皱眉,郑卫龙是特务处上海站新站长,接替了前任站长吴鑫恒的位子,吴鑫恒调派香港站出任站长。

    此外,同程千帆合作愉快的宋甫国也早已调离,邹序元出任上海站情报科科长一职。

    在宋甫国调离后,程千帆立刻报请戴春风,正式封存了‘水滴’的代号,并且切断了同上海站的一切联系。

    却是没想到郑卫龙这边又打起了‘水滴’的主意。

    ……

    他小声问,“主任,处座怎么说?”

    “处座自然是回绝了。”齐伍接过程千帆递过来的香烟,微微偏头,待程千帆帮他点上,轻轻吸了一口,吐出细细的烟气,“不过,郑卫龙能力不凡,此人深得处座的信任。”

    “你是处座爱将,又独领一部,处座自然不会同意将你部划归上海站,只是,若是郑卫龙多次讨要,处座许会考虑安排你部与上海站合作。”齐伍继续说道。

    程千帆猛吸了一口香烟,“主任,若是你来统领上海站,属下二话不说,定当以你马首是瞻。”

    他停顿一下,抬头看着齐伍,表情认真说道,“我信不过其他人,只信主任您。”

    “以后这种不利于团结的话,不要再讲。”齐伍佯怒、瞪了他一眼,随后,又微笑说道,“你的心思和个中担心我明白,也理解,你且宽心,总部有我在,有什么事情,我自然会帮你说话。”

    说着,他拍了拍程千帆的肩膀,语重心长说道,“无论是处座还是我,都很器重你,你这边做得越好,我那边越有底气帮你说话。”

    “属下明白,谢谢主任教诲。”程千帆点点头。

    齐伍的意思是,上海特情组的工作越是出色,戴春风自然越来越看重,不会允许有任何威胁上海特情组的安全的事情发生,更不会允许上海特情组再同上海站发生任何横向联系。

    ……

    “主任,您怎会知道我在虹口区的?”程千帆弹了弹烟灰,直接便问道。

    “你忘了你曾向处座提过你现在有了一个‘好为人师’的金老师?”齐伍笑道。

    “原来如此。”程千帆恍然,他朝着齐伍竖起大拇指,“主任明鉴。”

    所谓的金老师,便是今村兵太郎。

    程千帆曾经向戴春风汇报过相关情况:

    今村兵太郎对宫崎健太郎很是欣赏,会主动向宫崎分析、讲解时局。

    程千帆发现了今村兵太郎这个‘好为人师’的特点,自然更加主动,旦有大事发生,便会主动去拜访今村兵太郎,汇报一下近期工作,今村兵太郎每每都会主动就时局变化考究一下程千帆,对他指点一番。

    看着程千帆在他的指点下不断进步,今村兵太郎颇有成就感。

    尽管只是针对时局变化的分析,但是,从日本高等外交官今村口中讲述的这番话,本身便有极高的情报价值,其中的只言片语甚至可能包含日军高层的战略构思、设想。

    ‘今村小课堂’,已经成为程千帆开阔视野、谋取情报的一个重要来源。

    齐伍来沪后在巡捕房和延德里的住处寻找程千帆未果,以齐伍之智谋,联想到今日刚刚发生‘虹桥机场之大山勇夫事件’,便猜到了程千帆的去处,故而提前在虹口区附近等候。

    从此间之事,足可看出齐伍之能力不凡。

    ……

    齐伍坐上黄包车。

    盛叔玉同程千帆点头示意,拉着黄包车离开了。

    夜色深深。

    程千帆潜回在台斯德朗路三十六号的安全屋。

    很快拟好了电文,程千帆戴上耳机,向西北总部发报。

    电文内容主要是两个方面。

    其一便是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汇报,重点简述了他从今村兵太郎处得知的‘内情’,以及今村兵太郎对于此事的分析、研判。

    其二便是向总部汇报他此前同齐伍会面之事,告知发生在最高军事委员会的泄密案件,请总部务必小心谨慎。

    此小心谨慎,指的是总部有重要军情、计划向南京常委员长处呈送的时候,要加倍小心,避免国府方面发生泄密事件,给我党方面造成重大损失。

    发报完毕,藏好电台,处理了底稿、再三检查确认没有疏漏之处。

    程千帆回到延德里的家中。

    白若兰一直在等候,看到他安全回来,这才准备上床休息。

    程千帆问了句,果然在傍晚有电话找他,对方说是南京的齐老板。

    程千帆便知道这是齐伍打来找他的电话。

    ……

    程千帆陪着白若兰说了会话,等白若兰睡着了。

    他则来到二楼的书房,站在窗口,手中夹着香烟,就这么沉默的看着窗外的夜色。

    贪财,是他在戴春风那里打造的保护色。

    虹桥机场事件后,战争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

    上海特情组此后的补给势必困难,他若是不趁机开口要钱,恐怕戴处座都会觉得奇怪呢。

    况且,时局必然恶化,特务处各处用钱的地方多了去了,南京总部的经费必然越来越紧张,此时不早些要钱,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再者,他不贪财,齐主任怎么有机会拿抽红?

    他给齐伍的那张三千法币的支票,有一千便是齐伍帮助上海特情组争取经费的抽红,另外两千是程千帆自掏腰包,给齐主任的孝敬。

    想到今日会面的一些细节,程千帆也是冷笑一声。

    他同齐伍之间非常默契演了一出戏,盛叔玉那边何尝不是在演戏。

    此外,齐伍提及上海站郑卫龙询问‘水滴’之事,估计实情并没有齐伍说的那么严重,许是郑卫龙只是提了那么一嘴。

    但是,这并不妨碍齐伍向他通气,制造紧张气氛,然后再拍着胸脯表示一切有他。

    这自然是齐主任收买人心的小手段。

    不过,程千帆却是嗅出了隐含味道:

    余平安曾经私下里向他提及过,齐伍同郑卫龙素有罅隙,看来余平安所言非虚。

    当然,这本身也可能是齐伍故意向戴春风表现出同郑卫龙这位地方诸侯不和,其后之事,不过假戏真做,真戏假做,真真假假罢了。

    程千帆细细琢磨,竟是发现了颇为值得寻味的地方:

    余平安、郑卫龙都是戴处座非常信重的重要属下,齐伍却表现的同这些人要么是稍许疏远、要么是仅仅维持工作关系,并无深交。

    除了这些人之外的其他人,齐伍却惯会笑脸相迎,这些人被处座批评的时候,也是齐伍出来帮忙求情。

    故而,在特务处内部,齐主任的人缘是非常不错的,有些人办砸了事情,害怕被戴处座训斥、处分,都会提前找到齐主任,请他在适时的时候出现,帮忙劝说、求情。

    齐伍多半会慨然应允。

    当然,那些惹怒了戴春风,甚至引得戴春风心生恨意之人,无论花费多大的代价请他帮忙,齐伍都不会理会,是半点笑脸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