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六月观主

第二三九章 一人一剑败一国!【求订阅!】

    无尽的光芒,伴随着无穷的威势!

    璀璨而耀眼,令人为之心悸而屏息!

    眼见着上千道光芒汇聚在了宝寿道君的身上!

    瞬息之间,轰隆响声,此起彼伏,震动十方!

    莫说争斗的余威,单是道术神通剑光刀芒所轰击的声响,就将周边大片阵法刹那震碎,将这片范围之内的房屋震得崩塌!

    大周皇帝伪仙境第七重天的本领,借助仙家法宝,施展仙家道术,已经让各境神魔使者感到万般震撼,尽管他仍然不如宝寿道君……那么以他这位皇帝的本领,再加这上百位阳神境,以及数百位阴神境的合力攻打呢?

    轰隆隆响声此起彼伏,不断攻打,将虚空破灭,显现出一片乱流!

    大道真仙之下,就算是传说之中伪仙境第九重天的先天神圣,只怕也抵御不住这样的攻伐之势!

    各境神魔来使,均是为之沉寂,莫说修行之辈,就算是南元境的真龙,乾元境的至尊坐骑,体魄强悍至极的上古神兽,也都露出了骇然的神色!

    大周王朝强大的不只是皇帝,更有大周王朝的国力底蕴!

    除却凌驾世间之上的大道真仙之外,单论各境之底蕴……仅仅掌控半个中元境的大周王朝,几乎便胜过了其余八境的所有势力!

    若是加上大夏王朝,加以合并起来,中元境将会成为真正的九境之首!

    “一人之力,怎敌一国之力?”

    周帝缓缓起身,运使法力,但面色微变。

    因为他胸腹之间的伤口,依然没有恢复。

    他看向了祭台上空的破碎虚空,乱流滚滚,只见一柄无坚不摧的白虹仙剑,从虚空中掉落了下来。

    宝寿道君已经灰飞烟灭!

    在这样的攻势之下,除了大道真仙的道体,就算是伪仙境第九重天的存在,都要烟消云散!

    或许伪仙境第九重天之中,也只有以强悍体魄闻名的上古神兽之类,或许能留得残尸!

    这位旷绝古今的天才,或许比之于神皇年轻之时更为惊世,但天才终究还是天才,而不是大道真仙那样的强者,时至今日,终究还是陨落在了大周王朝高层合力围攻之下!

    在众人的目光之下,周帝缓缓挺直身躯,伸出手来,便要接下那一柄在仙宝层次之中也最为顶尖的白虹仙剑。

    他伸手出去,法力运转,接下白虹仙剑,如同接下了宝寿道君的无敌之姿!

    然而就在他的法力,触及白虹仙剑的一瞬间!

    白虹仙剑骤然爆发剑气,无比之凌厉锋锐!

    与此同时,在城南方向,刚才宝寿道君现身的地方,又见一道光芒升起,熟悉的气机,却具有更为强大的气势!

    周帝心中剧震,骤然转头,看向城南方向。

    与此同时,各境神魔来使,以及大周王朝高层强者,尽数朝着城南方向看去。

    而城南所在,适才宝寿道长现身之处,便又有一道光芒冲霄而上,化作一个年轻道士,伸手一握,便将白虹仙剑招来,一步迈出,来到祭台之上,俯视下来。

    “先前你要与贫道一争当世最为杰出之人的名头,而没有直接调用整个大周王朝的力量。”

    “贫道见你诚心邀战,特地动用一具化身,修为压在伪仙境第七重天,与你公平一战!”

    “可是如今你已落败,又调用了整个大周王朝高层修行者的力量来合力围杀,着实不大地道!”

    “既然如此,贫道便也无须给你留下什么颜面了!”

    宝寿道长笑了一声,他提着白虹仙剑,神情冷淡。

    然而在大周王朝皇帝的眼中,却充满了无尽的森寒之意。

    不单是大周王朝皇帝,还有各境神魔来使,各大伪仙境的存在,上百位阳神境强者,以及数百位阴神境强者,还有数以百万计的大周将士!

    先前大周皇帝已经展现出令人震撼的力量,然而击败了大周皇帝的宝寿道君,仅仅只是一具化身而已?

    “杀!”

    大周皇帝怒吼一声,不顾伤势恶化,再度出手,帝剑斩出惊天剑光,而国印玉玺同时镇压过去!

    在覆盖了整个京城大阵之中,上百位阳神境强者以及数百位阴神境真人合力出手,与先前一般,道术神通齐出,剑光刀芒斩来,法宝秘物皆起,汇聚成上千道强横无比的光芒,轰杀了过来!

    但这一次,宝寿道长来的是真身,便也没有如先前一般,任由这等攻势加身,而是以灵宝金霞,化作遁光,避过攻打!

    然而这上千道攻伐之法,几乎遮盖整个京城的天穹,宝寿道长实则避无可避!

    但他只要避过了上千道光芒汇聚而爆发的地方,便也无惧于零星攻打的道术神通!

    他的真身具有伪仙境第八重天的修为,而且先天混源白虹贯日真经,让他的肉身体魄,几乎不逊色于同等境界下的上古神兽之躯!

    就算没有借用混沌珠,他的肉身之强悍,仍然足以抗衡寻常阳神真人或者阴神级数真人的道术神通,任由寻常法宝加身,也不足以伤及筋骨!

    就好比他月余时日之前,倾尽全力,展露出伪仙境第一重天的战力,来攻打被束缚于虚空之中的阎魔天尊,也没能真正重创阎魔天尊!

    更何况,在宝寿道长的头顶之上,悬着一座紫金宝塔,光芒垂落,万法不侵!

    “贫道可不是任由你们攻打的靶子!”

    宝寿道长回身一剑,就是星辰剑河,汇聚滚滚剑流,斩向周边出手的修行者!

    周帝调用了大周王朝最高层的强者一并合力围攻,而眼下最为临近祭台的,基本都是近来被周帝降服而受邀参加盛典的两大圣地高层强者、以及六大世家的老辈强者!

    他一剑之下,扫灭了三位阳神境太上长老,以及十余位阴神境的真人!

    旋即他又是一剑,扫向别处所在,斩杀了不少王侯将相般的人物!

    炼神境的强者,放在任何一处地方,都可算是世间上层修行者,然而在宝寿道君的剑下,如土鸡瓦狗一般,当下陨落当场,死于非命!

    浩荡之势,无敌之姿,震慑八方神魔使者,震撼大周高层强者!

    “不可否认,大周王朝的底蕴,比起大夏王朝来说,实在雄厚!”

    宝寿道长这般念着,心中又道:“而且当日大夏王朝的高层强者,足有一半都是陨落在了一年前围杀师尊的那一场大战之中……当日贫道在大夏京城,其实面对的是大夏半数高层强者,而在今日,面临的是整个大周王朝!”

    他这样想着,没有任何心慈手软,一剑斩向周帝。

    周帝阵势合身,国运加身,生生挡住了宝寿道长一剑,吐出口血来,又融入阵法之中,借助先前能够扭转虚空的神秘仙术,隐于阵法,身形消散,不知去向。

    而宝寿道长又是一剑,斩向了另一方的大周高层强者。

    每一剑斩去,必有阳神境或者阴神境的强者陨落。

    每一位强者,都象征着一方势力的支柱!

    每一位真人的陨落,都代表着一方势力的崩塌,所属宗派或者所在家族,都将迎来低谷,他们的宗门后辈以及血脉后裔,或许都会陷入命运飘摇的厄难之中!

    这让其他的高层强者,心中生出了恐惧之意!

    恐惧的不单是自身的陨落,更是恐惧于在自己身亡之后,自家后辈将要面临的厄难!

    “根本无法伤他分毫!”

    “他的剑根本抵御不住!”

    “只要他下一剑向我斩来,我便要陨落了。”

    “年仅二十的道士,为何会强大到这样的地步?”

    想到自身修行之路的艰难困苦,如今修为有成的意气风发,再想到数百年修行付诸东流的可怕,又想到自身雄心壮志未酬,再想到身后基业面临的厄运,他们的阳神亦或是阴神,都笼罩在一层恐惧当中!

    而这正是阎魔天尊的法门!

    天魔之可怕,就在于此!

    而大周太祖,正是获取了这一门祸心神通!

    宝寿道长此次得到的天魔法门,仅是阎魔天尊为了创造魔宗,而推衍这一门神通,从而创造出来的魔功……真正能够展露出来的效用,还不如祸心神通的一成功效!

    “开!”

    就在这时,大周皇帝的声音,从破碎祭台的东部,骤然传开,传遍京城,传出城外!

    而就在京城内外,无数兵将,兵刃向天,直指那一道在天穹之中腾挪翻转的金色遁光!

    京城之中,藏兵百万!

    京城之外,陈兵千万!

    三千万大周军队,当即军势合一,兵刃所指,杀机所向,齐声高喝!

    “杀!杀!杀!”

    寻常人肉眼无法看见的军势杀机,在瞬息之间,汇聚成了无尽洪流,变成了寻常人都看得见透明浪潮,汹涌而去!

    在这样的威势之下,就算是阳神境真人,兴许就连阳神都要被击垮,彻底魂飞魄散!

    但是除却这等威势之下,却还有大量的强弓劲弩,如暴雨一般袭来!

    以修行法门炼制出来的弩箭宛如长矛,堪比上等法宝!

    就算是寻常箭矢,都具有伤及修行人的锋锐!

    而宝寿道君头顶紫金宝塔,身化金色遁光,在无尽的军势杀机所汇聚的洪流之中,面临着数以万计的弩箭威胁,更有数百强者打出来的道术、神通、法宝等等手段!

    强如伪仙境第八重天的宝寿道君,纵有紫金宝塔护身,在这等局面之下,都是险象环生!

    “你真身竟有伪仙境第八重天的修为,实在超出朕预料之外……古往今来,没有人能够与你这般出色,可惜你执意要与我大周王朝作对!”

    大周皇帝也是狠辣果决之人,帝剑连番斩去,动用的都是仙家剑术!

    他怒喝说道:“今日盛典,朕筹备月余光景,你可知晓……为避免生变,朕调动了大周境内将近七成的军队,埋伏在京城内外!”

    这实际上,本来是他为了大周太祖皇帝所准备的埋伏!

    他不容许大周王朝,有凌驾于自身之上的存在,哪怕是开创了大周王朝的先祖!

    他知晓太祖皇帝的修为高深莫测,但他更是知晓,只要太祖皇帝一日没有以身合道,终究还是伪仙……哪怕伪仙境第九重天,在这样的阵势之下,也会有陨落之危!

    但他没有料到,这诸般布置,最后落在了这本以为已经陨落的宝寿道君身上!

    可是局面到了这等地步,他已经没有选择!

    要么任由宝寿道君肆虐!

    要么放弃伏杀自家太祖皇帝,而动用最后的手段,合力围杀宝寿道君!

    此刻他选择了后者!

    “朕知你曾在大夏京城之中,斩杀大夏王朝的皇帝!”

    “大夏皇帝为了保密,不敢真正调用军队,只得借助京城禁军与你抗衡!”

    “但是朕早有准备,除却各地维护秩序所需兵力之外,余下皆已尽数调来!”

    “昔日你在边境曾阻拦我大周六百万军队,然而今日你面对的是我大周境内八成兵力,三千万大军浩荡之势,弑仙屠神之威!”

    周帝往前而行,气势攀升到了极致,沉声说道:“朕亲自率领这上百位阳神,数百位阴神,以及这三千万大军,倒要看你宝寿道君一人之力,何以抵挡我举国兵锋!”

    若在往昔,就算宝寿道君打入京城,也不敢调动三千万大军!

    因为大周境内,各方势力野心勃勃,无论是圣地还是世家,皆属隐患,须得留有各地军队以作防备!

    但是如今,一切势力统合,圣地与世家皆为朝廷所用,各地驻扎军队已经不必留存大量兵力,可以全数调用过来!

    于是才有了今日浩荡之势,举国之威,兵锋所指,所向无敌!

    在这样的声威之下,宝寿道君依然神情平淡,以灵宝金霞闪避,以紫金宝塔护身,提着白虹仙剑,蓄势而发。

    但宝寿道君显得平静,可是各境神魔来使却都战战兢兢,在威势之下,强如南荒真龙这等伪仙境的神兽,都有一种震骇之感,浩荡龙威都彻底收敛,不敢外放,而触及大军兵锋!

    “罢了!”

    就在这时,便听得宝寿道长叹了一声!

    就在他叹息声中,便见在他身外,方圆千丈,光芒闪烁,互相勾连,交相呼应!

    这一座笼罩千丈的阵法,在刹那之间形成!

    笼罩在阵法之中的,有二十七名阳神境强者,一百二十九名阴神境强者,其中包括了两大圣地的掌教,六大世家的家主,以及……大周王朝的皇帝!

    被阵法笼罩的他们,瞬息之间有一种被寒意笼罩的惊骇之感!

    不单是他们,还有各境神魔来使,都呼吸凝滞,屏住呼吸。

    谁能料到就在先前的争斗之中,宝寿道君与大周皇帝的剑光交错之间,每一缕剑光破散,都没有消殒,而是在宝寿道君有意维持之下,落在了这千丈虚空的某一处,隐匿不发!

    而先前宝寿道君在大周皇帝率领下,面对上千位炼神境强者以及三千万军队的围攻之下,他以灵宝金霞腾挪闪避,不是真正在避劫……而是他在主动勾连这千丈阵法!

    这是一座剑阵!

    这是大夏国师引以为傲的本领!

    “你动用了原本要对付大周太祖皇帝的后手,来对付贫道!”

    “如今贫道也只好动用原先准备对付大周皇帝的后手,来与你抗衡!”

    “既然大周太祖皇帝至今不愿现身,此战便也到此为止了!”

    宝寿道长神情冷冽,挥出了一剑!

    这一剑之下,千丈剑阵,骤然爆发!

    无数剑光乱流,在阵中纵横交错,穿破虚空!

    在这阵中,莫说炼神境,就算是寻常伪仙境强者,也挡不住他的一缕剑光!

    可是阵中的剑光,足有成千上万!

    顷刻之间,大周王朝这些高层强者,尽都在陨落的前夕,不禁哀嚎怒吼,悲痛高呼,充满了不甘与遗憾,而陨落于剑阵之中!

    就算是仙宝护体,国运加身,手持国印与帝剑的大周皇帝,伪仙境第七重天的修为,都在瞬息之间,被不知多少道剑光洞穿身躯!

    仙家法宝层次的破损皇袍,完全抵御不住!

    帝剑被击飞!

    国印被斩落!

    大周皇帝失去力量加持,跌落至原本境界,落在伪仙境第六重天的修为,而弱了一筹,更是抵御不住剑阵之威!

    “在贫道眼中,你从来不是真正的对手!”

    宝寿道长淡淡说来,平静说道:“但如今你汇聚了举国之力,也算有资格让贫道正视……所以,为太祖皇帝准备的剑阵,送与你了!”

    大周皇帝披头散发,浑身浴血,浑身法力爆发,长啸出声,充满着悲戚与不甘!

    这本该是他人生当中,最为意气风发的时候!

    盛典之中,昭告大周国威,震慑八方神魔来使!

    甚至,他可以伏杀太祖皇帝,从而成为大周唯一的至高掌权者!

    但是在这个修行未足二十年,成名不过数月光景的年轻道士面前,他一切的谋划布置,所有的雄心壮志,先前的意气风发,都在这剑阵之下,荡然无存!

    连同他如今引以为傲的伪仙境修为,他还有数百年的寿数,都尽数走向了末路!

    而更可悲的是,从始至今,这个道士都不曾将他当做真正的对手!

    就连诛杀他这位大周皇帝的剑阵,都只是为了那位隐于幕后的太祖皇帝所准备的!

    各境神魔来使也都在此时,终于发现了宝寿道君的真正意图!

    先前宝寿道君以一具化身出面,后来不得以展露真身,可是无论大周皇帝展现出何等雄厚的底蕴,都没能让宝寿道君真正尽力,这个年轻道士竟然一直都留有后手,在大周王朝举国之力的攻势之下,都没有倾力而为,因为他一直在等待着大周幕后最为强大的太祖皇帝现身!

    他就好像一个无比沉稳的猎人,准备狩猎那一位大周太祖皇帝!

    但是他的本领,一层又一层掀开,仿佛永远看不见他的根底,简直深不可测!

    “他真的只有二十岁?短短二十年光景,对我等而言,不过只是闭关一次的时日,不过只是修炼一门法术的时日,为何他就能拥有这等本领?”

    玄势菩萨眼神闪烁,想起了西漠的佛陀,心中默念道:“可是他当前展露出来的本领,当真就是他已经倾力而为了吗?他是否还藏有更深层的本领?若他还能够更强……那么依照此前的算计,我等只怕未必能够活着离开中元境……”

    各方人物心绪各异,但无一例外,都在宝寿道君揭开的一层又一层本领之前,连番震撼,惊骇莫名,已到了近乎麻木的地步。

    而千丈剑阵已经消去,威势停歇,剑光消隐!

    大周皇帝残身犹存,但已近乎支离破碎,奄奄一息,凭着伪仙境的修为,吊住最后一口气。

    而宝寿道君,依然如旧,鬓发飘扬,道袍整齐,分毫不乱,并提着一柄白虹仙剑,环顾四周,目光扫遍京城,越过京城之外,震慑众军!

    皇帝近乎陨落,大周高层强者折损半数,无人胆敢发号施令,众军皆如蝼蚁,一盘散沙,已群龙无首!

    神威浩荡,镇压一国!

    各境使者隐隐有一种错觉,纵然大道真仙之威,只怕也莫过于此!

    而宝寿道长以目光镇住各方,无一人胆敢妄动,他提着剑走近仅剩一口气的大周皇帝!

    但是下一刻,他似乎想到什么,目光扫过各境使者,又想起隐于暗中尚未现身的大周太祖皇帝。

    旋即便见宝寿道君闷哼一声,脸色苍白,气息一落千丈,仿佛身受重伤,已经压制不住伤势。

    “大周倾一国之力,果然强大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宝寿道长面无血色,额上冷汗涔涔,声音颤抖,呼吸不稳,手似乎都提不起白虹仙剑,虚弱地道:“要死了……要死了……”

    场中气氛沉寂!

    众皆面面相觑!

    于是宝寿道长也沉寂了下来。

    过得片刻,见无人上钩,才见他无奈叹息,一剑斩向了大周皇帝!

    这一剑倏忽而去!

    但在下一刻,便有一面铜镜,挡在了大周皇帝的身前!

    这一剑将铜镜击飞!

    而大周皇帝,终究留存一条残命!

    宝寿道长提着剑,看向前方。

    各境神魔使者,大周高层强者,纷纷朝着前方看去。

    只见一个中年人踏空而来,气度威严,神情平淡,他负手而立,俯瞰众生,目光落在宝寿道长身上,缓缓开口。

    “朕将他提拔起来,授予他伪仙境第六重天的修为,付出了极大代价,你若将他斩了,朕又要再扶持一位新皇,着实不易。”

    来人淡淡说来,看向宝寿道君,出声说道:“你若愿拜于朕之膝下,立你为新皇,未尝不可!”

    他这样说来,缓缓拔剑出鞘,指向宝寿道君,说道:“若是不愿,朕以伪仙境第九重天之修为,今日斩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