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六月观主

第二七七章 熊崽子:白虹道君祖师保佑!

    道门祖庭山峰之上。

    夜色沉寂,老天师神色复杂。

    他早就知晓这个宝寿道人本领极高,甚至超出了自身,但没有料到其本领之高,竟然高到了这样的地步。

    年岁不大,道行深不可测,一剑之下能斩道祖遗宝!

    金甲神将是道门祖庭的底蕴,也是伪仙级战力的存在。

    最为难得的是,金甲神将乃是传世至宝!

    道门强者终究会面临岁月的考验,而寿尽而亡!

    但是金甲神将永世不朽!

    道门强者的陨落,老天师并不感到心疼,从长远来看,他们都是岁月中的尘埃,迟早都会陨落……而从当前来看,刮骨疗毒之下,新肉自然还会生长,自有后继之人成就阳神。

    但是金甲神将的破灭,却代表道门未来的底蕴,永远被斩掉了一角。

    “出手确实太狠了些,斩了玄晶也就罢了,偏要把金甲神将给斩了。”

    老天师露出无奈之色,摇了摇头,而又转身看向旁边的几位老道士,平静说道:“这样的人物,年纪甚至未足百岁,可是放眼整个道域,包括老道在内,谁又能与之匹敌?此人有无敌之姿,堪称道门第一强者,虽非道域嫡系,却让老道看见了道门的希望,所以……他作为下一任天师,诸位道兄觉得有什么异议吗?”

    几位老道面面相觑,神色复杂,当下不再多言。

    妖盟威胁当前,而妖盟之主已经出关,气焰滔天,广召天下,要踏破道域,重现当年之事,再将一尊龙王送入罪土当中!

    老天师显然是抵挡不住的!

    所以他才定下了更为强大的一个陌生道人!

    “依靠他也未必能挡得住妖盟。”又有太上长老这般说道。

    “可是若不依靠他,必然抵挡不住妖盟。”老天师这样说来。

    “……”

    几位老道均是沉默下来,过得许久,依旧无言。

    此时沉默便是默认,对于老天师的决断,再无任何异议。

    与此同时,宝寿道长就在祖庭山门之外,看着这周边跪倒的道门强者们,神色如常,心中实则深感复杂。

    若是宰了这些家伙,可以掠夺不少修为,哪怕只能积存于混沌珠之中,但也是日后他成就真仙的底蕴,可以助他在真仙层次再进一步。

    更何况,当下宰了这些家伙,还能得到不少道门秘术,受益无穷。

    但是,这些家伙此时已经臣服,再杀了他们,只会显得残暴肆虐,滥杀无度,实在不是一个领袖应有的胸襟与气度……从长远来看,这些家伙至少表面上已经成为了自家的手下,也是道门正统收归回来的底蕴,不再是分裂的势力。

    “以下犯上!”

    宝寿道长冷淡说道:“贫道宅心仁厚,天性善良,怜悯众生,不愿多造杀孽,可免尔等死罪!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尔等若要保命,至少交出三件上等法宝,少了一件……就来受贫道一剑!”

    众皆沉寂,随后便见一件又一件法宝悬浮于半空之中。

    接着便又有人涩声道:“贫道的法宝,先前已被天师斩碎,而今手里只有一件法宝而已。”

    似此人一样境遇的道人,并不在少数,此刻拿不出三件上等法宝,心中惴惴不安。

    而宝寿道长心中骂了一声穷鬼,面上却是颇为平静,淡淡说道:“其实法宝之流,并不重要,只是尔等犯错,罪责所在,理应惩处,赏罚有度,才能有秩序与规矩!既然没有法宝……写借条也无不可,一件上等法宝,按照一百万两白银计算,尔等留下欠条,限期百日还清,一旦逾期,每日加收一万两利息,上不封顶!一年之内,如不还清,斩!”

    他这样说来,看向众人,神色平淡,语气如常,有着淡泊名利,视钱财如粪土的风度。

    所谓法宝、所谓银两、一切赔偿,只是为了稳固秩序与规矩,仅此而已,没有任何其他方面的原因!

    而在道门祖庭之中,那位老天师神色颇为复杂,隐约有些异样,想到之前与这宝寿道君的交谈,隐隐明白了这宝寿道君为何会答应继任天师之位。

    他本以为是这宝寿道君,受道祖法旨而来,整顿道域,清肃邪风,而且年纪尚轻,对于道域最高领袖的位置,必然会为之动心。

    但现在看来,让宝寿道君为之动心的,并不是道祖法旨,也不是整肃道域的责任,甚至不是天师之位所赋予的至高无上的权力,而是天师之位所带来的财力!

    “不可能……这样天纵奇才的人物,理应心比天高,淡泊名利,飘渺如仙,怎么会看重财物?”

    老天师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的猜疑简直荒谬无比,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是满身铜臭的俗人?

    他这样想着,便也抬步往前!

    事到如今,作为道域领袖,作为当代天师,也是该出来收拾残局了!

    夜色之间,便见老天师现身出来,在祖庭山门之外,金光闪烁,耀亮苍穹!

    宝寿道长抬头看去,面露笑意,却没有开口。

    而周边跪伏的诸多道门强者,纷纷抬头,看向这一位老天师,神情复杂。

    老天师俯视下来,神色冷淡。

    眼前这些人,都是道门上层强者。

    有许多人,他早就知晓,已经不服管束。

    但有许多人,他一直认为,仍是遵循祖训的同道中人。

    现在看来,他们藏得很深,若不是今夜,很难走到明面上。

    而这些人已经走到了明面上,可是暗地里还有多少人没有现身?

    老天师这样想着,看着这些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上的道门强者们。

    道不同,不相为谋,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些人都已经是他的敌人。

    但是今日一战后,这些人臣服在了宝寿道人这位新任天师的剑下,至少在明面上,便不再是敌人。

    于是便见老天师缓缓说道:“未经老道许可,诸位擅自离开祖庭山门,在此进行截杀,对祖庭毫无敬意,念在天师继任大典将起,老道暂时不与追究,你们各自退去,如有再犯,必将严惩!”

    就在老天师这一番话之后,便将此事翻了一页。

    宝寿道长脚下一迈,足下生出花苞。

    花苞绽放,化作一朵莲花。

    而莲花之上,宝寿道君身影消失,出现在了苍穹之上。

    道域至高秘传法门,步步生莲!

    这是他刚才斩杀了道域诸位强者之后,在阳神境巅峰的几名真人身上,掠夺而来的道术,而且造诣精深。

    这比宝寿道长此前斩杀杜兴所获,并用了半年时日的灵宝金霞,要远胜许多!

    更重要的是,这些阳神境巅峰的道域强者,也并没有将这一门道祖遗法修炼到大成境地!

    因为宝寿道长亲眼见识过这一门步步生莲之法的巅峰境地的玄妙!

    那就是无尽虚空之中,那位无敌神君所施展的步步生莲之法,一步之下,万里虚空,瞬息跨越!

    刹那之间,宝寿道长心中隐隐猜测,那位无敌神君是否就是道域一切道法源头的那位道祖?

    但从那位无敌神君见到紫金宝塔的反应上面来看,无敌神君与道祖应该不是同一位!

    但是步步生莲,是道祖之法,如此说来那无敌神君与道祖之间,也有极深的渊源!

    “这……”

    老天师看向了宝寿道长,目光落在他脚下的莲花之上,心中微震。

    这是道祖遗法,属于身法遁光一系的至高秘术,在道域强者之中,有资格修行的,也是寥寥无几。

    观这宝寿道君对于这一门身法遁光的造诣,已经是极高。

    没有经过数十上百年的磨砺,怎么可能将这一门身法运用得如此随心所欲?

    这宝寿道人本身都还未满百岁,但是修为如此高深莫测,就连步步生莲之法都这般炉火纯青,若不是自幼就经受道祖亲自指点,如何会有这般本领?

    对此,老天师对于宝寿道君的来历,愈发笃信无疑,必是道祖使者!

    而宝寿道长见到老天师的眼神,当即便明白了他的想法,未有否认,只是心中暗道:“老天师,你对贫道的本事,一无所知……”

    此时老天师背负双手,只是淡淡道:“今夜你行事有些急了,不过还好,你下手有些分寸,没有斩尽杀绝!接下来这些道人,都不敢在继任大典上与你为难,而你若能成功继任天师之位,那么他们都将会因为今夜之事,成为第一批效忠于你的人!”

    这样说来,又听老天师说道:“老道那不成器的弟子,今夜没有出手。”

    宝寿道长闻言,当下明白老天师言外之意,笑着说道:“看来他不想与贫道死战,若是在继任大典之上,有意切磋一二,倒也无妨。”

    老天师点了点头,然后再度说道:“继任大典已经命人筹备,你可以稍作准备。”

    宝寿道长应了一声,将刚才得到的诸般法宝,以及那一大沓的欠条收好,便朝着祖庭山门而去,说道:“贫道暂时闭关,继任大典当日会出关。”

    他声音落下,脚下莲花一收一放,人已回到了祖庭山门。

    而与此同时,他的意识,也回到了九鼎内界。

    丰源山白虹观之中,白虹道君睁开了双眼。

    然后就看见眼前一头小熊崽子跪倒在地,小熊掌合在一起,夹着三炷香,口中念念有词:“白虹道君祖师保佑,让我家老爷晚些天归来,不要太早回来催债,且容我再做几场生意,生意兴隆,财源广进,还清一身债务,辞去第六代观主之职责,还我守山大妖之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