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六月观主

第三九七章 大结局【终】

    大千世界,浩瀚无穷。

    昔年一战,过了不知多少年。

    曾经威胁大千世界,涉及无尽生灵存亡的黑暗,早已彻底烟消云散!

    岁月可以抹去一切的痕迹。

    白虹观祖师,圣贤至尊,宝寿圣君的传说,已经逐渐消隐于岁月长河之中。

    昔年的那一战,或许还在许多古老传承的典籍记载当中……曾经记载的是,羽化仙君以身为剑,为大势牺牲,宝寿圣君携众生念,诛灭黑暗,以身葬送之!

    后来,记载便逐渐缺失了。

    而曾经被各方势力共尊的白虹观,也开始收敛了锋芒。

    就如昔年抵抗黑暗大劫的远古天庭,曾受无尽荣光,也在后世十二顶尖势力诞生之后,逐渐敛去锋芒。

    当今大千世界第一势力,是圣龙王朝!

    龙族的血脉,已经遍布大千世界!

    龙族得天独厚,生来便极为强大,比人族更胜,加上大势所向,又有圣龙天尊这位天尊级强者,已经名震大千!

    而当今大千世界……在十二年前,清原祖师再度踏破无极尽境界之后,重登第十大顶尖势力行列!

    至于仙君府……在羽化仙君陨落之后,林景堂等人皆失去道剑根基,从大千世界最为强大的一方,跌落到了最弱的一方,甚至被大千世界后世生灵,排出了顶尖势力之外,如昔年天庭一般。

    此刻在仙君府当中,众人忧愁万分。

    “昔年一战之后,大千世界收复失地,抹除黑暗,屠灭黑暗生灵……”

    林景堂缓缓说道:“仙君府、道门祖庭、白虹观皆失去天尊级战力,从此衰落,而其他诸位天尊犹在,甚至更进一步……”

    他看着眼前众位剑仙,低沉着说道:“岁月抹平了一切,仙君府无法再借助羽化仙君为大千世界而牺牲的荣耀……众生已经淡忘当年的危局……”

    “所以作为大千世界第一势力的圣龙天尊,要来夺走仙君府的根基了。”

    秦瑞麟低沉着说道:“它本就是从这里诞生的,它本就与我仙君府,有着过往恩怨……这些年间,它要清扫黑暗,争夺地方,也忌惮于‘圣贤’名声,不好对我等下手……但是现在,它要来了……”

    “白虹观内乱,在圣龙王朝干涉之下,昔年被白虹观收服的天庭残余势力,开始弄权夺势。”

    “那头熊崽子不能安心闭关,去踏破无极尽境,它处境艰难,也许会凭借它自身龙族血脉,去投靠圣龙王朝。”

    “清原祖师刚刚平定了道门祖庭的乱象,并且趁机踏破无极尽境,他重归天尊层次不过十余年光景,未必斗得过圣龙天尊!”

    “面对圣龙王朝,也许只能由我们自己抵挡了。”

    林景堂微微闭目,旋即睁开眼睛,叹道:“这些年间,失去道剑根基,我修为止步,否则踏足天尊级,便能与它一战……”

    秦瑞麟低沉着道:“我是大千世界,最早历经轮回,从黑暗之中归来的生灵,我本该能在清原祖师之前,先一步踏过无极尽境的……可惜时至今日,还是差了半步,不入天尊层次,无力抵抗。”

    就在仙君府这边,忧心忡忡的时候。

    仙君府之外,守护神树遍及虚空。

    真空烈焰道都金龙奉命而来,率龙族降临,围困仙君府。

    “我昔年也是诞生于此,不愿大动干戈,打灭此界。”

    “何况昔年羽化仙君初入修行,我也是看着他成长起来的。”

    “今日龙尊要平了仙君府,只要诸位不要反抗,我可以做主,留下尔等性命!”

    真空烈焰道都金龙如是开口,语气复杂,声传八方。

    然而就在仙君府当中,仙剑腾空,无尽光芒,冲上星空。

    “仙君府门下,何惧身死?”

    “只有战死的剑仙,没有投降的剑仙!”

    “龙族欲灭仙君府,今日我等赴死何妨?”

    “杀!”

    无尽剑仙,锋芒皆起!

    仙君府当中,无论是将道剑根基献于宝寿道君的人物,还是依旧保留着道剑的剑仙,皆悍不畏死,径直往前!

    剑势无穷,遍及整个仙君府!

    只见无穷剑势,浩荡万分,星空破灭!

    而就在此时,但见守护神树,在无尽剑势神威之下,轻轻摇荡。

    无尽灵光,无穷力量,剑势与龙息,皆朝守护神树之上而去!

    众皆抬头看去,所有目光汇聚一处!

    只见守护神树顶端之上,倏忽结出一个花苞来!

    而那花苞一收一放,走出了个少年道士。

    这道士清秀俊逸,面上含笑。

    “秦先羽!”

    真空烈焰道都金龙惊呼出声!

    “好久不见!”

    秦先羽含笑点头,却没有理会在场众多龙族,目光落在仙君府,看向众人,说道:“我还有紧急之事,片刻之后归来……”

    他这般说来,一步迈出,已然消失不见!

    他离开了这浩大战场!

    但这战场之上,再无任何动静!

    诸多龙族,无一胆敢动弹!

    良久之后,才听真空烈焰道都金龙出声喝道:“撤!”

    羽化仙君未死!

    哪怕他离开了仙君府!

    也依然没有任何存在,胆敢来犯仙君府!

    接下来……该要面临覆灭之危的,便是圣龙王朝了!

    “仙君……”

    林景堂面色微变,露出了震撼之色。

    仙君府众位剑仙,无不为之震动。

    仙君夫人面上含笑,只是眼中含泪,轻轻点头,柔声道:“我知道你会归来的……”

    大千世界,在这一日,为之震动!

    而今日复生的羽化仙君,轻轻一动,已来到九鼎界之前,淡淡道道:“宝寿圣君,今日我来接凌胜了。”

    九鼎界内。

    只见一头身着道袍的小熊崽子,来到了守护神树之下。

    它头上长角,身后拖着尾巴,当下解开裤带,嘘嘘了两回,抖了一抖。

    “老爷啊,欠条上的债,就剩这么点儿了……”

    “不知不觉,就过去好些年了。”

    “您老人家收服的天庭残余,最近跃跃欲动,害得我都没法闭关修行,只能去把他们全都宰了……不过这回赚到的钱,就是我的啦!!!”

    这头熊崽子哈哈大笑,万分畅快,说道:“多少年过去了,欠债终于还完了,无债一身轻,以后的钱都是我的啦……”

    说完之后,它将手中的一叠欠条,连同一盒子天材地宝,埋在了树下,说道:“这是最后一次还债了!”

    说完之后,它转身离去,挥了挥手。

    过得半个时辰,便见这头熊又偷摸着返回来,似乎无意中发现了树下的藏宝。

    “呀!也不知道是哪个惊才绝艳之辈,竟然在树下藏宝贝……”

    “这无主之物,谁先捡到就是谁的。”

    “这就是我的啦……”

    这小熊将树下天材地宝尽数挖出来,不断往袋子里装,喜笑颜开道:“刚把老爷的债还清,就找到了新的宝藏,这运道实在太好了……”

    嘭地一声!

    它头上挨了一脚,仰面摔倒。

    “谁啊!不知道我是谁吗?”

    “我家老爷可是宝寿圣君,谁他娘的敢动我?”

    “我告诉你……”

    熊崽子嗷地一声,屁颠屁颠跑了上去,抱住那人大腿,嚎啕大哭道:“我告诉你啊,我家老爷回来啦……”

    它抬头看去,只见这人没穿衣服。

    “滚!别偷窥贫道!”

    那年轻人一脚把它踹翻,拽着花瓣,裹住身子,然后骂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没长大?”

    “还不是老爷害的?”

    熊崽子恼怒道:“老爷在我身上,留下了三千大道,压得我长不大……”

    宝寿道人正要说话,忽然瞥见地上的天材地宝。

    “你发财了?”

    “主要是不小心找到了宝藏。”

    熊崽子连忙将天材地宝往袋子里装,说道:“先说好啊……您老人家的债,全还干净了,这些是我的,无主之物……最多见面分一半……行了行了……全是老爷的,别再打了……”

    “什么叫无主之物?”

    宝寿道君恼怒道:“贫道没死呢,你都是有主之物,哪来的无主之物?”

    熊崽子咕哝道:“谁让你装死装那么久?”

    宝寿道君嘿然一笑,说道:“你怎么知晓贫道装死?”

    熊崽子摸了摸脑袋上的独角,说道:“装死这回事,咱们不是干过很多回了嘛……而且您老人家这一次装死,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差劲的一次……”

    宝寿道君顿时恼怒,把它按在地上,狠狠锤了一顿,骂道:“大千世界都以为贫道死了,你凭什么不觉得贫道死了?”

    熊崽子嗷嗷乱叫,说道:“你要是死了,我体内这三千大道都废了……可是你死了之后,这三千大道还在,不就代表你没死透嘛?而且我这么聪明,又不是郑主事那个蠢货……”

    宝寿道君问道:“郑主事怎么了?”

    熊崽子说道:“这傻玩意儿,觉得自己是你的分身,你这本身死了,他这分身也该没了……于是他信念破散,阳神开始动摇,差点就死了,要不是祖师稳住他,恐怕都轮回千百回了……不过您老人家现在活过来了,他大概也要活了……”

    正在这时,便听得一个声音传来。

    “宝寿圣君,我来接凌胜了。”

    这是羽化仙君的声音。

    宝寿道君闻言,抬头看去,笑了一声,说道:“您老人家还活着,果然还是留了后手的,真是个深不可测的老阴比……”

    声音落下,便见宝寿道君伸手一挥。

    守护神树之上,花苞生成,一收一放,走出了个青年来,神色冷漠,正是剑魔凌胜。

    “生死轮回,百年之后,我必重归天尊修为!”

    “恭喜!”

    宝寿道君笑了一声,他微微闭目,感应着自身变化。

    他的第四剑,蕴藏生死轮回。

    但只有自身经历生死轮回,才能真正彻底掌控这一剑,从而将曾经被他斩杀凌胜天尊重生!

    而经此之后,他自身经历生死,已经洗去过往!

    在他脑海之中,黑暗源头消失了,而混沌珠也消失了,一十三重紫金宝塔也消失了!

    因为这一切,都彻底与自身融合,纯粹无比!

    “这就是清原祖师所说,彻底超脱一十三重紫金宝塔的境界吗?”

    他这样说来,看向苍穹之上,说道:“仙君准备去圣龙王朝,斩杀龙尊吗?”

    羽化仙君平静说道:“自然。”

    说完之后,星空之中,再生变化。

    清原祖师现身出来,在他身侧,便是苏庭。

    “我就知道,你定会重新归来。”

    清原祖师含笑说来。

    苏庭看着九鼎界,说道:“宝寿,你既然重生,该早日安排好一切,随我回故乡看一看了……”

    “无妨,待我斩杀龙尊之后,随你们同去游走一遭。”

    羽化仙君平静说道:“白鹤童子换来了宝寿道君,是我作的决断,我也想知晓,在那一片宇宙星空之中,白鹤童子处境如何……”

    他这样说来,便一剑斩向了圣龙王朝方向!

    这一剑,横贯大千世界!

    这一剑,越过了无尽星空!

    但是这一剑,却并没有斩杀星空另一端的圣龙天尊!

    “嗯?”

    羽化仙君眉宇一扬。

    宝寿道君心中微动,一步迈出,已经到了星空之上,看向另外一边,说道:“那不是大千世界的生灵……”

    羽化仙君缓缓说道:“另一个大千宇宙的至强者,他的本事不在你我之下。”

    正在这时,便见星空另一端,缓缓有人走来。

    “吾名温离,来自于大德圣龙宇宙。”

    来人温文尔雅,宛如书生,含笑说道:“家师白圣君,是为圣龙宇宙天道规则所化,感应此方世界诞生黑暗大劫,于是封锁宇宙边缘!不久之前,感应到大劫消散,本欲前来,但又恐此界生灵惊惶,故而未动……今日听闻大千宇宙有至强者重生,才敢越界而来……”

    “尊驾来此何故?”

    羽化仙君平静问道。

    “我家十三师弟庄冥,是为圣龙宇宙之主,乃是龙族之源……当今大千世界祖龙将要陨落,故而前来相救!”

    温离轻声说道:“这位圣龙天尊,从此不会踏足大千世界,将会在我大德圣朝之下任职……还望仙君许可!”

    羽化仙君没有开口,但就在此时,却又有一人踏破宇宙界限而来。

    “等我……等我……”

    “他又是何人?”苏庭神色异样,这般问道。

    “我大德圣朝之帝师,道号四平,名为刘越轩。”

    “四平道人?”宝寿道君眉宇一挑,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

    “叫什么四平道人?”那帝师刘越轩显得颇为恼怒,挥了挥手,说道:“换个称呼……”

    “为何?”苏庭不由得问道。

    “滚!”刘越轩愈發恼怒,推開苏庭,又狠狠看了温離一眼,忍不住摸了摸屁股,早年被一剑横着斩成了四片,如今早就痊愈了,四平道人的名号怎么还能用?

    “你也是来自于原初宇宙?”羽化仙君忽然说道:“你身上有着与宝寿圣君和苏庭天尊一样的气机……”

    “算是罢……”

    刘越轩嘿然说道:“听庄冥那厮说了,你们这边的宇宙被大劫侵蚀,天道秩序动荡,而化身天道的那人居然留有意识,帮你们打通了我老家那边……”

    他摊手说道:“圣龙宇宙有白圣君所在,天道秩序稳固,感应到原初宇宙的诸天仙神有着威胁到圣龙宇宙的力量,所以封锁了宇宙来往……倒是你们这里,大劫过后,稍显虚弱,勉强可以打通,所以我来借路,跟你们一块儿回家……”

    宝寿道君闻言,看向了一边的苏庭。

    苏庭说道:“当初化身天道的是无上祖师,因为大千世界被黑暗侵蚀,所以他化道并不完整,留有意识……我等合力,打通了老家那边,请来了混沌珠,又用白鹤童子,将你换过来了……”

    说到这里,他手中抬起一个红漆葫芦,说道:“而当时跟我们交换的,就是掌握了斩仙飞刀的陆压道人!”

    “回去之时,得要小心谨慎,提早报出身份。”

    羽化仙君出声说道:“如今那边也是初步平定了黑暗大劫,才能将可以平定大劫的混沌珠借来……大劫初平,你们跨界而去,若不警示,容易遭到反击……”

    宝寿道君闻言,不由得怔了一下,说道:“黑暗大劫?”

    清原祖师点头说道:“原初宇宙,是我等知晓唯一一个平定黑暗大劫的所在……而如今,大千世界是第二个。”

    温离出声说道:“圣龙宇宙的黑暗劫数,被我等扼杀于萌芽之中,但是其他各方诸天宇宙,尚有黑暗逐渐诞生……”

    羽化仙君缓缓说道:“我等知晓,大千世界的黑暗大劫,源自于被你吞噬掉的‘源头’!但是这‘源头’……究竟从何而来,一无所知!”

    “无妨,等贫道从家里归来,一个宇宙一个宇宙杀过去,杀到黑暗全消!”

    宝寿道君说完之后,又抓着苏庭的红漆葫芦,低声说道:“你这葫芦是来自于陆压道人?那么三清祖师呢?西天佛祖呢?玉皇大帝?”

    说完之后,便见他搓了搓手,高興道:“咱们这次回去,先找他们喝酒……然后再回家,可以吹牛啊……到时候可以说,我跟二郎神孙猴子都喝过酒咧……”